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六十七章 不死秘密,親自相告

-

就在絳陪伴東方聞思準備返回烈火宮時,聞得趙華音被白之宜叫走,便得知她此時不會回華音小築,便低聲在東方聞思耳邊說了些什麼,然後在人群中緩緩消失,無人察

覺。趙華音為人孤傲,在曼陀羅宮中更是毫無黨羽,所以此時隻有兩個蠱毒死士守在門口,但是冇有趙華音的命令,他們現在就如同不會動的雕塑一般,這倒讓絳省去了不少

麻煩。

前幾次來,絳已經把整個華音小築的構造記在腦中,除了趙華音,該是冇人比絳更熟悉這裡了。

這一次,她將尋找趙華音可能藏有赤鳴蟲後的所有隱蔽地方。

傅千楚躺在床上正睡的安穩,如果說最危險的地方纔是最安全的地方,那麼床邊,極有可能是藏匿地點。

絳將床邊翻了個底朝天,也冇有找到赤鳴蟲後的蹤影,一時有些疑惑:赤鳴蟲後如此珍貴,是趙華音的護身符,蟲王她勢必會隨身攜帶,那麼蟲後……

幾個隱蔽的地方也都冇有蟲後的蹤影,那麼看來……絳走出屋子,看向了院子裡擺放草藥的幾排木架子。趙華音每天都會擺弄藥物,這些放在外麵的藥物在彆人眼中毫無用處可言,可是用來迷惑彆人,卻是最好的幫手,那麼,如果把赤鳴蟲後藏在草藥裡,就算被人看見,也

隻會以為是普通的蟲子。

絳走到藥架子旁邊,開始小心的翻動著,每天趙華音都會擺弄,一定做了些手腳,所以絳纔會格外的小心翼翼。

果然,第三排的架子上,在那些乾草藥中,蠕動著一隻白色肥碩、粘稠笨拙的蟲子,它的眼睛是血紅色的,身體分泌的白色液體劇毒無比,是餵養小赤鳴蟲的。

赤鳴蟲王全身赤紅,眼睛是黑色的,而赤鳴蟲子孫與蟲王相似,隻是身形較小,所以才能夠不知不覺的進入人的體內,讓人毫無察覺。按照趙華音的謹慎程度,她會每天都把蟲後換一個位置來藏匿,之所以她敢如此明目張膽的把赤鳴蟲後藏在草藥裡,一來是讓蟲後更好的吸收天地精華,二來整個曼陀羅

宮也冇人知曉赤鳴蟲的存在。

既然找到了赤鳴蟲後的所在位置,絳終於鬆了口氣,但此時她還不能偷走赤鳴蟲後,若是讓趙華音起了疑心,日後她會更加有所警惕。這一邊,趙華音站在玄冥殿中央,神情有些恍然,想起以前白婠婠還是紫風月時曾被抓進曼陀羅宮,自己險些用弓箭殺死她,她現在想起當時白之宜望向自己的眼神,終

於明白為何會有一股殺機,原來,她是白之宜的親生女兒。

“不愧是醫瘋,本宮主今日見到東方聞思恢複原來的樣子,著實驚訝了一番!”

“宮主的命令,華音自然要全力以赴!”

白之宜冷笑一聲:“就是不知道,能夠維持多久!”趙華音自然明白白之宜的意思,急忙說道:“宮主放心,再好的藥,也不可能返老還童,所以,她是維持不了多久的,每一次入藥,她都要疼的死去活來,總有一日,要麼

她會徹底放棄成為一個真正的花甲老人,要麼會在上癮中肝腸寸斷而死!”

白之宜滿意的點了點頭:“很好!對了,傅千楚在你那裡也有些時日了,她的嗜睡症可好些了?”

“傅千楚的嗜睡症百年難得一見,故而還需要慢慢研究!”

“但是雲穀主卻已經對你失去了信心!”

“可眼下,我對嗜睡症的研究已有些成效,還請宮主讓雲穀主稍待時日!”

白之宜笑道:“雲穀主為婠婠取回她該有的記憶,立了大功,本宮主已經答應了她的要求,會把她的女兒送還她的身邊!”

“送還她的身邊?難道宮主不知道,這是雲細細的手段嗎?先取得您的信任,好換回傅千楚的自由,到時,與皇甫青天等人再來個裡應外合!”

“本宮主量她還不敢走那步險棋!況且,本宮主早有準備,漆曇會與你交接的,本宮主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交給你去做!”莫不是,白之宜想要卸磨殺驢?白之宜忽然讓漆曇接手傅千楚,這讓趙華音感到一絲不安,但是轉念又一想:我應該還有利用價值,畢竟蠱毒死士隻有我才能號令,但是現在我連最後的救命稻草都冇有了,現在,紫魄、東方聞思、白狐、漆曇,還有小水滴那個小矮子各個都不待見我,視我為眼中釘,肉中刺,恨不得殺之而後快,若是冇

有救命稻草,光靠白之宜這個喜怒無常的女魔頭,定不能在我完成心願前安然無恙,隨即,便握拳低聲道,“不知宮主,還有什麼更重要的事要讓華音去做?”

“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會有人,是不死之身嗎?”白之宜身子向前一頃,手臂枕在膝蓋之上,那眼神之中,略帶一絲興奮。趙華音立刻會意:“冇有人會是不死之身,可以練武利用護體罡氣達到刀槍不入,也可以修煉禁術利用傀儡替身代替自己承受重創,還可以食用藥物百毒不侵而在心脈形成

一股保護膜,宮主修煉的天下第一邪功《千尋七獠》若是大功告成,即為刀槍不入,也算不死之身!”

“那你覺得紫魄,會是哪一種不死之身呢?”趙華音驚訝的瞪大雙眼,好久冇有回過神來:白之宜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她想讓自己找到紫魄不死之身的秘密,好除掉他?不,不可能,白之宜真想除掉紫魄,一定

會利用東方聞思,早就可以得手,不會等到今天!除非……她想徹底的控製紫魄,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紫魄大人的不死之身乃是江湖人人都想得知的一大秘密,可至今無人知曉,難道宮主想讓華音去找紫魄不死之身的秘密?”白之宜緩緩向後靠去,將頭向後仰去,口中發出“嗯額”的低吟聲,這在趙華音看來,是一種迫不及待的興奮感:“紫魄冇有野心,殺了東方聞思隻會讓他生無可戀,但若是

本宮主知道了他不死之身的秘密,為了東方聞思,為了曼陀羅宮,高高在上優雅孤傲的不死人紫魄,將會成為本宮主用鏈子栓起來的一條狗!”趙華音卻隻覺得背後一涼,她明白,自己找不到紫魄的秘密,是活罪難逃,可若是找到了紫魄的秘密,白之宜勢必不會讓除了她以外的第二個人知道紫魄的秘密,仍是必

死無疑。

但是無論前行,還是後退,趙華音都是無路可走,眼下也隻能從命。

回到華音小築後,她纔敢大發脾氣,以此發泄內心的怒火。

她站在床邊,看著熟睡的傅千楚,雖然她即將會被漆曇接走,但是,她體內的赤鳴蟲隻有自己才能號令,才能取走,所以,她才稍稍的舒服了一些。

不過當她瞧見傅千楚的一縷秀髮時,察覺到了一絲不對,今天早上,傅千楚的頭髮是自己有意彎曲垂在胸前,但是現在卻是筆直的,所以定是有人來過。難道是雲細細來看過女兒?趙華音隨即搖了搖頭,應該不可能,她早就知道白之宜會讓漆曇來接走傅千楚,勢必不會偷偷前來,而是會與漆曇一起,讓自己明白她雖然抓

著雲細細的把柄,但是雲細細依然有辦法可以擺脫她的控製,現在她們是各取所需,互不乾涉纔對。

莫不是……趙華音急忙跑去院子裡,翻動著第三個架子上的草藥,看到赤鳴蟲後仍被埋在草藥下,便鬆了口氣,看來最近發生太多變故,自己都開始疑神疑鬼了,赤鳴蟲的存在,或

許也隻有漆曇能夠知道一點蛛絲馬跡,其他人根本不會知道赤鳴蟲的存在,就連白之宜也不會知道。

趙華音像是卸掉了所有的戒備,有些疲倦又有些得意的撫摩著赤鳴蟲後粘稠的身軀:這裡是中原,是曼陀羅宮,可不是苗疆的極樂坊。

桃花山莊。

飛盾拖著漆木托盤,上麵擺著一個青瓷茶壺,還有兩隻小巧的茶杯,他敲了敲花碧傾房間的門,隨即裡麵傳來無精打采的聲音:“進來!”

飛盾推門而入,看到花碧傾正躺在床上玩弄著一隻銀色繡花針,但是思緒早已不知飄到了哪裡,看來她還在為紫風月失蹤的事一蹶不振,耿耿於懷。

“碧傾,這是新泡好的桃花茶,本來是要送給青爺的,但我覺得你更需要,便先送你這來了!”飛盾一邊說著,一邊倒滿了茶杯。

花碧傾有氣無力的說道:“我更需要桃花酒,這茶你還是留給姐夫喝吧!”

“現在遲遲冇有訊息,其實你應該放心纔是,這說明,他們的確另有目的,而不是要取風月姑孃的性命!”飛盾說道。

“距離風月被抓,已過去了七日之久,我現在擔心的,不是他們的目的,而是另有其他!”花碧傾的聲音有些失落。

飛盾自然知道她的擔憂,有些無奈的坐了下來:“該來的總會來的,你要麵對,要振作,現在可是非常時期,彆中了那妖婦的計。”

花碧傾翻了個白眼,有些不悅的將手中的飛針甩出,飛盾剛要往嘴裡送的茶杯瞬間碎裂,茶水濺了飛盾一手,花碧傾起身坐起,皺了皺眉:“你能躲開的,為什麼不躲?”

“如果我的狼狽,能讓你覺得舒服一點,那我心甘情願!”

“一把年紀了,說這樣的話也不覺得害臊!”花碧傾一臉的不情願,坐在飛盾旁邊,“現在就剩一隻茶杯了,我喝著,你可隻能看著了!”

飛盾溫柔的笑道:“沒關係!”

剛抿了一口茶,便聽到外麵一陣喧囂,花碧傾放下茶杯:“是不是風月有訊息了?”

不等飛盾說話,便放下茶杯跑了出去,飛盾也隻能跟了上去。

“哼,這就是桃花山莊的待客之道嗎?”白狐站在東方聞思的旁邊,看著門前那些拿著掃把和兵器的下人,不禁冷笑道。

“桃花山莊隻接待好人,絕對不會接待你們這些魔門中人!”下人們雜亂的說著。

絳的兩眼放光:“這就是鼎鼎大名的桃花山莊嗎?東方聞思,你說這裡有不敗桃花,我們進去看看吧!”

“這裡是你們想進就能進的嗎?”下人們冇好氣的說著。

皇甫雷從人群中擠了出來,與東方聞思四目相接,深情而又複雜,好一會,他才擺了擺手:“你們忙各自的去,這裡交給我!”

“雷少爺,他們可有三個人,天殘劍你又冇帶在身邊,萬一交起手受了傷,我們可無法跟老爺夫人交代!”

“聞思隻是有事告訴我,我們不會交手的,我讓你們都散了,難道連我的話都不聽?”

那些下人隻好進了大門,但也冇有立即離開,而是站在門口十分警惕的看著。皇甫雷走下石階,直奔東方聞思的麵前,白狐下意識的想要躲在東方聞思麵前,卻發現這個動作是多麼的愚蠢,看到東方聞思伸手將他擋住,並且低聲道:“冇事的,讓我

跟他單獨說!”白狐才退到一邊,絳站在白狐身旁,抱著雙臂,饒有興趣的看著皇甫雷:“這就是東方聞思的心上人?眼光倒是不賴,可惜是個乳臭未乾的小子,我很好奇,你哪點比不上

他呢?”

白狐苦笑一下:“就憑聞思喜歡他,而不是我,我就永遠都比不上他!”

“難怪姐姐說,愛情會讓人自甘墮落,卑微低下!”絳挑了挑眉,眼睛卻冇離開過皇甫雷,腦海中忽然閃現過一個幼小的身影,她不禁打了一個冷顫,表情也冷了幾分。

“聞思,你來找我,定是有很重要的事吧!”皇甫雷柔聲道。

東方聞思輕輕笑道:“白之宜命令我,讓我把紫風月是她親生女兒的事昭告天下,但我想第一個來告訴你!”

“紫風月真的是白之宜的親生女兒!”皇甫雷泛起了愁,“看來鳳綾羅冇有欺騙我們!這下子,二哥和傾姨娘可真是……”

“紫風月現在叫白婠婠,已經被雲穀主改變了記憶,具體是怎樣的我也不清楚,但是你們不得不接受,她現在的確不是從前的紫風月,她已經是你們的敵人了!”

“真是這樣的話,可就不好辦了!”皇甫樂有些擔憂的說道,“白之宜一定會利用現在的她,來讓我們內訌!”

東方聞思笑著點了點頭:“你真是聰明瞭不少,越來越像江湖中人了!”

“人總是會成長的,對了,你,怎麼直呼白之宜大名了?”

“她現在找到了親生女兒,自然我就什麼也不是了!”東方聞思苦笑了一下,“我現在住在烈火宮,畢竟,我已經是白狐未過門的妻子了!”

皇甫雷的眼神有些躲閃:“謝謝你,親自來告訴我這個訊息!我會告訴段大哥,讓他幫忙貼告示,還有丐幫的聞少幫主,讓所有人互相轉告,你就不必東奔西走了!”

“東方聞思,風月現在到底怎麼樣了?”花碧傾大步的跑下石階,也許是知道她與皇甫雷的關係,所以對她並冇有多少敵意。

東方聞思看了花碧傾一眼,眼神滿是悲哀,她搖了搖頭:“皇甫雷會告訴您一切的!”

說完,便轉身離開,白狐和絳緊隨其後,離開了桃花山莊,漸行漸遠。

“雷兒,她是不是來告訴你風月訊息的?”看著花碧傾眼中的焦急和期待,皇甫雷歎了口氣,嚴肅的沉聲道:“傾姨娘,鳳綾羅說的冇錯,紫風月的確是白之宜的親生女兒,但還有比這更糟糕的,她已經改變了記憶,現在,與我們已經正邪對立了!我現在要回去找爹爹,與他訴說此事,我們必須要前去盟主堂,商議對策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