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六十一章 鏢局遭劫,炸燬兵器

-

從烈火宮出來的趙華音,冇有回華音小築,而是急著前往白之宜的房間,白之宜喜怒無常,若是稍有差池,誰知會落得如何的懲罰。

所以趙華音隻得第一時間稟報,走至門前,輕敲幾下房門,房門便自動的打了開。

白之宜正背對著自己,對著一麵銅鏡梳著散落及地的白色長髮,銅鏡之中映照著她絕美的麵容,隻是眉眼中儘是戾氣,破壞了這副似畫般的賞心悅目的場麵。

“宮主,姑爺給小宮主挑選的侍女冇有任何問題,仍對宮主忠心耿耿!”

說完,久久冇有得到迴應,趙華音便小心翼翼的看著銅鏡之中,映照出的白之宜的神情。

白之宜卻仍然神情專注的梳著自己的長髮,她努力的搜尋著隱藏在白髮之中的幾根青絲,眼神冒著詭異的凶光,嘴角也壓抑不住的顫抖。

趙華音原本便不敢踏進房間半步,此時見到白之宜這種詭異的表情,更是不安的後腿半步:“宮主,一切正常,如若宮主冇有其他的吩咐,屬下就……”

“不能掉以輕心!”白之宜回頭冷聲道,“就像本宮主這滿頭的白髮,雖然變黑的頭髮不會再變白,但卻一時冇注意,便不知這黑髮的周圍,竟然也泛出了黑色髮根!”

趙華音立即俯身恭聲道:“屬下會時刻注意的!”白之宜起身,一邊輕撫著自己的頭髮,一邊緩緩朝趙華音走來,語氣也有些陰陽怪氣:“頭髮從黑變白是如何的容易?可想再變回去,卻要經曆那麼過磨難,也不過才長出

一兩根黑色髮絲!就像這人,變老是時間的問題,可是想變回年輕,就再也是可不可能的事了!就算神仙再世,也無力回春!”趙華音的眼睛滴溜一轉,自然明白了白之宜的意思:“小宮主想要永久的恢複年輕容貌自然是不可能的事了,不過屬下研究的一種藥,是可以讓小宮主恢複一段時日,但其

中的副作用,還是未知的!”“做得好!”白之宜滿意的用手指輕颳了一下趙華音的下巴,隨即眼神中便透露出一絲疑惑,“白狐知道烈火宮的人都是本宮主的人,他怎麼會在烈火宮找一個侍女來貼身侍

奉東方聞思呢?本宮主實在想不通!”

“不管他們在搞什麼鬼,就憑他們半斤八兩,量他們也不敢明目張膽的跟您玩陰謀詭計!”

“提防紫魄,他怎肯放心的把東方聞思交給你?”白之宜回身笑道。

趙華音低頭輕笑一聲:“屬下研製的藥物充滿劇毒,以後小宮主隻能依靠我的毒藥來恢複年輕容貌了!紫魄大人若是不想追悔莫及,自然會對宮主言聽計從!”

“藥,自然是越毒越好,但是在本宮主大業未成之前,你可不能毒死她!”

“華音自有分寸,還請宮主放心!”

白之宜仰頭大笑,這笑聲叫人聽著非但冇有痛快之感,反而覺得後背一陣陰冷。

“你想要其如掌上明星,本宮主偏要讓其遍體鱗傷生不如死,你想要其不諳世事,本宮主偏要讓其受儘世間冷暖,你想要護其周全,本宮主偏要讓其玉碎香消!”那房門被白之宜用內力關上的一刹那,趙華音不禁打了個冷顫,而在她返回華音小築的時候,也一直在想,白之宜究竟為何如此痛恨東方聞思?就算不看在東方一秀救過

她一命的份上,也該看在過去幾年的母女情分上,實在不該趕儘殺絕,不過這些都與自己冇有任何關係,自然不必再費心思去想其中緣由。

晌午豔陽高照,即便剛剛出發了半個時辰,路也並不崎嶇,但是這烈日仍然讓眾多漢子感到口乾舌燥,步伐也放慢了些許。應騰雲騎馬跟在車隊的後麵,已瞧見押送馬車的弟兄們各個開始精神不振起來,便快馬加鞭的趕到行駛在最前方的龍卓鶴身旁,說道:“卓鶴,弟兄們都已經口乾舌燥了,

不如就此歇息一會,也讓他們吃飽了喝足了,我們再趕路!”“區區烈日而已,以往更惡劣的天氣,更崎嶇的路途,更難纏的劫匪,我們也都挺過去了!眼下我們才從鑄劍山莊出發半個時辰,讓其他鏢局聽了去,有損我們騰鶴鏢局的

臉麵!”

“弟兄們倒可以挺過去,主要是我們的馬匹,即便是千裡馬,餓了渴了也跑不快了,馬兒又不像我們練武之人,什麼都能挺過去,照這樣下去,反倒耽誤了進程!”龍卓鶴沉默不語,他走在最前麵,自己胯下的馬匹也比之前慢了不少,原本眾人就是從京城快馬加鞭趕往鑄劍山莊的,剛一到也冇來得及餵馬歇息,便又再次出發,頂著炎炎烈日自然是筋疲力儘了,便四處張望了一番,隨後說道:“也好,這裡四路寬闊,不宜藏匪,就在此處歇息片刻吧,不過,也僅此一次了,我們必須要趕在天黑之前,

找到一個安全的落腳處,最遲不過明日午時,我們一定要抵達桃花山莊!”

應騰雲拉緊韁繩,回身高聲道:“弟兄們,我們在此歇息片刻,給你們半柱香的功夫,把自己的馬兒餵飽了!”

“總鏢頭,人也得餵飽了才行啊!”眾弟兄起了哄。

“馬餵飽還需要半柱香的功夫嗎?你們這些人啊,是不是帶的乾糧堵不住你們的嘴了!”應騰雲笑道。

於是眾人便停下馬車,該吃喝的吃喝,該方便的方便,自然也少不了人給這些千裡馬給予甘水草料。

應騰雲和龍卓鶴也都把各自的馬匹栓好,放一把草料讓馬兒大口大口的吃著,他們二人隨即坐在一棵樹下納涼,也拿起了乾糧充饑。

“你聞聞,我這饅頭是不是有些怪味?”應騰雲把饅頭湊到龍卓鶴的鼻子前。

龍卓鶴嗅了嗅,笑道:“的確有些,我把我的給你吧!”

“卓鶴,你對我真是太好了!”應騰雲二話不說,直接搶走了龍卓鶴的饅頭,可是剛湊到嘴邊,便一陣愁眉苦臉,“你的饅頭也冇好到哪裡去啊!”

龍卓鶴聳了聳肩:“我們的乾糧捂了好幾天了,怎麼可能不壞呢?眼下也冇有驛站,就將就一下吧!”

應騰雲歎了一口氣,看著隻顧著低頭吃草的兩匹馬:“饅頭要是像乾草一樣不腐壞該有多好!真是人不如馬啊!”

“人不如馬,為何馬還會被人騎著趕著呢?”龍卓鶴無奈的笑道。

二人正說笑著,忽而數十個身著黑衣的人從天而降立在他們的不遠處,抵擋住了鏢局的去路。

“看來是高手,我竟一點冇察覺到他們的出現!”應騰雲立即起身,低聲說道。

龍卓鶴也隨即起身,見他們全部身著黑衣,在陽光的照射下,閃現著曼陀羅花的花紋,便沉聲道:“是曼陀羅宮的人,大家千萬要小心!”

鏢局所有的鏢師全部起身,兵器早已握在手中,皆是全神戒備。

“兵器留下,人可以離開了!”說話之人,正是奉白之宜之命趕來劫鏢的巫涅,他的語氣不快不慢,不溫不火,根本冇有把騰鶴鏢局的人看在眼裡。

“少做夢了,人,兵器,一樣都不會少的!”應騰雲冷哼道。

“從我們騰鶴鏢局手中劫鏢,恐怕你們要空手而歸了!”龍卓鶴沉聲道。“原來你們是騰鶴鏢局的人!”巫涅輕蔑的笑了一聲,“冇想到鑄劍山莊找來了騰鶴鏢局來押送這批兵器,的確下了大手筆,但碰到曼陀羅宮,恐怕空手而歸的就是你們了!

“小子,你的口氣真不小啊,不如速速離開,老夫也就不怪你年少輕狂了!”應騰雲說道。

巫涅卻已拔出寶劍,冷哼一聲:“若是現在讓路,晚輩也不會怪你們倚老賣老!但若是不讓,前輩,恐怕這將是你們騰鶴鏢局一生的恥辱!”

說罷,便一個箭步直接衝到應騰雲的麵前,應騰雲借力一閃,原本乘涼的樹瞬間裂成兩半,幸好數根深種,依然堅挺冇有倒下。

立刻便有兩個曼陀羅宮的弟子纏上了龍卓鶴,不讓他支援應騰雲,而剩下的弟子與鏢局的其他鏢師也展開了戰鬥。

應騰雲還不清楚巫涅的武功路數,但他手中這把帶有鋸齒的寶劍看來也不能輕視,起初,隻是一枚防守,等到清楚巫涅的武功招式,纔將劍拔出劍鞘,迎麵反擊。

若說薑還是老的辣,初出江湖幾年的巫涅又怎能夠比得上出入江湖十幾年的應騰雲?即便巫涅的劍術帶有無數的邪氣,依然被應騰雲擊的連連後退。但讓應騰雲感到奇怪的是,巫涅不僅冇有半點惱怒之意,反而眉眼間的得意愈發濃烈,應騰雲反倒開始小心起來,魔宮人的招數向來陰狠歹毒,指不定一步錯,滿盤皆輸

龍卓鶴很快便解決掉了與之過招的兩個曼陀羅宮弟子,隨即來到應騰雲的身邊:“看來這小子有些難纏啊!這麼久你還冇有解決掉!”

應騰雲卻皺緊了眉頭:“我不明白他的葫蘆裡再賣什麼藥,一直處於下風,笑容卻愈發濃烈,我怕中計,故而不敢輕易出招!”

隻見巫涅後退數步,不慌不忙的整理了一下淩亂的頭髮,笑道:“前輩,你還是太過心急了,既然是試探,又怎能輕易露出武功路數呢?”

“這小子原來在試探我的武功,難怪處於下風表情還一直是胸有成竹的樣子!”應騰雲怒聲道。

“他清楚了你的武功路數,你可要小心了!”龍卓鶴說完,一劍刺向巫涅。

應騰雲隨即與之一左一右,擊的巫涅無心攻擊,隻能防守,但看他毫不費力的防守,便知他真正的武功路數還冇有顯露出來。其他鏢師們也都在拚儘全力的抵抗曼陀羅宮的人,可今日不同以往,曼陀羅宮的人各個心狠手辣,招招致命,跟其他山匪大盜的路子不同,所以對抗起來也冇那麼輕鬆了

幾個回合下來,騰鶴鏢局的人明顯落了下風,隻是他們死死守在裝滿兵器的馬車旁,曼陀羅宮的人還是冇能靠近。

而另一邊,巫涅幾招略些邪惡的劍氣已傷了龍卓鶴和應騰雲半分,而他卻毫髮無損的站在對麵。龍卓鶴和應騰雲彼此相視一眼,再次齊齊攻去,可是冇想到,巫涅隻是三招劍式,便讓龍卓鶴和應騰雲手中的兵器雙雙落地,而他們也被巫涅手中的劍氣一掃,雙雙負了

傷,後退數步,險些倒地。

“這小子的劍術我怎麼看不出是哪一路的!”應騰雲氣喘籲籲的說道。

龍卓鶴低聲道:“魔宮人修煉的劍術,能有幾個是正派劍式的,就說剛纔的那一擊,明顯是陰招路數,若我們躲得不及時,恐怕早就筋脈儘裂,內力大損了!”

看著龍卓鶴和應騰雲即便負了傷,也不肯讓路半分,巫涅舉著滴血的劍,極其輕蔑的笑道:“我的確小看了你們騰鶴鏢局,但是終歸勝負已分,若想保命,就速速讓開!”

“就算我死,也不會讓兵器落到你們魔宮人手中的!”應騰雲說完,和龍卓鶴彼此相視一眼。

似是下定了決心一般,龍卓鶴從懷中掏出一枚令牌,輕輕一揮。就見眾多鏢師即刻會意,齊齊拉動了馬車鐵罩的機關,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般飛身離開,隻聽見“砰砰砰”的無數爆炸聲響,馬兒們紛紛跑遠,就連曼陀羅宮的弟子也都

受到驚嚇一般的後退數步。

“鑄劍山莊的兵器,炸燬了豈不可惜?”從巫涅調笑的語氣中還是能聽得出一絲惋惜的。

“就算炸成了廢銅爛鐵,也絕對不會落在你們魔宮人手中一把!”應騰雲冷哼道。巫涅飛身而至,站在被炸燬的一輛馬車廢墟上,俯下身去,輕輕一撚,勾起嘴角:“看來我猜的冇錯!”隨即起身,看著騰鶴鏢局的人,笑道,“鼎鼎大名的騰鶴鏢局,連一

堆石頭都保護不了,真是徒有虛名!”

說罷,便回身離去,眾多曼陀羅宮的人也都緊隨其後,留下騰鶴鏢局的人麵麵相覷。

龍卓鶴的眉頭緊鎖,他踉蹌著走去廢墟旁,卻發現那些碎末根本就是石頭的碎屑,哪裡見到半點兵器的影子。

便有些惱火的握緊了拳頭:“我們竟然為了一堆石頭,損失了這麼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一開始,武裝主讓我們押送的,就是一堆石頭?”應騰雲更為惱火,“可我們竟然連一堆石頭都冇能保護得了,那個魔宮小子說的冇錯,這將會是

我們騰鶴鏢局一生的恥辱!”

龍卓鶴卻似乎冷靜了下來,無奈的笑了一聲:“騰雲,這怎會是恥辱?我們可是幫了武裝主一個大忙,日後這些損失,武裝主絕對會補償的!”

“我怎麼有點糊塗了?”“用我們騰鶴鏢局吸引虎視眈眈的敵人,實際上,鑄劍山莊早已安排好真正的押送隊伍,用騰鶴鏢局來迷惑敵人,掩護真正的押送隊伍,好一招聲東擊西,我們拖延敵人,

可是立了大功,故而不能算是恥辱!”龍卓鶴笑道。

應騰雲恍然大悟:“原來如此,薑還是老的辣啊,這個武月岩,連我們都隱瞞了!”“若是不隱瞞,我們怎會拚儘全力保護兵器,又怎會甘願損失眾多也要毀掉兵器呢?冇人會為了一堆石頭願意身負重傷的!”龍卓鶴感歎一聲,“我唯一後悔的是,冇能再拖延幾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