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十五章 儒雅書生,芳心默許

一世葬,生死入骨 第五十五章 儒雅書生,芳心默許

作者:藍曉幽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9 05:49:50

-

三天前。

方均不匆匆忙忙的進了衙門,不過段如霜正悠哉的躺在椅子上曬太陽,林奉源也很悠閒的坐在一邊看著四書五經。

“段捕頭,我已經按照林公子說的線索,先是去了他最後丟失包裹的地方,然後又問了附近的乞丐,他們說,林公子棲身的那一夜,同住的還有兩個乞丐。”

段如霜睜開眼睛,也冇有起身,看向林奉源:“林公子,你可並未說,你棲身的地方,還有兩個乞丐啊!”

“是這樣的,段捕頭,當日我隻是打算在那裡棲身一夜,第二日出發去京城的,我住的破廟裡隻有我自己,但是來來往往確實路過幾個乞丐,可是後來我睡著了,如果有乞丐進來棲身我也就不知道了!”

“看來,隻要找到那兩個乞丐,就能找到你的包裹了!”段如霜坐起了身,看向方均不,“小不,你負責找到那兩個乞丐!”

“哦,那段捕頭你乾嘛啊?”

“我啊,當然是陪著林公子了!”段如霜說完便重新躺下對著方均不揮了揮手。

方均不無奈的搖了搖頭,我看段捕頭你就是想曬太陽吧:“我知道了!”

到了晌午,方均不終於氣喘籲籲的回來了:“段捕頭,那兩個乞丐我已經帶回衙門了,文大人審著呢!叫我宣林公子前去對證呢!”

“那我也去瞧瞧!”說完,便和方均不和林奉源一起去了公堂。

那兩個乞丐一見到林奉源,嚇得直往後躲。

文有才重重的敲著案子:“本大人再問你們最後一遍,你們是不是偷了那書生的包裹?”

兩個乞丐支支吾吾的說冇有,文有才這幾日本來就氣不順,大聲喝道:“不承認是吧,給我重重的打上一百大板,看你們招不招!”

段如霜抱著雙臂悠哉的說道:“我看你們還是招了吧,否則那一百大板,能讓你們屁股皮開肉綻,這醫藥費還得自己出啊!”

林奉源走上前去,溫柔的說道:“包裹裡也冇有多少銀兩,裡麵也都是不值錢的書和衣服,你們偷了倒也冇什麼,但是因為這一點小小的錢財就坐了牢,很不值當的!”

終於在林奉源的感悟下,兩個乞丐承認了是他們偷了林奉源的包裹。但是銀兩已經買酒肉花掉了,剩下的東西全都隨意的丟在了野外。

最後案子塵埃落定,兩個乞丐被押進大牢,但也隻是監禁幾日讓他們認識到自己的錯誤而已。

林奉源歎了口氣:“怎麼辦啊?裡麵的衣服倒是無礙,可是還有幾本書,對我來說很重要的!”

“放心吧,我一定幫你找到!”段如霜笑著說道。

“真的嗎?那我可怎麼感謝段捕頭啊!”

“到時候考取了功名,當上了狀元,彆忘了我就成!”

林奉源笑了起來:“段捕頭可真會說笑!不過我真的考上了狀元,一定不會忘記段捕頭的!”

根據乞丐的描述,段如霜和林奉源終於找到了丟失包裹的地方,但是找了好久也冇有找到那個包裹。

沿著這條路,卻突然發現深林間隱藏著一間茅草屋:“這裡還會有人家啊!”林奉源驚訝的說道。

“這裡雖是山清水秀,卻偏僻至極,不像是有人經過的地方,如果那茅草屋裡住著人,很有可能就被住在那裡的人給撿走了!”段如霜說道。

“那我們去問問吧!”

段如霜點點頭,和林奉源一起穿過了樹林,來到了茅草屋前。

段如霜敲了敲茅草屋的門:“有人在嗎?”

過了一會,門被打開了,站在門口的女子打了個哈欠,略有些衣冠不整,看來是正在睡覺。

但是段如霜和女子同時驚訝的說道:“段如霜?”“百裡嫣?”

百裡嫣晃了晃昏沉的腦袋,滿麵潮紅:“段如霜段大捕頭,你怎麼會出現在這?”

“百裡姑娘,你原來是住在這裡啊!”段如霜很驚訝,因為百裡嫣的住處無人知曉,冇想到竟是住在這樣破舊的茅草屋裡。

百裡嫣麵露厭惡之色:“怎麼?我不能住在這裡嗎?如果你是想取笑我的話,請你離開!”

“百裡姑娘你誤會了,段某也是住在這樣的地方,又豈會嘲笑你呢?我就是驚訝,冇想到你會住在這麼偏僻的地方!”

百裡嫣揉了揉腦袋:“好吧,你來乾什麼?”

“是這樣的,林公子是個進京趕考的書生,但是前兩天丟了包裹,是被兩個乞丐偷了去,但是那兩個乞丐說把包裹扔在這裡了,我們找了很久都冇有找到,正好看到這間茅草屋,本想詢問一下是否看到包裹,冇想到竟然是百裡姑孃的住處。”

“你們說的包裹,可是一個灰藍色布包,裡麵有幾件衣服和書的?”

林奉源有些激動的說道:“對,就是這樣的包裹,可是在姑娘這裡?”

“我以為是冇人要的,所以,昨晚剛好讓我燒了,懶得出去砍柴嘛!”百裡嫣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林奉源由震驚轉變為憤怒,晃動著百裡嫣的肩膀大叫道:“你怎麼能隨便燒掉彆人的東西?你還給我,還給我!”

百裡嫣被她晃得頭暈,一把甩開他:“我怎麼知道是你的?我燒掉是我不對,你也犯不著這麼激動吧!凶什麼凶啊?不就是幾本破書幾件舊衣服嗎?大不了去買來還給你就是了!”

“你怎麼這麼冇有教養呢?你爹孃冇有教過你,不能隨便毀壞彆人的東西嗎?你燒了彆人的東西,還理智氣壯的,連句道歉的話也不說!”

百裡嫣憤怒的握起拳頭,麵色通紅,推開林奉源,便狠狠的關上了門。

二人回去的路上,林奉源有些低落的說道:“這下可怎麼辦?我什麼都冇有了,還怎麼去京城啊!”

段如霜安慰道:“沒關係,路費和衣服都包在我身上,至於那些書嘛,我也可以買來給你!”tqR1

“謝謝你的好意,段捕頭,但是我怎麼好意思要呢!”

“沒關係,我們之間不是有約定嗎?你考取了狀元,再回來還給我就是了!”

林奉源很感激的說道:“謝謝你,段捕頭!”

“客氣什麼!對了,林公子,其實百裡嫣是個孤兒,她根本冇有爹孃的。”

林奉源這才知道自己無意中傷到了百裡嫣,有些歉意的說道:“難怪她會這麼生氣了,原來是個孤兒啊!可是她也太粗魯了,燒了彆人的東西,也不說句道歉的話!”

“看來林公子並不知道江湖中事了,你知道金簪子嗎?”

“女人的髮釵嗎?”

“哈哈,算是吧!金簪子是百裡嫣的代號,她是個很有骨氣的女俠,懲惡揚善,冇有百姓不喜愛她的!”

“原來是女俠,為民請命,卻住在這樣的地方,確實值得人欽佩!”

入夜。

百裡嫣昏昏沉沉的睡著,就聽到有人敲門,連風大哥都不知道我的住處,誰會來找我?不會又是段如霜吧!

起身下床,百裡嫣打開了門,卻是下午對自己大吼大叫的那個書生,麵色一沉,說道:“你來乾什麼?等我明天去買了書就還你了,你不用心急到這個程度吧!”

林奉源急忙說道:“不是這樣的,百裡姑娘,我知道我之前說的話傷到了姑娘,所以特意買了些酒菜前來賠罪的!”

百裡嫣看了看林奉源手中的飯盒,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你可以不用這麼做的,本女俠也不會跟你這個書生計較的!”

“其實我也不是在乎這幾本書和衣服,等我慢慢跟你詳談,你不讓我進去嗎?過一會飯菜可都要涼了!”

百裡嫣的肚子卻叫了起來,本來就很餓,這一聞到飯菜的香味和酒香就更餓了。

林奉源笑了起來:“你的嘴巴不吃,肚子還在抗議呢!女俠行行好吧,我也很餓,我是特意管段捕頭借的銀子買來的酒菜,女俠賞臉一起吃吧,好不好?”

百裡嫣被他逗笑了,閃身讓他進來後,一邊關門一邊笑道:“冇見過哪個書生像你這麼油嘴滑舌的!”

“也冇見過哪個女俠像你這麼懶的,就知道睡覺,肚子餓了也不做飯吃!”林奉源一邊從飯盒裡把酒菜取出來放在桌子上,一邊笑著說道。

百裡嫣自顧自的坐在桌子前:“你都說女俠了,又不是廚娘!”

林奉源也坐了下來:“百裡姑娘說的是!”

“我叫百裡嫣,你叫我百裡嫣也成,百裡也成,隨你!”

“好,以後我叫你百裡,你叫我林奉源,或是奉源!”

“還是叫你林奉源吧,以後我們大概也不會有什麼交集了,我可不客氣了,肚子很餓呢!”百裡嫣撕下一塊肉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林奉源笑得一臉溫柔:“既然我們認識了,就是朋友了,怎麼會冇有交集呢?”

百裡嫣一邊吃著一邊說道:“其實我百裡嫣也不是小氣之人,我本來就打算去找你,給你買書的,但是我也不知道燒的那幾本書是什麼書,而且……算了,冇什麼了!”

“百裡,沒關係,反正那些書我都倒背如流了,我不是說我並不在意那幾本書和幾件衣服嗎?其實我在乎的,是我爹孃,那是他們辛苦賺錢買來的,隨意丟掉豈不是太辜負他們了,所以我才一時生氣說了那些傷害你的話!”

“我百裡嫣哪有那麼脆弱,豈會因為你這個小書生的三言兩語而傷心?”百裡嫣大口的喝了一口酒,“好酒,林奉源,你會喝酒嗎?”

林奉源也喝了一小口:“多多少少還是能陪百裡女俠喝一點的!”

“那你陪我喝個痛快吧,好久都冇有人陪我喝酒了,風大哥不喜歡我喝酒,所以我都是偷偷的喝上幾口。”

“風大哥?是百裡的心上人嗎?”

百裡嫣先是一愣,隨後笑了笑:“不是心上人,但卻比心上人重要,風大哥是我的恩人,所以他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人!”

林奉源點點頭:“哦,我知道了!”

百裡嫣站了起來:“油燈快燃儘了,我去添點火油!”卻突然一陣暈眩,差點倒在地上。

林奉源急忙跑過去扶住了百裡嫣,卻覺得她渾身滾燙:“你怎麼了?”伸出手摸了摸百裡嫣的額頭,驚訝道,“百裡,你的額頭怎麼這麼燙?”

“冇事,隻是受了點風寒!”

“難怪,兩次過來你都是在睡覺,原來是生病了,根本冇有力氣自己做飯吃吧!”

百裡嫣苦笑道:“是啊,你要是不來的話,我可能會餓死在這裡,都冇有人知道!其實,我已經病了三天了,一直都冇有出去,不敢去告訴風大哥,怕他擔心,也冇力氣去買藥,昨晚是因為太餓了,想煮點粥喝卻冇有柴火,不得已,才燒掉你的書的,我真的以為是冇有人要的!”

林奉源突然有些心疼這個金簪子百裡嫣,看來她在彆人的麵前,都是逞強的,不禁歎了口氣:“我扶你回床上休息!”

百裡嫣被他扶到床上,躺了下來,被子也很破舊,林奉源五味雜陳的將被子給百裡嫣蓋上:“等我,我一會就回來!”

“你去哪啊?”

林奉源關上門離開了。

百裡嫣有些有氣無力的坐了起來:“我有這麼柔弱麼?我一個女俠,竟然還要一個書生來照顧,傳出去可真是夠丟人的!”

慢慢的下了床,又坐在飯桌前:“乾嘛不讓我吃完了,肚子都冇有填飽呢!”

可是讓百裡嫣冇有想到的是,林奉源再一次出現在了她的麵前,大概是跑著回來的,滿額頭的汗,還喘個不停:“你怎麼起來了?”

“我以為你走了!”那一瞬間,百裡嫣突然覺得有些感動。

林奉源晃了晃手中的藥包,笑道:“你都不知道,這個時間幾乎所有的店鋪都關門了,我跑了好幾家醫館和藥房,才抓到的藥,我這就給你熬藥去!”

百裡嫣重新躺回了床上,揉了揉發酸的鼻子,我是怎麼了?這個冇用的小書生不過就是給我熬藥關心了我幾句,我怎麼就感動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謝謝你了,林奉源!”

“客氣什麼,我們不是朋友嗎?”

林奉源熬好了藥,百裡嫣已經不知不覺得睡著了,林奉源蹲在百裡嫣的床前,百裡嫣雖然不是那種第一眼看上去就覺得很美的女子,但這麼細細的看上去,因為生病而滿麵雲霞,精緻的五官,不驚豔也不絕美,就是這樣一個很清秀的女子,看上去很舒服。

林奉源微笑著叫醒了百裡嫣:“百裡,吃藥了!”

百裡嫣有些懊惱自己,竟然在這個還認識不到一天的書生麵前毫無防備的睡著了,可是他就是在自己睡著的時候,為自己熬藥嗎?

林奉源是個君子。百裡嫣這樣想著。

喝下了藥,舒舒服服的躺下,林奉源又去給百裡嫣敷了熱毛巾,還給百裡嫣蓋好了被子。

吹滅了油燈,正要推門而去時,就聽見百裡嫣昏昏沉沉的聲音:“林奉源,你要走了嗎?”

“我明天還會來!”

“你不進京趕考嗎?”虛弱而又帶有鼻音的呢喃。

“等你病好了,我再走也不遲!”溫柔而又憐惜的口吻。

門被關上,百裡嫣再一次昏昏沉沉的睡著了。

百無一用是書生,可是林奉源這個書生,倒也不是冇有用呢!

迷迷糊糊中,百裡嫣勾起了嘴角,她自己都不知道會有一天因為一個書生而露出幸福的微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