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四十八章 彆無所求,隻求偷生

-

紫魄大人!

小水滴站在門口,看到紫魄緩緩而近的身影,心中不免咯噔一下,很顯然,她已經知道東方聞思的事了,更加害怕紫魄見到老化的東方聞思,會失去控製,殃及池魚。

可她已經來不及通知裡麵,靈光一閃,隻得高聲喊道:“紫魄大人,你怎麼來了?”

敏感如紫魄,他自然察覺到了小水滴的異常,眉毛輕挑,已經走到了小水滴的麵前:“你可從未如此聲張虛勢過!”

而屋內,剛剛沐浴過後,正在更換衣裳的東方聞思自然聽到了小水滴的聲音,心中不免一驚,手中的紅色布衣也從手中墜落在地:“白狐,我該怎麼辦?我不能讓紫魄哥哥看到我現在這個樣子!”

白狐原本就站在門口看守,自然也是聽到了紫魄和小水滴對話的聲音,可他有些左右為難:“可紫魄若是執意要進來,我們誰也攔不住的!”

“如果紫魄哥哥見到我這個樣子,他一定會發瘋的!”

白狐輕歎一口氣:“可他……早晚都會知道的,不如你來親口告訴他,總比從彆人那裡聽說要好得多,起碼,你還會安撫他的情緒!”

東方聞思有些激動的癱坐在角落中:“現在還不是時候,我還冇有想好,該怎麼對紫魄哥哥說!”可她的話音剛落,門便被紫魄強行推了開,這一聲響,驚得東方聞思抱緊雙膝,瑟瑟發抖,白狐本就站在門口,更是嚇了一跳,他下意識的猛然回身,卻看見紫魄那向來淡漠邪魅的神情變得愈發嚴肅,而

小水滴的臉也漲得通紅,顯然是用儘了各種方式也攔不住紫魄,反而引起了紫魄的懷疑。

自己推開門的一瞬間,紫魄看到白狐驚訝過後,眼底閃過的意思期望,這讓他心中的疑慮更多了幾分:“丫頭呢?”

白狐似乎還在猶豫,東方聞思暫時無法麵對紫魄,而紫魄想要進來自己也攔不住,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緊迫感令白狐有些透不過氣來。紫魄心中頓時湧出一絲不好的預感,卻又不敢胡亂猜疑:“我知道白之宜下令,從此以後,丫頭隻能在你的房間裡不得踏出一步,小水滴廢話說了一大堆,似乎是有意攔著我,不讓我見丫頭,難不成,白之

宜她還下了令,不允許任何人來看望丫頭?”

事到如今,白狐一句反駁的話也說不出,也想不出任何理由能夠瞞騙住紫魄,便擅做主張的做了決定,他側過身子,示意紫魄進來。

待紫魄徑直走進後,白狐與小水滴相視一眼,皆是無可奈何。

紫魄的雙眼環視了一週,都冇發現東方聞思的身影,正在疑惑之際,便聽見一絲一絲的急促呼吸聲,他知道那聲音是從那紅色紗帳後傳來的,該是沐浴的地方,

紫魄冇有冒然掀開,而是回頭看向白狐。

白狐將門關上,回身也正好對上紫魄詢問的目光,便輕聲說道:“聞思就在後麵,她不敢見你!”

究竟發生了什麼?才能讓每次見到自己都欣然若狂的小丫頭變得躲躲藏藏?難道,還在因為不能生孕的事情而傷心?

“丫頭,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紫魄見她還是不說話,又不禁柔聲道,“還有什麼事,是連我都不能說的嗎?”

哪怕東方聞思隻說一句話,紫魄也不會像現在這樣焦急和不安,可他殊不知,東方聞思不敢見他,更加不敢跟他說話!

紫魄懷著忐忑的心情將紅色紗簾掀了開,一眼便看到木桶的旁邊,一個抱著自己雙膝的人正將臉埋在膝間,瑟瑟發抖。

紫魄的目光又四處看了看,這裡再無她人,難不成眼前這個……

濕漉漉的斑白長髮,不安抖動的乾枯雙手,讓紫魄感到一陣焦躁,他不敢置信,更是無法置信,他試探性的叫了一聲:“丫頭?”

這一聲丫頭,讓抱著雙膝的東方聞思更加難過,比想象中還要艱難一些,她以為自己可以很有勇氣的告訴紫魄,這個蹣跚之軀,就是你一直寵愛如女兒的丫頭。

白狐緩緩走到了紫魄的旁邊,沉聲道:“紫魄,你冇有看錯,她就是聞思,她原本已經接受了自己的樣子,情緒也一直都很穩定,但是你忽然來了,她不知道該怎麼麵對你!”

紫魄隻覺得口腔一陣腥甜,竟不知何時,已將自己的口腔內壁咬破了。

東方聞思幾次都想要抬起頭來,卻隻是用雙手掩麵,看得出,她在極力忍耐這份痛苦。

白狐走去東方聞思身邊,蹲在她的身旁,柔聲道:“聞思,彆這樣,站在你麵前的,可是你的紫魄哥哥啊,你想讓他看到你這般痛苦,去找白之宜算賬嗎?”

這句話果然奏了效,對於紫魄的安危,比起自己不能麵對他的痛苦,又算得了什麼呢?

東方聞思放下雙手,隻是那斑白濕發遮住她的臉龐,讓紫魄的眼睛閃過許多的不安定。當東方聞思緩緩抬起頭,露出一絲苦笑的,用那蒼老的聲音,輕聲叫了一聲:“紫魄哥哥!”時,紫魄卻因為過度震驚而目瞪口呆,許久都冇有反應過來,這讓他如何相信,眼前這個老態龍鐘的婦人,就是

自己當成女兒一般寵愛的丫頭呢?

任何時候,東方聞思都冇有見過如此震驚的紫魄,她知道自己再不說些什麼,紫魄一定會發瘋的,她抬起手臂,示意白狐扶自己起身。殊不知,她步履蹣跚的一步一步走到紫魄的麵前,更加刺激到了紫魄的情緒,在紫魄開口之前,東方聞思輕輕的握住了紫魄有些僵硬的手,像一個老母親似得安撫著紫魄的情緒:“紫魄哥哥,我之所以不想

見你,就是怕你這樣!”

紫魄也在極力控製,可他眼底的憤怒和心痛是無論如何都掩藏不住的:“告訴我,丫頭,在我養傷的這幾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是誰,把你變成這個樣子的?”

東方聞思眼底的失望和恐懼,令人心痛不已,她咬了咬乾癟的下唇,低聲道:“無論發生何事,都已經過去了,紫魄哥哥,我不想你因為我,做出什麼衝動的事來!”

紫魄的眼底愈發黯淡,還有什麼人是讓自己顧忌的?還有什麼人能讓東方聞思如此恐懼?

他回身便要離開,東方聞思的身子一個踉蹌,是如何都拉不住紫魄的:“白狐!”白狐立刻會意,一個箭步的拉住即將失控的紫魄:“紫魄,想來你也猜到了,聞思之所以不想讓你知道,就是怕你衝動之下,去找白之宜拚命,儘管你有不死之身,可以她的手段,定會叫你吃儘苦頭,反而

又成了威脅聞思的把柄,一個皇甫雷已經夠了,若是連你也……你叫聞思還怎麼活下去?”東方聞思低聲道:“事已至此,紫魄哥哥,連我都接受這個現實了,我希望你,也不要覺得難過!反正,我已經彆無所求了,這輩子,這一生,得不到自己心愛的人,就算是被毀容,變成老人,都冇有關係

了!”

紫魄低下頭去,他不敢回過身,不敢再去看東方聞思一眼:“我怎麼可能不難過?”

“我雖已經彆無所求,可隻有一件事,是聞思寧死,都想要去做的!”

紫魄深深地吸了口氣:“把曼陀羅宮從白之宜的手中奪回來?”“知我者,莫過紫魄哥哥也!”東方聞思走到紫魄的麵前,用那蒼老的雙手撫向紫魄冰涼的麵龐,看他淚眼朦朧的紫色雙瞳,柔聲道:“所以,我要留著性命,苟且偷生,所以,我纔不想讓你因為我,與白之

宜為敵!”紫魄似乎很驚訝,一向懼怕也算尊重白之宜的東方聞思,是從何時開始直呼白之宜大名的,可是想來也不奇怪,白之宜真是心腸如蛇蠍,任誰都會失望至極:“這也是我想要做的事!現在的白之宜,已經不是當初的白之宜了,她變得越來越殘暴,在她用卑鄙的手段把我強行帶去焚玉山的那刻起,我就已經恨她入骨了,曼陀羅宮若是由這樣一個殘暴不仁的宮主掌舵,遲早會被八大門派毀滅,我不能讓一秀和

藍澈的心血白廢,也不能讓你冇有家!”

“爹是為了那個善良的白之宜而死,並不是現在這個把我變成人不人鬼不鬼的白之宜,紫魄哥哥,現在的你,已經不是白之宜的對手了,我們都要留著性命,聯手對抗白之宜!”紫魄的情緒總算穩定了下來,他彎腰橫抱起東方聞思,可卻猶如隻抱著一堆白骨那般雖輕卻重的壓抑感:“我保證會留著性命,丫頭,你必須要告訴我,白之宜究竟對你做了什麼?然後看看有什麼辦法,可

以讓你恢複如初!”

白狐懸著的心也終於放了下來:“聞思,你就告訴紫魄吧,他有權利知道!如果真的有解決的辦法,也好過你現在這個樣子!”

紫魄已將東方聞思放置在床,叫她躺下,或許纔沒那麼疲乏:“告訴紫魄哥哥吧!”紫魄已經冷靜了下來,東方聞思便放心的娓娓道來:“白之宜給了我一份寫滿了名字的卷軸,有普通百姓,也有達官貴人,和不少的江湖中人,白之宜讓我一日之內將名單上麵的人全部殺掉,否則就要接受懲罰,可是名單上最後的兩個人,是皇甫雲和鳳綾羅,我怎麼可能殺了雷哥哥的親人呢?故而回來等待白之宜給我的懲罰,可我寧死都想不到,她……在我修煉《踏雪歸來》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經打好瞭如

意算盤,一旦我失去處子之身,就會變成現在這樣的年邁之軀,所有的武功都付諸東流,卻隻留下這踏雪真氣,一旦妖化,就會恢複原來的容貌,可是妖化過後,還是會變成這樣!”

紫魄又是不禁怒火中燒:“白之宜怎麼可以這麼做?她怎麼可以……那名單上的人,究竟何等特彆,才能讓你一日之內全部殺光?”“這個我也不知道!”東方聞思微笑著將手撫向自己的肚子:“聞思再也不是那個單純任性的小丫頭了,也不再是對那個女人抱有親情之心的小女孩了,我不再怕她,可我必須要小心翼翼,我得活著,才能看到曼陀羅宮不再是濫殺無辜的魔宮的那一天,雖然此生此世,我再也不能有自己的孩子了,我也不奢望,還有什麼辦法能讓我恢複如初,我現在彆無所求,心如死灰,我隻要曼陀羅宮,我隻要我的家,我

隻要紫魄哥哥和我,回到無憂無慮的從前!”

白狐有些驚訝的看著東方聞思,他並不知道,東方聞思是何時知道自己已經不能再生育的事。紫魄卻早已震驚不已,看到如此淡定冷靜的東方聞思,他甚至不知道該憤怒,還是該感傷:“你想要回到從前的家,變回從前的你,可我知道,你想要掌舵曼陀羅宮,其實最大的心願,是能夠讓皇甫雷的危

機消除,迴歸到平靜的江湖中去!”白狐歎道:“白之宜可以為了趙華音,便將你帶去焚玉山受罰,也因為嫉妒,讓聞思變成現在這副模樣,因為權力,殺掉巫溪!她野心勃勃,總有一天,會斬草除根,我們這些所謂的“禍患”一定不會安穩度

日,紫魄,我已經誓死追隨聞思,幫她完成心願,我想,你如此愛她,一定也會幫我們的,所以,此時此刻,你千萬不要衝動!”

紫魄深吸一口氣,他最後看了一眼東方聞思,勾起嘴角,柔聲道:“好好休息,我不會讓你擔心的!我會想辦法,讓你恢複容貌!”說罷,便起身離開了房間。小水滴看到紫魄離去的身影,自然也看到了他隱忍的目光,她回身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東方聞思,其實她第一眼看到老化的東方聞思時,也跟紫魄差不多,畢竟東方聞思與自己主仆多年,她還救過自己的

命,看到這樣的她,怎麼可能不心痛?

看到小水滴將門關上,白狐也感歎了一下小水滴的善解人意,低下頭看著似乎在發呆的東方聞思:“紫魄需要時間來接受!”

東方聞思歎了口氣,側過身子看向白狐:“我知道,紫魄哥哥一定比我還難過!”

“他會顧全大局的!”白狐將窗子打開,一抹陽光打在他的臉上,取代了那一絲絲的陰涼,“真是入夏了,無論何時,都是那麼溫暖!聞思,你應該出去走走的!”

東方聞思用那蒼老的手掌撫摸著自己已經斑白的長髮,滿是皺紋的麵容看不出她內心真正的情緒:“白狐,還記得你答應過我什麼嗎?”“我當然記得,我說過,我會帶你偷偷溜出去散步,我也想,尤其現在的你,更需要出去散散心,可是……”白狐回過身來,有些不忍,“你現在這個樣子,該怎麼出去呢?半點武功都冇有了,如果遇到危險

除非……你又控製不住你自己了!你殺人過後,一定又要痛苦萬分!”東方聞思輕聲笑道:“可我覺得,現在纔是最好的時機,誰也不想看到人麵獸心出現在集市上,對不對?可若是一個柔弱的老婦人,半點武功都不會,就冇人會害怕,冇人會像看怪物似得躲得遠遠的,我也

無需在意他人的目光!”

白狐苦笑道:“看來,我最好也偽裝成一個老頭,這樣我們出去,大家都以為我們隻是一對年邁的老夫婦!”東方聞思無奈的笑了笑,卻也點了點頭:“倒也是個好主意,隻要我能出去,我想呼吸,你都不知道,我就快悶死了,我的心臟,就像壓著一塊又一塊的石頭,不知道我的容貌老了,是不是心,也跟著一起老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