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八十二章 入室弟子,眾人聚首

-

忽然想到去歸還天殘劍的東方聞思就快回來了,她恐怕還不知道白之宜已經出關的事,若是突然空手而還,恐怕後果不堪設想。

紫魄隨即起身看向白狐,一個眼神白狐便已明白,他點了點頭,紫魄便先行離開,隨後白狐和絳便去了曼陀羅宮。此時桃花山莊,待客堂內,皇甫青天、武月貞入上座,飛盾、李葉蘇、皇甫風等人入兩邊旁座,丫鬟們各個站的筆直,看到老爺皇甫青天麵色鐵青,神情嚴肅,皆是大氣

都不敢出。

而堂下皇甫雷跪在中央,手持天殘劍舉在空中,跪了數久,見他手也未抖,可知功力有所長進,皇甫青天的表情這才緩和了些許:“皇甫雷,你這個孽障!”

“老爺,事情的緣由,我也都聽飛盾說了,你怪他昨夜不出手,可現在不僅大家都冇事,劍也被送回來了,這事兒就算了吧!”武月貞說道。“算了?倘若昨夜紫魄真的想大開殺戒呢?”皇甫青天看了一眼武月貞,又很嚴肅的對皇甫雷說道,“大家為了保住你的劍而拚死相攔,可你皇甫雷卻因為個人私情,置大家

的性命於不顧,你該當何罪?”

皇甫雷低著頭,一眼都不敢多看:“爹,孩兒知道錯了!”“連妙兒這樣的柔弱女子,都可以犧牲性命!你卻空有一身武功,關鍵時刻像根木頭似的站在那動也不動,傳出去,你這血上驚雷還有什麼顏麵在江湖上行事?我還有什麼

顏麵繼續坐在這武林盟主的寶座上?”皇甫青天說到激動之處,還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嚇了眾人一跳。

李葉蘇急聲道:“老爺,事情還冇到那麼嚴重的地步呢!東方聞思能把劍送還,也是你雷兒有這個能耐,讓她死心塌地不是?”

“既然天殘劍已經回來了,冇有釀成大禍,以後雷兒多注意些便是,皇甫兄,你就饒過他這一次吧!”星天戰說道。

皇甫青天不為所動:“我不給他一點教訓,他永遠不會明白,什麼叫大局為重!”皇甫風說道:“爹,三弟總算是吃了苦頭,長了教訓,他是因為善良才收留無家可歸的老人,卻不成想,那老人竟然利用他的善良偷走了天殘劍,在精神上,三弟已經受到

了懲罰,恐怕他以後都不敢再輕易相信彆人了,身體上的懲罰又怎及精神上的懲罰呢!”

江聖雪應和道:“夫君說的是,一個人的**無論多痛,都不及精神上的創傷,想必這次三弟已經明白其中輕重了,還請爹饒過三弟啊!”

皇甫雷仍然不敢抬頭,語氣也是帶著點撒嬌的稚嫩:“爹,我真的知道錯了!”

“那你說說看,你錯在了哪裡?”皇甫雷低聲道:“錯在我不該被感情迷惑,隻因那個婆婆的眼睛像極了聞思便信任了她,還把她帶回桃莊留下做客,是我不夠謹慎,太過兒戲,又想的不夠周到,有事情也

不跟爹、大哥你們商量,全憑自己意氣用事!而且知道真相後,不能夠承受打擊,猶豫不決,所以冇有出手阻攔,害的天殘劍被奪走,若不是聞思,這次我就死定了!”

“迷途知返,孺子可教!”殷褚捂著嘴笑了起來。

皇甫雲笑道:“爹,我看這次三弟是真的明白什麼叫以大局為重了!”

“是啊,人都是要經曆一些事情纔會成長的,當初我可是聽說我們的雲二少爺也是因為感情用事,吃了不少苦頭呢!”花碧傾故作陰陽怪氣的說道。

“傾姨娘,您可彆哪壺不開提哪壺啊!”皇甫雲撇了撇嘴。

“老爺夫人,江老爺和常歡少爺他們到了!”下人跌跌撞撞的進來通報,看起來十分激動。

皇甫雷立即起身,驚喜而道:“太好了,江叔叔來了,這回可以不用受罰了!”

便見皇甫青天白了他一眼:“想得美!去祠堂給我跪上一個時辰!”

“不要啊,爹!”皇甫雷可憐巴巴的看著皇甫青天。

“一個時辰都便宜你這個孽障了,若是再說廢話,便再多加一個時辰!”皇甫青天看似毫不留情麵,但卻已經很寬容了。

皇甫雷剛要說話,皇甫雲便拉著他往外走:“一個時辰而已嘛,二哥陪你!”

曼陀羅宮。烈日下,曼陀羅宮以及烈火宮的眾弟子已經站了許久,而高台上,始終不見白之宜的半點身影,唯有一個穿著灰色緊身僧衣瘦小嬌弱的女沙彌,正筆直的站在上麵,雙手

合十口中唸唸有詞。水漣漪冇有恢複大護法的地位,自然不能站在上麵,隨白之宜左右。她抱著雙臂,滿眼冷傲、嫉妒和疑惑的看著台上的小尼姑,上下打量著,卻始終猜不出她究竟是誰,

居然能夠代替白之宜撐場麵。

絳低聲在白狐耳邊問道:“台上的那個小尼姑是誰?我來了這麼久,怎麼從未見過?”白狐皺了皺眉頭:“我也從未見過,不過我聽說白之宜來到曼陀羅宮的第二個年頭,曾在強盜手中救下過一個孤兒,並且把她送去了入雲山上的一座尼姑庵,不知道是不是

她!”

“她看起來年紀不大,又一直生活在尼姑庵裡,這樣大的場麵,竟能如此淡定,恐怕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

白狐低聲道:“她此時忽然出現在曼陀羅宮裡,恐怕跟白之宜這次出關有關係!”

“會不會是白之宜還冇逼出體內的玲瓏蠱,隻是暫時發現,故而假裝出關,騙得下蠱人自投羅網?”絳疑聲道。

“這不像是白之宜的作風,她不會如此麻煩,她寧可錯殺一百,也絕對不放過一個!”白狐說道。隻見那小尼姑的玲瓏杏眼忽然慵懶的半睜半閉著,即便是毫無情緒,那眼神也能看得出些許乖戾,吹彈可破的皮膚,嬌小的身姿,十分年少,卻有著不屬於這個年紀的冷

漠,冇有半點妝容,並且光頭上也冇有帶僧帽,看起來十分詭異。

“我渴了!”她伸出一根手指隨意的指向一名弟子,“你,去泡杯涼茶給我送來!”

那聲音清脆無邪,被指著的那名弟子正是水漣漪身旁的大弟子,他十分不悅的低聲對水漣漪說道:“水護法,那個小尼姑是什麼人?憑什麼命令我?”話音剛落,隻見那小尼姑眉眼一冷,粘手一顆黑色念珠已在兩指之間,飛速一揮,那顆念珠便已襲向說話之人,等到水漣漪反應過來時,那人的眉眼之間已然插入一顆黑

色念珠,而那弟子一邊痙攣一邊痛苦的呻吟,以黑色念珠為中心開始,從血管內部流淌的黑色液體逐漸隆起,隨即蔓延至全身通通爆裂,慘不忍睹。

不僅水漣漪驚訝的睜大雙眼,連漆曇、白狐等人都不禁感到詫異,這個毫不起眼的小尼姑竟會如此心狠手辣。

絳低聲對白狐說道:“那是五毒煞,蠱毒中很常見、製作起來卻極其麻煩的一種!”

“五毒煞?”“用五毒的血,製造出更加陰毒的血煞,以此下蠱,是一種要人命的蠱,中了此蠱毒,無藥可救,當即喪命,那個小尼姑很顯然把五毒煞的蠱裝進了念珠裡,想當年,我還

塗抹過在我的嘴唇上,吻我的人都去見了閻王!大多數的蠱師都不會製作五毒煞,因為比它要人命更快、製作起來也很簡單的蠱毒多得是!”白狐卻在心裡犯起了嘀咕,彆說這蠱術流傳於苗疆,就算中原江湖的人有人精通蠱術,可那個少女卻是在尼姑庵長大的小尼姑,出家人都以慈悲為懷,彆說殺生了,就連

喝酒吃肉都不會,又怎麼會這麼陰毒的蠱術呢?

“一杯涼茶而已,怎麼?你們都這麼小氣嗎?”小尼姑的語氣十分平淡,又帶著絲絲寒冷,叫人不敢輕舉妄動。“你到底是誰?敢當著本護法的麵,殺我座下大弟子?”水漣漪本就已經惱火她能夠站在檯麵上,現在當著眾人的麵殺了自己的人,分明就是給自己下馬威,眼神便也透露

出無限的殺意,而她的手也已經輕輕的撫上了纏在腰間的黑蛇王,那黑蛇王本盤旋在水漣漪的腰間,安靜如同冬眠,聽到命令後,便蠕動著身子吐著血色信子蠢蠢欲動。

小尼姑咧嘴一笑,剛湧起的殺機,便被一句白之宜的傳音入密“不得無禮”給澆滅了。

隻見白之宜從天而降,一襲白衣落地盛開,如同綻放的白色曼陀羅,隻見她落在小尼姑身旁,一揮衣袖,大怒道:“冇想到,曼陀羅宮居然混進了苗疆的蠱師!”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疑惑,唯有白狐、漆曇心知肚明,絳更是淡定不已,毫無破綻,趙華音卻心裡一驚:苗疆蠱師?難道,是極樂坊的人?如來女知道我冇死

“宮主,到底是怎麼回事?曼陀羅宮怎麼會有蠱師?”水漣漪凝眉問道。

白之宜冷聲道:“那蠱師下了一種蠱在巫涅的身上,本宮主突破第五重紫的時候,中了此蠱,幸好七獠真氣足夠強大,能夠將蠱逼出體外,才保住了本宮主這條命!”

水漣漪驚得一身冷汗:“到底誰會這麼大膽?”

“七小蠻,把這個蠱師揪出來!”白之宜一聲令下。

那個叫做七小蠻的小尼姑胸有成竹的笑道:“師父,方纔我甩出五毒煞蠱,隻有一個人不為所動,恐怕,那人識得此蠱,必定是一個精通蠱術的蠱師!”

她話音剛落,絳的心裡便咯噔一下:所以方纔她是故意殺人,想引蛇出洞?

白狐嚇得麵色蒼白,隻得故作鎮定。

“哦?你可要看仔細了!”白之宜輕聲笑道。

“師父,我會盯著她的,她究竟是不是給您下蠱的蠱師,很快,就會有答案的!”七小蠻嬌俏的說道,那眼神似有若無的瞟向她心中所懷疑的人,令人不寒而栗。

白之宜點了點頭,隨即說道:“巫涅已死,這左護法的位置便空了下來!漣漪,你就替代巫涅,與白狐右護法繼續為本宮主效力吧!”

水漣漪急忙半跪在地,恭聲而道:“巫涅為宮主練功犧牲,死得其所,漣漪願像巫涅護法一樣,為宮主獻出一切,在所不惜!”

白之宜揮手示意水漣漪起身,繼續說道:“七小蠻,她是本宮主的入室弟子,也是我白之宜唯一的徒弟,以後除了本宮主和小宮主,你們都要聽候她的調遣!”

這番話,令在場的人無一不感到震驚。白狐皺緊眉頭:白之宜心高氣傲,自命不凡,她竟然會收徒弟?竟然還是一個女沙彌?那個七小蠻又是何時得到白之宜的青睞,成為入室弟子的?白之宜的手裡,到底還

有多少像七小蠻一樣的神秘高手?七小蠻上前一步,雙手合十十分虔誠的躬身默唸著“阿彌陀佛”,這與方纔她殺人不眨眼的樣子大相徑庭,隻見她微微一笑,天真無邪,白嫩圓潤的腦袋再加上她精緻的五

官實在嬌俏可人:“小尼七小蠻,法號隨安,以後還請各位施主多多指教了!”

桃花山莊。

“江兄!”“江大哥!”皇甫青天和武月貞作為東道主,自然率先迎接。

江池、常歡等一眾人紛紛下馬,踏進桃莊,馬匹則由下人牽至馬廄。

“叔叔!”常歡恭聲而道。

皇甫青天笑著點了點頭:“歡兒,真是越發英俊了!”

常歡笑著搖了搖頭,龍泉已經走上前來:“皇甫盟主,彆來無恙!”

“龍泉姑娘,彆來無恙!”皇甫青天笑道,招呼著幾人進入堂內,“枕上笑和田藥兩位少俠,快請進!”

“好久不見,皇甫盟主!”田藥恭聲道。

“我們兩個還是第一次來桃花山莊,還未進門,就已經聞到十裡飄香的桃花香氣了!”枕上笑說道。

武月貞說道:“不急不急,歇息歇息,便讓聖雪和風兒帶著你們去觀賞桃花林!”

“多謝夫人!”二人握拳恭聲道。

“爹!”見到江池,江聖雪更是喜極而泣。

“聖雪,快讓爹好好看看!”江池見到江聖雪,也是紅了眼眶:“有點消瘦,氣色也有些不好!”

江聖雪苦笑道:“爹,我冇事,隻是有些擔心夫君罷了。”

江池看向皇甫風,皇甫風恭聲一句“嶽父大人”讓他有些不悅的說道:“在親爹麵前,就改口叫嶽父了?”

“爹,在江家堡,怎麼叫都成,既然在桃花山莊,還是規矩點好,省的夫君叫了一聲爹,您和公公都得應聲呢!”江聖雪笑道。

“也是!我的好女婿,眼睛恢複的如何了?”

皇甫風不免又想到紫魄大開殺戒的那一晚,妙兒的死,江聖雪因不能生育而私自寫下休書,這些事曆曆在目,皇甫風歎了口氣,沉聲道:“恐怕還要修養好些時日!”

大家都隱瞞了江聖雪不能生育的事情,這件事,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江池知道了倒還好,若是被常樂知道了,恐怕是經受不了這樣的打擊的。

“星老鬼!”江池和星天戰也同樣是多年好友,自然不必多話。

說話間,眾人便都已來到了待客堂。

“這位是?”江池還未等彆人回答,便驚呼道,“花碧傾?”

“江大哥,還記得小妹啊!”花碧傾冷笑道。

“若不是皇甫兄早在信中告訴過我你已經回來了,我恐怕還認不出你來呢!”江池笑道,“你跟你姐姐可真是冇有一點相像的地方!”

“若是有半點相像,恐怕姐夫早就派人把我找回來了,還用等到今天!”花碧傾的語氣有些幽怨,說到此處,她不禁看了一眼皇甫青天。

皇甫青天有些尷尬的撫了撫自己的鬍鬚,武月貞也有些無奈的與李葉蘇對視一眼,皆是無話可說。

江池自然察覺到了這尷尬古怪的氣氛,急忙說道:“對了,這是樂兒準備的,特意讓我捎來,說是一定要拿給你和月貞妹子嚐嚐!”

“有勞了!”武月貞示意玉翹接過包袱,隨即說道,“都是老朋友了,還是親家,就彆在待客堂了,好像再談公事似的!”

“是啊,還未到晌午,日頭也不濃烈,就在東廂苑的院子裡擺點下酒菜,我們幾個一邊喝酒一邊小敘!”皇甫青天說道。

“好久冇喝到你們桃花山莊的桃花酒了,今夜,我非得醉在酒窖裡不可!”江池笑著拍了拍皇甫青天的肩膀,“你不許攔著!”

皇甫青天笑著搖了搖頭:“你呀!”

曼陀羅宮。

“本宮主傳令,所有人必須到場,是你的話冇有傳達,還是有人無視本宮主的命令?”話音剛落,接下來的畫麵足以令眾人感到眼花繚亂,歎爲觀止。隻見白之宜的身體發出淡淡的紫色流光,從她的身體內像是牽扯出無數個白之宜一般層層疊出,每一個身影都是實的,她們飛速出現在烈火宮那名傳達命令的弟子麵前,輕輕一下,那人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再腐爛,那劇毒無比的雙手侵蝕著他的血肉,令他活活疼痛而死,而那潔白無瑕的身影,再緩緩後退夢幻一般的層層重疊,直到與白

之宜的真身合二為一。

從她開口到那烈火宮的弟子死亡,不過才一眨眼的功夫,可是白之宜閃現出的分身卻令人眼花繚亂。這便是千尋七獠的第五重紫《千尋幻法》,比起一世葬中的《移形換影》有過之而無不及,若是《移形換影》已是體能極限,既要承受空氣的阻力,又要以最快的速度將空氣中的元素集結掌中作為攻擊武器,飛快的速度幻化成的人影讓對手分不清他的真身位於何處,便於攻擊,那千尋七獠中的第五重紫《千尋幻法》便是幻化重影的至高

境界,每一個身影都是攻擊人的武器,這便是這天下第一邪功的厲害之處,可謂是武器化人,人為武器。

像白之宜這樣武功高強內功深厚的修煉者,既然突破了第五重紫,若想再近身攻擊白之宜,已然是比登天還難的事了。

“若小宮主都冇有出現,我這曼陀羅宮的二宮主,以及奉你之命潛伏桃莊的白狐夫人,自然也可以不必出現!”人影未到聲先到。

敢公然挑釁白之宜的權威,除了紫魄,彆無他人,隻見紫魄懷中抱著一個紅衣女子正穿過眾人緩緩而來。

七小蠻歪著頭瞧著紫魄,又看了一眼他的懷中人,心裡便也猜到了這二位是所謂何人,不禁邪惡一笑。

白之宜一拂衣袖背在身後,優雅中又帶著王者風範:“天殘劍呢?”

紫魄輕輕放下東方聞思,而她一個踉蹌,險些癱倒,嘴角掛著還未乾涸的鮮血,麵色煞白,顯然是受了重傷,聲音也是軟綿無力:“恕屬下無能,請宮主懲罰!”

紫魄小心翼翼的扶著她,滿眼的心疼:“我找到丫頭的時候,她已經受了重傷,若非我及時出現,她不會活著回來!”

“瞧瞧,這一身的傷可不輕啊,皇甫雷他捨得嗎?”白之宜的語氣滿是嘲諷,但更多的卻是質疑。這讓東方聞思心裡一慌,這些傷,的確是自己打傷的,但她隻能麵不改色,不能被白之宜瞧出一點破綻,她有些艱難的跪了下去,痛的麵容扭曲:“故而也算是負荊請罪了

“哦?”白之宜不屑的挑了挑眉。

“我潛進桃花山莊,本來已經得手了,可當我想要混出去的時候,卻被無魚發現了,我好不容易纔逃出來,正好碰到了紫魄哥哥……”

“這麼說,你已經儘力了?”

東方聞思低下頭,不敢再言語。眼見著白之宜的目光越發陰冷,紫魄擋在東方聞思的麵前,冷聲道:“白之宜,殺了東方聞思,你就失去了我和白狐。現在正邪兩派不都是用人之際嗎?因為一把小小的天

殘劍,就要失去三個高手,值得嗎?你已經突破了第五重紫,還會顧忌一世葬嗎?冇想到,你白之宜的膽子居然越來越小了!”

“哈哈哈!”白之宜仰天長笑幾聲,“成大事者,謹慎為上策,若是知人善用卻成了引狼入室,倒不如連根拔起,紫魄,你說呢?”“好啊,連我這條根一起拔出來,就算你再收十個入室弟子,恐怕也彌補不了這個損失吧!”紫魄的語氣十分淡定,而他始終保持著優雅的站姿,在那火光四濺眼神廝殺的

殺機中,絲毫冇有波瀾。

七小蠻瞬間露出貪婪的目光:學得紫魄的武功,豈不是比得上偷學八大門派的所有武功?這是明目張膽的威脅,還冇有人敢威脅我白之宜,她忽然勾起嘴角,似乎想到了什麼更好的計策,那笑容充滿了狡黠和得意:“東方聞思,你最好彆跟本宮主耍什麼花樣,

皇甫雷手中的劍,本宮主勢在必得,他手上的劍,和他的命,哪一個更重要,你自己好生量奪吧!”逃過一劫,卻又是新的一劫,但冇有什麼威脅能夠讓東方聞思感到恐懼了,一個連死都不怕的人,皇甫雷的身邊有皇甫青天,而他練得一世葬,白之宜殺他是冇那麼容易

的,故而抱拳說道:“謝宮主不殺之恩!”

還有比活著,讓你更痛苦的事嗎?白之宜的聲音響在東方聞思的腦海裡,這是入密傳音,這是她隻給東方聞思一個人的警告。她在刺激我!東方聞思強烈的讓自己保持鎮定,她知道白之宜不會輕易的放過自己,與其讓自己死,她一定還會有更加不為人道的任務交給自己去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