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八十一章 生死兩難,二次還劍

-

眾人一擁而上之時,皇甫雷一把拉住皇甫青天的手臂,滿臉的猶豫,皇甫青天回過頭,看到他這幅左右為難的樣子,一把甩了開:“冇出息!”

話音剛落,便已一掌襲擊而去,紫魄抱著東方聞思,雖然手腳不便,難以攻擊,但身形卻更加靈活,隻是一昧防守,也足以令眾人招架不住。點地而起,卻被無魚淩空而下,逼得紫魄隻得落地,再閃過流星的一記流星錘,待塵土飛揚時,紫魄更加猶如鬼魅般出現在皇甫雲的身後,正當淩空飛起雙腿攜帶狂風般

的掃過去,便被花碧傾的幾根飛針劃過耳畔,一招踢空隨即閃身不見,皇甫雲回身一拳,隻擊碎了殘影一片。在紫魄應付眾人的時候,東方聞思一直閉著雙眼,儘量讓自己聽不到,看不到,因為她害怕自己受到威脅,會不守控製的變成殺人妖女的狀態,不僅會暴露自己的身份,

更會不由自主的大開殺戒。

皇甫雲被擊的連連後退,皇甫雷急忙扶住他,皇甫雲冇空搭理他的眼神是何等糾結:“那個老人到底是什麼人?紫魄怎會為了她夜闖桃花山莊?”

“連紫魄都抱著她,她一定是曼陀羅宮的重要人物!”皇甫雷沉聲道。

“也許她是白之宜派來的,紫魄不得不保護她的安全!”

東方聞思越發覺得自己就要失控,她輕輕的拽了拽紫魄的衣袖,低聲道:“紫魄哥哥,我快控製不住我體內的踏雪真氣了,你快帶我離開這裡!”紫魄溫柔的點了點頭,方纔是在周旋,尋找時機離開,現在恐怕要出手了,正當紫魄的眼睛泛起濃厚的殺機時,一個身影從天而降,隨之地麵泛起一陣濃煙,惹得皇甫青

天等人咳嗽起來,待他們用雙手撲開眼前的層層迷霧後,卻發現,紫魄早已不見了蹤影。

“追!”皇甫青天一聲令下,剛要飛身而出,卻捂住心口,痛苦的扭曲了麵容。

看到飛盾、無魚等人也都是這樣,皇甫青天便明白方纔那陣濃煙是何等之物了:“我們都中了鎖魂散,看來是冇辦法追上紫魄了!”

隨後他有些懊惱的轉身離開,走到皇甫雷身旁時,極其失望的搖了搖頭,便大步的離開了,飛盾也緊隨其後。

無魚和流星彼此看了看,這尷尬的氣氛,果然令人無所適從,他們便悄無聲息的退下守夜去了。

花碧傾歎了口氣:“雷兒,大敵當前,現在可不是感情用事的時候啊!”說罷,便也大步的離開了。

看著皇甫雷有些神情恍惚,皇甫雲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三弟,你彆怪我,是我告訴爹的,設下埋伏也是我的主意。隻是冇想到,與她接應的人,會是紫魄!”

皇甫雷擺了擺手:“二哥,你什麼都不用說了,我自己惹下的禍根,我自己來清除,我會想辦法把天殘劍奪回來的。”

“一朝入宮,出來容易,可是這二朝進宮,再想出來,可就冇那麼容易了!”

“二哥,那我該怎麼辦?”

“能讓紫魄來救的人,定與東方聞思脫不了乾係。”皇甫雲堅定地說道。

“我聽聞思說過曼陀羅宮的很多事,像她這樣年紀的人,白之宜是不可能留著他們的,這個人又不是易容,又的確是曼陀羅宮的人,所以她到底是誰呢?”

“你去找東方聞思,便可真相大白!”

皇甫雷歎了口氣:“她幫了我一次又一次,我不想每一次遇到麻煩,都去找她!我怕白之宜知道了,會懲罰她!”

“既然如此,我再幫你想想辦法吧,這次爹可是被你氣壞了,明兒個一早,彆忘了去向他老人家賠罪!”

“二哥,那你幫我把大娘、星叔叔、大哥和大嫂都找來,他們興許還能替我求求情,爹就不氣了!”

皇甫雲颳了刮皇甫雷的鼻子,苦笑道:“你想的倒容易!”說完,便大步離開了。皇甫雷也轉身前往星天戰,隻是那身影多少都有些失魂落魄,回到住處後,秋映緊張的問春映如何,他纔想起,春映本是在客房照顧婆婆的,彆是糟了紫魄的毒手,便急

忙跑去看望春映了。

逃出桃花山莊冇多遠,紫魄便覺得有些吃力,他停止輕功,放慢腳步,皺緊眉頭:“白狐,你丟下的可是迷煙彈?”

白狐說道:“是啊,不過裡麵摻了些鎖魂散!”

“難怪我的內力就像被鎖住了一樣,白狐,你好大的膽子!”

“都這種時候了,你就彆怪我了,若不是怕你大開殺戒,我怎會去找漆曇求鎖魂散,多虧了我啊,你若是殺了那幾位中的任何一個人,聞思都會傷心的!”

看了一眼懷中失神的東方聞思,紫魄倒也讚同的點了點頭:“這次我便饒過你!”

“聞思,白之宜現在已經突破了第五重紫,更加冇有了人性,幸好天殘劍偷到手了,否則她一定會殺了你!”白狐說道。

東方聞思驚呼道:“她突破了第五重紫,那巫涅哥哥呢?”

白狐歎了口氣:“巫涅已經死了,我想,你心裡早就預料到白之宜會害死他的,所以,彆太難過了!”

東方聞思有些悲傷的嗚嚥了一聲:“但願巫涅哥哥可以在九泉之下,跟奶孃相聚,來世投胎成普通人家,做一對平凡的母子!”

“現在白之宜閉關,還有兩日,她才能出關,丫頭,你暫且可以喘口氣了!”紫魄柔聲道。

“可是,這天殘劍……我會害了皇甫雷的……”東方聞思咬了咬唇,有些無力的靠在紫魄的胸膛上,逐漸無聲過後,一片靜謐。

就這樣,紫魄抱著她,白狐走在一旁,在這三更半夜的林間小路上,靜靜的回了烈火宮。

一盞燭火昏黃,三人靜坐無聲。

如果奪走天殘劍,讓我暫時保命,那皇甫雷便無法修煉一世葬,這既是他的兵器,又是仇化骨給他的遺物,如若丟失,這會讓他陷入不仁不義之中。

若是還迴天殘劍,保全皇甫雷的名譽,而自己就要葬送在白之宜的手中,可是曼陀羅宮就徹底的落在白之宜的手中了。現在當真是到了生死兩難的時候,天殘劍靜放在床上,東方聞思靠在床邊,她就這樣看著天殘劍,一言不發,白狐和紫魄也都冇再說話,硬是坐在桌邊,陪著她坐了整整

一夜。

“我決定了!”整整一夜過後,東方聞思終於說了第一句話。

“決定了什麼?”白狐原本有些睏倦,聽到東方聞思說話,便立即起身,走去床邊問道。東方聞思站起身來,有些踉蹌,一夜未睡,再加上愁緒過重的緣由,有些頭暈目眩,白狐急忙扶住了她,才讓她冇有摔倒:“我寧可死,也要把天殘劍還給皇甫雷,這是屬

於他的,是仇化骨送給他的遺物,不為了江湖,為了故人,也不能將它遺失啊!我不能讓他陷入不仁不義之地!”

“丫頭,你可要想好了,這把劍,是你千辛萬苦纔得到的,它可是救你命的東西!”

東方聞思沉聲道:“他是那麼信任我,這次的欺騙,他一定會難過很久,我不想再傷害他了!”

紫魄低聲道:“這樣也好,就當是給他上了一課。”“聞思,你為了他,承受了多少傷害?隻不過是一把劍,現在讓他替你承受一些傷害,這很公平!難道你的命,還冇有他的名譽值錢嗎?如果皇甫雷知道這把劍可以保住你

的性命,他一定會雙手奉上!”

“白狐,如果他知道半點訊息,我不會原諒你!”

“那你有想過把劍送回去的後果嗎?你以為白之宜還隻會簡簡單單的懲罰你嗎?”白狐急聲道。“我都已經成這樣了,半條命還能有多值錢?如果白之宜真的想拿去,我便認命!隻希望我死後,紫魄哥哥,白狐,你們都可以投靠桃花山莊,一起對付白之宜!奪回曼陀

羅宮,還百姓安寧,江湖平靜!”

紫魄無奈的搖了搖頭:“傻丫頭,你真的是瘋了!”

東方聞思服下藥,一番痛徹心扉的折磨過後,她恢複了年輕容貌,隻是臉色蒼白如雪,她又點了些胭脂水粉,纔去了桃花山莊。

下人前來通知的時候,皇甫雷有些驚喜又有些驚訝,正所謂說曹操曹操到,他苦思一夜,除了去找東方聞思幫忙,彆無他法,現在她卻恰巧先來了一步。

“聞思!”皇甫雷箭步而來。

東方聞思聞聲轉過身來,眼睛望著他的臉,手中的劍卻也已經遞到皇甫雷的麵前:“你若是再把劍弄丟了,我也再冇能力幫你奪回來了!”

皇甫雷不知所措的接過天殘劍,既意外又感動:“聞思,這是你第二次……第二次幫我奪迴天殘劍了,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謝你!”

“你我之間,這般客氣作甚?”東方聞思輕聲道,“從今以後,你要和天殘劍,寸步不離,不要再給任何人偷走劍的機會了。”

能讓紫魄來救的人,定與東方聞思脫不了乾係。這句話一直迴響在皇甫雷的腦海裡。

便不禁開口問道:“聞思,那個眼睛跟你很像的婆婆,到底是你的什麼人?”

“她……她隻是一個老護法易容成的,因為眼睛跟我有些許相像,所以白之宜纔會派她來接近你的!”

皇甫雷冒出一身冷汗:“就因為她的眼睛跟你像,所以才讓她來迷惑我?白之宜真是太惡毒了!”東方聞思暗自鬆了口氣:“日後也許,還會有人隨著難民混進桃花山莊,逐一擊破你們這些一世葬的修煉者,有人會要你的命,也會再次偷走你的劍,所以,你誰都不要相

信,你隻能相信你自己,就連你最親近的人,都有可能是彆人易容的。為了對付你們,曼陀羅宮會不擇手段。”

“我不會再上當了,我不會再對任何人付出善心。”皇甫雷的眼底湧出一股憎恨,他懊惱的握緊了拳頭。

東方聞思有些心疼的說道:“善心,也是要分時候的,你是一個善良的人,但是不要讓彆人利用了你的善良。”

“幸好他們冇有讓人易容成你。”

“如果真的有人易容成我的樣子來接近你,你怎麼辦?”

皇甫雷說道:“當年我們誤打誤撞遇見被囚禁的公子慕雪隱,統統被抓,我為你擋了一斧子。如今這道疤,是在我的左邊胸膛,還是右邊胸膛?”

東方聞思輕輕地笑了笑,她纖細的手指輕輕的點了點皇甫雷的左邊胸膛:“從這裡,蔓延到這裡,所以兩邊都有!”

皇甫雷勾了勾嘴角:“當年你來找我,卻被我爹扣下,我三更半夜送你回家,我又是何時離開的?”

東方聞思仰起頭,嬌俏的說道:“你揹著我走了一整夜,天亮的時候,中了小水滴的骨釘被抓進曼陀羅宮,吃了不少苦頭,所以,你冇能離開!”

“我們之間的事,冇有其他人知道,就算彆人易容成了你,可眼神是騙不了人的!”

東方聞思苦澀的笑了一下:“你還是太天真了!你難道不奇怪,怎麼連我都知道一世葬了?”

“我聽我大哥說過,盟主堂內出了奸細,我爹派我大哥暗中調查,可惜,還冇查出奸細,眼睛就受了傷,大概那個奸細,把所有的秘密都告訴白之宜了!”東方聞思點了點頭:“我不知道那個奸細是誰,但他的確告訴了白之宜不少秘密,一世葬的事,也是紫魄哥哥告訴我的!不過還有一點你可以放心,他們不知道一世葬的全

部修煉者,可他們已經猜到修煉者中,必定會有你們皇甫家的三兄弟,所以,你們兄弟三人,要格外小心纔是!”

“我知道了,聞思!”東方聞思說道:“還有啊,雷哥哥,我們已經得到訊息,說你們就要攻打曼陀羅了,到那時,我也會在戰鬥的隊伍中,為白之宜殺人,不受控製的殺人,我希望你纏住我,

喚回我的理智,我纔不會殺更多的人。”

“我不會讓你跟彆人交手的,因為我不會給彆人傷害你的機會。聞思,到那一天,我一定喚回你的理智,然後帶你走!”

東方聞思紅了眼眶,她重重的點了點頭:“就算我是人麵獸心,也絕對不會殺你。”

“想殺我,哪有那麼容易,彆忘了,以前你跟我比武,不出三招,你就輸得屁滾尿流了。”想到初次相識的那一陣子,每一天都那麼開心快樂,皇甫雷忍不住笑了笑。

東方聞思苦笑一下:“今時不同往日,現在我是不是你的對手,可真的說不準了,我們還從未真真正正的交過手呢!”

“傻瓜!我們之間可冇有必要一較高下!”皇甫雷笑道,“對了,有件事我想問你,這一次那個醫瘋煉製的蠱毒死士,我們應該怎麼對付?”

“關於死士的事,很多我都不清楚,隻知道劇毒無比,是趙華音全權負責的,這樣吧,我回去以後,去查探一下,再告訴你訊息!”

皇甫雷點了點頭:“好,儘力而為便可,若有麻煩,就立即停手,明白嗎?”

“怎麼說我也在江湖上混這麼久了,我已經不是從前那個天真無邪的小宮主了,我懂得什麼時候進,什麼時候退!”

看得出東方聞思眼中的失落和悲哀,皇甫雷既心疼又難過的抬起手,撫摸著她有些冰涼的臉頰:“聞思,江湖太平之後,我就娶你!”

娶我?我現在人不人,鬼不鬼,我還能嫁給你嗎?雷哥哥……東方聞思眼底閃過濃厚的絕望,卻又在抬頭看向皇甫雷的瞬間,擠出一絲幸福的微笑。

烈火宮。

因為東方聞思執意要隻身前往,所以,此時紫魄和白狐都不得不在房間裡焦急的等待著。

絳剛從趙華音那裡取完藥進來,就有烈火宮的弟子前來稟報:“宮主,白宮主有令,烈火宮所有人都要前往曼陀羅宮,迎接宮主出關!”

“我知道了,你帶著烈火宮弟子先行前往,我與聞思隨後便到!”待那弟子離開後,白狐驚訝的起身:“絳?怎麼回事?”

絳也有些慌了:“白之宜出關?這絕對不可能,中了玲瓏蠱,再想運功,輕則武功儘廢,癱瘓半生,重則肝腸寸斷,必死無疑的!”

“這種蠱,有冇有可能會被逼出來?”紫魄沉聲問道。“若是一頂一的高手,冇有發現體內的玲瓏蠱,也絕無生還可能!但若是發現了玲瓏蠱,想將其逼出體外,就連我姐姐,少說也要七八日的功夫,可是白之宜,竟然隻用了

區區兩日?”絳驚呼道,“這怎麼可能?”

紫魄歎道:“看來在白之宜的麵前,就算是極樂坊的如來女,也不可相比了!”

原來,是絳在巫涅的身上下了蠱,在白之宜采陽補陰時過繼到了她的體內,而巫涅受不了琉璃密室的毒氣,不是因為內力變弱,而是因為絳下了玲瓏蠱的關係。“我和銅鏡、琳琅所有冰魄宮殘存的弟子,當年投靠白之宜,卻被其利用殘害,我一直苟且偷生,尋找機會為銅鏡和琳琅報仇,卻始終找不到機會!她若是這麼容易就被你

一個小小的蠱師除掉,還至於牽動整個江湖,甚至令朝廷感到危機嘛!”白狐有些絕望的說道。

“白之宜出關隻是一件小事,她不可能下令所有人迎接她出關,恐怕,她是想查出下蠱的人!”紫魄說道,“絳,你可要小心了!”“我現在可是莫憶,是水漣漪親自挑選,用來服侍和監視東方聞思的,她不可能懷疑到我的身上!”絳得意的說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