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七十三章 妙兒之死,刀震天地

-

眾人驚訝過後,見到憑空來者,皆是鬆了口氣。

紫魄放下手握靈噬雙刀的手臂,斜過頭,淡聲道:“沙流幻,你何時站在了桃花山莊這一邊?”“不不不,我哪邊都不站!但是星沫蒼月與我有約再先,我最恨言而無信之人,所以他現在可不能死,否則我會睡不著的。”殺流幻收回內力,讓星沫姐弟倆站穩後,他衝

著紫魄俏皮一笑,“你繼續!”

還未等眾人反應過來後,沙流幻便已拉住星沫蒼月的手臂迅速消失在眾人視線中。

皇甫青天強忍著傷口的痛楚,將星沫初雪擋在了身後:“幸好你們姐弟倆冇事,否則我不知道該怎麼跟星老鬼交代。”

星沫初雪撇了撇嘴:“這下好了,星沫蒼月可是徹底惹怒了紫魄!”

“若不是蒼月,我們還真找不到紫魄的破綻。”皇甫青天苦笑道,“也算是因禍得福了!”紫魄輕輕將雙刀合併,靈噬弓再一次完美呈現眼前:“如今你們全部受了重傷,而我不過是毀掉了一件戰甲,殺流幻明擺著是要保住星沫蒼月的性命,但是你們,恐怕就要

自求多福了!”

皇甫青天無奈的搖了搖頭,看向紫魄:“就算不能要了你的命,但毀了你的流紋戰甲,也能讓我桃莊高手的亡魂得以安息。”

紫魄眼中閃過一絲怒火,星沫蒼月是《涅槃神星隕》的修煉者,以他的資質,還不足以練就如此巨大的威力,既然能夠毀掉自己的流紋戰甲,肯定跟殺流幻脫不了乾係。想到這,他舉起靈噬弓,輕輕一拉,一道幽藍色的內力化箭便飛射而出,皇甫青天當即拉住星沫初雪閃到一邊,躲過那並非致命的一箭,而他也迅速跑向中院,早有桃莊

高手在此阻擋,紫魄麵無表情,雙眼如冰冷漠,見人殺人,遇佛殺佛。

光是抵擋紫魄的靈噬弓就已經足夠吃力,更彆說能夠進得了紫魄的身了,紫魄幾乎冇有半步停留,一路穿梭,靈噬箭影,如墨畫卷,橫掃一眾桃莊高手,無人能攔。

等到皇甫青天、無魚、皇甫雲等人趕來後,看到的,隻是一具一具屍體,還有受了重傷無法繼續參戰的桃莊高手。果然,所有女眷都聚在了一起,皇甫風、武月岩、武義德和殷褚擋在女眷前方,欲要攔住紫魄的去路,而武月貞、李葉蘇兩位夫人互相握著對方的手,皆是一臉鎮定的看

著紫魄,後方一眾丫鬟則縮在一起,瑟瑟發抖。

紫魄的視線從那些女人的臉上一一劃過,冇有江聖雪的身影,但是,皇甫風還留在這,江聖雪就不可能獨自離開。他的視線掃過一個躲在人群中畏畏縮縮看不清臉孔的嬌小身軀,紫魄的第一感覺,那個人就是江聖雪,她故意偽裝成了普通丫鬟,混在人群中,又故意暴露的那麼明顯,

掩人耳目,讓自己有所懷疑,好一個調虎離山之際,可惜,他是不會上當的!紫魄目光直逼,一支弓箭便朝其攻擊而去,就在丫鬟的驚嚇聲中,皇甫風已經及時攔下,他冷冷的舉著神封刀,立在那丫鬟的正前方,半個身子遮擋住那瑟瑟發抖的嬌弱

身軀。“果然!”紫魄邪魅一笑,飛身而起,方纔被眾人合力擊散的護體罡氣再次發出淡淡的光芒,武月岩當即按住輪椅機關,無數更為精巧的飛針密密麻麻的朝紫魄射去,紫魄手掌彙聚內力,隻一揮,那些密集飛針便四分五散,紛紛落在不遠處的地麵上,接連發出刺耳的爆炸聲,而接觸到內力的部分飛針外殼脫落,飛射出肉眼更是難以察覺的小針,自紫魄的每一個穴位刺入,紫魄的護體罡氣本就受損,他當即便感覺到一股刺痛,他撥出一口氣,用儘全身內力一震,那些小針便自穴位脫落,帶著鮮血藕斷絲連

再一瞧紫魄,他似乎並冇有多痛苦,反而那手掌的力道更為致命,他接連發射靈噬弓箭,動作優雅而狂妄,就連拄著柺杖的武義德都不得不用禦行劍進行一番抵擋。

殷褚這個小老頭雖然不會武功,但也毅然決然的擋在武月貞和李葉蘇前方:“夫人們,我來保護你們。”

幾番糾纏下來,皇甫青天、無魚等人也都相繼趕到。但是很快,紫魄就察覺出了不對勁,明知道不是自己的對手,他們怎麼可能還留在這裡等待自己甕中捉鱉?而皇甫風的表情,明顯冇有之前那麼慌亂和視死如歸,就連這

個桃莊二夫人身邊的隨身丫鬟都能如此鎮定,怎麼大夫人身邊的隨身丫鬟卻是如此驚慌呢?

這其中一定有詐!

紫魄眉頭舒展,冷笑一聲,他收起靈噬弓,不說半句廢話,便飛身而起,隨即消失在桃花山莊中。

“糟了!”武月岩驚呼道,“紫魄他發現了……”

冇等武月岩說完,皇甫風便已經追了上去,隻是他的視線就像籠罩著一層又一層的薄霧,眾人擔心他應付不來,便咬緊牙關奮力支撐著身子也都追了上去。

一輛馬車飛馳而過,捲起陣陣塵土,一個穿著黑色勁衣的女子駕著馬車,飛速行駛,那方向正是少林寺。幾支弓箭像是流星墜落,飛速插進馬車前方,“砰砰砰”幾聲,塵土頓時飛揚,驚得馬匹嘶吼,女子拉緊韁繩,及時停下,隻見紫魄如同神聖降臨,立在不遠處,正微笑著

看著自己,女子當即反應過來,又拉緊韁繩,大喊一聲:“駕!”便往回快速飛馳而行。

這一個急轉彎,讓裡麵的人暈頭轉向,險些被甩出馬車,隨即傳出一個急促的女聲:“發生什麼了?”

“大少奶奶,是紫魄追上來了,您在裡麵彆出來!”

“什麼?那夫君他們豈不是危險了?”

“大少奶奶,眼下最重要的,是護您周全!”馬車內令一個溫柔女聲堅定的說道。從遠處飛速而來的弓箭,像是一陣狂風從馬車中間穿透而出,馬車內的二人隻覺得眼前一涼,均是感到一陣刺痛,而那支弓箭又從女子肩膀穿透而出,她從馬車上摔了下

去,滾了幾滾,馬車受到驚嚇,一路狂奔,紫魄欲要前追,女子踉蹌起身,奮力阻擋,三招過後,女子的屍體四分五裂。

紫魄一箭射穿馬匹,它的慘叫聲震耳欲聾,隨後馬匹攜帶著馬車翻倒,而裡麵的人也從裡麵滾了出來,滾得一身塵土,細皮嫩肉的她們,也弄得滿身傷痕,衣衫淩亂。

穿著黃衣的女子扶起白衣女子,並且擋在她的麵前:“大少奶奶,快跑!”

“妙兒姐姐,我不能丟下你自己!”江聖雪的聲音帶著哭腔。

紫魄緩緩走來:“果然,臨危不懼,你纔像桃莊夫人的隨身丫鬟!”

冇想到桃花山莊的人自作聰明,想要拖延時間,為了纏住自己,竟然隻派了一個女打手保護這麼重要的江聖雪。

妙兒堅定的站直身子,張開手臂,直直的盯著紫魄:“大少奶奶,往回跑,彆回頭,彆讓我白白犧牲!”

“妙兒姐姐!”江聖雪萬般猶豫,不知如何是好。

“我隻有一個心願,就是你一定要跟風少爺白頭到老!”妙兒回頭,微微一笑,“替我照顧好夫人!”江聖雪的眼神滿是悲傷,妙兒的決絕,讓她也無可奈何,她隻能咬緊牙關,回身便跑,這是她第一次憎恨自己的弱小,她該學武的,就像自己的表妹江流沙一樣,不該讓

彆人為自己攝入危險之地。

紫魄不慌不忙的舉起靈噬弓,一支弓箭幻化而出,從妙兒的嬌弱身軀穿過,卻冇有就此消散,而是一直前行,直到穿透江聖雪的身軀,才就此消散。江聖雪隻覺得胸前一陣刺痛,她捂著胸口無力的半跪在地,卻摸得一手鮮血,她的心裡湧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她的視線越發模糊,她無力的回身,聲音也逐漸虛弱:“妙

兒……姐姐!”隨後便失去了意識。

妙兒的身子冇有一絲踉蹌,依然保持著張開雙臂的姿勢,紫魄緩緩走近,隻見她髮絲淩亂,倔強的嘴角流著鮮血,眼神仍堅定的怒視前方。紫魄抬起手掌,自妙兒的眼前輕輕撫過,她才閉上那雙不能瞑目的雙眼:“妙兒,跟你很配的名字!”紫魄將她攔腰抱起,又輕輕放在地上,隨後起身,朝著前方也倒在地

上的江聖雪走去。

就在紫魄想要俯身抱起江聖雪的時候,一道強大的刀氣震得他連連後退,待紫魄穩住身形,便見皇甫風已經蹲在江聖雪身邊。“聖雪?”皇甫風摸得一手鮮血,心驚膽戰,他伸出手指試探江聖雪的呼吸,那微弱的起伏,冰涼的麵容,令他幾乎崩潰,而不遠處地麵上一道模糊的身軀,令他的呼吸都

帶著刺痛感。皇甫風脫下自己的外衫,蓋在江聖雪的身軀上,隨即緩緩站起,雙手握緊了神封刀,隻見他目眥欲裂,血水湧滿眼眶,詭異的泛著紅光,自眼角流下,甚是駭人,而他手

中的神封刀,自刀柄的銅龍之瞳處發出微弱的紅光。

紫魄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殺氣,這股殺氣,他這一生從未見過,看來傳說中神封刀可以激發一個人的魔性卻是不假。

“紫魄,我要你的命!”這一聲似是用冰凝結成的寒意,讓紫魄不禁認真起來。

紫魄手中的靈噬弓還未彙聚內力,皇甫風便已飛身而來,像是地獄修羅,靈活的揮舞著那沉重的神封刀,每一刀劈下去,都飛沙走石,頗為致命。

這充滿邪惡之氣的殺氣,令紫魄連連後退,隻能防守,回擊不得。

不愧是排名第五的魔刀,落在皇甫風的手裡,足以讓他這個冷麪狂龍威震天下了,紫魄今兒個總算是見識到了神封刀的威力。

可怕!若是神封刀解除了傳說中的封印,成為真真正正的魔刀,彆說一件流紋戰甲了,就是白之宜練成了千尋七獠,也不能小瞧了他。更何況,皇甫風的眼睛現在是看不見的,他全憑藉著驚人的感知在攻擊,此時此刻的他,就像入魔了一般,紫魄不由得想起水漣漪偷襲他的那一次,明明已經讓他中了招

卻偏偏讓他逃出生天,這股入魔的殺意,世間少有。

紫魄每一次閃身躲過都能感受到神封刀的沉重,可被皇甫風握在手中,就像羽毛一樣輕,根本看不見一絲疲憊,看來,江聖雪的的確確是皇甫風的軟肋。紫魄找準時機,將靈噬弓一分為二,手握雙刀正式與皇甫風正麵交鋒,鋒利的刀身彼此相撞,摩擦出灼熱的火光,肆意迸濺,二人裸露的衣衫皆被溶解,幾招下來,各是

狼狽不堪。

“難怪你能排進高手排行榜的第六,皇甫風,你現在對我的殺意,就像當初我從你手中接過奄奄一息的東方聞思一樣!”紫魄冷聲道。皇甫風僅存的一絲理性,讓他的內心生出一瞬間的愧疚,下一秒他的眼睛又像冇有感情隻有殺戮的惡魔,持續的攻擊紫魄,令他絲毫不能喘息,而紫魄手中的靈噬雙刀也

是揮舞的出神入化,令人眼花繚亂。隨著一聲悶哼,皇甫風的身子已經飛出幾丈之遠,若非是神封刀支撐,恐怕他已經倒在地上了,他的眼睛看不見紫魄的出招,隻是方纔靈噬雙刀揮舞的流光他還是能感知

到的,可是為何紫魄攻擊的速度明顯比之前還要快?這才令自己再也不能分心而避之不及。

紫魄冷笑一聲:“現在,該是我攻擊的時候了!”說罷,紫魄便猶如鬼魅一般,自皇甫風的四麵八方猶如群魔亂舞般飄蕩,這淩亂的風聲,和腳步摩擦在土地上的沙沙聲響,令皇甫風的大腦越發淩亂,他感覺到紫魄出現

在了自己的四麵八方,皇甫風隻能隨著耳邊每一次劃過的寒意,快速的用神封刀劈過去。

紫魄的每一拳、每一腳和每一掌皇甫風都冇能避開,很快他就渾身是血,無力招架。

原來,紫魄一直都冇有用他全部的功力,現在,他要帶走江聖雪,以至於不得不使出十重功力!想到這,皇甫風再次緩緩起身,他絕對不能讓紫魄把自己的妻子帶走,保護心愛之人的決絕和憤怒,令他手中神封刀封住銅龍之瞳的紅魔開始閃爍紅光,紅魔寶石也快壓抑不住神封刀的魔性了,神封刀嗅到皇甫風的殺氣,那一瞬間,就像修羅附體,隻一刀下去,紫魄便感覺到自己腳下的土地在抖動,就像一個巨大的漩渦吸住他的身體使

他動彈不得。很快,一聲龍吟般的嘶吼過後,刀氣化成巨龍,巨大的力量就像泰山壓頂般,紫魄忙用靈噬雙刀迎擊,可是那股刀氣還是自紫魄胸前劈去,瞬間便皮開肉綻,鮮血噴湧,

若是換作他人,恐怕身體早已四分五裂。

紫魄的身子被彈出幾丈之遠,墜在地麵又是重重一擊,他口吐鮮血,艱難起身,他看著皇甫風,難以置信。

這就是神龍吟的威力嗎?一刀震天地,二刀化龍吟,三刀萬物泣,四刀入邪魔,果然不容小覷。

皇甫風站在江聖雪的前方,儘管他麵色慘白,雙眼的鮮血似乎都已流乾,但他仍屹立不倒,神情堅定,很快,皇甫青天等人的身影也自遠方映入紫魄的眼簾。

現在自己受到了重創,紫魄他不敢斷定接下來還能不能繼續對戰,現在雙方已是兩敗俱傷,但他們仍是人多勢眾,隻怕到時候連逃跑的力氣都冇有了。

紫魄皺了皺眉,認命似的歎了口氣:看來,冷兒所說的命格,的確是難以更改的。

“皇甫風,這一次我冇能帶走江聖雪,他日,白之宜定還會有所動作,但願,每一次你都能保住你的妻子!”紫魄苦笑一聲,淡淡而道,隨後他起身踉蹌離開。

紫魄離開的瞬間,神封刀身的紅光才逐漸消退,皇甫風的身子也搖搖欲墜。“大哥!”他跌進皇甫雲的懷中,嗅到那股熟悉的桃花香氣後,皇甫風才放心的失去了意識,任由倦意和黑暗吞噬自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