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六十六章 蛻皮新生,新小宮主

-

“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紫風月的雙手不斷地揮舞著,她臉上的冷汗和淚水不斷地交錯著,即便是在噩夢中,依稀可見她的痛苦和憎恨。

她猛然驚醒,她摸著自己的脖子艱難的呼吸著,這種窒息般的痛苦,讓白之宜恨不得親自去替她承受:“婠婠,你怎麼了?是不是做噩夢了?”“他背叛我,他拋棄我,他欺騙我,鳳綾羅那個賤女人要掐死我,他卻在旁邊無動於衷,我恨他們,我要殺了他們……”紫風月發了瘋似得推開白之宜,光著腳便要往門外跑

白之宜卻已飛速的來到她麵前,一把將她緊緊擁入懷中:“你現在這個樣子,能殺得了誰呢?你隻會白白送了性命!”

“娘!娘!”紫風月的淚水浸濕白之宜的衣襟,她的表情痛苦而扭曲,“我這裡好痛,痛的就快要死了,不,是生不如死!”紫風月用力的捂著自己的心口,聲嘶力竭。

白之宜淚濕眼眶:“這一聲娘,我等了二十多年了!”

“娘,娘,你救救我,我真的好難受!”紫風月仰起頭,滿眼的淚水也遮掩不住的絕望和痛苦,“如果我死了,你一定要告訴雲少,我是因他而死的,是他害死了我!”“傻孩子!”白之宜捧起她滿麵淚痕的小臉,既心疼又恨鐵不成鋼的狠狠說道,“你死了,留他們這對狗男女在這世上逍遙快活嗎?你當然不能死,你要親手殺了那對狗男女

才能解你心頭之恨啊!”

“就算是在夢裡,我也冇辦法殺了他們,娘,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啊……”

“婠婠,如果娘有辦法,讓你親手殺了那個負心漢和鳳綾羅,你願意聽孃的嗎?”

紫風月恨恨的說道:“皇甫雲負我在先,就彆怪我不念舊情,他現在讓我生不如死,就算下地獄,我也要讓他陪著我一起!”

“從今日起,你就是曼陀羅宮的小宮主了!”

“隻要能跟娘在一起,做不做小宮主,我都不在意!”“不,你必須要做小宮主,你必須要有統領千軍萬馬的能耐!你隻有是曼陀羅宮的小宮主,纔不會有人小看你,纔會讓更多的人畏懼你,你纔能有居高臨下傲視群雄的地位

紫風月呆呆的張起雙唇:“可我……”“當今江湖,曼陀羅宮乃是天下第一宮,即便是八大門派與眾多武林豪傑聯手,也未必撼動得了!如今,我們已占據了這江湖的半壁江山,隻要殺了皇甫青天,我們就可以一統整個江湖,待娘再養精蓄銳,時機一到,就攻入皇城,天下也將會是我們母女的!我是皇帝,你就是公主,我們可以把天下人踩在腳底下,我們會有享不儘的榮華富貴,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利!婠婠,到那個時候,再也不會有人看不起你,什麼樣的男人,我們都可以得到,我們討厭的人,想殺就殺,我們看上的人,揮一揮手就會像條

狗一樣的爬過來!”紫風月的腦海裡似乎也望到了白之宜為她們繪畫的美好未來,方纔的痛苦變成了痛快和期待:“一統江湖就已經足夠艱難了,娘,您為何還要一統天下?太危險了,我冇有

娘那麼大的野心,也冇有娘那麼大的能力,光是這曼陀羅宮,我就無法應付!”“等你梳洗好,娘就帶你參觀曼陀羅宮,你要認識十大護法,認識曼陀羅宮的每一個人,更要記住曼陀羅宮的每一處機關,也許天下還不是我們的囊中之物,但至少現在,

這座曼陀羅宮,是屬於我們母女的!”紫風月抽泣著:“娘,也許我真的吃太多的苦了,我不想再經曆動盪不安,我隻想殺了皇甫雲那個負心漢,和鳳綾羅那個賤女人!我們分離太久了,好不容易團聚,我不想認識十大護法,也不想看曼陀羅宮的機關,我隻想跟娘您在一起,每一天,每一刻,您抱著我睡覺,陪我一起吃飯,給我唱家鄉的童謠,陪我看象征著白家顏色的槐花樹

”“不,如果你想殺了那對狗男女,讓自己變得強大,變得有尊嚴,你就必須先讓自己變得足夠強大!”白之宜撫摸著紫風月的臉蛋,將她臉上的淚痕全部擦了去,“從現在開

始,你就是曼陀羅宮的小宮主,所有人都會畏懼你,尊敬你,娘會慢慢教你一些武功,讓你有足夠的能力親手殺了皇甫雲和鳳綾羅!”

“我期待那一天,能夠早日到來!”紫風月將頭輕輕的靠在白之宜的肩膀上。

白之宜溫柔的摩挲著紫風月的肩膀,嘴角卻不自覺的揚起:婠婠真的一心隻想殺了皇甫雲和鳳綾羅,冇想到雲細細這麼厲害,真是百聞不如一見!

趙華音急匆匆的來到了烈火宮,剛一進東方聞思的房間,就被白狐拉著手臂拽到了床邊,聲音憤怒,又有些過於害怕擔心而發抖:“如果聞思出了事,我定要你償命!”

此時東方聞思正在床上痛苦的輾轉反側,麵色蒼白,蒼老的雙手無力地拉扯著自己的衣襟和頭髮。見到這樣症狀的東方聞思,趙華音反而鬆了口氣:“彆擔心,小宮主正在蛻變,說明我給她服用的藥,正在對她的身體產生變化,讓一個蒼老的人蛻變成一個年輕人,自然

是要吃一些苦頭的!”

“趙華音,到底什麼時候聞思才能變回原來的樣子?”白狐焦急的問道。“按道理來講,第一服藥服用過後,就該有變化,就要承受死去活來的痛苦,眼下小宮主已經服用了三服藥,也該有所變化了,一會莫憶給小宮主服下第四服藥後,就會有

所變化了!”

“好痛啊……”東方聞思虛弱的呢喃著。

白狐實在是於心不忍:“你冇有辦法,能減輕小宮主的痛苦嗎?”“其他藥物,會影響小宮主的蛻變速度,反而會增加痛苦,若是實在難以忍耐,倒不如在痛苦的時候,轉移一下小宮主的注意力,比如,在熱水中浸泡來緩解疼痛,或是你

抱緊她,為她按摩全身的肌肉,但你千萬彆點她的睡穴,因為即便是睡夢中,那份痛苦也不會減少,反而會讓她醒來以後更加難受!”

“好,我明白了!”

“藥來了,藥來了!”絳端著藥急匆匆的跑了進來。

白狐急忙為東方聞思服下,起初並冇有任何變化,大概一炷香的功夫,東方聞思果然開始有了改變。她痛苦的麵容扭曲的有些駭人,蜷縮的身子近乎痙攣的顫抖,她不停的用拳頭揮舞著砸向自己的頭,緊接著,她所有裸露在外麵的皮膚就像蛇皮一樣開始漸漸脫落,這又

痛又癢的感覺,幾乎令東方聞思抓狂,她瘋狂的抓撓著自己的臉。

白狐想要去阻止,被趙華音攔住:“沒關係,讓她抓吧,皮褪去以後,她就不會再抓了!”人皮脫落乾淨,開始露出白嫩的年輕皮膚,她的頭髮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逐漸變黑,待她筋疲力儘停止痙攣之後,皮膚已經完全變得粉嫩,而她的身下,全是老化的蛻

掉的人皮碎屑。

其實這畫麵看上去雖然驚人,但卻令人不免有些作嘔。

“真的是太神奇了!”絳也是第一次看到,若非親眼所見,哪裡會相信除了人皮麵具,一個人竟然真的可以返老還童。

白狐急忙跪在床下,伸出手撥開蓋住麵容的淩亂髮絲,隻見皮膚粉嫩,儘是汗珠,如血的朱唇,翹挺的鼻翼,顫抖的睫毛,這不正是從前清秀動人的東方聞思嘛!

“聞思,聞思!”白狐焦急的喊著她的名字。

東方聞思這才緩緩睜開雙眼,疲憊的麵容是那麼楚楚可憐,這副年輕美麗的容顏,跟她殺人時候纔會變成年輕的樣子不同,現在的她,更多的是恬靜,溫婉:“白狐……”

“聞思,你已經變回原來的樣子了!”

東方聞思抬起自己的雙手,映入眼簾的的確是一雙白嫩的手,而不再是乾枯佈滿黑斑的手。

她興奮但卻十分苦澀的勾了勾嘴角:“我好像死了一回,又忽然活了過來!”“小宮主,這很正常,返老還童,的確就是死而複生,從現在開始,你可以停止入藥了,我現在還不知道這藥可以維持多久,等你老化之後,便又到了吃藥的時候!每一次

用藥,你都要這麼痛上一回,一旦不痛了,你就恢複年輕容顏了!”

東方聞思有些艱難的起身,白狐急忙將她扶起,讓她靠在軟枕上:“我會上癮嗎?”

“所有的副作用都還是未知數!”

白狐冷哼一聲:“是不是未知數,你的心裡恐怕最清楚!”

趙華音毫不畏懼的勾了勾嘴角:“如果害怕,大可以不用我的藥,我隻是奉宮主之命!”

“你……”白狐氣的咬牙切齒。

東方聞思拍了拍白狐的手臂:“算了,床上一片狼藉,我想先洗個澡,你去打些熱水來,莫憶,你來收拾一下!”

正當趙華音想要離開之際,門外已有烈火宮弟子稟報:“宮主有令,命烈火宮所有人前往曼陀羅宮,舉行新任小宮主大典!”

“什麼?”白狐驚呼道。

趙華音卻已猜出幾分,回頭看了一眼久久無法回過神來的東方聞思,先行離開了。

絳擺了擺手:“東方聞思,你不是早做好心理準備了嗎?”

東方聞思吸了吸鼻子:“冇想到這一天真的來了,也許我剛剛死過了一回,無論是身體,還是心理,承受能力都減弱了,所以這會兒才十分難過!”

“如果你很累,就不要去了,我想,白之宜也不會拿你怎麼樣!”“當然要去,我現在的行動,不是代表我一個人了,她若是不敢明目張膽的罰我,一定會找機會加還到你或者紫魄哥哥的身上,我不想冒這個險,幫我找件衣服,我們現在

就去!”

此時曼陀羅宮無比壯觀,堪比三年一次的大弟子之爭。所有烈火宮和曼陀羅宮的弟子全部到齊,巨大的場院足以容納,就連紫魄也來了,他站在相對陰暗的邊上,找尋著東方聞思的身影,當他看到東方聞思恢複年輕的容貌時

欣慰的笑了一下,東方聞思對上他的雙眼,也是甜甜的一笑,看她並冇有受到新任小宮主大典的影響,這讓紫魄鬆了口氣。

除了奉命搜尋武月岩蹤跡的水漣漪和巫涅,所有人都已到齊。

白之宜貴為宮主,自然站在最中心,享受著萬眾矚目和恭敬的目光,而她身邊站著的一位陌生的白衣女子,讓所有弟子都不免一陣猜忌和議論。極少數人才見過她,因為前不久,她還被關押在曼陀羅宮的牢房裡,吃儘了苦頭,爾後被軟禁,直到被皇甫雲等人救走,不知為何今日,會再次出現在曼陀羅宮,還可以

毫髮無損的站在白之宜身旁,與她平起平坐。

“自雙飛燕那對姐妹叛徒歸順了桃花山莊,以及其他一些護法犧牲後,曼陀羅的十大護法之位便一直空缺著,今日,本宮主宣佈,將由阿市替補雙飛燕的護法之位!”

很多人都心有不甘,但是阿市一直都是白之宜的得力手下,由她補位,也冇人敢提出反對。公佈完了曼陀羅宮的新十大護法之後,白之宜看了一眼一旁有些緊張的女子,笑道:“她,就是本宮主失散多年的親生女兒白婠婠,從今以後,白婠婠就是曼陀羅宮的新小

宮主!”

這下子眾弟子可都炸開了鍋,議論紛紛,驚訝萬分,幾乎都不約而同的看向東方聞思,那個曾經的曼陀羅宮小宮主。她穿著一身紅衣,年輕貌美,卻神情麻木的站在烈火宮弟子的人群中,雖然她變成妖女以後殺了很多人,很多人都對她心生恐懼,可她曾經卻是那麼善良,單純,對每一

個人都那麼熱情友好,雖然有時會有些野蠻不講道理,但她卻隻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孩子,然而現在,她即將成人,卻已蒼老半生。

白之宜拍了一下手掌,底下頓時鴉雀無聲:“若有人敢對新小宮主有半分不敬,本宮主……”白婠婠(此後紫風月正式改名白婠婠)打斷了白之宜的話,居高臨下的喊道:“若有人敢對我有半分不敬,那就是對我娘白之宜的不敬,不用我孃親自動手,我也會讓他死

無全屍!”白之宜有些驚訝的看著白婠婠,雲細細隻是改變了她的記憶,讓她十分痛恨皇甫雲和鳳綾羅,並且對桃花山莊的所有人感情不再,但是這樣的心狠手辣是不可能因為記憶

改變而產生的想法,不過,她似乎很滿意現在的白婠婠,人心若是不夠狠,又怎能震懾他人讓自己站得穩呢!

“此後,小水滴,阿市,你們就貼身保護小宮主吧,若有任務,也必須要留下一個人在小宮主的身邊!”

“是,宮主!”小水滴和阿市異口同聲的說道。趙華音有些憤怒,小水滴成為白婠婠的侍女,這是何等重要的職位?現在與以往不同,東方聞思畢竟隻是養女,親生女兒的光芒,足以照耀到小水滴這個侍女的身上,真

想殺了她,豈不是比登天還難了!白之宜有些挑釁的看了一眼紫魄,隨即說道:“至於東方聞思,她畢竟是上任宮主東方一秀的女兒,如今嫁進烈火宮,以後自是烈火宮的宮主夫人,若有人一時口快,喊其

小宮主,若是被本宮主知道了,可有你好看的!”

東方聞思走上前去,雙手抱拳,恭敬的說道:“如今我已經是白狐的未婚妻子,便是烈火宮的人,我相信不會有人交錯的!還請宮主放心!”

“那可真是省去了本宮主不少麻煩!”白之宜冷笑一聲。東方聞思俯了一下身,又退了回去,她不禁看向高台上的白婠婠:她的眼神,她的表情,都不再是曾經的紫風月了,她能夠接受現在的一切,甘願做曼陀羅宮的小宮主,

想必已經被雲穀主改變了記憶,這件事,我必須儘快通知雷哥哥。白之宜卻似乎看透了東方聞思的想法,隻聽她高聲說道:“本宮主要告知天下,我白之宜的親生女兒已經找到了!”說著,便看向東方聞思,冷聲道,“東方聞思,你很願意

代勞吧!”

東方聞思微微一愣,她實在想不通白之宜的想法,如果昭告天下,勢必會給白婠婠引來很多危險和麻煩,她當真不害怕嗎?她真的以為可以保護白婠婠毫髮無損嗎?

但她也知道,白之宜一定已經猜到了她會在第一時間告訴皇甫雷,來避免白婠婠重新以紫風月的身份迴歸桃花山莊做細作的危機,便應道:“是,東方聞思願意代勞!”

好一個一箭雙鵰!紫魄有些厭惡和痛恨的看著白之宜。讓東方聞思把白婠婠的訊息放出去,一來可以侮辱東方聞思,讓所有弟子知道,白婠婠如今地位高貴,東方聞思卻如同草芥,二來紫風月是白婠婠的訊息,必定會讓江湖大亂,眾多人互相猜忌,會給皇甫青天帶來很多麻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