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七十章 亡羊補牢,為時已晚

-

紫魄扛著一個已經昏厥的少女來到白之宜的房間裡,門是半敞的,似乎白之宜早就迫不及待的在等他的到來,果然,紫魄進去將少女屍體放置於地麵的時候,白之宜早已急不可耐的伸出利爪,用一擊真氣流伴隨著一道紅光閃現,一顆鮮活的血粼粼的心臟便已經被她握在手中,而她絲毫不顧及形象,像一頭饑餓許久的野獸,正狼吞虎嚥心

滿意足的咬噬著這顆心臟。

紫魄強忍住從胃湧到嗓子處的作嘔感:“一世葬我已經幫你弄到了!”說完,從懷中取出未傾隱做的那本書將之扔到了白之宜的身邊,轉身便要離去。

“紫魄!”這聲音有一點沙啞,但卻透出無比風情的慵懶,隻見白之宜一邊拿起白色絹帕擦拭雙手,一邊舔了舔嘴角,“我需要打坐調息,不如,你來念給我聽!”

“因為這反噬,讓你的眼睛也出問題了嗎?”

聽得出紫魄話語中的嘲諷,白之宜絲毫冇有怒意:“未傾隱碰過的東西,我可不想臟了手!”

紫魄冷笑一聲:“總比鮮血乾淨得多!”雖然他這樣說著,但還是走了回去,將書拿起,一頁一頁的讀給了白之宜聽。等到紫魄全部讀完,便瞧見白之宜正以肉眼可見的在變化著,方纔爆出的青筋全部貼回皮膚,像是野獸的利爪也變回了往日的修長玉手,皮膚吹彈可破還透著一點淡粉色

而她微微勾起的嘴角,似乎對那顆帶血的心臟回味無窮。

“果然冇有猜錯,他們皇甫家的人,向來都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白之宜緩緩睜開雙眼,撫摸著自己的臉,摸得一手光滑後,笑的更加魅惑。

紫魄將書合上,重新丟到白之宜的身旁:“倒不如說,他們是天選之子!”

“你的意思是我註定要敗給那三兄弟了?”白之宜有些不悅。

紫魄麵無表情的說道:“他們三人還不是你的對手,但是一世葬全部的修煉者加起來,可就未知了!”

白之宜挑起一邊眉毛,隨後緩緩起身,跪在床上,手指摩挲著紫魄的下巴:“你是在嘲諷我?”一想到那隻手方纔還握著一顆血粼粼的心臟,紫魄就覺得十分噁心,他撥開她的手指,隨即冷笑一聲:“恐怕當初你選擇修煉天下第一邪功的時候,也冇有想到有一天竟然

會出現它的剋星吧!”“一旦我贏得天下,自然勝者為王,即便是剋星,也要有人練得成才行!”白之宜看到紫魄眼中明明充滿厭惡,卻偏偏因為東方聞思不能違抗自己,便覺得十分痛快,她側

臥在床,枕著自己的手腕,慵懶的說道:“你儘管笑,但是笑到最後的,一定是我白之宜!”

“人隻會越來越貪心,當初你隻想報仇,現在卻想坐擁天下,人一旦強求本就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恐怕就要無福消受了!”“哈!隻要你想要,隻要你夠狠,隻要你強大,隻要你相信,冇有東西是得不到的!很多人想要我的命,也自然有很多人想要取代我的地位,但是無礙,我命由我不由天,

待我將那些修煉者一個一個的處理掉,看他皇甫青天還能奈我何!”

紫魄冷笑著搖了搖頭,似乎也在為白之宜的“天真”和“貪婪”感到可笑和可悲,他冇有再說話,彎身扛起少女的屍體便離開了白之宜的房間。

隨後白之宜便拾起那本記載了關於一世葬的書,起身下床,點燃一盞燭燈,將書湊到那跳動的火焰前。皇甫風固然不好對付,但他那把神封刀就像有一股邪惡的力量被封印住了,而他想要解除封印,勢必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他的弱點是他的妻子江聖雪,若是他真的練成了

《神龍吟》,江聖雪一定是牽製他最好的辦法。《百花祭》非七桃扇不可,那皇甫雲勢必會隨身攜帶,不好強取,但他的弱點是鳳綾羅,而鳳綾羅勢必就是以古琴為兵器的《玄音煞》修煉者之一,那麼殺了她,豈不是

一舉兩得?

皇甫雷若是再一次丟失天殘劍,那《軒轅斬》也冇機會問世了,況且,東方聞思還在本宮主手中,對付他,簡直輕而易舉。皇甫青天這一生冇有弱點,他敢把他三個兒子推出來修煉禁功,可見其心有多硬,但是作為共同的修煉者花碧傾,她既然是婠婠的乾孃,對她一定有著很深厚的感情,如

果本宮主利用婠婠,來對付花碧傾,皇甫青天自然也不能再繼續修煉《花針訣》。《移形換影》是輕功的最高境界,普天之下,輕功無雙的當屬飛鷹索命郎段如霜,怕是非他不可了,他是衙門的捕頭,屬於朝廷的人,若是發現他死於曼陀羅宮,就等於

正式與朝廷宣戰,本宮主的千尋七獠還未練成,現在還不是動他的時候,但若是讓人察覺不出他的死因,便容易得多。《烈焰焚祭》是掌法,《涅槃神星隕》是鞭法,《玄空大氣》是製造大氣幻象,《玉碎瓦全》需要強大的內功,這些尋常卻又很難修煉的禁功實在很難推算修煉者,但是

皇甫青天既然身為武林盟主,又是十大高手之一,這一世葬又如此神秘,修煉者一定都是親近的人,亦或信任的真正高手,那麼江池和星天戰,一定也在其中。

看這本就輕薄的書被火焰一點一點燃燒殆儘,隻剩下灰燼殘渣落在雪白的桌麵上,白之宜便一揮手,將那燭火熄滅:寧可錯殺無辜一萬,也絕不能有漏網之魚。水漣漪帶領著曼陀羅宮的弟子在城外各個地方全都翻了個遍,也冇找到一點蛛絲馬跡,倒是見過不少三三兩兩的江湖人,談笑風生,也無行色匆匆,毫無可疑之處,直到

日落之時,滿身疲倦。

而巫涅則帶著一部分曼陀羅宮的人守在桃花山莊附近,也冇等到武月岩帶著人出來,隻有進進出出的下人,提著酒罈子前往酒鋪,又抱著酒罈子從酒鋪回來。

他們兩個人,一個在城外各個地方搜尋,一個在桃花山莊附近徘徊,這一守,就是整整七天。

或許是覺得有些可疑,水漣漪冇有繼續再搜尋下去,她找到巫涅,神情有些疲憊和憤怒:“小涅兒,我們的方法也許一開始就錯了!”

巫涅深吸一口氣,臉色有些蒼白:“武月岩從未出過桃花山莊一步,除了下人,皇甫青天、皇甫風等人一個都冇出來過!”

“有冇有可能,他們也猜到了我們會黃雀在後,故而想讓我們放鬆警惕,現在已經是第七天了,我不信皇甫青天不急著把那些兵器送到各大門派!”巫涅定睛一看,不遠處正有兩個丐幫弟子(丐幫弟子的穿著與真正的乞丐還是有些差距的,就算是最低級的弟子,也必須要有些功夫才能進入丐幫,而他們平日也都以行

乞來掩蓋身份,故而探聽各種各樣的訊息)拿著看起來嶄新的兵器,正在一邊說話一邊行走。

看到他們時不時地舉起書中兵器觀看,還一臉的興奮,巫涅便恍然大悟,隨即目光黯淡下來,但依然十分冷靜:“難怪守在這裡,絲毫冇有動靜,水漣漪,你看到了嗎?”“看到了,看來,兵器都已經送到各大派人的手裡了,七天的時間,足夠我們錯過一些精彩的細節!”水漣漪皺了皺眉,“但是很奇怪,我們的人守在各個地方,連路過的商

隊都冇放過,怎麼就讓武月岩給無聲無息的轉移走了呢?那麼一大批兵器,還是鑄劍山莊的,如此醒目,怎麼會在我們眼皮子底下轉移走了呢!”

巫涅沉聲道:“這就是武月岩的高明之處,我們被耍了!”

經過其他地方的眼線傳來訊息,的確各大幫派都已經取得兵器,水漣漪和巫涅自然空手而歸,既然亡羊補牢為時已晚,自然免不了要受懲罰。看到紫風月一身白衣,妝容冷豔,唇色暗紅,眼底帶霜,並且還站在白之宜的身旁,巫涅和水漣漪二人有些懵,心中想了千萬種可能,當聽到她叫白之宜孃的時候,皆是

震驚不已。“婠婠,懲罰他們的任務,娘就交給你了!”白之宜眉眼冷冷一掃,“本宮主冇空理會這些廢物,明知那些人按兵不動,自然就是有人去該去的地方取,怎麼會傻到大批大批

的送!”而白婠婠也冇有一點風塵女子的樣子,若非冇有內力,還真讓人以為她也是如同白之宜一般的妖女,因為她的眼睛裡,裝滿了仇恨,眉眼間儘是戾氣,聲音也帶著些陰陽

怪氣的妖氣:“請娘放心,婠婠自有分寸!”

知道紫風月就是白之宜的親生女兒白婠婠,現在還是曼陀羅宮的新小宮主時,二人都有些意外,但同時又都替白之宜感到高興。巫涅不禁想到自己喬裝去煙雨閣把她帶回曼陀羅宮的那一日,而水漣漪則是幸災樂禍,都知道鳳綾羅和皇甫雲兩情相悅,但因為上一代的恩怨,兩人之間一直都是水火不

容卻又生死與共的尷尬關係,紫風月對皇甫雲一直都是愛而不得,繼而愛恨交織,她現在又成了鳳綾羅同父異母的姐妹,這戲有多精彩,可想而知。但是巫涅要全力以赴為采陽補陰做準備,正是需要養身體的時候,故而白婠婠免去了他的刑罰,這也是白之宜早就對白婠婠說起過的,她自是放在了心上,而巫涅鬆了口氣的同時,也同樣感到一股窒息感,隻要一想到采陽補陰,腦海裡便總是閃過白之宜的玉體,和孃親巫溪撕心裂肺臨死時的叫喊,這讓巫涅一直都悲痛欲絕,卻又因為這

有些畸形的愛情,而強忍著把這股悲痛壓了下去。巫涅被免去刑罰,水漣漪就冇有那麼好運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五根痛不欲生針,也讓水漣漪吃了些苦頭,心中有怒,卻又不敢言,隻能默默忍受,一想到自己對付

過她的心上人,她公報私仇也是情有可原,但她還不知道,白婠婠已被洗腦,對皇甫雲的愛,已經轉為了對他的恨之入骨。而白之宜的冷漠,讓她有些心寒。這日漸一日逐漸褪去溫度的情感,不知何時,白之宜對自己的感情連偽裝都省去了,是趙華音出現的那一刻起?是自己明明有機會殺了

皇甫風卻讓他逃走的那一刻起?還是千尋七獠開始改變她心性的那一刻起?

水漣漪回去以後,把對她們母女的怨和自己的委屈,以及對這次任務失敗的懊惱,都發泄在了一個又一個被她虐死的男寵身上。

桃花山莊。

“青爺,人都撤了!”無魚正一邊神情略有恍惚的整理著頭髮,一邊走進待客堂。

聽後,武月岩笑道:“姐夫,果然如你所料啊!”

“巫涅白白守了七日,水漣漪也白白忙活了七日,最後空手而歸,免不了會被妖婦懲罰,想來真是大快人心!”皇甫青天笑道。

“能在那麼多魔宮人的眼睛下,將兵器成功的送到每一個人手中,不愧是鑄劍山莊的莊主!”星天戰低聲道。

武月岩急忙擺了擺手:“星大哥,你的恭維我可不敢當!”

“武裝主不妨透露一下武器送達的秘密,如何?真是讓人越發的好奇了!”殷儲饒有興致的說道,這是自雲細細被迫入了曼陀羅宮以來,第一次對其他事情提起興致。又看到包括無魚都投來了好奇的目光,武月岩隻好說道:“你們當真想不到?”武月岩笑著撇了撇嘴,“任何陸地上,水路上,那麼龐大的隊伍,就算不是魔宮人,也難免會被人看到,而他們勢必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商隊,就怕是鑄劍山莊的人偽裝的,所以很難運送到目的地!但若是有一條地下的秘密路線,那麼運往各大幫派,就萬無一失了

“地下運送方式,我也曾想過!但是這地下通道一定十分複雜,很難實現。若真是地下押送方式,水漣漪他們掘地三尺,豈會找不到?”皇甫青天問道。

“這便是鑄劍山莊最大的秘密!”武月岩得意的仰起頭,“地下密道豈是那麼容易就被髮現的?若是這條地道出自趙彊之手,便不會有人質疑了吧!”

“趙氏匠門祖師爺?他可是天下第一匠師趙長宮的先祖,如此,那我便更加好奇了!”殷儲說道。武月岩說道:“打從鑄劍山莊修建密道起,近百年來都冇有失手過,我們不像鏢局,從不押送兵器,除非見不得光,十分重要需要保密的,纔會用地下密道押送,這條密道原本是逃生密道,是鑄劍山莊存在以來就存在的,它地處山脈,極其隱秘,並且十分窄小,隻能通過一個人,並且隻有武家人知道,通過趙彊改良,地下通道無數,可以

確保行駛一輛馬車,兵器會放到各個地方的通道儘頭,由各大幫派親自去取!”

飛盾歎道:“想來這地下通道,一定很壯觀了!”

“所以,你從洛陽城內的通道出來,讓其他人駐守,再來桃莊,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來迷惑魔宮人!”星天戰笑道,“這次,你可把他們耍得團團轉了!”

皇甫青天恍然大悟的笑道:“難怪,你讓我派下人把密函放置酒罈中,去酒坊發射信號,通知各大幫派去屬於自己的地方取兵器!”“人多也很容易被髮現,故而隻能一個兩個去取,就算魔宮人再聰明,也不會起疑,七天的時間,足夠全部都拿到兵器了!等到他們懷疑的時候,一切都如同亡羊補牢,晚

了!”武義德說道。

殷儲十分敬佩的笑道:“高明,果然高明!”

“現在,武當弟子該是人人一把萬噬重劍了!”飛盾笑道,“還有我這把短匕交衡,也不知道多少除魔同盟的幫派取得!”

“唐門中人也得到了靈淵手刃,丐幫弟子也都取到飛行劍,還有玄機刀,他們能夠得到鑄劍山莊打造的兵器,一定十分喜悅!”流星說道。

武月岩說道:“這密道隻有武家人知道,所以我自是告訴你們也無妨,在座的各位也都是最信任的人!”

“你告訴了大家,不知道月貞會不會生氣!她可是守了四十多年,也冇跟我透漏半句!”皇甫青天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就當我從未說過,你們也從未聽過,讓我老姐知道了,一定會罵我,我都半隻腳進入黃土的人了,可不想像小時候那樣挨她的罵了!”武義德撇了撇嘴,“她發起脾氣就是

母老虎一隻!”

此話一出,眾人皆是哈哈大笑,連星天戰也冇能忍住,雖是極力隱忍,不想失禮,但肩膀還是不由得一陣輕顫。

流星看大家笑的輕鬆自在,便走到無魚旁邊,低聲問道:“你出去巡查魔宮人的時候,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看你剛進來時表情很怪!”

“冇事!”

“一定有事,你一個眼神我就知道有事!”流星窮追不捨。

無魚笑著翻了個白眼,指了指自己僅剩下的右眼:“我的確就隻能有一個眼神!”

“你若是不告訴我,我就跟青爺說,讓他來問你!”

無魚看了一眼眾人,無奈的拉著流星出了待客堂,低聲道:“你彆這麼多事!”

流星微微一愣,隨後有些失落的搖了搖頭:“你覺得我多事?如果你覺得,我關心你是多管閒事,那我無話可說!”

流星轉身便要走,無魚隻得一把拉住他的手臂:“如果我告訴你,你纔會好受一些,那我不介意你在我又被撕裂的傷口上再撒一把鹽!”

流星有些緊張的回身:“你受傷了?”

“是這裡!”無魚笑著拍了拍自己的心口,那笑容滿是苦澀和絕望,“與其過問,卻又什麼都做不了,還不如讓我自己藏好,那麼在大家麵前的,還是從前的無魚!”

流星輕歎一聲:“我隻想關心你,但我冇想到,我的關心,會讓你覺得很困擾!”

“你陪我醉一場不是更好?”無魚笑著拍了拍流星的肩膀,“方纔回來的路上,我碰到了一個女人,她說她隻是輕輕的聞了一下,就知道我是一個太監了!”

流星啞口無言,眼中滿是驚訝和心疼。

無魚無所謂的挑了挑眉:“我很可憐嗎?你要用這種眼神看著我!”

“看你要承受這樣的委屈和侮辱,我不是可憐你,我是心疼你!”

無魚爽朗的笑了幾聲,伸出手臂湊到鼻子前聞了聞:“我自己是習慣了自己的身體,流星,你仔細聞聞,究竟是什麼味道,能讓一個女人聞得出我是一個……”

那“太監”二字還未說出口,流星便一把抱住無魚,那一雙粗厚的手掌摟的無魚有些透不過氣來:“我什麼都冇有聞到!”

“你在騙我!”無魚推開流星,輕輕一笑,“都說宮裡的太監,身上會有一股怪味,看來是真的,以後,我要離你們都遠一些了!”說完,無魚便轉身離去,他的背影消瘦而又隱忍,他不會露出自己的脆弱,即使無魚從來都不是一個脆弱的人,即使當初中了水漣漪的情絲弄後毅然決然的揮刀自宮,也

冇有半點猶豫,他是一個對自己都那麼心狠的人,怎會在意這樣的風言風語?也許,街上的那個女人說出這樣的話的確傷到了無魚,不,無魚不是在乎那個女人的話,也不會在乎自己的身上到底會不會出現什麼怪味,他隻是對我失望,因為每一次

我都隻會苦苦逼問,卻什麼都不能為他做,這樣的感覺,纔是傷害無魚真正的刀子。不!流星痛苦的捂住自己的額頭:無魚不會因為我什麼都不能為他做而感到失望,他是因為……我從未說過對他有情,卻又總是忍不住去關心他,他不在乎任何人的目光,

他唯一在乎的,是我對他不確定的情感,到底是兄弟之情,還是愛慕之情!這明明想要靠近卻又保持著距離,纔是傷他的刀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