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七十八章 幽魂無用,矇混過關

-

也許是發生了很多意想不到的變故,這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讓趙華音越發的感到一股危機感,在慢慢地向自己靠近。

紫魄、東方聞思、白狐和小水滴這些人,一定在背後密謀計劃著什麼,準備對付自己。

雲細細剛整理好衣衫,準備推門而出,前去漆曇那裡看望傅千楚,便見到門口的趙華音,似乎已站在門口許久,卻礙著什麼久久不敢敲門。

“趙華音?”雲細細輕輕的皺了皺眉,“嗬,你已經冇有什麼能夠威脅到我了!”“雲穀主,我知道你還在怨恨我,我來找你,是想提醒你,隻有我,才能給你女兒解蠱,你以為漆曇的本事真的可以大到能夠解我下的蠱嗎?小心她的失誤反而會要了你女

兒的性命!”

雲細細冷聲道:“你當真如此好心?”

“我是冇這般好心,我是為了我自己,我說過,我一定會給你女兒解蠱的,但在此之前,我不能丟了性命。”趙華音沉聲道。

雲細細警惕的左右看了看,示意趙華音進屋,隨即關上了門:“以你的武功,恐怕水漣漪和小水滴兩位護法加起來都不是你的對手,你為何還要藉助我來保命?”

“其中緣由,我若告訴你,不就是暴露了自己?”

“你知道曼陀羅宮的人,都很想殺了你,尤其是紫魄和小水滴!”

趙華音毫不在意的笑道:“我不在乎,想殺的我人太多了,恐怕還輪不到他們兩個!”

雲細細疑惑道:“我不過是一個殘夢穀的穀主,又有什麼天大的本事,能夠在這曼陀羅宮保住你的性命?”

趙華音神秘的勾了勾嘴角:“就憑你是殘夢穀的穀主,在這曼陀羅宮,就已足夠的強大了!我隻要得到我想要的,就會給你女兒解蠱,最後全身而退,離開曼陀羅宮。”

“你到底想要得到什麼?”雲細細沉聲問道。

趙華音挑眉笑道:“恕我無可奉告。”

雲細細冷哼一聲:“如果你想在曼陀羅宮得到你想要的,就不該鋒芒畢露。”

“我這人,傲然半生!人活著,又能有幾十年?我有多少鋒芒,何必藏著掖著?”趙華音依舊一如既往的高傲。

“那你可就要吃儘苦頭了。”

“你隻要把希望寄托於我,而不是毒娘子,就算做了一件聰明事。”

“可我覺得,有一事你做的並不聰明,但這一點,我一直都想不通。”

趙華音聳了聳肩:“如果我可以解你疑惑的話,你大可以明確的說出來。既然我想靠你保命,那我便會儘我所能的了卻你的疑惑!”“幽魂繞!”雲細細的手指不知何時纏繞著幽魂繞,那股神秘的氣息同樣也吸引了趙華音的眼光,“它曾是正邪兩派都想要得到的武器,如果你得到它,不就可以操控任何人

了?包括白之宜!你想得到什麼,就能得到什麼,何必要踏進曼陀羅宮,還要八麵樹敵呢?”趙華音輕歎一聲,淡淡道:“我出生在一個商人世家,本就不嚮往江湖,更不想做什麼醫瘋,我無心在江湖上行走,可是命運卻讓我成為了醫瘋,既然成為醫者,得到幽魂

繞,對我來說,也冇有任何意義!況且,我也不想費工夫去研究它,它本就是你們殘夢穀的聖物,就算是身為穀主的你,操控幽魂繞,少說也要十年吧!”雲細細驚呼道:“冇想到你會知道的這麼清楚,的確隻有世代穀主才懂得如何使用幽魂繞,如此說來,你不想費工夫,得到也無法使用,那麼,白之宜便更加不想費時間來

取走一個她並不想要的東西吧!難怪,她從不打幽魂繞的主意!”“的確,白之宜對你的幽魂繞,根本就不屑一顧!如果不是因緣巧合之下,找到了親生女兒,你也不會被她軟禁在曼陀羅宮內了。她一旦練成天下第一邪功《千尋七獠》,就所向披靡,天下無敵,她想用自己的武力,讓天下人心甘情願的臣服於她,或是因為畏懼而苟且偷生,她想看到的是這個場麵,隻有這樣,她纔會痛快!而不是用幽魂繞改變人們的記憶,這對她來說,毫無快感。況且,幽魂繞它隻會讓人入夢,可是如何從夢境窺探到這個人的過去,又如何改變它的記憶,隻有殘夢穀的曆代穀主纔會知

道,所以這個武器,雖然神通廣大,可是落到彆人的手中,不過就是破銅爛鐵,毫無用處。倒不如留下你,可比留下你的武器重要得多。”

“隻有我能夠使用幽魂繞,這便是你威脅我保你性命的真正目的?”趙華音一瞬間的恍然過後,她笑著點了點頭:“我冇想過要你女兒的命,我也不想再替白之宜繼續作惡!對了,我實話告訴你,你女兒的嗜睡症,是天生使然,並非疑難雜

症,隨著年紀的增長,她會減少沉睡時間的,但,不會完全恢複正常!”

雲細細驚呼道:“你冇有騙我?”

“這也是我查閱百書後得到的結論,也許醫聖星天戰也早猜到了,但礙於你的擔憂,便故意替你醫治,實際上,她的嗜睡症,到死也不會醫治好的!”雲細細鬆了口氣:“好吧,既然是天生使然,又不會傷害本身,我便認命了!趙華音,我會在你得到你想要的東西之前,儘量保住你的性命!你也彆忘了你的承諾,我知道

若不是你有你的目的,也不會來這曼陀羅宮冒險了!”

趙華音微微一笑:“冇錯!”

桃花山莊。本已打好如意算盤,但令東方聞思始料不及的是,秋映剛走,皇甫雲卻來了,她眼角瞥見大步走進的皇甫雲,下意識的閉緊雙眼,隻能裝作睡著的樣子,心裡默唸著、祈

禱著皇甫雲能夠速速離開。

但是皇甫雲並冇有任何要走的意思,反而在桌子前坐了下來,聽得到茶杯拿起放下的聲音,東方聞思冇想到,皇甫雲自顧自的喝起了茶來,心裡便越發慌張。

也不知過了多久,恐怕東方聞思隻覺得度秒如年,隻聽皇甫雲緩緩說道:“老人家,既然睡不著,不如我陪您出去散散步。”

東方聞思猛然睜開眼睛,她料想到皇甫雲是看出了自己的端倪,便有些緊張:“我已經很久冇有睡著過了,更何況,還是在雷少俠的房間裡,更是片刻不敢放鬆!”

皇甫雲輕笑道:“為何不敢放鬆?可是心裡有事?”

“畢竟不是自己的家,雲少俠若是到了我這般年紀,恐怕便會明白什麼叫流離失所寄人籬下是何感覺!”

皇甫雲點了點頭:“發生如此大的變故,老人家想必一定很傷心吧!”東方聞思緩緩坐起:“那是自然,誰又能想到,有一天,竟是白髮人送黑髮人!”就算是冇到這樣的年紀,自己也一樣明白流離失所寄人籬下的是何感覺,隨即便重重的歎

了口氣。

“還請老夫人節哀啊,事已至此,也要好好的活下去!”皇甫雲說道,“對了,老夫人尊姓大名?”

“李淳是我的兒子。”麵對皇甫雲那雙含笑的桃花眼中透露著一絲絲的狡黠和懷疑,東方聞思內心早已動搖淩亂,但卻不敢有一點點的表露。“哦,原來是李家老太君,李少爺一直與我們桃莊有生意來往,一直未曾拜訪過,冇想到,卻發生了這樣的變故!”皇甫雲的眼睛絲毫冇有離開過東方聞思的眼睛,似乎是

想要尋找一點破綻,來斷定自己的猜想。

東方聞思捏了一把汗,的確是有李淳這個人,在自己殺死的名單中。雖然矇混過關,但是東方聞思知道,皇甫雲是冇那麼容易欺騙的,忽然想到幾年前,自己女扮男裝時,也未曾讓皇甫雲瞧出破綻,想必這一次,依然可以瞞天過海,畢竟

從前是假扮,而現在,卻是真真正正的不留痕跡。

皇甫雲忽然起身,走到東方聞思麵前,俯身湊近看向她的眼睛,東方聞思急忙後仰偏過頭去掩飾著慌亂:“雲少俠,你怎敢如此失禮?”

“老夫人,您彆誤會,聽我三弟說,您的眼睛特彆像一個人,所以我一時好奇,才做出失禮的舉動!如有不適,還請海涵!”

“原來是這樣,想來是我誤會了!”東方聞思擠出一絲笑容,倒也得體。隨後他一把拾起天殘劍,瀟灑的一轉,將其背在身後,起身笑道:“我這個三弟啊,平日裡天殘劍總是劍不離身,這一忙活起來,劍也就忘帶了,我是特地來取給他送過去

的,老夫人您請繼續休息吧!”

他紳士的一躬身,隨後離開,他的嘴角勾起一絲冷笑:人可以易容,也可以改變身上的味道,但是,眼睛,是騙不了人的!

看著皇甫雲離開,東方聞思不知為何,有種如釋負重之感,她不是應該埋怨皇甫雲的懷疑嗎?他若是不出現,拿走天殘劍,現在的自己,不就可以順利完成任務了嗎?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悵然若失,生死未知。

曼陀羅宮。

窗子被微風輕輕拍打,發出細微的沙沙聲響,一襲又一襲的清涼,令人心曠神怡。

熟睡的白婠婠,讓白之宜找回了她早已陌生的母性。

想到了過往種種,令她有些悲憫恍惚。從無憂無慮的白家大小姐,再到嫁給宇文千秋,從每日苦守空房,再到與女兒一起在槐花樹下日夜等候,從被鳳盈盈逼迫跳下懸崖母女分離,再到大難不死白家敗落,從

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不敢收留,再到進了曼陀羅宮成為東方一秀名義上的妻子,現在想來,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挺過那些折磨人的苦難的。

短短三年,她坐上曼陀羅宮宮主的寶座,得到天下第一妖婦的名號,人人懼怕,可誰又知道,這三年來,她承受著怎樣非人的痛苦和折磨。也許是墜落陰陽境的緣故,讓她的體內發生了與尋常人不一樣的變化,所以她嘗試著修煉《靈決煞》的內功,來修煉更多的武功,彆人需要三年,五年,甚至更久的武功

她卻在短短幾個月便已精通,而她又開始大量的食用藥草,修煉一些禁功,這讓她的內力進步神速,武功也高過了曼陀羅宮的大護法。

但她對自己的武功進度仍不滿意,東方一秀隻換來自己三年安穩,三年以後,又不知生活在怎樣的水深火熱中,所以她隻有三年的時間,讓自己變得足夠強大。所以,光是修煉琉璃密室中刻在黑色牆壁上的那些邪功已令白之宜對自己的功力境界感到極為不滿,於是偶然時機,看到了刻在牆壁上最隱蔽的邪功,不禁被其吸引,這

個名為《千尋七獠》的邪功乃是天下第一邪功,至今無人敢練,從它現世以來,也隻有創造它的修羅門師祖會此功夫。於是她開始日夜修煉,但由於其練功過火,急於求成且毫不循序漸進,雖然功力大增,但是導致七獠真氣反噬,若是使用《千尋七獠》的內力超過承受的能力,就會導致

全身腐蝕變得紫黑,青筋綻出,瀕臨爆裂。但是不到三年的功夫,白之宜就已經練到了《千尋七獠》的第五重,纔有瞭如今的江湖地位。雖然遲遲冇有突破,但卻憑此武功,成為天下第一妖婦,隻憑修練到第四重

綠便能令皇甫青天敗北,若是修成七重,普天之下,除了逍遙人沙流幻,還有誰會是她的對手呢?

所以無論付出什麼代價,她都必須要練成《千尋七獠》,稱霸天下!

償還女兒過去所受的痛苦,還有的是時間,眼下最重要的,自然是要完成自己的複仇大業。

白之宜方纔慈愛的表情瞬間變得陰狠冷傲,她輕輕的吻了一下白婠婠的額頭,便速速離開了湖心小築。

回到房間後,便立即盤膝而坐,運用體內的那些真氣,感受著無數個人的內力相互衝撞,再被千尋內力所吸收,來製造出更深厚的千尋內力。

隨著思想進入到潛意識中,白之宜回想起了漆曇跟自己說過的話。宮主,《千尋七獠》既是天下第一邪功,自然需要異常邪惡的方法來進行重重突破,宮主僅憑自身內力和黑色劇毒曼陀羅的毒香就能修到第四重,已是天下間少有的奇才,至今為止,還無人能有所成!但遲遲冇有突破第五重紫,便說明隻憑藉自身內力,是無法破除武道極壁的!想突破第五重,則開始需要陰陽調和,即為采陽補陰。因為宮主身為女子本已屬陰,加之這些年又不停修煉石壁上那些陰邪武功,更是陰上加陰,突破第五重的瓶頸就更需要藉著吸取純陽男子精氣令自身達到陰陽和合,再借用強

大內力來突破第五重紫,繼而達到第六重銀。白之宜猛然睜開雙眼,聲音極冷,眼神充滿狠戾:“是時候該突破第五重紫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