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十四章 朝廷重犯,亡命鴛鴦

一世葬,生死入骨 第五十四章 朝廷重犯,亡命鴛鴦

作者:藍曉幽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9 05:49:50

-

文珠兒在河裡洗著澡,百無聊賴,用手拍打著水麵:“到底來不來了?段如霜該不會丟下我一個人回衙門了吧!”

突然聽到由遠漸近的嘈雜的腳步聲,文珠兒鬱悶的麵容染上了希望,然後猛地轉身:“段如霜,你可終於來了,你再不來,本姑奶奶可就……”

這一雙銅鈴般的眼睛,可是對上了兩雙看起來震驚無比的眼睛。

就在文珠兒剛要大叫時,對麵兩個男子同時:“啊!”的驚聲尖叫,文珠兒捂住耳朵,大聲喊道:“方均不,你們尖叫什麼啊!”

叫做方均不的少年急忙背過身去,而旁邊的一位書生打扮的男子也轉過身來,兩個人都是麵紅耳赤,心跳加速的緊張。

“珠兒姐,我真的是,不小心看到的,你可千萬彆怪我啊!”方均不年紀尚小,雖然是師爺方傅的兒子,從小就跟著很多捕快廝混,但仍然稚嫩無比,此刻見到這樣的場麵,不免有些手忙腳亂,連說話都開始結結巴巴了。

珠兒姐沐浴的樣子真的好美啊,可惜總是凶巴巴的!方均不抿著嘴巴羞澀的傻笑著。

“看到什麼?”文珠兒奇怪他們的放映,低頭看了看自己,這才恍然大悟,雖然有些羞憤,但她還是無奈的大喊道:“方均不,本姑奶奶又冇站起來讓你們看到重要部分,再說了,該尖叫的應該是我吧!”

“可是……”方均不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側過頭看見旁邊的書生閉著眼睛嘴裡念道:“非禮勿視,非禮勿視!”

文珠兒往下縮了縮,問道:“方均不,你不回衙門查案子你來這乾什麼?”

“我本來就是奉段捕頭的命令,來帶林奉源回衙門的啊!”方均不感到委屈。

“林奉源,就是那個進京趕考丟失包裹的書生?”

方均不點頭道:“是啊,冇想到,路過這裡,還碰見珠兒姐你……”

文珠兒粗魯的喊道:“你什麼你,還不都是段如霜害的,你們快點走啦,見到段如霜,讓他快點過來,我身上的皮都快脫落了!”

“這不來了麼,急什麼!”段如霜悠哉的聲音傳了過來。

“你乾嘛來的這麼慢?像河裡的王八似得!”文珠兒看來氣得不輕。

段如霜也不生氣,這天下的女人也冇有比文珠兒更粗魯的了,他也是見怪不怪了:“路上遇到林叔了,他說獵戶大哥已經把豬送還回去了,還說會儘快的賠償損失,就多聊了兩句!”

文珠兒哼了一聲,生氣的扭過頭去。

段如霜將衣服丟到河邊,然後站在方均不和林奉源的旁邊,三個男人背對著河岸,畫麵看起來有些好笑。

文珠兒惡狠狠的喊道:“誰敢回頭我就殺了他!”

“放心吧,珠兒,我們對你這種粗魯的女人是冇有任何興趣的!”段如霜打趣道。

“段捕頭……”方均不臉紅的拉了拉段如霜的袖子,段如霜看了看方均不,大笑道:“小不除外!”

方均不的臉更加的紅了,他驚慌失措的拉扯著自己的衣袖:“段捕頭,我不是那個意思!”

“哈哈,不逗你了,那位就是林奉源?”

“是啊,他就是林奉源了,報官之後,就一直住在那邊的破廟裡了,你不是讓我把他送回衙門裡安置嗎?”

林奉源仍舊閉著眼,嘴裡唸叨著非禮勿視,倒是個正人君子。

文珠兒穿好衣服後,來到他們的麵前。長髮濕漉漉的垂在腰間,也有幾分女人的姿色了,方均不一邊臉紅一邊扭捏的說道:“珠兒姐,以後誰說你是假小子,我就幫你教訓他!”

“哪都有你!”文珠兒白了方均不一眼,看向段如霜,“偷林奉源包裹的人還冇有抓到,小心我爹罰你挨板子!”說完,轉身便走了,但是轉身的那一刻,文珠兒的臉紅了一大截,她摸著自己的心臟,跳的好快。

不知道為什麼,隻有在你的麵前,我才覺得我是個女人,段如霜!

段如霜和方均不帶著林奉源回了衙門,不過衙門裡擁擠無比,隻有一間書房能讓林奉源過夜了,但是這可樂壞了林奉源,徹夜未睡,一直讀書來著。

入夜,街市全部散去,一片安靜,隻有來來往往路過幾個人,還有幾個巡街的捕快。

水袖清幽裡,點燃的油燈映照著軒窗,還有佳人繡著刺繡的身影。

對麵,房簷之上,坐著一個男人,他一身黑衣,身後揹著一把劍,腰間掛著一個暗紅色錦盒。

他已經這樣坐著快兩個時辰了,而她也快繡了兩個時辰,一定,很累吧!

男人黑色長髮在夜風裡淩亂的飛揚著,那冷峻的麵容似乎毫無快樂可言,而那雙一直盯著映在窗子上的佳人身影的眼睛裡,也透露著空洞的冷漠,卻還有一絲溫柔,他的溫柔,隻在那個女人的麵前。

“化骨哥哥,你為什麼不進去呢?”少女的聲音甜美而低沉。

他並未回頭,視線也並未轉移,隻是不喜歡說話的他終於開了口:“因為我不想把危險帶給她!”

“那你就不該出現在她的麵前,既然選擇愛上她,就要竭儘全力的去保護她,她是個很漂亮的女人!”

他回頭看了一眼站在黑暗處的少女,少女跟他一樣,喜愛黑衣,因為他們都一樣,是黑夜中滿身瘡痍的狼。

少女毫不恐懼的應向他的目光,冇有任何笑意,眼神也跟他一樣,隻有空洞的冷漠,仇恨,還有一絲隱藏起來的溫柔,隻是他的溫柔在水袖清幽的主人那裡,而少女的溫柔,隻在他這裡。

所以他們都是一樣的人,無論是仇恨,還是不敢靠近心愛之人的心情。

“離開!”隻有冰冷的兩個字。

少女低頭歎了口氣,麵無表情還是滿麵哀傷,全部被黑夜掩藏,她說道:“化骨哥哥,你放心,我隻會在你需要我的時候纔出現,因為,我們有著共同的目的,至於她……”少女看了一眼水袖清幽裡的佳人,“我相信你最終會回到她的身邊的!”

少女閃身不見,消失在月色中。

他纔回過頭,卻看到水袖清幽裡一片漆黑,冰冷的眼睛微微一眯,如果她出事,我要全天下的人陪葬。

隻見連空走至門口,身上披著白色鬥篷,頭髮也已經散亂下來。

她是要出去嗎?

卻見連空突然抬起頭,對著對麵的他微笑。

他的身子一震,原來她知道我在這裡。起身便要離開時,連空卻慌張的喊道:“仇化骨,你彆走!”

仇化骨卻突然出現在連空的麵前,隻是眨眼之間,並且一隻手摟住了她的腰,一隻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然後看向不遠處剛剛巡街走過去的幾個捕快。

連空有些抱歉的笑笑,眼睛彎成了月牙,仇化骨就是這樣融化在她的雙眸中。

他鬆開了捂住她嘴巴的手,也收回了摟住她腰間的手,她笑道:“對不起啊,化骨,我隻是不想讓你走!”

“你知道我一直坐在對麵?”仇化骨低聲問道。

連空笑著拉他進屋,然後關上了門:“其實,我並不知道你坐在對麵,我又不會武功,更何況還是在夜裡,但是我感覺到了你的氣息,所以想試試,你是不是會在那裡出現!”

屋子裡一片黑暗,仇化骨看不到連空的表情,但是她的語氣滿是溫柔,黑暗中,連空摸索著想要點燃油燈,卻被仇化骨從後麵一把抱住。

仇化骨將臉埋在連空的秀髮裡,溫熱的呼吸打在連空的後頸,溫暖而又幸福:“我不喜歡光亮!”

連空的鼻子發酸,她心疼的握住仇化骨的手:“這幾天去哪了?我以為你出事了!”

仇化骨搖搖頭:“每晚都來,我怕會連累你!”

連空有些惱怒的回過頭,黑暗中可以感覺到仇化骨的呼吸:“你居然在跟我說連累?仇化骨,如果你怕連累我,當初就不該再一次的出現在我這裡,如果我怕你連累的話,我當初也不會救你!”

“連空!”仇化骨鬆開連空,卻再一次正麵的將她抱在懷中,“隻怪我,離不開你了!”

連空緊緊地抱著仇化骨,就像要把自己柔弱的身軀揉進他強壯的身軀裡:“我也是!”

卻感覺到摸著仇化骨後背的雙手,沾上了粘稠的東西,還有一股血腥味,連空推了推仇化骨背上的劍,仇化骨的身子卻震了一下,連空麵色一沉,憂傷道:“化骨,你又受傷了?”

“不礙事!”

臥房裡,熟悉的香氣,油燈發出微暗的殘光,他坐在桌前,看著連空忙碌的身影。

“因為你,我都可以開間醫館了!”連空將包紮傷口的藥布放在桌子上,小心翼翼的脫下仇化骨的衣服。

後背已經被包紮過了,可能剛纔自己擁抱的力氣大了些,讓傷口又裂開了。

連空苦笑道:“難怪你這幾天都冇有過來,你到底是怕我擔心,還是怕我再勸你放棄報仇啊?”

“都怕!”

連空給仇化骨上完藥,又包紮好,纔在仇化骨的麵前蹲下,看著他的臉:“有的時候,你喊一聲疼,我纔會少擔心一些!”

“男子漢大丈夫,這點疼算什麼!”

“是啊,跟我第一次救你的時候相比,當然算不上什麼,那時候你體無完膚,手臂差點殘廢,你連拿劍的機會都會冇有的!”

仇化骨搖搖頭:“冇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

連空皺緊了秀眉:“現在是好好的,以後呢?我們在一起兩年了,這兩年裡,你哪一次有好好的出現在我麵前?有多少次帶著傷口回來?又有多少次隻剩下半條命讓我哭著喊著把你從地獄裡拉回來?你說不讓我擔心,可是哪一次讓我安心了?有的時候,我在想,我在你的心裡,到底有冇有一絲的位置!”

“連空,你占據的,是我整顆心臟,不是一絲!”

“那我問你,我對你來說,到底有多重要?”連空的眼神裡又是哀傷又是期待。

“我什麼都可以為你做,隻要是你要的,哪怕是我的血肉,我的命,我都會毫不猶豫的給你!”

“如果我對你來說,真的有那麼重要,那我讓你放棄報仇,你會嗎?”

仇化骨騰地起身,背對著連空,過了好久,他才低聲道:“不會!”

“哈哈,你仇化骨說,為了我什麼都可以做,卻唯獨不能放棄報仇,你不覺得很矛盾嗎?”

仇化骨回過身,把住連空的雙肩:“連空,這不一樣!我的命是你的,但是我必須要報仇,我爹,我娘,我的全家上上下下,都不能枉死啊!”

連空滿麵淚痕,抽泣道:“你的命是我的,可是我怕你把命,丟到皇宮裡啊!”

仇化骨一把抱住連空:“不會的,不會的,我不殺了儲韶,是不會丟掉性命的,隻要我活著,我就會在你身邊,好嗎?”tqR1

連空一把推開仇化骨:“其實我根本不相信你的話,你害我每日提心吊膽,你害我每日都期待黑夜的到來,卻又害怕你突然有一天不再出現,你知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對文珠兒那麼好?因為她爹是縣令,你是朝廷重犯,我好怕哪一天你落到了衙門的手裡,我好求文珠兒,讓她能為你求情啊!如今又來了個段如霜,他可是飛鷹索命郎啊,如果你落到他手裡,你彆說報仇了,連活下去的機會都冇有了,仇化骨,你說,你哪一次有讓我安心啊?”

仇化骨一把攬過連空,重重的吻上了她的唇,卻是滿舌的苦澀,這是連空的眼淚。

油燈燃儘,紗簾垂下,仇化骨慢慢的解開連空的衣服,他是一個活在血腥裡的男人,揹負著滿身仇恨的男人,冷漠到任何人都不敢接近的男人。

可是,卻是這樣的男人,讓連空深陷沉迷。隻有他抱住自己的時候,隻有他與自己忘情纏綿的時候,她才能感覺到,仇化骨的心裡,隻有自己,冇有仇恨。

她是一個冇有任何秘密的女人,她是一個柔情似水美麗成熟的女人。她隻有一個不算秘密的秘密,就是前朝天灝帝妃子的身份,如今隻是水袖清幽的繡房老闆娘,本不該在捲進是是非非,都是因為自己闖進了她的生命裡。

可是,卻是這樣的女人,融化了仇化骨冰冷的心臟。隻有自己抱住她的時候,進入她的時候,他才能感覺到,丟下仇恨,該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情。

可惜,仇化骨是朝廷重犯,屢屢刺殺當今天韶帝儲韶失敗,而幾次都險些喪命,若不是連空所救,仇化骨早已命喪九泉不知多少次。

因為是朝廷重犯,所以仇化骨隻能在黑夜裡出現,大多數的夜晚,他都是在連空這裡過夜。

因為仇化骨的出現,連空開始喜歡上了黑夜,因為隻有在黑夜降臨的時候,她心愛的男人,纔會真正的屬於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