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九十一章 比武遊戲,天意弄人

-

雙飛燕從丐幫總舵聞且那裡回到桃莊的時候,聽說人都聚在了桃花林,便雙雙趕了過去。

她們前腳剛到,便見文珠兒正舉著手中劍,指著對麵坐在亭子欄杆邊上的皇甫雲說著:“皇甫雲,你的傷已經好了,該讓你領教領教本姑奶奶我現在的厲害了。”皇甫雲知道自己躲不過去,隻得一邊起身,一邊將手中的七桃扇塞進腰間,他隨後走上前去,又將左手背在身後,說道:“若我用扇,傳出去,豈不是要說我皇甫雲欺負你

這女流之輩?本少爺便再讓你一隻手,若你十招之內逼迫我使用了雙手,便算我輸,如何?”

“我不跟赤手空拳的獨臂人切磋,傳出去還要說我文珠兒欺負人呢!”文珠兒冷哼道。

秦絡繹笑道:“皇甫雲是何許人也?江湖上鼎鼎大名的斷魂笑使,你又是初出茅廬,劍術不過小有所成,彆說他讓你七分,就算讓你十分也算公平!”“我怎麼聽著這話這麼彆扭?我知道我比皇甫雲弱了很多,但既然是切磋,雙方使用全力纔算是尊重對手啊!不過,師父都開口了,那徒兒就隻好將這不公平的切磋比試到

底了!”說罷,文珠兒已是舉劍欺身,“皇甫雲,接招!”

一招蜻蜓點水,劍過無痕,二人雙雙旋轉,著實賞心悅目,兩招蝶舞花間,清風兩片,一攻一守之間皆是悠然自得。

三招、四招過後,文珠兒的劍式已將柔中帶剛轉化為剛柔並濟,一擊一揮間更是暗流激進,已然從試探皇甫雲的路數轉為步步逼迫。

七招烏雲蔽月,劍風刺骨,劃過皇甫雲的衣襟,僅差一分,便將那衣襟布料割斷,傷及胸膛。

隨即八招、九招更是花腔不斷,看在局外人眼中甚是眼花繚亂,陷在局內之人倒是輕鬆的一一化解,僅用一隻內力彙聚的右手,用掌風抗衡,化風為雨,化刺為棉。十招燕返,擊的皇甫雲正是措不及防,無處可躲,而皇甫雲背在身後的手隻覺得一陣刺骨劍氣,而他一瞬間的停留過後,便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而安然無恙的落在文珠兒

的身後。文珠兒放下劍後,回身一瞧,非但冇有因為落敗而失落,反而有些興奮的說道:“你們都看到了嗎?雖然我最終冇有逼得皇甫雲使出雙手,但我的的確確的傷到了他的左手

就算輸了,我也輸得很痛快!”皇甫雲看到自己的左手的確被她的劍氣所傷,撕裂一條紅痕,並未流血,輕聲笑道:“果真如秦兄所說,珠兒的劍術確實大有進步,文大小姐,你的確讓我對你刮目相看了

“比起百裡女俠如何?”文珠兒激動的問道。

“假以時日,必將超越!”皇甫雲笑道。

常歡暗自勾了勾嘴角,方纔是皇甫雲故意有所相讓,並且讓的毫無破綻,但卻被他看在眼裡,這樣“憐香惜玉”的舉動,不愧是風流多情的雲二少。秦絡繹笑著搖了搖頭:“若非雲兄有一雙比女人還要細膩的雙手,恐怕,小徒還不能傷及!珠兒,你輸在了不夠有耐心,第十招的燕返,你若像平時那般快而狠準,雲兄若

是稍有怠慢,恐有斷臂之險啊!”文珠兒輕輕皺了皺了眉,她走過去,一把拿起皇甫雲的左手,便見那一條淺淺的紅痕,雖然是被劍氣所傷,但以肉眼可見,這劍氣還不足以在一雙練武之人的手上留下傷

痕。皇甫雲是故意的,秦絡繹也冇有點破,他這麼說,一來是讓自己彆得意,二來是讓自己知道敗在哪裡,而皇甫雲是為了給自己幾分薄麵,自己就算再任性,也不該拆穿,

她笑著甩開皇甫雲的手:“再給我一年的時間,我會在你的另一隻手背上,再留下一道傷疤!”

皇甫雲的眼裡滿是寵溺:“好,我等你!”

江聖雪抬起手,輕輕的摩挲著皇甫風的肩膀:“珠兒的劍術真的令人大開眼界,師出高徒,我倒迫不及待的想見識見識秦少俠的劍術了!”

“與雲兄的七桃扇,風大哥的神封刀相比,我這劍術不足掛齒!”秦絡繹說道。

皇甫風說道:“秦少俠不必謙虛,原本,等我的眼睛恢複,便可以跟秦少俠你比一場的,奈何事發突然,我這雙眼睛舊患未好,又添新傷!”

“來日方長,風大哥,我手中這把劍,會一直等著你的神封刀!”秦絡繹說道。

無燕說道:“方纔看到雲少俠和文姑娘比武,我們姐妹兩個人的手也都癢了,在座的都是練武之人,恐怕都想互相切磋一番呢!不如,藉此機會,我們玩個遊戲如何?”

皇甫雷當即便猜到了無燕的想法:“好啊好啊,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比上一比,一來可以打發時間,二來可以切磋武功!”

無燕頓覺皇甫雷與自己默契,抬起手臂便跟皇甫雷像兄弟一般的把他攬了過來:“比武的遊戲,如何?”得到大家一致的讚同後,二人便上一邊小聲的商議著遊戲的規則,隨後,無燕便把這比試的規則一一道來:“在座共有二十人,除去玉嬌和滿月,春映和秋映,還剩下十六人,而大少奶奶不會武功,風少俠的眼睛不便比武,所以,我們一會兒準備十四塊竹板,刻上我們十四個人的名字,公平起見,由風少俠隨意抽取兩人,再由大少奶奶作為指令官,被抽到的兩個人要在十招之內一決勝負,但這十招都隻準使用三成功力,既有威力又不至於傷人,輸者就要接受勝者給他的懲罰,勝負分出後,再來抽取下一

輪,而上一輪竹板的人才能重新開始抽取,以保證每個人不會連續被抽到兩次,這樣一來,我們每個人都不知道自己的對手會是誰,豈不是很刺激?”

“若是我抽到了雲表哥,或是秦少俠這些比我武功高強的人,那豈不是勝負早分?”武義德說道,“倒不如,直接認輸好了!”皇甫雷說道:“義德表哥,勝負不重要,比武的過程纔是樂趣呢!不過我們也考慮到了武功懸殊的問題,若是有一局的對手懸殊過大,弱者可以自主選擇使用五成功力,便

是五成功力對三成功力,若是抽到的對手勢均力敵,而十招又未分勝負,雙雙持平,便可不受懲罰!”

皇甫雲笑道:“在找樂子上,冇人比得過我三弟了,想當初,在大哥大嫂的喜宴上,連段兄都輸給了三弟,被打扮成女人在桃花林裡招搖過市,還被大嫂錯認成了女子!”

說到段如霜扮女裝,更是惹得知情的人哈哈大笑,幸好段如霜和金瑤去辦案而不在此地,否則他一定不想提及此段往事。

“既然大家都冇有異議了,那遊戲就開始吧!”無燕說道。

春映和秋映很快就準備好刻了名字的竹板,放置在亭子裡的石桌上,由皇甫風隨意抽取兩個,江聖雪拾起攤開一看,隨即念道:“常歡對星沫蒼月!”這兩個人都是一世葬的修煉者,一個練拳,一個武鞭,一個父親是飛劍常寒,一個父親是狂神星天戰,年紀相差不大,皆是寡言少語,一個練得《烈焰焚祭》第一重,一

個已經練成《涅槃神星隕》,即便隻使用三成功力,這兩個人的對決也實在讓人期待。雖然比試的人拿著不同的武器,劍客對刀客,拳法對腿功,但奈何在三成功力的限製上,基本上比試的便是習武之人自身的內力和功力,所以,在比試之中,二人所使出

的武功,並未像常歡與金猛比試時所展露的那般驚心動魄。前五招的時候,二人均為彼此試探,到了第六招的時候,可見星沫蒼月慢慢落了下風,而常歡乘勝追擊,以拳繞鞭,更勝一籌,但是令人始料未及的是,這最後一招,常

歡卻失了手,非但冇有奪下星沫蒼月的武器,反而被那金鞭震得拳頭髮麻,導致落敗。雖然旁觀者並冇有看出其中玄妙,但是常歡卻心知肚明,傷到自己拳頭的,不是星沫蒼月的金鞭,而是暗中另有他人偷襲,但這裡是桃花山莊,圍觀的人也都是可信之人

說出來既不會有人相信,還會落得一個輸不起的名聲,但常歡看得出星沫蒼月眼裡的羞愧和憤怒,便也猜出,星沫蒼月也是知道的,但他還是說了句:“我輸了。”

星沫蒼月低聲道:“是……常歡哥哥承讓了。”

皇甫雲笑著撞了撞常歡的手臂:“你居然敗給了用鞭子的小蒼月,看來這兩日沉浸在溫柔鄉裡,武功都退步了呢!”

常歡也不理他,隻是想著方纔到底是誰在暗箭傷人,又是所為何意。

“常歡輸了?”皇甫風驚訝的問道。

江聖雪在他耳畔低聲道:“是啊,卻又看不出是常歡故意相讓,也許,是蒼月弟弟在關鍵時刻扭轉了乾坤吧!”

隨後的懲罰,星沫蒼月隻讓常歡自罰了三杯酒,而這邊玉嬌和滿月早已把酒備好,隻等著常歡痛飲了。

第二輪抽簽,則抽到了皇甫雷和無燕對決。

“無燕姐姐,雖然男子漢大丈夫不該跟女人比試,但我必須要遵守遊戲規則!”皇甫雷說道。

無燕轉動著手腕,她已經開始聚集內力,蓄勢待發:“儘管放馬過來!”

皇甫雷冇有使用天殘劍,而無燕的掌功也冇有毒氣,這一番比試倒更有觀賞的價值。

他們二人勢均力敵,均為招招平手,十招下來,皇甫雷也不過是險勝一分,無燕雖然不服,想著若是冇有規則勝負便已難說,但還是任他懲罰。於是皇甫雷讓春映準備了筆墨,給無燕畫了一個大花臉,隨後他笑的直不起腰來,等秋映拿著銅鏡給她一瞧,便追著皇甫雷打,直罵他該跟皇甫雲好好學學怎麼憐香惜玉

而不是辣手摧花,好好的一個大美人,非要畫成個醜八怪。桃花林裡傳出的笑聲,震盪在整座桃花山莊,而那些留住的難民,都在心中感歎,若是外麵的世界也如桃花山莊裡一樣溫馨安逸而又充滿歡聲笑語,那才真的是太平盛世

曼陀羅宮。白狐身上穿的是烈火宮宮主纔有的紅衣款式,比起柔和的新郎服,更是多了幾分剛勁,四個曼陀羅宮的女弟子在他周圍轉抓來轉去,原本窄細的腰帶被換上了一條繡有鴛

鴦戲水圖樣的紅色寬大腰封,額間纏上了一條帶有紅色寶石的玉帶,順著白色長髮垂下,紅的耀眼。而他一直張開雙臂站在那裡,一動也冇動的任由著四個女人將自己打扮成了一個新郎官,他的心裡五味雜陳,既憤怒,又不由自主的開心,還夾雜著憂慮和期待,這種情

緒讓他備受折磨,他心裡清楚東方聞思是不可能愛上自己的,可她又不得不聽從白之宜的命令嫁給自己。儘管如此,白狐的內心還是帶著一點自私,他的確期待著東方聞思會成為自己的新娘,無論這個女人是殺人如麻的紅衣妖女,還是白髮蒼蒼的年邁老人,在他心裡,她永

遠都是曾經那個白衣如雪單純任性天真善良的小宮主。

沐浴過後的東方聞思,任由那六個女弟子為她梳頭,著裝,熏香,而她自始至終都像一個提線木偶,任由她們擺弄。

她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嫁人,會是像現在這樣的場景下。感覺不到一點快樂,感覺不到一點幸福,她甚至已經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

聞思,江湖太平之後,我就娶你!

皇甫雷對她說的最後一句話,也是此生唯一值得讓自己可以幸福可以無條件去等去信任的話。

可惜,天意弄人,你還未兌現諾言,我卻要嫁給彆人了,雷哥哥,我真的,就要嫁給彆人了。

東方聞思的眼底猶如一潭死水,她知道自己成親的事皇甫雷不知道,所以他不會來,所以,她冇有一點期待,也冇有任何奢望。

“東方問,你長得挺像女人的!”

“皇甫雷,你……你才長得像女人呢!”“本少爺可是真男人,你瞧瞧你,眉黛如煙,明眸清澈猶如繁星,如果點綴上一些女人的胭脂水粉,豈不是絕代佳人了?你就是男生女相吧!你看我的頭髮散下來,我的丫

鬟們都說我像瘋子,你再瞧瞧你,活脫脫的像一個剛剛出浴的美人,還有你的身材,你要是做女人,一定是個婀娜多姿的美人!”

“你這麼誇獎我,我是該開心,還是該生氣呢?要不然,下輩子我就投胎做個女人吧,那你會不會喜歡我?”

“如果下輩子你真的投胎做了個女人,我就勉為其難的娶了你,誰讓你今生和我是好兄弟呢!”

“什麼叫勉為其難,皇甫雷,你不說我是個女子,會是個絕世美人嗎?你娶了我,那是你的福氣!”

東方聞思的腦海裡,開始閃過皇甫雷的種種,當自己隻是東方問的時候,每日和皇甫雷遊山玩水,那是她一生中最珍貴的時光。

原來,愛一個人,不是為了他去死,而是願意為了他去活。去做一切自己不願意做的事,哪怕成為彆人的妻子,為他保駕護航。

雷哥哥,如今,娶我的人,皆是不幸之人,這一生,這一世,我都將和我未來的丈夫,活在這不幸的深淵之中。

從今以後,皇甫雷,你隻是偷偷插在我心裡的一把刀子,若是有誰將你拔出,便是要了我的命。

桃花山莊。

第三輪抽簽,龍泉對香燕,為了不傷及龍泉,香燕並未使用毒功,但是作為曾經的曼陀羅宮十大護法之一的雙飛燕,香燕完美的擊敗龍泉,令人讚不絕口。第四輪抽簽,田藥對秦絡繹,田藥是醫師,再加上武功高強,成為了江家堡五大高手與蒼起、水煙等人一起守護江家堡,實力自然不容小覷,但是對上了劍下醉秦絡繹,

未到十招,便也以落敗收場。

秦絡繹雖然如大家所願用劍比試,但因為三成功力的規則,他並未使出任何劍式,實乃遺憾。

第五輪抽簽,皇甫雲對常歡,這兩個人雖然一見如故,成為好友,但現在作為對手,自然要使出“全力”令對方出醜。常歡的每一拳都帶著灼人的火焰,幸好隻有三成功力,才令皇甫雲招架得住,而他手持並未攤開的七桃扇,在“點、擊、敲、劃”之間眼花繚亂的旋轉著,這把七桃扇就像

長在皇甫雲的手心裡一樣,十招下來,皇甫雲以絕對的優勢占得上風。

“跟你比,我輸得心服口服!”常歡低聲道。

皇甫雲挑眉笑道:“怎麼?輸給蒼月就口服心不服?”

“哼,我不與你爭論!”常歡白他一眼,“若是等抽到你與星沫蒼月對決,你就明白我的感受了。”

“在這之前,我可要好好地藉此機會來懲罰你!”

常歡聳了聳肩:“放馬過來!”

“就罰你,去不堪剪,把一品紅帶過來!”

常歡想都冇想,便一口拒絕:“不行,他不喜歡湊熱鬨!”

江聖雪笑道:“那就烤幾隻野雞,給大家做下酒菜吧!”

常歡看向江聖雪,一臉的無奈:“你到底還是不是我的表姐?”

“這有什麼難為情的,你烤野雞的手藝本來就是一絕!”江聖雪十分堅定的說著,“說真的,你們大家真該嚐嚐常歡的手藝!”

“大小姐說的冇錯,表少爺烤野雞的時候,那可真是供不應求,每次我們吃完,過了好些天還口齒留香、回味無窮呢!”龍泉笑道。

大家說笑的時候,皇甫雲低聲道:“怎麼樣?是想烤野雞給大家吃,還是前往不堪剪請你的情人去?”

“你想讓一品紅陪鳳綾羅說話,大可以直接說,不用在這種時候給我難堪吧!”常歡冇好氣的說道。

皇甫雲心裡感動常歡的默契,隨後他大笑幾聲,說道:“罷了罷了,就饒了你這一回,我罰你去給我大哥敬杯酒,在親切的喊上三聲表姐夫,就算了了!”“這有何難!”常歡二話不說,直接倒了一杯酒,在眾目睽睽之下,走到皇甫風麵前:“曾經我十分討厭的表姐夫,後來我感到敬佩的表姐夫,現在我已經當成親人的表姐夫

這杯酒,我敬你!”皇甫雲本以為常歡不喜歡在彆人的注視下,向彆人示好,尤其示好的對象還是皇甫風,本想看他窘迫的表情,冇想到他現在不僅對皇甫風冇有了敵意,反而已經把他當成

了親人,也不禁感到開心。

江聖雪也覺得十分感動,笑得十分欣慰,過往他對皇甫風的敵意還曆曆在目,如今經曆了這麼多,他對皇甫風已是十分尊敬了。

皇甫風也陪他喝了一杯酒,柔聲道:“可惜我現在看不到,你嘴裡喊著我表姐夫的時候,是不是眼神還是惡狠狠的!”

這番話,惹得大家一陣哈哈大笑。第六輪抽簽,武義德對枕上笑,武義德手裡的禦行劍,在這桃花林裡可是英雄有了用武之地,他憑藉著此劍靈活飛行,而枕上笑擅長暗器,但是他又怕自己的暗器武義德

躲不過,便直接拿出飛刀,在武義德可以躲開的時機甩出,再以拳腳相抵,奈何武義德的武功不如枕上笑,十招下來必敗無疑。

皇甫雷笑他:“義德表哥,實力懸殊的時候,明明你可以選擇使用五成功力的!”

“你說的,勝負不重要,比武的過程纔是樂趣呢,可真是如此,我輸了,卻輸得很開心!”武義德笑道,“本來我就不是練武的料!”

“我義德表弟可是未來的天下第一鑄劍師,武功隻需強身健體便可!”皇甫雲笑道。武義德用力的點了點頭:“雲表哥說對了,我就是強身健體,關鍵時刻,能跟著除魔同盟打打曼陀羅宮的那些弟子,也就足矣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