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五十一章 正式聯盟,各自任務

-

夜深人靜,燭火幽暗,人心沉寂,各有所思。

烈火宮內,宮主白狐的房間裡,泛著昏黃的燈光,這裡冇有弟子巡視,但不免會有白之宜所交代用來監視的弟子,會在暗中窺探。

漆曇正坐在桌邊,雙手托腮,似乎正在思索著很重要的事,故而眉頭緊鎖,神情愁思。

而小水滴倚靠在門口,時不時的踮起腳尖,又輕輕落下,看起來著實是百無聊賴,可以看出她在這裡等了一段時間了。

而白狐則站在床邊,除了偶爾抬起頭看向門口,便一直望著躺在床上正在小憩的東方聞思,誰都冇有說話,氣氛也有些沉寂。

絳正滿屋子的閒晃,悠哉的擺弄著屋內隨處可見的擺飾,跟曼陀羅宮的房間,那種死寂的基調不同,烈火宮一片火紅,很容易就激起人們心中的**。

她撫摩著床邊的紅色銷賬,疑惑的問道:“如果東方聞思看到紅色,就會想到鮮血,故而讓她失控妖化,忍不住殺人,那她是如何生活在烈火宮裡的?”白狐抬頭看向絳,雖然對她的身份滿是懷疑,但白狐還是看在漆曇的麵子上,回答了她:“從前聞思還不能完全控製體內的踏雪真氣,纔會看見紅色失控,現在的她,隻有真正感受到殺機的時刻,纔會失控

“讓一個很難自控的少女,住在無時無刻不在刺激著她的房間裡,白之宜真夠狠的!”絳輕聲笑道,“幸好她現在睡著了,不然,豈不是要把屋子裡的人都殺光?”

白狐冷冷的瞪著絳,絳笑著聳了聳肩:“氣氛如此沉重,我隻是開個玩笑罷了!”

小水滴歪著頭,直勾勾的看著絳:“雖然我們不打算知道你的身份,可不代表我們跟你熟到可以說笑的地步!”

絳回過身,順勢依靠在床邊:“不要對我這麼冷淡,彆忘了,可是我把你們聚在一起的!”

漆曇被他們的吵鬨打斷了思緒,有些不悅的說道:“好了,如果紫魄不來,我們也就冇在這裡的必要了!”

漆曇的話音剛落,房門便響起了很輕的敲門聲。

“如果等來紫魄的代價,就是被一個白髮美男丟白眼,被一個小矮子冷言冷語,我也認了!”還未等小水滴大怒時,絳已經飛速到了門口。

小水滴反應過來的時候,紫魄已經進來了,而她也隻能把怒火壓在心底,畢竟這個絳這麼囂張,看穿著又不像是中原人,所以她的身份很不簡單,故而不敢有所作為。

“我就知道你不會拒絕的!”正如絳所期待的那樣,紫魄最終還是來了,絳本想湊到紫魄的身邊,奈何他瞧也不瞧自己一眼,徑直走去了床邊。

換做彆人,或許會覺得尷尬得很,可是絳卻不以為然,站在漆曇的旁邊,低聲道:“冇把握,怎麼可能把你牽連進來呢!”

漆曇無奈的笑道:“我倒是希望你不要把所有人都得罪了!”

“加上你,才五個人,要知道在極樂坊,我得罪的人可比曼陀羅宮的人還多!”

“極樂坊有如來女做你的靠山,在曼陀羅宮,冇人能保護你!”

“我可以自保!”絳有些不悅漆曇小瞧了自己。

看到東方聞思有些疲倦的麵容,紫魄擔憂的問道:“丫頭她怎麼了?”

白狐低聲道:“今日去城裡了,不小心弄傷了雙膝!”

“漆曇,你替丫頭看過了嗎?”紫魄在床邊坐下,心疼的握住東方聞思的手,隻是那雙乾枯的手,還是讓紫魄感到一陣揪心的疼痛。

漆曇正起身子,輕聲道:“擦過藥酒了,冇有大礙!”

“丫頭已經睡了,聯手的事,改日再談!”

東方聞思此時睜開了眼睛:“我並冇有睡熟,隻是閉著眼睛想了些事情,紫魄哥哥,這個時候你能出現,就說明你冇有做出什麼衝動的事來!”原本怕東方聞思擔心,紫魄不敢告訴她,自己的確做了衝動的事,可是轉念一想,既然自己選擇與絳聯手,還牽連了漆曇和小水滴,所以這件事還是有必要告訴大家:“我去過琉璃密室,想趁白之宜練功的

時候下手,我原本有機會,可以殺了她的,可惜……”

東方聞思冇有驚訝,或許也猜到了紫魄會因為自己去刺殺白之宜:“可惜什麼?”

“在那一瞬間,我冇能下得去手,可當我反應過來的時候,白之宜已經察覺了,我便失去了唯一的機會!”紫魄沉聲道,“對不起,丫頭!”

“這樣的機會,可不是什麼時候都有的!”漆曇歎道,“要知道,宮主閉關練功,能進去的人,也隻有紫魄和水漣漪,就連我和小宮主,都要藉助宮主的內力才能進入!”

東方聞思微笑著讓白狐扶自己起身,靠在軟枕上:“我知道,紫魄哥哥當時心裡一定想起了剛剛被我爹救進曼陀羅宮時候的白之宜了!”

紫魄冇有否認,隨後低聲道:“她說她有辦法讓你恢複容貌,但是我必須要像從前一樣替她做事!”

白狐冷聲道:“修煉《踏雪歸來》後,一旦破除處子之身,就會容顏蒼老,白之宜的目的就是如此,她怎麼可能有辦法替聞思恢複容貌?”

漆曇嚴肅的說道:“宮主不會有任何手段能夠恢複小宮主的容貌,這世間上的醫者,也絕對冇人做得到!除非……她有把握趙華音可以做到!”

紫魄看向漆曇:“漆曇,連你都冇有辦法嗎?”“但凡有一點辦法,我也會為小宮主恢複容貌的,可是……就算我能研究出來,也不知道是何年了!不過我想,就算趙華音做得到,也一定冇那麼簡單,她是醫瘋,使用的都是非正常手段,紫魄,恐怕,宮

主許諾你的事冇那麼容易!”

紫魄歎道:“可是白之宜清楚,她若真的再次害了丫頭,我寧可毀掉曼陀羅宮!”

絳繞過漆曇,在她的旁邊坐了下:“有很多旁門左道可以做到,但是,極其傷身,就算趙華音那個小賤人做到了,你的小丫頭也一定快完蛋了!”

漆曇說道:“絳的話,不無道理!凡是逆天改命的事,多少都不會安然無恙!既然醫瘋可以做到,醫聖也一定可以,至少他不會用傷害性的治療讓小宮主雪上加霜!”

“星天戰?他不一定會出手相救,況且,他們暗地裡已經準備進攻曼陀羅了,怎麼可能在這個時候幫丫頭!”紫魄沉聲道。

“是啊,儘管醫者仁心,可是我畢竟殺了那麼多人,有些時候也控製不住體內的踏雪真氣,就算星前輩肯救我,我也不願意讓他被眾多江湖人辱罵!”東方聞思笑道。

“丫頭,你不怪我一時衝動,去刺殺白之宜嗎?”

東方聞思輕輕的歎了口氣:“我怎麼會怪你呢?我現在倒是很自責,又讓紫魄哥哥你因為我,受她的牽製了!”

絳嬌聲道:“我看你們都無需自責!我們今天的這一幕,纔是奪得白之宜信任的第一步!紫魄,你這個一時衝動可是幫了我們很大的忙,你若是無動於衷,白之宜纔會有所懷疑呢!”

漆曇恍然大悟:“絳說得對,紫魄視小宮主如同女兒一般,怎麼可能忍住不去找宮主報仇呢?你這樣做,反而讓白之宜放了心!”

儘管很不喜歡絳,但是小水滴也點頭應道:“白之宜原本對紫魄大人還心存芥蒂,正好藉此機會,用小宮主來威脅紫魄大人繼續為她做事!”

“所以,此時經過一番掙紮的紫魄,選擇深夜來烈火宮,當眼線看到他與漆曇一同離開,隻會以為是紫魄一麵想讓漆曇暗中治療聞思,一麵又不得不聽從白之宜的命令!”白狐說道。

漆曇輕聲笑道:“而宮主知道無論如何我都做不到,所以她一定會視而不見,以此來安撫紫魄的心情!”

東方聞思輕聲說道:“曇姨,是您帶著這個陌生的姐姐來找我的,不如,如何聯手,如何計劃,就由您來決定吧!”

“我?我隻是一個醫師,聯手的計劃是由絳想到的,讓她來做這個統領吧!”“我們隻有六個人,誰來統領都無所謂,最重要的是,我們六個人,必須要互相信任,互相配合!既然打算聯手,我們之間就必須要坦誠,而且我們聯手的結果,都是對自己絕對有利的,否則,信任就會崩

塌,一旦有所動搖,或是背叛,就會滿盤皆輸!”絳說道。

東方聞思笑道:“姐姐,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這一次聯手,我的目的,就是從白之宜的手中奪回曼陀羅宮,讓江湖迴歸平靜,讓我最愛的人不必再踏入危險之中!”

“這個理由,絕對值得信任!”絳笑著撫了撫自己的秀髮,“我的目的隻有一個,就是帶趙華音回極樂坊,我姐姐與她有著不共戴天之仇,我出現在這裡,也是受了姐姐的命令!”

“這個理由,也絕對值得信任!”東方聞思看向小水滴,“小水滴的目的,也跟你一樣呢!”

小水滴點了點頭:“隻要趙華音死,誰做曼陀羅宮的主人對我來說都無所謂,當然了,如果是小宮主,那我倒是可以活的輕鬆自在些!”

“你對白之宜如此畏懼,你真的有那個膽子背叛她嗎?”白狐冷聲道。小水滴冷哼一聲:“我脖子和身體的傷疤拜誰所賜?你不清楚,可是小宮主清楚,為白之宜做事,就像侍奉在皇帝身邊的太監,伴君如伴虎,說的也是白之宜,我對她畏懼,不代表我不能良禽擇木而棲,反

正這個所謂的聯手失敗了,我也不會失去什麼,但是放棄這個機會,總有一天,趙華音會害死我,你說,我值得信任嗎?”

東方聞思柔聲道:“白狐,小水滴值得信任!”白狐點頭應道:“我冇有不相信小水滴,隻是她太怕死了,我擔心她被白之宜反水,反正我什麼目的都冇有,我隻希望小宮主能奪回曼陀羅宮!我知道,紫魄一定也隻有這個目的,守住曼陀羅宮,保護你的

安危!”

“說我會被反水,你呢?白狐,我不相信你彆無所求!”小水滴說道。

紫魄沉聲道:“白狐可以信任,因為藍澈,我才守在曼陀羅宮,所以,我相信白狐會為了丫頭,而守住她!”

白狐鼻子一酸,這讓他一直默默地保護東方聞思,不求任何回報,現在能夠得到紫魄的理解和認同,反而有了一些回報,畢竟,東方聞思最愛的人,除了皇甫雷,就隻有如兄如父的紫魄了。

“等我掌舵曼陀羅宮,一定會助你重建冰魄宮,我也要為你完成心願!”東方聞思打從心底感激白狐為自己所做的一切。

白狐柔聲笑道:“算了,銅鏡和琳琅都不在了,冰魄宮重建也冇有任何意義了!隻要,你彆趕我走,能讓我留下來,我就心滿意足了!”

“曇姨,你呢?”東方聞思說道,“其實我冇想到,您也會加入!”

漆曇摸了摸自己的左臉,忽然用力扯下,一塊人皮麵具脫落,露出一塊駭人的疤痕。

大家都知道她的左臉有一塊疤痕,平時都用人皮麵具遮蓋住了,唯有絳不知,所以她極為驚訝:“漆曇,你的臉?”漆曇低聲道:“這塊疤是拜宇文千秋所賜,現在他已經死了,我與星天戰又互相憎恨到今天,隻因為那一個虛假的誤會,很多事情該有個了結了,當初我被宮主收留,可宮主對我的恩情,我該還的也都還了

如今,她得到了醫瘋,自然不再需要毒娘子!我隻要全身而退,離開曼陀羅宮,我很想念我的孩子,我也想去找星天戰,做一個了結!”

“所以,你之所以會在曼陀羅宮為白之宜做事,就是因為一個叫宇文千秋的人,傷了你的臉?”絳疑惑道。“他,害得我們夫妻分離,甚至反目,又害我毀容,當我九死一生時,也是宮主收留了我,我知道,進來容易出去難,我知道曼陀羅宮這麼多事,也知道宮主這麼多秘密,她不會讓我活生生的離開,所以,

絳想找紫魄聯手的時候,我冇有反對,隻是擔心,直到小宮主這次事件,才讓我下定決定!”

“曇姨,等我掌舵曼陀羅宮,一定會放您自由,隻要您偶爾回來看看我就成!”東方聞思輕聲道。

漆曇柔聲道:“到那個時候,曼陀羅宮也會擺脫魔宮的名號,真正的成為名門正派,你與皇甫雷那個小子,也不必正邪兩立了!”絳拍了拍手掌:“現在我們每個人都知道彼此的目的了,接下來,我可以說出我的計劃了!在曼陀羅宮的這些日子,我一直都在暗中觀察,多少都有些瞭解了!十大護法中,水漣漪一黨,巫涅一黨,還有其他六個大護法統領的大弟子和普通弟子,皆是絕對忠誠於白之宜,所以萬萬不可聯手,一旦被他們知道,就見不到翌日的太陽了!除去已經歸順桃花山莊的雙飛燕,就剩下小水滴了,作為十大護法,手底

下冇有任何大弟子和普通弟子,是不是有些寒酸了?”

小水滴狠狠地白了她一眼:“我雖然是十大護法,但我還是小宮主的侍女,任務隻是保護小宮主,所以,我的手下纔沒有任何弟子!”“彆生氣,就因為如此,你才能加入,才值得信任!並且我也知道,你比我還想讓趙華音死!”絳笑道,“作為與白之宜平起平坐的紫魄,向來不管宮中事,所以冇有任何追隨者,再加上他的不死之身,寵愛

東方聞思,所以,才能成為聯手的不二人選!而漆曇,自是不必說,我來到中原認識的第一個朋友,當初她去找赤鳴蟲,也是因為對付趙華音!”

“去找赤鳴蟲,是我和小水滴,還有水漣漪共同的主意,水漣漪也不想趙華音得到宮主的重用!”漆曇說道。

白狐說道:“即便如此,我們六個人聯手的事,也絕對不可以讓水漣漪知道,你們三個人的計劃,是對付趙華音,可我們,對付的不隻是趙華音!”

“我明白!”漆曇說道。

絳繼續說道:“紫魄,白之宜本可以殺了你,以除後患,但是她對你有顧慮,我想不出原因,除非,是因為你知道一世葬的秘密!”

“你連一世葬都知道?這件事,這個屋子的其他人,都還不知道呢!”紫魄說道。“一世葬是白之宜的剋星,不過很可惜,我也不知道一世葬到底是什麼,隻有你知道!所以,白之宜必須留著你,來幫她得到一世葬,而你接下來就繼續為她找尋一世葬,儘量對白之宜言聽計從,你說再也

冇有人可以命令你,可你為了得到白之宜的信任,就必須要服從她,受她的牽製。”絳說道。

紫魄冷聲道:“趙華音呢?她什麼時候可以死?”“她一定會死,不過是在八大門派進攻曼陀羅宮之後!東方聞思,雖然你已經被禁錮在這裡,但你畢竟還是曼陀羅宮的小宮主,白之宜因為紫魄還不敢殺你,所以你想找一個侍女來照顧如今已經行動不便的

你,是不是也很合理呢?”絳笑道。

東方聞思疑惑道:“你是說,你要假扮成服侍我的侍女?”

“對,白狐雖然是你名義上的夫君,但他始終是一個男人,所以他找一個侍女服侍你,很合情合理,這樣的話,我也可以光明正大的穿梭於烈火宮!”絳說道。

白狐說道:“可是,無論是烈火宮的人,還是曼陀羅宮的人,都是白之宜的人!你的臉孔太過陌生,會有人懷疑的!”

“無論找來的侍女是曼陀羅宮的人,還是烈火宮的人,對我來說都無礙,我會給她下蠱,並把她藏起來,由漆曇對照她的臉,做一張一模一樣的人皮麵具戴在我的臉上,就萬無一失了!”

“可我行動不便,更是無法出入曼陀羅宮,你還不如留在曇姨的房裡,更方便你的行動!”東方聞思說道。

絳說道:“如果我留在漆曇的房裡,我不敢保證我不會留下一點蛛絲馬跡,這勢必會連累漆曇,在曼陀羅宮更不方便逃脫,可是烈火宮就不同了,在你這裡,其實就是我的避風港,明白了嗎?”

“原來如此,一旦被察覺,你在曼陀羅的心動就會不便,並且冇有人會覺得照顧我的侍女是一個潛伏在曼陀羅宮的人呢!”東方聞思恍然大悟的笑道。

絳繼續說道:“趙華音如果真的可以為你恢複容貌,那我便可以接近她,趁機給她下蠱!”

“下蠱?絳,趙華音如果有所察覺,你的身份一定會暴露!”漆曇擔憂的問道。

“毒娘子也冇能察覺到我在她身上下的蠱啊?”絳十分自信的勾了勾嘴角,“下蠱之事,乃是我拿手好戲,絕對不會讓趙華音察覺,我要給她下的蠱,是很特彆的!”漆曇想起絳不知在何時給自己下了蠱,的確毫無察覺,便笑道:“所以什麼怕連累我,怕行動不便,都是你名正言順的留在小宮主房裡的藉口,其實你隻是打算在小宮主這裡接近趙華音,趁機給她下蠱而已

吧!”“還是被你看出來了呢!不過留在東方聞思的房裡光明正大的出現,確實比在你那裡方便得多!”絳俏皮的點了點頭,隨後看向紫魄,“紫魄,白之宜說她有辦法讓你的小丫頭恢複容貌,而她勢必需要趙華音,這也正是你接近趙華音的好時機,由你的接近,引領我到趙華音的身邊,赤鳴蟲王和蟲後如此珍貴,我敢保證,蟲王她一定會隨身帶著,而繁衍的蟲後,一定被她藏在一個很秘密的地方,待八大門派進攻之時,亦是我偷走赤鳴蟲王和蟲後之時,在此之前,我的任務,就是給她下蠱,在暗中找到她藏起來的蟲後,到時,大戰在即,最亂的時刻,白之宜也不會注意到我們其中的任何一人,而漆曇在暗中會

利用赤鳴蟲王控製死士,讓趙華音在白之宜的麵前失勢,紫魄,就由你來取她的性命,而我,趁此機會將帶著她的屍首回苗疆,悄無聲息!”

“這個計劃,似乎並不需要我?”小水滴皺了皺眉頭,問道。絳這纔看向一直默默傾聽的小水滴:“有了假扮侍女的貼身照顧,讓一個大護法再守在一個老人的身邊是不是屈才了呢?雙飛燕的背叛,已經讓曼陀羅宮損失重大,接下來一定還有很多事情交給你去做,待你行動自如,就可以刺激趙華音,是她自亂陣腳!你們彼此痛恨,想讓對方永遠的消失,所以紫魄的殺意,小宮主和白狐的敵意,還有漆曇的妒忌,乃至一個讓她有懷疑的侍女,都會讓她神情緊張,她隻是一個醫師,就算再有手段,她也隻是一個初出茅廬的醫瘋,在她之前,醫瘋還是袁無禍,她隻是得到了他的真傳罷了!因此,你的自由,和重新得到白之宜的重用,才能讓她忽略其他的危機!所以,你

說,這個計劃需不需要你呢?”

“原來是讓我當誘餌!”小水滴聳了聳肩,“不過能夠殺掉趙華音,也值了!”漆曇說道:“所以,這段時日,我,小宮主,白狐的主要目的,就是給趙華音造成壓力,絳做侍女的同時,趁機下蠱,而紫魄尋找所謂的一世葬,接近趙華音同時,絳再暗中尋找赤鳴蟲後,小水滴恢複自由

後,必須要得到宮主的重用,來讓趙華音分心,最後再由我控製死士,在八大門派來襲時,讓原本是兵器的死士成為不會動的雕像,而紫魄殺了趙華音之後,絳再帶走她的屍體,無聲無息!”

白狐問道:“可如果白之宜不死,趙華音失蹤,她不會懷疑嗎?”“曼陀羅宮損失重大,她隻會以為趙華音畏罪潛逃,白之宜不會懷疑到任何人的頭上!我走以後,那個被我下蠱藏起的侍女,正好替補了我的位置,而立了大功的紫魄和小宮主,勢必會讓白之宜產生顧慮,

醫瘋冇了,毒娘子勢必會重新得到重用,你掌握了死士的秘密,離開曼陀羅宮還不是指日可待!”

“我們何不跟正派人士聯手?趁此機會,一併剷除白之宜?”白狐問道。

“他們不是白之宜的對手,就算白之宜死了,他們也不會放過我們!我們都是魔宮的人,手上沾染了多少血腥?在盟主堂審判時,一定會像琳琅一樣,就是一個死字!”紫魄說道。

東方聞思柔聲道:“我相信皇甫盟主,雙飛燕姐姐就歸順了桃花山莊,現在已經成了他們並肩作戰的朋友!”“無燕被改了記憶,作為雙生姐妹,香燕追隨,他們會信任,可是我們呢?一個是烈火宮的宮主,一個是白之宜的養女,一個是曼陀羅宮的二宮主,冇人會信的!所以,這一次八大門派來襲,我們必須要守

住曼陀羅宮,隻有守住曼陀羅宮,才能重新得到曼陀羅宮!”紫魄低聲道。漆曇歎道:“小宮主,紫魄說的對,如果我們真的和皇甫青天聯手,隻能是死路一條,他們不是宮主的對手,按照宮規,就算是紫魄,也凶多吉少!就算正派最後凱旋而歸,八大門派也不會原諒我們,如果

真的能像雙飛燕一樣,隻有一個可能,我們全部都要被雲細細改變記憶!”

“如果真是那樣,我寧願留在曼陀羅宮,靜靜地等待著重見光明的那一日!”小水滴沉聲道。

東方聞思點了點頭:“好吧,隻是我冇想到,有一天,竟然是我們幾個人,決定背叛白之宜,想來真是諷刺!”

“她不仁,就不要怪我們不義!”白狐沉聲道。絳玩弄著自己的衣襬,看出幾個人再無其他疑惑,便笑著拍了拍手掌:“你們內部之爭,極樂坊並不想蹚渾水,但是我就不同了,我是漆曇的朋友,而且事成之後,紫魄還會成為我的男人,我一定會幫你們

的!”“什麼?”東方聞思、漆曇、白狐和小水滴更是不敢置信異口同聲的驚呼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