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八十四章 前憶往昔,後聊八卦

-

桃花山莊總是一陣冷清,一陣熱鬨,每當那些難民和江湖人一個一個到來的時候,就會變得熱鬨非凡,上下忙碌。

可每當難民和江湖人又一個一個離開的時候,清閒之時又忽然讓人感到一陣無趣。

想必桃花山莊的人,在經曆一陣忙碌一陣清閒過後,都難免會覺得有些乏陳無味。不過無魚倒是例外,他既不愛湊熱鬨,也不會覺得無趣,此時他坐在房簷的陰涼處,正看著在院中吃飯的難民們,眼睛從他們每一個人的身上一一掃過,自從東方聞思混

入桃莊偷劍事件,無魚可是更加不敢放鬆警惕。一會兒,流星便也忙裡偷閒的在無魚身旁坐了下來:“這兩日難民眾多,江大俠他們又在這個時候到來,已經冇有多餘的客房了,青爺方纔吩咐我,讓我把房間給枕上笑和

田藥那兩個小子,所以,我就隻能去你的房間跟你擠一擠了!”

“你確定,不是你主動讓出來的?”無魚淡笑一聲,“桃花山莊的客房那麼多,也不差再空出一兩間來!”“青爺說了,龍泉是女人,自然要給她一間空房,與彆人同住,對她也有失恭敬,她畢竟是江家堡的人,而江大俠自不必說,與青爺既是親家又是老友,自然也要安排一間上等客房,若是一人一間,桃莊客房就算再多也不夠用了!”流星一邊說一邊比劃著,“星大俠自己一間,初雪小姐自己一間,花碧傾一間,雙飛燕一間,武莊主一間,鳳

綾羅一間,就連蒼月少爺,都要跟義德少爺擠一間了!還有我們桃莊的丫頭們都要擠在一張床上,留給難民入住了,我們這些護法,怎麼能自私的占用一間房呢!”

無魚撇了撇嘴:“你似乎把飛盾忘記了,他也是自己一間房吧!”

“青爺說了,讓雷少爺去飛盾那,把星天戰讓出來給其他人住,又能聽飛盾授課,豈不是一舉兩得!”

“我的床小!”

“瞧給你嫌棄的,是青爺讓的,又不是我非要跟你擠!”流星有些無奈的聳了聳肩,“我睡地上總可以了吧!”

無魚偷笑一下,點了一下頭:“行啊!”

原本一張桌子已經容不下眾人了,故而便擺了兩桌酒菜,長輩們聚在一桌,晚輩們聚在一桌。

人多熱鬨,皇甫雷很快就忘記跪上一個時辰的疲憊,一邊四處張望,一邊問道:“常歡哥哥去哪了?”

“他見色忘友,定是去找一品紅了!”皇甫雲說道。

江聖雪說道:“常歡可是先找的你,聽我說你陪三弟跪祠堂去了,這才離開的!”

“算他有心!”

無燕原本還在規規矩矩的吃飯,瞬間便來了興趣:“常歡跟一品紅真的是一對?”

香燕無奈的拉她坐下:“早有所聞,姐姐你這麼激動,可有失體麵啊!”“什麼體麵不體麵的,我纔不在乎呢!我就是覺得緣分這個東西真的很奇妙,常歡公子是江家堡的人,很少外出,雖然我冇去過江家堡,可有大少奶奶這樣貌美的姑娘,美

人定不會少,可他居然會傾心一個戲子,我聽說一品紅孤高自傲,獨來獨往,常歡公子也十分傲氣,不屑與他人同行,那他們究竟是怎麼認識的?”無燕疑惑道。

皇甫雲想到以往,不禁輕笑一聲:“闞雪樓認識的!”

“闞雪樓?難道一品紅是個男人嗎?”無燕驚呼道。

無燕這一喊,惹得眾人皆是一愣,星沫蒼月更是險些被酒水嗆到,男人與男人的感情,現在正是他的敏感之處,這讓一旁的星沫初雪若有所思。

“大小姐,闞雪樓是什麼地方?”枕上笑疑惑的問道。

江聖雪有些尷尬的說道:“好比青樓,隻不過,那裡都是些供有龍陽癖好的男人尋歡作樂的小倌!”

皇甫雷大笑道:“一品紅怎麼會是男人?她是去闞雪樓找未老闆娘的,她們二人是朋友,常有來往!”

“那常歡公子為什麼會去闞雪樓?”香燕也來了興趣,“除非常歡公子不喜歡女人,喜歡男人!”

“原來表少爺清心寡慾,從不接近任何女人,是因為對女人冇興趣!”龍泉說道。

江聖雪無奈的說道:“龍泉姐姐,一品紅是一位姑娘!”

皇甫雲看向香燕,淡淡的說道:“他們會在闞雪樓相識,就好像命運安排你姐姐同聞且相識一樣!”香燕瞬間明白,可是無燕卻搖了搖頭:“怎會一樣?我和聞且都是江湖中人,不打不相識,一品紅雖然見識多廣,但卻非江湖中人,常歡雖然武功高強,但他卻從未在江湖

上闖蕩過,一個在洛陽,一個在江家堡,一個是尊貴的少爺,一個是下九流的戲子,能夠相遇,相愛,可不是我同聞且能比得上的!”

香燕搖了搖頭:看來姐姐不僅不記得自己曾是曼陀羅宮的人,與聞且正邪對立,連一品紅是曼陀羅宮細作的事都忘了。

武義德說道:“無燕姑娘,你這麼說確實不妥,我是鑄劍山莊的少莊主,傾隱是闞雪樓的老闆娘,原本我們也不該相識的,可這就是命運,就是緣分啊!”

“可人家未老闆娘看上的是紫魄,又不是你!”無燕笑道。

武義德尷尬的笑了笑,隨後舉起酒杯:“我敬你一杯,十杯也成,隻要你彆再刺激我!”

“無心之過,無心之過!”無燕也急忙舉起酒杯,不好意思的笑道。

星沫初雪問道:“雲哥哥,我也很好奇,既然常歡公子喜歡女人,又去闞雪樓做什麼?”

“你問問你風哥哥和大嫂,他們也都去過!”皇甫雲低頭壞笑道。

“哈?”這話惹得眾人驚呼起來,尤其是江家堡的枕上笑和田藥。

江聖雪瞬間紅了臉,她看到皇甫風麵不改色,不聲不語,隻好說道:“我們去過闞雪樓,是因為我們都跟闞雪樓的老闆娘是朋友!”

田藥湊到皇甫雲身旁,低聲問道:“表少爺真的愛上了一個戲子?他可從未提起過!”

“千真萬確!他能遇到一品紅,還多虧了我帶他去闞雪樓湊熱鬨,他對一品紅一見傾心,不過人家一品紅起初也冇瞧上他,是他死纏爛打!”

田藥驚呼道:“真是看不出來啊,表少爺也有低三下四的時候!”

枕上笑也湊了過來:“能讓表少爺傾心的姑娘,一定不是俗人!”

想到一品紅的身份和她曾經的一些作為,皇甫雲勾了勾嘴角,帶著一點冷意:“是啊,神秘得很!”

“江家堡的五大護法,怎麼隻見三個,不見蒼起大哥和水煙姐姐?”武月貞問道。江池說道:“蒼起和水煙都是老江湖了,有他們兩個留守江家堡,保護常樂,管理江家堡,我也放心!但是枕上笑,田藥和龍泉都是年輕人,也該出來闖蕩一下了,不應該

永遠都被禁錮在江家堡。我想過了,除掉曼陀羅宮後,如果他們願意留在桃花山莊,在江湖上闖蕩,我會讓他們留下來的。”

“也好,趁著年輕,是該闖蕩闖蕩,哪裡像你,有了名號,又在江湖十大高手排行榜上位居第八後,便半隻腳退隱了,不知少了多少樂趣呢!”皇甫青天說道。

“現在我可是第五!”江池伸出五根手指,笑道,“雖然少了點樂趣,可比多了些擔子強,你說是不是,皇甫盟主?”

皇甫青天說道:“我倒是很享受這個身份呢!”

武月貞說道:“江大哥,青天若是像你一樣,比起江湖,更享受平淡的生活,我可就燒高香了!”

“江湖兒女,豈是時時刻刻都念及兒女情長的?”皇甫青天無奈的說道,“你嫁給我,就註定離不開江湖的!”

“皇甫青天生是江湖人,死是江湖上的鬼,月貞妹子,當初你就不該嫁給他,小心以後守寡!”江池笑道。

皇甫青天一甩酒杯,三分力道,被江池穩穩接住,滴酒未灑:“我可是皇甫青天,冇那麼容易死,喝酒還堵不上你的嘴!”

“三哥息怒,八弟這就喝酒堵嘴!”江池說完,便一飲而儘。

這兩個頭髮半百卻仍然意氣風發的中年男人,喝酒說笑,彷彿回到了二十年前一般,他們也曾這樣喝酒說笑,打打鬨鬨,就像另一桌的年輕人一般,好不開心。

皇甫青天好久冇有聽到江池戲稱自己三哥,不禁笑道:“若是宇文千秋、東方一秀和容恒還在這世上,你恐怕要一直做我的八弟了!”

“你萬年老三,我萬年老八,咱倆誰也彆說誰!”江池笑道。

皇甫青天故作歎了一口氣:“星老鬼,你一個醫師,會武功也就算了,還非要壓在我頭頂上!”“我既無心學醫,又無心習武,哪知道江湖人給麵子,不僅稱我為醫聖,狂神,還給我排了個什麼榜的高手第二!”星天戰原本故意要假裝炫耀一番,但他一本正經的臉,

隻是叫人覺得好笑而不可氣。

“你……算了算了,我知道我武功不如你!”皇甫青天正要拾起酒杯,卻發現自己的酒杯早就甩給江池了。

李葉蘇悄無聲息的將自己的酒杯推置皇甫青天的手旁,皇甫青天對她溫柔的一笑,剛好舉起:“星老鬼,武功我比不過你,但是喝酒你可不是我的對手!”

星天戰晃了晃酒杯,輕聲道:“若我使詐,吃下一粒散酒藥,誰不是誰的對手就未必了!”

“哈哈,醫聖先生,這倒是個好辦法!”殷褚笑道。武月岩似醉非醉的慢悠悠的說道:“你們這些人啊,一個位居第二的卻毫不在意,一個位居第三和第八的也不知道滿足,再瞧瞧我,好歹當年我也是排在第九位的高手,可

現在連第五十九、六十九都冇我的份了!這叫什麼?這叫榜上無名,名落孫山啊!”

“月岩!”武月貞輕輕的捏了捏武月岩的肩膀,“你喝醉了!”“老姐,我這叫借酒吐真言,並非喝醉!”武月岩笑著拍了拍武月貞的手,隨即歎了一口氣,“姐夫,老姐,江大哥,星大哥,流星大爺,飛盾二爺,無魚小三爺,還有殷先生,花碧傾,能夠聚在一起,乃是自我斷了腿之後,就再也不敢想的事,今日還能相聚,我真是太開心了,隻可惜,我們都聚齊了,常樂雖在江家堡,可她還有人照顧著

唯有常寒,永遠都不能再繼續陪我們談笑風生了!”

“還有花碧玉!”武月貞柔聲道,“當年若非是她,也不會有青天的今天,更不會有風兒,也不會有桃花山莊了!”

花碧傾斜著眼睛看了一眼武月貞,心裡五味雜陳。

“若是玉兒、飛劍常寒、酒仙容恒,仁義大俠宇文千秋,東方一秀都還在,哪裡還輪得到這些年輕人,江湖還不是我們這些老傢夥的!”皇甫青天歎道。“你倒不如說,若是宇文千秋冇有遇到雲照兒,冇有欺騙白之宜,白之宜也不會流露到曼陀羅宮,東方一秀若是不用自己的生命換取白之宜三年安穩,現在江湖正太平呢,

我也在江家堡安安穩穩的生活,星老鬼也在勝蓬萊享受著世外桃源帶來的平靜!”江池說道。

皇甫青天脫口而出道:“若說如果,那星老鬼也不會跟漆曇……”

武月貞急忙提高聲音說道:“都是有兒有女的人了,時光也不能倒轉,過去的事早就過去了,難得一聚,大家也該珍惜現在所有的!”“老姐說得對,我們雖然失去了很多人,錯過了很多事!我斷了腿,常樂失去了弟弟,姐夫失去了此生摯愛,星大哥也冇能跟漆曇白頭到老,但是我們現在得到的也不比失去的少,我有了兒子義德,常樂和江大哥也有聖雪這樣絕色的女兒,常寒雖去,卻有後人常歡,姐夫娶到我老姐,還有李葉蘇為伴,三個護法不離不棄,更有三個出色的

兒子名揚天下,星大哥也有一雙兒女,這些孩子,就是我們最好的寶藏!”

“說得好,讓我們為不在的老友,為我們的兒女,為那些胸懷大誌的年輕人,乾杯!”江池舉起酒杯,豪氣萬丈。桌上的所有人全部拾起酒杯,皆是仰頭一飲而儘,皆像十多年前闖蕩江湖、意氣風發的年輕少俠,還不知江湖險惡,亦不知未來自己會有什麼名號,遇到什麼人,蒼天為

被,大地為席,晨露為酒,晚霞為爐,有人為江湖而生,有人為江湖而死。江湖,吸引著年輕的習武人,像是充滿誘惑的深淵,迷惑著人們毫不猶豫的跳進去,哪怕他們都知道,江湖,就是江湖人的葬身地,一旦進去,便永遠無法脫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