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八十三章 二戰前夕,情人相見

-

漆曇撕扯下東方聞思身上的紅衣,藕斷絲連的血肉令漆曇不忍直視,明明痛得要死,東方聞思卻咬著牙不肯吭聲,漆曇也是有兒女的人,所以她同情雲細細,同樣也心疼

眼前的這個孩子:“為什麼對自己下手這麼重?”

“我對自己下手重,白之宜纔沒有機會下死手。”東方聞思的聲音因為極力的隱忍而顫抖。

“紫魄,你怎麼不攔著她?”漆曇沉聲道,“你明知道,有你在,白之宜也不敢輕易要了她的命!”“今時不同往日,白之宜她突破了第五重紫,是眾人親眼所見,就算我攔得住,她也未必會給我這個麵子,我之所以也同意丫頭這麼做,也是再三熟慮!今日丫頭所受的苦

他日,我一定會在白之宜和她女兒的身上討回來的!”紫魄在東方聞思的衣服被撕扯開後的瞬間,偏過頭去,隨之他的眼神陰冷而又狠厲。

白狐坐在桌前,不安的用手摩挲著桌角:“白之宜最後的那個笑容,我現在想起來,還是一陣惡寒,我有預感,她還是不會輕易放過聞思的!”

東方聞思感受著傷口處一陣刺痛,隨後轉為清涼,等到漆曇為她上完藥包紮後,已是大汗淋漓,筋疲力儘。“冇事了,聞思,這幾日,你需要好好靜養!”如今小宮主這個頭銜早已不屬於東方聞思了,叫著她的名字,反而倍覺悲傷,“還有啊,不到萬不得已,你不能再服用趙華音給你的藥了,這藥雖然可以讓你一時返老還童,可卻是催命的毒藥,我為你上藥的時候,發現你的血,已經開始略帶紫黑,這不是好現象,我試著調製了一些解藥,但冇

辦法完全解除你身體裡的劇毒,所以,你不能再吃趙華音的藥了!”東方聞思慘淡一笑:“我知道趙華音給我的藥,帶有劇毒,我也十分感謝您,若不是曇姨您暗中為我調理,恐怕我早就毒發身亡了,可是,有的時候,我也是迫不得已才吃

那藥的!”

漆曇搖了搖頭:“不可以,你的身體,越發的承受不住這樣的毒性了,你必須及時遏製這個**!”東方聞思點了點頭:“好,我會儘量控製我自己的!對了,曇姨,有一件事,我想向您請教,當初我們幾人聯盟的時候,彷彿聽你們提起過,趙華音煉製的蠱毒死士,是用

赤鳴蟲下的蠱,這種蠱,究竟有什麼可以剋製的辦法?”

“剋製死士的問題,你就彆操心了,絳會處理的!”

東方聞思急聲道:“曇姨,我怕到時候雷哥哥會有危險!”漆曇看向同樣坐在桌邊正在沉思的絳,絳抬頭看了她一眼,起身說道:“趙華音用赤鳴蟲製成幻音蠱,用來操控死士,而死穴就是赤鳴蟲王,赤鳴蟲王可以號令死士,或者,直接毀掉蟲後,所有的赤鳴蟲都會死,那麼,死士就成了名副其實的死屍了。但是赤鳴蟲很珍貴,我就是送給漆曇,也不能毀掉!再者,我需要帶走趙華音和這一乾支

的赤鳴蟲回去覆命,這是我姐姐交代的任務!所以,東方聞思,除了我,你們冇有任何辦法可以操控死士!”

“絳姐姐,我懇求你,在八大門派攻打曼陀羅宮的時候,能夠奪走趙華音手裡的赤鳴蟲王!”

絳說道:“不用你求我,我也會這麼做,一來可以讓白之宜失去對她的信任,二來她冇有了致命武器隻能任我擺佈!”

白狐說道:“可現在,七小蠻要追查你,我怕我們的計劃,似乎不會太順利!”

漆曇問道:“那個七小蠻,到底是何方神聖?”紫魄說道:“在這江湖上,有很多你們不知道的人,都是白之宜的眼線,七小蠻儼然也隻是其中一個,她出自入雲山的女寺廟,以出家人的身份常常走訪各大門派,藉機觀

察江湖大事,隻是白之宜何時收了她為徒,連我都不知道!”“我在巫涅身上下蠱,陷害白之宜,七小蠻也會蠱術,此時她出現,肯定是為了查出我的存在!而且她好像已經開始懷疑我了。”絳方纔沉思,就是一直在想七小蠻奉命追

查自己的事。

“如果你暴露了,我們大家就都完蛋了!”白狐說道。

絳微微一笑:“彆擔心,我有辦法!”

“七小蠻僅憑你一個眼神就能懷疑到你的身上,你還能有什麼辦法逃過她的眼睛?”白狐問道。

絳冷笑一聲,胸有成竹的昂起頭:“天下第一蠱師是我姐姐如來女,排在她後麵的可就隻有我了,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尼姑,豈會是我的對手?你們啊,就等著看好戲吧!”

眾人彼此對視一眼,皆是半信半疑。

桃花山莊。看著幾位老前輩們都去了東廂苑,幾個小輩也準備去湊湊熱鬨,常歡四處看了看,冇見到皇甫雲的身影,便大步的走到江聖雪的身邊,低聲問道:“江聖雪,皇甫雲是不是

跟鳳綾羅私奔了?”

“你表姐夫還在呢,彆冇大冇小的!”江聖雪用指尖點了點他的手臂,無奈的說道,“三弟他犯了點小錯,這會兒正跪祠堂呢,二弟去陪著他解悶了!”

“原來如此!”常歡點了點頭,隨後說道,“那我先出去透口氣!”

看他急匆匆的回頭就走,江聖雪喊道:“常歡,現在外麵到處都是魔宮的人,你彆四處亂走啊!”常歡頭也未回的擺了擺手,隨即身影便消失眼簾,不用眼睛看也知道江聖雪現在一定一臉擔心,她是因為失去妙兒,失去很多因她而死的桃莊人,感到害怕,所以纔會異

常擔心常歡,皇甫風憑藉著直覺,一把用手將江聖雪的臉轉了回來,並且捧在掌心間:“彆擔心,他定是去找一品紅了!”

江聖雪歎了口氣:“常歡是常家唯一的後人,舅舅去世後,我娘便一病不起,若是他出了事,這不是要了我孃的命嗎?”

皇甫風俯下頭,額頭貼著江聖雪的額頭,柔聲道:“聖雪,常歡武功高強,做什麼事他都自有分寸,很多時候,連我都不如他呢!所以,你就彆想這麼多了!”溫柔的話語,加上身體的溫暖,讓江聖雪的心也平靜了下來,她蹭了蹭皇甫風的額頭,瞥見躲在一旁偷笑的滿月和玉嬌,紅著臉拉起皇甫風的手:“好了好了,我不多想便

是了!我們趕快去東廂苑,我爹隻要跟老友一起喝酒,一定會說很多往事!”

“從小你就是這個樣子,喜歡聽彆人講些江湖上的故事!”

江聖雪晃了晃皇甫風的手:“我若不喜歡聽故事,又怎麼會認識這麼好的夫君呢!”

城外不堪剪。

常歡縱身一躍,飛到了牆頭上,他可不敢輕易躍下,生怕再觸碰什麼機關,他不敲門,就是為了給重雲一個驚喜。老嫗正在清掃庭院,一粒砂石砸到自己的手背上,她才抬起頭,看到一身黑衣正坐在牆頭的常歡,就像一個還未長大的頑皮的孩子,卻帶著一張成熟而又俊逸的麵容,笑

著衝她擺了兩下手。

老嫗那滿是皺紋的臉露出一陣欣喜地笑容,“常”字還未說出口,常歡便急忙將手指放在唇間,噓了一聲,隨後指了指大門,老嫗便立即會意,忙去開了門。

“婆婆,謝謝您老人家了!”常歡低聲笑道。

“主人見到你,一定很開心!”

常歡從懷中取出一個小盒子,“送您的,這裡麵的玉,千金難買,是巫族殤婆婆用自己的血祈願過的!”

“這麼貴重的東西,我這個老婆子已經無福消受,常歡公子,你還是送給主人吧!”老嫗笑道。

常歡說道:“您必須收下,我希望您長命百歲,可以一直陪在他身邊!他太孤單了,您是他唯一的親人!”

“這些年,我與主人,既是主仆,也是母女,你這麼替他著想,那我便收著了!常歡公子,從今以後,他又多了一個親人,便是你了!”老嫗柔聲道。

常歡輕輕的點了點頭:“婆婆,那我進去了!”

看著常歡一路小跑,進了重雲的房間,老嫗打從心裡替重雲感到開心:主人,這世上,並非所有男人皆為薄倖,還是有人真心待你的!常歡輕手輕腳的進了房間,他站在窗前,一身白色長衫,青絲宛如瀑布垂在腰間,正盯著那株已經枯死的虞美人發著呆,聽到聲音,也冇有回頭:“婆婆,我冇胃口,您不

要再送飯進來了,想吃什麼,就做給您自己吃好了!”

原來重雲以為進來的是老嫗,常歡又是心疼,又是忍不住調侃道:“如果我有辦法讓你有胃口吃飯,你要不要以身相許啊?”

“常歡!”重雲的眼神一下子有了焦距,他呢喃了一聲,猛然回身,麵露驚喜:“你什麼時候來的?”

“我到桃花山莊還不足一盞茶的功夫,就過來找你了!”常歡一邊走近重雲,一邊笑道,“是不是因為太想我,所以茶不思飯不想啊?”

重雲回過身,卻忍不住笑道:“我是因為虞美人死了,纔會茶不思飯不想!”常歡輕輕的從背後抱住重雲,下巴抵在他的頭頂上:“既然花會開,總有一天也會死,就跟人一樣,都是有壽命的!既然你這麼多愁善感,不如彆養花了,就養我吧,我既不用你澆水,也不用你施肥,你累了,我能讓你依靠,你悶了,我還能陪你說話,你讓我乾什麼,我就乾什麼!我可什麼都會,比一株不會說話的花好養活,不如你考慮

考慮?”

重雲扭動著身子轉過來,看著常歡:“你有花好看嗎?你有花香嗎?你有花能讓人賞心悅目嗎?”

“我冇有花好看嗎?我冇有花香嗎?那你可要好好聞聞,好好看看!”常歡把臉湊了過去。

重雲笑著將手撫上常歡的眉眼,又撫過臉畔,最後在他的下巴上捏了捏,又湊過去嗅了嗅,假裝一臉的嫌棄:“冇有!”

常歡假裝失望的搖了搖頭:“那我總該比花能讓你賞心悅目吧!我冇來之前,你麵對著枯死的虞美人愁容滿麵,看到我來了,便笑的合不攏嘴!”

重雲推開他,笑著走去桌前坐了下來:“我可冇有!”

“哪一天你不再口是心非,我才覺得奇怪呢!”常歡笑著在他旁邊坐下,“這些日子,還常去桃莊練功嗎?”重雲搖了搖頭,麵容有些嚴肅:“我已經好些天冇踏出過不堪剪了,前些日子曼陀羅宮又危害江湖百姓,現在那些大戶人家人人自危,哪還有閒情雅緻請我們這些戲子去唱

戲啊!我若是去桃莊被曼陀羅宮的眼線瞧見了,我還活得下去嗎?”

“也好,大戰之際,一世葬的修煉者除了星沫蒼月,誰都冇有練成,你就好好在不堪剪,等我們凱旋歸來吧!”

說到與曼陀羅宮的大戰,重雲的眼神便又多了些擔心:“白之宜已經突破了千尋七獠第五重紫,你們誰都不是她的對手了!”

“這麼快?八大門派知道這件事嗎?”

“以白之宜的自負,訊息很快就會傳開的!”

常歡歎了口氣,隨即他柔聲道:“好了,我們先彆談這些了,這一路上快馬加鞭,舟車勞頓,我也有些餓了,不如,嚐嚐我的手藝?”

“你會嗎?”

“不會,雖然我隻是一個表少爺,但在江家堡,還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不過……我想這應該不難!”

重雲笑道:“那我將是這世上,第一個品嚐你手藝的人嘍?”

“如果八年前我給聖雪表姐烤了一隻野雞不算的話,那你重雲就是第一個!”老嫗顫顫巍巍的想要進廚房給好幾天也不怎麼吃東西的重雲做飯,卻看到常歡和重雲正在廚房裡忙碌著,一個手忙腳亂的生著火,炒著菜,一個緊張兮兮的打著下手,雖

然他是一個貨真價實的男人,但平日裡都著女裝,所以倒真像一個小媳婦。老嫗瞧著他們這麼歡樂,也打從心底裡高興,已經有好一陣子,都冇見到自家主人笑了,便不想打擾他們,正要轉身離開時,卻被裡麵兩聲此起彼伏的尖叫嚇得一哆嗦,

回身一看,鍋裡正冒著兩丈高的火焰,老嫗用她最快的速度趕了過去,喊道:“你們是想燒了這廚房嗎?”

曼陀羅宮,琉璃密室。此時,白之宜正盤膝而坐,妙齡小尼七小蠻坐在她身後,雙掌抵在白之宜的後背上,隨著一陣陣掌心間泛出來的黑色真氣,已讓白之宜有些痛苦的扭曲了麵容,直到她喉

頭一甜,吐出一大口黑色的毒血,便開始打坐調息。

七小蠻收回雙掌,下了寒石床,站在白之宜的麵前:“師父,你明知道你體內的玲瓏蠱還冇有被完全逼出來,你怎麼還要使用千尋七獠去殺一隻螻蟻呢?”“你懂什麼?若非為師使出千尋幻法,你哪有機會找到下蠱人的破綻?現在那個蠱師確信自己已經敗露,早晚會露出蛛絲馬跡的!”白之宜有些虛弱的調理著體內被封閉的

七獠真氣,“七小蠻,你確定你看到的那個人,就是苗疆蠱師?”

“她一定是個蠱師,但是出自哪裡,我還不能確定。”

“順著她,查到幕後指使人,連根拔起!”白之宜憤恨的說道。

“是,師父!”七小蠻抱拳恭聲道。

城外不堪剪。

老嫗坐在中間,常歡和重雲分彆坐在兩邊,麵對著麵,對視一眼,相視一笑。

桌上擺著四菜一湯,看起來很豐盛,可是這賣相卻有些難以形容。

老嫗拿起碗筷,起身而道:“你們難得一聚,我就不湊這個熱鬨了,我年紀大了,牙口不好,好多飯菜,已經跟你們這些年輕人吃不到一起去了!”

常歡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婆婆,那我就,不留您了?”

老嫗衝著常歡露出一絲僵硬的笑容,隨後對重雲說道:“主人,你……你少吃些!”

老嫗走後,重雲忍著笑,夾了一口菜塞進口中,說道:“色香味,一樣不占!”

“真這麼糟糕啊!”常歡笑著歎了口氣,“唉,真冇想到,做頓飯竟比練武還難!”“你畢竟是第一次下廚,這已經很好了,如果是我,或許更糟糕!”重雲柔聲道,“雖然呢,菜是焦了點,肉是生了點,湯是鹹了點,不過,也不至於難以下嚥啊!你自己吃

一口便知道了!”

常歡吃了一口,倒也冇想象中那麼難吃,不過比起老嫗的手藝,可真是天壤之彆了:“重雲,其實我烤的野雞特彆好吃,不如明天我烤給你?”

“好啊!”重雲笑道。

常歡忍不住仰頭笑了起來:“方纔若不是婆婆來了,可能你家的廚房已經被我給毀了!”

“還說呢,若不是你非要用《烈焰焚祭》的招式,怎麼會起火呢!”重雲無奈的說道。

“我以為我使用幽冥之火去烤,這菜就會像我烤的野雞一樣更加有味道,誰知道會燒起來呢!”常歡苦笑道。一想起方纔廚房裡的畫麵,二人就又忍不住大笑起來,重雲更是笑的眼淚都出來了,所有穩重清冷的形象都冇了:“婆婆進來的時候,是我從與她相伴起,第一次看到她走

路走的這麼快!”

“剛纔婆婆不想吃也不敢吃的樣子,我是強忍著冇笑出聲來,臨走前,她老人家還囑托你少吃些,可是笑死我了!”“雖然這是我吃過的最難吃的一頓飯,可是,卻是我吃的最開心的一次!”重雲收斂了肆意的笑容,看著常歡的眼神多了幾分深情和感激,“常歡,你來了,真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