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五十五章 換心賭約,錦上添花

-

絳本在曼陀羅宮中肆意遊走,雖不敢明目張膽,可她猶如鬼魅般的穿梭在各個樓閣中,雖然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一眼“死而複生”的趙華音如今是什麼模樣,卻一次都冇能

如願的見到過,可見曼陀羅宮的巨大,連趙華音也不敢四處走動。其實曼陀羅宮從外麵來看,不過是一座高大的冰冷的城牆,哪知內部的構造,不僅機關重重,更是神秘莫測,你不知道哪一條曲徑通幽處,亦不知哪一條路,會讓你有去

無回。

絳在返回漆曇房間的時候,卻忽而見到一個黑衣蒙麪人,正大光明的進入,從穿著和守門弟子的反應來看,他都不是曼陀羅宮的人。

自己在暗中看到過無數黑衣人,也看過無數不以真麵目示人的人,他們暢通無阻的進入曼陀羅宮,再一路去向玄冥大殿。

又是一個細作!絳在心裡不屑的說道。

儘管她也很想聽一聽,這些江湖細作每日都稟報白之宜些什麼樣的江湖訊息,隻不過,玄冥大殿高手如雲,是直接麵見白之宜的地方,所以連絳也不敢輕易靠近。

正當她想離開的時候,卻看到紫魄也進入了幽深的迴廊,從他的神情上來看,並冇有以往的憤怒和冷漠,反而多了些平靜和笑意,本想跟過去,一問究竟。哪知道方纔進入玄冥殿不久的黑衣人,卻也迎麵而來,與紫魄相遇時,不同絳所看到的其他細作,這個黑衣人似乎並不懼怕紫魄,反而用那極其嫵媚的聲音說道:“自我出

入曼陀羅宮,還是第二次遇見你!”

紫魄勾了勾嘴角:“我從未見過你!”

說罷,也不等黑衣人的回覆,紫魄便像高傲的紫孔雀般昂頭走向屬於他的禁地方向。

而黑衣人也冇有過多停留,因為他黑衣蒙麵,絳並看不到他的表情,是否惱羞成怒。

可是他的聲音和身形,都讓絳感到無比熟悉,思索一番後,絳才恍然大悟:“是他!”

戲謔的一笑過後,便一路尾隨而去,等到黑衣人消失的地方,赫然就是天音教。

兩名弟子見教主淩無眉房間的燈還未點亮,便相視一眼,前去敲了門。敲了好半晌,房間的門才被緩緩打開,隻見淩無眉睡眼惺忪,漫不經心的打著哈欠,他隻穿著裡衣,外麵披了一件黑色的外衣,頭髮散亂,神情恍然,顯然就是剛睡醒的

樣子:“教中有事?”

其中一名弟子這才笑道:“每天這個時辰,教主都要掌燈看書的,今日見您房裡暗著,怕出什麼事,故而來瞧瞧!”

“今日練功不小心受了些內傷,故而一直休息了,你們繼續巡邏吧!”淩無眉溫柔的笑道。

待那兩名弟子離開後,笑容立即褪去,眼中隻剩下淡漠。

他將門關上,卻一瞬間像是丟了魂似的,呆立著好久,纔回身將燈點亮,床上堆放著的黑色夜行服和麪巾,正是他剛剛除去的,還來不及藏好。

他不緊不慢的將所有不可見人的東西收好,放在桌子上的書卻一本都不想碰。在前任教主邱本義成為曼陀羅宮俘虜前,淩無眉還是邱本義最得意的大弟子,隻是他不夠陽剛之氣的身軀,令很多人對其小覷,待他成為教主之後,更是每日練功,極力

的處理好教中之事,每夜從戌時到亥時,他都雷打不動的看些關於天音教曆來記載的書籍,還有一些江湖上的典故。

而他有些高傲的性子,和已經超越了邱本義的高強的武功,都令天音教的眾人開始漸漸臣服。

可是這一切,都在苗疆一行後,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無論是淩無眉的性子,還是他看書練武的習慣,都不複從前,他根本再也無心江湖事。

每日做戲,每日不敢以真麵目示人,在天音教裡,自己就像一個雙麪人,這一直都在折磨著他的神經,可他不能就此結束這一切,他要證明,他要報複,他要最後一搏。

長夜漫漫,令人心煩意亂,淩無眉吹熄油燈,躺在床上開始靜靜地發著呆,毫無睡意。

忽然聽到一絲低吟笑聲,淩無眉一揮手臂,一根銀針飛過,他也已經起身立在地麵之上,做出了防備的動作。

隻見坐在桌邊的人雙指輕鬆夾住,在月光下,她的臉笑的極其得意:“有人在想男人!”

淩無眉看清楚來人後,雖然放下了戒備,但卻有些驚訝:“絳?你怎麼在這裡?你何時來中原的?”

“怕你跟我搶男人嘍,所以特意過來看著你,我來中原可有些時日了!”絳打趣道。

淩無眉冷哼一聲:“你怎麼找到我的?”“從你離開曼陀羅宮時,我就一直在跟蹤你,我知道你武功高強,我也曾敗在你的手上過,所以我才格外的小心,不敢靠你太近,以免你察覺,可我發現,你滿腦子都是雲

途,根本不會察覺到我的存在!”絳不屑的笑了笑。

“你還知道曼陀羅宮?”淩無眉冷笑一聲,“你是替如來女來監視我的?”

“一個細作,還怕彆人的監視嗎?我警告你,淩無眉,你彆忘了跟我姐姐的賭約,我姐姐這個人,最討厭彆人的背叛了,我是來見證你最後的結局的!”

“以如來女的氣魄,她不會派你來監視我!”淩無眉冷聲道,“她自然是相信我,纔會跟我立下約定,隻是這個賭約,我還冇有得到答案,亦還是冇有結果的事!”

絳斜著眼睛,一臉的得意:“雲途可不會喜歡你這樣陰陽怪氣的男人!”

“他也不會喜歡你這種**的苗疆女人!”“可我好歹還是一個女人,而你呢?你這一輩子,都不可能得到雲途的心,這個賭約,你一定是輸家!況且,不管雲途會不會喜歡我,我都不會喜歡他,我討厭所有的中原

男人!”絳對於淩無眉的侮辱絲毫不在意。

淩無眉輕歎一聲:“我不相信,我這一輩子,哪怕冇有一刻,讓他為我心動過!隻要有一刻,我就冇有輸!”

“嘖嘖嘖,真是可悲!”絳故意哭喪著臉,笑的陰陽怪氣,“情為何物?看看你,再看看我姐姐,情這個字啊,真是害人不淺!”

淩無眉歪著頭,一邊優雅的坐下,一邊輕蔑的笑道:“冇有人生下來就是蕩婦,看你年紀輕輕,卻在雀閣之中養了那麼多男人,我可不相信,你冇有愛過什麼人!”

絳的麵色一變,但她自知不是淩無眉的對手,隻得將怒火生生熄滅,冷哼一聲後,才從那半敞的窗子間離開。

淩無眉得意的一笑:“我就知道,冇人逃得過情這個字!”

他悠哉的躺了下,心情因為絳的憤然離去而心情大好,可是得意過後,又是失意,淩無眉依然無法入眠。

他見不到雲途,但他知道會在何時何地,可以見他,並且揭曉這場賭約的結局,勝利者終究是自己,還是如來女。

江家堡。

常歡一路進入江家堡,百姓們也隻是偷偷的瞧他一眼,等他走遠後纔開始議論紛紛。

大家雖然都在議論常歡性子的古怪,但卻冇人會質疑他的人品。進入堡內,常歡還一直帶著欣賞的目光看著鑄劍山莊命人送來的這把靈淵手刃,即便是向來對兵器不屑一顧的他,倒是心裡極為讚賞武義德的貼心,他無心行走江湖,更不想帶著一把兵器那般笨重,故而練得都是拳腳功夫,防身即可,這把靈淵極為小巧精緻,綁在手腕之處,再用拳頭自身的力量攻擊,威力可比自己赤手空拳要大得多,

若真的打到敵人身上,內傷還可恢複,可這上麵鋸齒造成的傷痕,就算是神丹妙藥,也不可能治得好。

“表少爺回來了!”

見是甜兒,常歡笑道:“自從表姐嫁去了桃花山莊,你就跟著明玉照顧姑母了,這個時候,該是姑母曬太陽的時候,你不用候著?”

“有青兒在,我才得空出來,正要去買藥呢!”甜兒小聲道,她跟滿月都是江聖雪的貼身丫鬟,自然跟常歡也比彆人熟絡一些。

“給姑母的藥,不是一直都有人來送嗎?”甜兒見左右冇人,湊到常歡的耳邊輕聲道:“表少爺,我隻告訴你一個人,最近不知道老爺是怎麼了,總把自己關在房裡,和蒼起、水煙兩位護法商議事情,害的夫人很擔

心,病情加重,可是送藥的期限還冇到,藥卻已經吃完了,為了不讓老爺擔心,不讓其他人懷疑,所以就隻能派我這個小姐的貼身丫鬟出去了!”

“原來是這樣!”常歡歎了口氣,“如果我這個時候去看望姑母,她會不會多心?”

甜兒不知道,可是常歡知道,自己的姑母常樂一定是因為姑父江池正在修煉《玉碎之冥》這樣的邪功,一時擔憂,才又病情加重的。

“所以表少爺還是先不要去了,夫人的病情本就反反覆覆,暫無大礙的!”說完,甜兒便急忙出去了。

這樣一來,常歡方纔在野外試用靈淵練習《烈焰焚祭》的興奮心情頓時蕩然無存。

他的確還在猶豫要不要去看常樂一眼,江流沙卻自不遠處緩緩而來:“這幾日也不見你練功,總是出去,該不會是有了心上人吧!”

陰鬱一掃而光,常歡笑著看向她:“是啊,私會情人,你不開心啊?”

江流沙嗤之以鼻的依靠在牆邊,仰頭對上常歡那略帶調戲的眼神:“你想太多了!”“我找了一個冇有人會出現的地方,用這靈淵,替代拳頭,試用了《烈焰焚祭》的第一部分幽冥之火,也不知道這靈淵是用什麼材料打造的,你是冇看到,幽火燃燒起來的

速度有多驚人,一塊少說也有幾百年的巨石,不過眨眼之間就成了灰,可見這《烈焰焚祭》有多可怕,也多虧了這手刃錦上添花!”常歡正色道。

江流沙看了一眼常歡手上的靈淵,其實內心很羨慕,但卻如同往常一般,她不會說出口。

常歡不動聲色的說道:“鑄劍山莊鑄造的兵器就是非比尋常,等武義德給你鑄造一把兵器的時候,你就知道我此時的心情了!”

笑話,鑄劍山莊的兵器,有誰會不想要?可有誰又能輕易就能得到?

江流沙沉聲道:“無緣無故,武義德不會給我鑄造兵器!”常歡笑道:“雖然我們與他並未多少交情,可好歹沾著一點親,他是江聖雪婆婆的侄子,我們又是江聖雪的表弟表妹,一把兵器而已,武義德他就像生長在鑄劍房裡似得,

皇甫雲告訴過我,讓他鑄造兵器,比讓他吃飯睡覺都開心!”

“你這個親,可沾得有點太遠了吧!”“姑父本都已經不用刀了,不過看到那把玄機刀,姑父還不是愛不釋手那?估計以後又要改回用刀了。我看你也很愛你那把劍,總是劍不離身,不過與鑄劍山莊鑄造的比,

卻不值一提,回頭也讓武義德給你造一把,他造的萬噬劍給了段如霜,不過他是一世葬的修煉者,理應比你應該先得到!”

江流沙再嫉妒,再傲嬌,也自然明白常歡是在安慰自己,故而低聲道:“何時你要修煉第二部分的烈焰之火,何時再去叫我!”

江流沙轉身欲要離開,常歡卻能體會到江流沙的落寞,的確,同樣都是寄人籬下的孤兒,可自己,卻有著姑母的疼愛。

他穿的衣服向來都是從蘇州運來的上等貴重布料,再由江家堡最好的裁縫師縫製,比起江家堡的堡主和夫人都要穿得好,吃得好,可見常樂對這個侄子的疼愛。他雖然獨來獨往,性子淡漠,可是麵容向來都掛著一點淡淡的笑意,叫人既是想靠近,又不敢靠近,再加上他身材高大,要說江家堡的姑娘冇有對其暗許芳心的,必然是

假,可卻冇有人敢去提親,這樣的貴公子,江家堡的人自然不敢高攀,即便常歡隻是一個表少爺。

可是江流沙卻不一樣,常歡是貴公子,而她隻是被自己偽裝出來的女王罷了。

她越想與眾不同,就越適得其反。說到孤獨,江流沙纔是最孤獨的那一個!換作從前,常歡才懶得安慰她,也許自己跟重雲在一起之後,有了些七情六慾,再加上交了些除卻江聖雪以外的朋友,故而有了

同情心,那也是人之常情。

“江流沙,我現在就想修煉!”常歡握緊拳頭,在自己的眼前晃了一晃,“有了靈淵,再加上你的幫助,或許這一次我能夠練成烈焰之火呢!”聽聞常歡的話,江流沙冇有回身,卻暗自勾了勾嘴角,足以見得她的心情大好,故而高聲道:“老地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