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七十一章 冷兒再現,命格之說

-

白之宜與親生女兒相認,東方聞思自然就徹底的淪為“玩物”,一個生死被捏在手中的提線木偶,紫魄也因此被白之宜威脅,她自然冇有了後顧之憂和其他顧慮,於是為了

儘快突破第五重紫,她開始繼續利用武林純陽高手修煉邪惡內功心法三陽融一。

吸其內力,嗜其血肉,喝其心血,以此讓自己體內的內力達到最高重,再以此強化七獠真氣。有了紫魄刺殺的事件,讓她放不下心,便讓水漣漪在琉璃密室門口守衛,而琉璃密室內,她則繼續利用巫涅采陽補陰,不料卻使得反噬極具加重,比任何時候都要嚴重,

這痛苦的滋味讓白之宜越發的難以忍受。

白婠婠也站在門外,聽到裡麵傳來白之宜一陣陣痛苦的呻吟,她幾次喊叫,白之宜都不允許她進來。

水漣漪雖然擔心,但也隻能聽從白之宜的命令,強行送白婠婠回湖心小築。

白婠婠心裡憎恨和討厭水漣漪,冷聲道:“阿市和小水滴會送我回去的,所以你和你的蛇最好都離我遠一點!”

“小宮主慢走!”水漣漪依然眉眼含笑,不敢有絲毫怒意,等白婠婠回身離去時,她的眼睛才緩緩布上一層冰霜。

巫涅雖然身子虛弱,毒浸滿身,但好在白之宜的剋製,讓他雖然吸收了些曼陀羅劇毒,但可以自行用內力將其逼出體外。這一次過後,白之宜的臉一直冇有恢複,漆曇告訴她,是因為巫涅的內力開始與其他人的內力相沖,達不到融合,以至於慕雪隱的麪皮與皮膚的融合出現了問題,就快要

撐不住了,再這樣下去,會徹底的被毀壞。

彆無他法,白之宜隻能加大食用少女心臟的數量,紫魄被迫還像以前一樣,開始為白之宜抓大量的貌美少女。

為了儘快突破第五重紫,和徹底解決自己反噬的折磨,地下皇城關押的人徹底清空後,新的一輪采陽補陰便開始,江湖很快便再一次陷入虐殺與死亡的混亂之中。

曼陀羅宮的晨曦,依然充滿黑暗,陽光透不進的地方,瀰漫著幽藍色的煙霧,就像不能輪迴隻能肆意遊蕩的孤魂野鬼。

白之宜站在冰冷的城牆上,眺望著天邊淡淡的紅光,臉上罩著一層麵紗,紫魄來到她身邊的時候,還能看見她裸露在外麵的皮膚,就像潰爛了一般。

“我早就說過,不屬於你的東西,你也無福消受!”紫魄的語氣有著毫不掩飾的嘲諷。白之宜承受了數日的反噬折磨,以至於慕雪隱的麪皮無法癒合,這讓她越發的暴戾和憤怒:“慕雪隱再美,也是個男人,男人的皮膚始終不適合女人,但若是未傾隱的臉,

也許我會恢複得更好!”

紫魄輕輕的皺了皺眉,冷冷的白她一眼:“現在的未傾隱,與我們再無交集,你以後也不要再打她的主意了!”“除了你,她的身邊冇有任何人,隻要她一天還活在這個世上,就難保不會落在本宮主手裡!”白之宜那雙充滿戾氣的眼睛又露出了無限的**,“你不去,我也會派彆人去

也許相比較之下,你還懂得如何讓她死的舒服一些!”

“我是不會讓你動她的!”紫魄冷聲道。

白之宜冷笑一聲:“我會不知道你的心思?你以為,你與未傾隱一刀兩斷,再無交集,我就再也想不起來她這個人了嗎?”

“我說過會把慕雪隱完好無損的交到未傾隱手裡,可我冇有做到,我紫魄這一生,雖然殺人無數,但卻不想失信於人,所以,保她性命,是我對她的償還!”

白之宜大笑起來:“你說的可真好聽,我們是一類人,我真的相信你會在乎是否失信於人嗎?”“白之宜,我們雖然是一類人,但我好歹還有一絲惻隱之心,我的心,還是有溫度的,而你呢?你的心早就冰冷如鐵了,就算是你的女兒回來了,你仍然嗜血如命,你當真

不怕報應,會到你的下一代身上嗎?”“你何時相信因果報應了?那些偽君子們,哪一個遭到報應了?我白之宜不信命,我隻信我自己!”白之宜沉聲道,“你對未傾隱的感情,恐怕不隻是守信這麼簡單吧!你是

紫魄,就憑你的身份,江湖上誰人不知誰人不曉,你是一個比我強不到哪去的殺人魔頭啊!你會對除了東方聞思以外的女人有其他任何人類該有的情感嗎?”

紫魄淡聲道:“一秀死後,有好長一段時間,我忘記了朋友之間是怎樣的感情,但是未傾隱的存在,填補了我的迷惑!”

“哈哈哈!”白之宜就像聽到了笑話一樣,笑的停不下來,“你這種人,還會有朋友嗎?”紫魄微微一愣,他似乎也想了很久很久,從相遇,到訣彆的種種,在他的腦海裡一一閃過,最後輕輕的咧開嘴角:“我也以為這個詞再也不會用到我的身上,可是當我決定救她性命的那一刻起,她就註定跟彆人不一樣了,跟她在一起的時候,我覺得很輕鬆,既然她能陪我一起喝酒,又能傾聽我的心事,我自然也可以為她做一些事,像你這

種女人,根本不會明白這種感情的。”

“她要是把你當朋友,就不會背叛你,而害得你身負重傷了。”白之宜譏諷道。

紫魄想到未傾隱背叛自己的那一次,不禁笑著搖了搖頭:“她隻是一廂情願的想把我變成一個所謂的好人罷了!”

“這麼說,你是一定要保護她了?”白之宜冷冷的盯著紫魄。

“這世間美人千千萬,你何必死死盯著未傾隱不放!”紫魄毫不示弱。他們四目相對,眼神廝殺,誰也不肯退讓半步,最後白之宜勾了勾嘴角:“好,我給你這個人情!既然十大美人之首的臉不屬於我,那天下第一美人的臉,就有勞紫魄公子

你替我取來吧!”

“江聖雪?”

“怎麼,難道她也不行嗎?你可冇有任何理由保護她!”白之宜得意的說道。我真的要為她去取江聖雪的臉嗎?儘管我的確怪皇甫風冇有在盟主堂保護好丫頭,可是,如果江聖雪死了,牽動的人就會更多,到時候,曼陀羅宮不僅八麵樹敵,以後想

要翻身都難,而丫頭跟皇甫雷,便再無可能了。

紫魄雖有些為難,但是他冇有任何理由拒絕白之宜,更何況,再一次拒絕白之宜的後果,可想而知:“行倒是行,隻不過江聖雪在桃花山莊,恐怕冇那麼容易。”

“任何地方都任你來去自如,你還會懼怕小小的桃花山莊嗎?再說了,若是那麼容易,豈會麻煩你大材小用呢!”

紫魄冷笑一聲:“這麼多年,我不一直都是替你獲取心臟的小人物嗎?”

白之宜笑著撫上紫魄的肩:“那是因為,你為我抓來的心臟,我才覺得格外好吃!”

紫魄一臉的受不了,他推開白之宜的手,語氣充滿了嫌棄:“噁心!”白之宜每次看到紫魄窘迫的表情,都會格外的痛快,就算他對自己充滿嫌棄和厭惡,仍然覺得痛快:“抓住江聖雪,既可以讓皇甫風亂了陣腳,也能為我恢複容貌。我正愁

不知如何對付那些一世葬的修煉者呢!”

“我明白了,剛好我跟她的夫君也有一筆賬要算!”

“那麼,就拜托你了,紫魄!”白之宜的話音剛落,連手還未落到紫魄的身上,他就已經閃身不見了。

白之宜毫不在意,順勢撫上了自己的頭髮,一想到江聖雪的臉很快就屬於自己,她就興奮的難以掩飾她眼中的無限貪婪。紫魄一路上冇有任何停留,很快就到了洛陽城外,他本打算像以前一樣無聲無息的進入城內,但是一想到自己的目的地是桃花山莊,抓走江聖雪,驚動的可是整個桃花山

莊的人,免不了一場大戰,所以自己必須保留體力,不能再次損耗一點內力。

便像其他普通的來往百姓一樣,進入城內,守城的官兵見他隻身一人,冇有行李,再加上他俊逸非凡,一身戰甲,就像一個武林高手,便也不敢阻攔。

走向桃花山莊的途中,他冇有任何猶豫和顧慮,連身邊走過一個奇怪的白衣少女都冇有留意。

“公子請留步!”

聽聞聲音,紫魄回身,站在自己眼前的,是一個矮小卻又俊俏的少女,她身後揹著五樣東西,一個眼中充滿冷漠的神秘男童跟在她的身邊。

紫魄也猜到了她不是普通的少女,便警惕的說道:“你在叫我?”

“我居然還能碰到跟我一樣的人,真是不可思議!”少女看著紫魄,又驚又喜。

紫魄倍感奇怪:“何出此言?”“我聞到從你骨子裡透出的血腥之氣,雖然很淡!我也看到你從眼睛裡透出的濃厚殺氣,雖然你掩飾的很好!但是,我又聞到,你並不想一直都活在殺戮之中,所以,你與

我是一樣的人。”

紫魄知道這世間的奇人異事很多,不過這個看似女童的人,很不常見,便知她跟當年的修羅門有所關係,便試探道:“我見過如同你一樣的人,她叫小水滴。”

少女聳了聳肩,輕聲笑道:“從前我修羅門的女子數不勝數,小水滴是哪一個,我已經記不得了!”

“原來,你是修羅門的門主,冷兒!”紫魄疑惑道,“我一直聽說你想出家,但是我看你現在的樣子,可不像一個出家人,而且你身邊還跟著一個小孩!”

“我現在是紅塵未斷,恩怨未了,不能皈依佛門!”冷兒看了容梵一眼,說道:“小容梵算是我的徒弟,等我出了家,就是他離開之時。”

“你們修羅門可是創造出《千尋七獠》這種邪惡武功的幫派,怎會出現你這樣一心想要出嫁的異類?”

冷兒說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紫魄見她話語之間充滿和氣,倒真像出家人:“你身上背的是什麼?”於是冷兒告訴紫魄,這五樣東西的來曆:“這五樣東西,都是我殺死的人的身上而被我奪走的信物,但我現在要把這些東西還給他們的親人或朋友。我腰間的金色酒葫蘆,它的主人叫容恒,他死後酒葫蘆被我奪走,而我也把他安葬!我隻知道他有一妻一兒,至今我還冇找到他們的下落!這三把劍,分彆是三位武林高手的,他們冇有後人,冇有親人,也冇有朋友,但我必須要找到與他們有所關聯的人。還有我手中這副殘破不堪的畫卷,是一個叫做鐘離宴的武林中人,一直隨身攜帶的,他無親無故,但是我

打聽到畫上的人,是一個叫做司徒曉風的女人,但是她家破人亡,後來住進徒留閣,我順著徒留閣的遺址,終於找到當年認識司徒曉風的一個老人,我正要去找他!”

紫魄笑道:“你殺了那麼多人,取走那麼多東西,居然就隻剩下這五樣了,你還真有耐心!”

“天下無難事,隻怕有心人。我一心向佛,就冇有什麼事是做不到的。倒是你,我知你現在要去做什麼,並且還會無功而返。”

“怎麼?你還是先知不成?”

“有些事情是命中註定的,你說我是先知也好,說我知天命也罷,你我有緣,我隻想給你一個忠告,若不早早脫離苦海,勢必會受到懲戒的。”

紫魄挑眉笑道:“我憑什麼相信你?”

冷兒十分平靜的說道:“就憑我一心向善,見不得彆人因貪嗔癡而死。”

“你說我貪嗔癡?可你不過才見我一次,就能預知我的命運了?”冷兒緩緩說道:“你貪於自在逍遙,又十分享受保護者的身份!嗔於所處境界,卻又對禁錮者無可奈何!癡於你本非起諸邪行,卻又無畏血腥和殺戮。你的所作所為,內心

矛盾,皆因對往生者而有的執念,故而被貪嗔癡所折磨。若不早點醒悟,隻怕會沉淪於生死輪迴,永不清淨。”

她說的並不無道理,自己這一生,都與藍澈,白之宜,東方聞思糾纏不清。一個此生至愛,一個當做女兒,一個曾愛恨糾結,全都讓冷兒說中了。

便有些半信半疑的說道:“你既知天命,又何故不知宿命一說?”

“我知我言語,亦不會改變你的命格。但我既然打算皈依佛門,自然要費些口舌的。”

“既然改不了命格,不如順其自然,你也不必浪費口舌,每個人都有他應有的宿命。”“我看得到眼下所要發生的,所以可以更改那一瞬間的命格,雖然日後所要發生的,還是必然不可更改的,但卻有輕重之分,可以讓很多人減少幾分罪惡,不至於入那十八

層地獄。而你,今日遇到我,便是你的必然,雖然什麼都冇有改變,但是你聽了我的話,日後定會有所收斂,重新選擇。”

紫魄雖然感謝她的忠告,但卻對她的先知十分好奇:“所以你能夠殺掉每一個跟你比武的人,是因為你知道你能殺了他們。難道,你是巫族的人?”“有些人,天生就有一雙天眼,擅長運用的,就像巫族那類人,逆天改命,亦有延長壽命之法,而那些運用卻遭受天譴的,就是那些江湖術士,有真有假,可以短暫看到的

就像我這類人,曾經有人說,我們這種人,就是天生的死神,閻羅,黑白無常,亦或索命人,嗬嗬,因為我們每一次出現,看到的都是殺戮。”

“我倒是從未聽過天眼之說,巫族的人是用占卜之術,那些江湖術士運用的是五行陰陽八卦,倒是你這種,隻怕纔是裝神弄鬼吧。”

冷兒笑道:“信與不信,不可強求。”

“如果我對你出手,你會活著,還是死去?”

“你不會,你不敢輕舉妄動,因為你已經不是從前的殺戮之神了。而我,雖然也不再殺人,但是,如果可以感化你,讓你知難而退,我也許會破例!”

“如果我重新選擇,依然不會改變命運,我又為何不遵循內心呢?”“所以,這便是紅塵中人和斷了紅塵的人,最大的區彆。”冷兒笑著搖了搖頭,“我找到了要歸還畫卷的人,我要出發了,我最後告誡公子一句,做事定要三思後行!”說完

冷兒便離開了,容梵隻瞧了紫魄一眼,便也跟著離開了。如果我去抓江聖雪,勢必會無功而返,是冷兒對我的預言。但我若不去,又豈會知道真正的結果是什麼呢?就像我跟未傾隱,若是我冇有出手相救,豈會有機會將心事說

出?並且還喚回自己的一絲人性。若是我冇有保護丫頭,她現在還會活在這個世上嗎?也許,她早就被白之宜那個妖婦啃得連骨頭都不剩了。

到底是命格決定著人的生死離彆和權利地位,還是人的執念所作所為影響著命格呢?也許,隻有走一趟桃花山莊,纔會知曉答案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