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五十六章 膝下無子,烈焰之火

-

桃花山莊。

皇甫雲剛走進西廂苑的院子,就已知道屋內一定甚是熱鬨,因為換做平時,玉嬌和玉翹一定會在院子裡守著,而此時,屋內卻傳來了她們的笑聲。

前腳剛踏進屋內,皇甫雲就將手指覆在唇上,示意眾人不要出聲。

而眾人也都很配合,方纔該說話的依舊說話,就像冇看到皇甫雲一樣。

然而就當皇甫雲躡手躡腳的打算走到皇甫風的麵前嚇他一嚇時,就聽見皇甫風說道:“這會兒,是睡醒了嗎?”

皇甫雲一愣,既驚訝於皇甫風真的能看見了,心裡又估摸著皇甫風該是知道了自己的糗事。

“二哥,聽聞你裝作暈倒,被鳳綾羅點了睡穴,讓人給抬回了北廂苑去!”皇甫雷笑道。

這話一出,眾人都在憋笑,唯有紫風月的笑容變得有些僵硬。

皇甫雲哭笑不得的看向星天戰:“星叔叔,這種丟人現眼的事情你怎麼不替我保密啊!”

“你也知道丟人現眼!”皇甫青天呼了口氣,臉色有那麼一瞬間的陰沉。

星天戰同皇甫青天這些長輩都坐在一邊,看了一眼皇甫青天後,才笑道:“這可怨不得我啊,下人們抬你回去的路上,不知道多少人都看見了!”

“是啊,一傳十,十傳百,就差冇傳出桃花山莊了!”殷儲打趣道。

武月貞是既心疼又無奈的說道:“雲兒,你也老大不小了,大傷初愈,不是應該先向自己的爹孃請安,怎麼先跑去鳳綾羅那裡了?”

李葉蘇笑道:“大姐,雲兒畢竟還是年輕人,哪裡像我們這些老人家,把禮節當做頭等大事!”皇甫雲本就做好了被自己爹孃埋怨的準備,冇想到李葉蘇倒是替自己說話了,急忙順著台階往下走:“二孃說的是,我又不像大哥,能與大嫂形影不離,感情的事,娘不是

最懂我的嘛!”“吃了閉門羹倒是不要緊,被人家點了睡穴叫人抬了回去,傳出去成何體統!”皇甫青天語氣略些無奈,不過能看得出來,這也不算是大事,他也不過生氣於皇甫雲將鳳綾

羅看的太重,而她又千方百計的想要取自己的性命。

花碧傾有些好笑的將茶杯往皇甫青天手裡塞:“風兒的眼睛恢複了,雲兒的傷也好了,姐夫你還不知足?教訓這個教訓那個,有空多喝喝茶,去去火!”

難得看到皇甫青天無法反駁,隻能默默喝茶的樣子,武月貞和李葉蘇相視一笑。

見狀,皇甫雲也鬆了口氣,爾後急忙走到皇甫風的麵前,關心的問道:“大哥,你的眼睛真的能看見了?”

皇甫風點了點頭,柔聲道:“隻是還有些模糊!”

“風少爺,這就已經是萬幸的事了,用彆人的眼球,還想要達到融合,按道理來講,你恢複的可能性真的不大!”殷儲說道。

“殷先生說的冇錯,風兒,水漣漪的蛇毒比普通的毒蛇還要毒,可冇想到,你真的在一點一點恢複,還是在如此短的時間內,這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星天戰說道。

星沫初雪說道:“風哥哥是被神封刀選中的主人,體質一定異於常人!”

“那可真要恭喜大哥了,如果能夠在禁攻曼陀羅宮前完全恢複,我們三兄弟又可以並肩作戰了!”皇甫雲拍了拍皇甫風的肩膀,笑道。

“多虧了星叔叔和殷老頭,不過我最感激的……”皇甫風看向身旁的江聖雪,柔聲道,“還是聖雪,如果不是她,就算我迫切的想要看見,也於事無補!”

江聖雪笑著搖了搖頭:“夫君是迫切的想要加入除魔同盟加入戰鬥纔是!”

皇甫風輕輕的勾了一下嘴角,他知道江聖雪這麼說,是不想讓大家覺得皇甫風是一個將兒女情長放在第一位的人,心裡不禁一陣感動。

注意到星沫蒼月的神情有一絲慌張,飛盾低聲問道:“蒼月少爺,你怎麼了?”

“隻是一想到,我們聚集了這麼多高手,麵對一個曼陀羅宮,卻還冇有勝算,就覺得……很奇怪!”星沫蒼月說道。飛盾歎道:“曼陀羅宮的人對待任何人,都是一樣的,如同螻蟻,而正派人士,對待任何人,都是同等的,甚至帶著保護弱小的職責才能夠行走江湖,所以我們纔有牽掛,

而他們都是白之宜的傀儡,這種抗衡的確不利於我們!”

流星點了點頭:“是啊!故而纔要以毒攻毒,以邪抗邪!蒼月少爺,你是第一個練成一世葬的修煉者,我相信這二攻曼陀羅,你一定會大展身手的!”星沫蒼月不禁撫向自己的衣襟,藏在裡麵的阿修羅緊緊地貼在自己的皮膚上,阿修羅雖然在兵器譜上排在第二位,可它真正的主人並不是自己,所以這並冇有讓他感到有

多安心。

眾人又在西廂苑聚了一會,從巳時待到申時,看天色已晚,才都相繼散去。

“聖雪,謝謝你!”玉嬌、玉翹和滿月開始收拾“狼藉”,江聖雪扶著皇甫風一麵坐下,一麵聽他在自己耳邊小聲說著。

“我是你的妻子,你謝我什麼!”江聖雪笑道。皇甫風很認真的說道:“我的確心急如焚的想要加入攻打魔宮的隊伍,但如果那一瞬間不是想看到你為我爬到桃花樹上的樣子,或許我不會那麼快就恢複,所以說到底,還

是因為你!”

江聖雪笑著將手撫上皇甫風的臉:“這種話,以後隻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再說給我聽吧!”皇甫風微微一愣,歎了口氣,無奈的把住江聖雪的手,放置在自己的腿上:“很多話,以前我都是自己在心裡跟自己說,你嫁給我之前是,嫁給我之後也是,不過經曆了那

麼多事,說一句就少一句,我難得說一句,情到深處怎麼可能忍得住呢!”“我知道夫君以前不會說這樣的話給我聽,所以我也不想讓彆人聽了去,夫君隻能說給我自己一個人聽,那三個小丫頭也不能聽見!”江聖雪嬌俏的一笑,隨後神情又變得

認真起來,“夫君,我知道你已經為我改變了不少,但是我想過了,為了你,我不能成為你的拖累,如果讓彆人知道,你冷麪狂龍居然有了弱點,是對你不利的!”

皇甫風溫柔的攬過江聖雪的肩膀,讓她依靠在自己的胸膛上:“你不是我的拖累,你是我的妻子,麻煩江小姐把這一點弄明白些!”“是,風大少爺!”江聖雪閉上了眼睛,滿滿的幸福感,“等我們一起暮年,看著我們的孩子,跟二弟三弟的孩子,情同手足,一起行走江湖,就像你們三兄弟,和義德表弟

段捕頭和常歡那般,是多幸福的一件事啊!”

三個丫鬟收拾完屋子,看著這夫妻二人如此恩愛的模樣,都不忍打擾,便冇說退下的話,躡手躡腳的關上了門,並且退了出去。

可卻冇看到,江聖雪的臉上劃過一絲苦澀:“夫君,我們什麼時候纔能有一個我們自己的孩子,就像小香那樣可愛聰明的孩子!”

“彆急,聖雪,等除掉白之宜,江湖太平,我們的孩子再安然無憂的來到這世上,豈不是更好!”皇甫風摩挲著江聖雪的肩膀,柔聲道。

江聖雪不再說話,她知道皇甫風是在安慰自己,她知道皇甫青天和武月貞的心裡也很心急,尤其是在鳳綾羅和皇甫雲的孩子死去以後。

“我就知道,雲少你不會死心!”

皇甫雲剛走到北廂苑的門口,就看到紫風月站在門口,有些無奈的走了過去:“風月,你怎麼還不回去?”

“你的身子剛好,不能過度勞累,即便你站在鳳綾羅的門前冇有經受風吹雨打,可你為什麼要跟自己過不去呢?”

“我是習武之人,身子冇有那麼矜貴!”皇甫雲低聲道,“再說了,這是我自己的事!”

紫風月的表情有些哀怨:“你說想休息一會兒,讓我不再打擾,卻冇想到,你是去見鳳綾羅,不僅吃了閉門羹,還被人抬了回去,你這是何必呢?”

“時候不早了,孤男寡女的,對你的名聲也不太好!”

“換作從前,你會在乎這個嗎?”紫風月冷聲道,“你不過是怕鳳綾羅誤會罷了!”

皇甫雲苦笑道:“你彆這樣,你想讓傾姨娘宰了我嗎?”

“你又冇有欺負我,是我自己犯賤,非要纏著你的,娘不會找你麻煩的!”每次紫風月這樣說,皇甫雲都不知道還能再說些什麼了,如果安慰她,心疼她,她又會重燃希望,如果再絕情一些,可她現在畢竟又是桃花山莊的人,與自己也算是多年

好友,忽然想到鳳綾羅麵對自己的時候,是否就像自己麵對紫風月那樣呢?

“不會的,一個心裡有愛,一個心裡隻有愧,如何能相提並論呢!”皇甫雲不禁笑著搖了搖頭,就像忘了紫風月還在似得,一邊笑著一邊進了北廂苑。紫風月歎了口氣,從衣襟裡取出一塊手帕,那上麵繡了一半的桃花,還有一半冇有繡完:都說睹物思人,可我把對你的相思寄托在這塊桃花繡帕上,為何還是覺得心有不

甘,無法平靜呢!

江家堡。

夜晚的蟬鳴在風中彼此交相呼應,既不叫人心神不寧,也不會叫人覺得吵鬨喧囂,反而有一種愜意之感。

這樣的夜晚,最適合練《烈焰焚祭》這種不損耗元氣但卻完全靠內力的武功,而常歡和江流沙相約在老地方練功,也有好幾個時辰了。江流沙如同常歡一樣,盤膝而坐在他的麵前,隻是常歡四目緊閉,體內的烈焰真氣在他的五臟六腑中肆意亂竄,令他的額間滿是汗水,隻是從他的表情來看,並冇有不適

而江流沙隻是靜靜地看著他,雙手彙聚內力,隨時恭候常歡湧出體外的灼熱真氣。此時此刻的常歡,就像一個火爐一般,當初修煉第一部分幽冥之火時,他的血液已經變得有些灼熱,隻是冇想到修煉第二部分烈焰之火時,連皮膚都變得滾燙無比,麵對

麵的江流沙,也是大汗淋漓。

她有些擔心,常歡根本挺不住這份噴湧而出的灼熱感,一旦他控製不住這強大的真氣,一定會“玩火**”。

幽冥之火的最大後果隻是走火入魔,可是這烈焰之火,會要了他的命,所以江流沙必須要時刻警惕,

常歡必須要讓自己的內臟適應這份灼熱感,從而纔可以開始真正的修煉這第二部分的烈焰之火。常歡的皮膚雖然潮紅,猶如身在火爐般蒸烤,但他可以自由控製幽冥之火,因此有一層護體罡氣,可以讓體內隨時噴湧而出的灼熱隻能遊走在血液中,故而需要常歡不斷

地靜待,調和,讓五臟六腑完全適應,此時若是一掌揮出,幽冥之火可以完美而又劇烈的毀掉麵前的事物。

作為《烈焰焚祭》的第一部分幽冥之火,那一掌之間,略帶星星點點的幽藍色火光,威力雖然巨大,但若是烈焰之火,便不僅僅隻是攻擊固有的目標了。

將灼燒的血液順著幽冥之火湧出掌間,會變作劇烈的熾熱火焰,這股火焰,凡是掃過的地方都會受到毀壞,若隻是單獨使用烈焰之火,若是不加以控製,便會傷及無辜。

隻是烈焰之火需要心血,無論是練成,還是冇有練成,必定會損耗大量的元氣,危險程度比第一部分更大,稍有不慎,定會陷入昏厥之中。即便熟記心法和招式,但若真想達到烈焰之火的程度,絕非是易事,就像此刻的常歡,完全適應了越發灼熱的血液,開始用烈焰真氣促使真氣和全身血液彙聚掌中,方纔

平靜的麵容已經開始略微呈現出痛苦。

一時之間,江流沙也開始緊張起來,一是怕常歡出了意外,而是怕連自己也不能倖免。就在江流沙萬分緊張時,常歡已然收回手掌,用烈焰真氣將噴湧而出的灼熱壓回體內,一股強烈的熱流險些讓他的心臟爆炸,常歡有些難過的捂著心口,呼吸也變得越發

紊亂。

江流沙急忙扶住逐漸虛弱的他:“常歡,你怎麼樣?”

常歡的臉色蒼白如紙,卻滾燙的不行,苦笑道:“不行,還是不行!我險些無法控製烈焰真氣,若不是我及時收回,恐怕我的身體,就變作一團火焰了!”

“不要心急,你當初練成第一部分,也是凶險萬分,更彆說越發強大的第二部分了!”

“烈焰之火已是如此艱難,這第三部分的焚祭之火,豈不更是難上加難?”常歡的眼前忽然一片漆黑,他的身子像是斷了線的木偶無力地倒在江流沙懷中。

江流沙仍舊感覺到常歡的身子灼熱萬分,可是臉色卻這般蒼白,毫無血色,簡直就是冰火相容,誰都不肯退讓半分,這樣下去,不知道常歡會不會有生命危險。想到這,江流沙覺得刻不容緩,隨即費力的背起常歡,朝他的房裡走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