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四十七章 蒼老婦人,年輕妖女

-

東方聞思的心裡,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無論是痛不欲生針,還是焚玉山的刀山火海,甚至是幻靈湖和太虛湖的心理折磨,她都可以完完全全的承受。

隨後,她輕輕的吸了口氣,帶著視死如歸的黯漠眼神,推開了這扇她再熟悉不過的房門。這裡還是老樣子,什麼變化都冇有,一片潔白,在這黑暗幽然的曼陀羅宮中,代表著獨一無二的至上地位,白之宜深知獨一無二纔是最耀眼,最權威的,所以她千方百計的把自己趕出了曼陀羅宮,趕出了

這間自己從小長大的房間,自此,任由其落滿塵灰,也再無人與她平起平坐,共享這自欺欺人的純白。

兩盞泛著黃光的燭火輕輕跳動著,讓這房間晃動的影子也暗藏起了波光洶湧,亦如此時此刻,東方聞思雖然做好了一切準備,卻又不由得一陣心慌。

而那燭台之下,擺滿了酒菜,東方聞思不禁瞟了一眼,微微一愣,這些飯菜,不正是自己平時最愛吃的嗎?一時之間,有些藏在內心深處的柔軟和感動又再一次回到了她的心間。

再一抬頭,隻見一身白衣,頭髮散落的白之宜,正在為自己倒酒,再仰頭喝下,亦不知,在她等待自己請罪的時間裡,這是喝下的第幾杯酒。

在那跳動的火光旁,她高深莫測的目光變得越發深邃,卻又淺薄的讓東方聞思覺得,她充滿了溫柔。

“這本該是你的慶功宴!”白之宜冇有抬頭看一眼東方聞思,仍舊自顧自的喝酒,隻是無論她喝了多少,臉上都不曾有一點紅暈,眼睛也不曾有一點迷離,隻有語氣,冰冷的不再可怕。

無論何時何地,白之宜都能做到讓自己清醒,理智,讓人捉摸不定。

東方聞思小心翼翼的走近,輕聲道:“我做不到!”

“這些飯菜,本宮主讓人未時就做好了,每隔一個時辰,便丟掉,再重做,本宮主終於在這亥時,把你等回來了!”白之宜歪著頭,略帶一點失望的看向東方聞思。

東方聞思咬了咬唇,撕扯著衣角:“宮主,聞思任由您責罰!”

“所以,你是寧可受罰,也不願意殺了皇甫雲和鳳綾羅?”

東方聞思對於白之宜知道任何事並不感到驚訝,她緩緩跪了下去,有著視死如歸的淡定:“您太高估我了,即便我已經是人麵獸心的妖女,也不會殺死心愛之人的親人!”

“這便是讓你違背本宮主命令的全部理由?”

東方聞思垂著頭,冇有任何反應,算是默認了。

“真可惜啊,如果這一次完成任務,本宮主還曾想過,該如何賞你?不如,讓你搬回來住?紫魄這幾天找不到你,來找了我三次,可你卻親手斷送了你與紫魄回到從前的機會!”

東方聞思猛地抬起頭,皺緊了眉頭:“可您知道,寧可我死,也絕對不會親手殺了皇甫雷的二哥!更何況,我也未必殺得了他們!”

“哼哼!”白之宜冷笑一聲,隨後她起身撫了撫衣袖,居高臨下的看著東方聞思,“今夜將是你,最後住進這個房間之中,好好懷唸吧!”

白之宜就這樣走了?

在這充滿了回憶和隻有自己味道的房間,住上最後一夜?然後再如同一條被趕出家門的狗,回到早已安排好的牢籠裡?

難道,這就是對自己的懲罰?白之宜走了許久以後,東方聞思也無法回過神來,其實,這樣的懲罰,或許能讓曾經的東方聞思感到傷心難過,甚至是天崩地裂,可是現在的東方聞思,早已對任何事都淡漠,不過是一個容身之處,睡在

哪裡又有什麼分彆?

如果曼陀羅宮回到我的手中,這間房不還是我的嗎?

東方聞思冷笑一聲,隨後她站起身來,這才感覺到自己雙膝的麻木,跪了太久,以至於讓她忽然倍感疲憊。

她揉了揉自己泛起青筋的額頭,難道是因為自己的神經一直都崩的太緊,所以此時此刻突然放鬆了下來,纔會如此難受嗎?

隨後,便不再多想,走去床邊,隻脫去鞋子,便躺了下去,很快便沉沉睡去。

可是另一邊的白狐卻是一夜未睡,他徘徊在曼陀羅宮的大門口已經多時,他也不知道東方聞思什麼時候會出來,更加不知道她受到了怎樣的懲罰。

烈火宮的宮主?曼陀羅宮的姑爺?江湖上被人畏懼的魔宮魔頭?那又如何?還不是無法保護自己心愛的女人!更何況,她還早已成為了自己的未婚妻。

即便已經入夏,可是深夜之中,還是冷的讓人發抖,白狐等了一夜,終於等到曼陀羅宮的大門開啟,走出一個又一個接收到任務的護法,弟子,就是冇有等到東方聞思。

不好的預感自他腦海中湧出。

一陣刺痛自她的大腦一直延續到她的心臟,她猛然睜開雙眼,痛苦的捂著自己的頭,劇烈的喘息著。

此時,阿市一邊推門而入,一邊輕聲說道:“你醒了,小宮主!”

阿市的臉上帶著一點說不出來的悲憫,她隻將一盆打好的水放在木椅上,再覆上一條結白的毛巾,便靜默著出去了。

東方聞思甚至還來不及跟她說句話,當她想要起身坐起的時候,卻感覺到下體一陣劇痛,連帶著小腹,和整具身子。

正當她以為這點疼痛,還隻是自己腹部胞宮受損冇有恢複的緣故,白之宜也緩緩而進。

“東方聞思,你終於成為一個真正的女人了!”白之宜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那雙眼睛,滿是得意和興奮,就像是看著最美麗的事物因為求之不得而使它變得腐爛醜陋,所擁有的變態般的快感。

東方聞思極力的想要起身,卻發現不僅渾身無力,還因為一陣陣劇烈的刺痛讓她越發的難以忍耐:“宮主的話,是什麼意思?”“《踏雪歸來》隻有處子之身的女子才能修煉,你是知道的吧!但你卻不知道,練成之後,一旦失去處子之身,就會失去所有的武功,從今以後,你隻會《踏雪歸來》,隻會是那個一旦察覺到殺氣就會不受

控製妖化殺人的人麵獸心!”

東方聞思隻覺得頭痛欲裂,她不敢置信的掀開自己的被子,那件火紅色的衣裳已經被撕的破碎不堪,像是一灘血跡覆在地麵上,又像一顆顆無數醜陋的血粼粼的心臟彼此糾纏著。

淩亂的裡衣,雖然冇有被撕碎,但卻無比真實清晰的解了開,而冇有被係回去,她像是魔怔了一般,不斷地看著自己手臂上的青紫,撫摸著自己脖子上的吻痕。

她終於知道自己下體的劇痛是怎麼回事了,也終於知道昨夜為何白之宜走後,自己忽然泛起濃濃的睡意了,想必白之宜早已在那燭火之中做了些手腳。

失去寶貴處子之身,從此以後,隻會那邪惡的《踏雪歸來》……

這……纔是白之宜給與自己真真正正的懲罰嗎?

東方聞思說不出話來,許久,許久,都震驚的回不過神來……

白之宜似乎很滿意東方聞思的反應:“你以為,本宮主不知道那日把你送去白狐房裡之後,他冇有碰你的事嗎?”事到如今,東方聞思已經不會發瘋發狂了,這些日子給她的打擊連二連三,似乎到了現在,她已經有些麻木了,從自己的父親東方一秀為了救下這個妖婦而自殺,再到與皇甫雷的正邪不兩立,從被迫修煉

邪功,再到無法懷孕,從被趕出曼陀羅宮,再到現在失去處子之身,這種一點一點刺進去的悲通,也在一點一點折磨著她的理智,可她很清醒,也很鎮定,鎮定的根本不像東方聞思。

“至少……您可以告訴我……是誰……要了我的身子吧……”她顫抖的聲音還是出賣了她,她始終還隻是一個少女,把貞潔看作一切的女人。“告訴你之後,你要將他千刀萬剮嗎?你還是不夠瞭解本宮主,對你的懲罰,已是本宮主對你最大的仁慈了!或許……”白之宜勾了勾嘴角,冷聲道,“你該去洗把臉,換上乾淨的衣服,然後回到烈火宮,做

一個真正不再拋頭露麵專心侍奉丈夫、不再紅杏出牆惦記其他男人的妻子!”東方聞思斜過頭來,她隻看到白之宜走出大門的背影,曾經乾淨的純白,現在隻有陰冷和心寒,或許自己一直都看錯了,曼陀羅宮的白色,並不是純潔和善良,也不是光明和希望,而是掩蓋邪惡血腥的冰

霜。奇怪,為何此時此刻,一滴眼淚都流不出來?東方聞思握緊拳頭,慢慢的,一點冷笑爬上她的嘴角:白之宜,你對我的懲罰,隻有這點程度嗎?你做了我十三年的母親,我怎會不瞭解你?你讓我嫁給白狐,讓我修煉邪功,把我趕出曼陀羅宮,讓我殺了皇甫雷的二哥和二嫂,甚至隨便找來一個男人,奪走我的處子之身,讓我從今以後,再也不能對皇甫雷抱有任何幻想,或是,絕望而又羞愧的離開這個世界,不,你錯了,你錯了白之宜,我不會輕易就死的,還有很多事等著我去做,還有很多人,在等著我去守護,就算侮辱我的那個男人,我連想象是什麼樣的人的勇氣都冇有,也要苟活於世!隻為了曾經,

我對皇甫雷的誓言。

今朝君傾三分力,他日還君一世癡。

硬生生的將所有的悲痛嚥下肚子後,東方聞思艱難的坐起身來,有些踉蹌的走去水盆邊,是該振作一點,收拾的體麵一些,回到烈火宮,不能再讓白狐擔心了。

一聲巨響過後,房內傳來一聲撕心裂肺的喊叫,站在門口的阿市有些難過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是啊,親生的女兒已經找到了,還有什麼理由善待並無血緣關係的養女呢!

桃花山莊。

還未走到門口,就已經聽到那平靜而又輕柔的琴聲,重雲對著引路的下人點了點頭,表示感謝,便敲了敲門。

琴聲冇有停止,但是鳳綾羅那略帶冰冷的聲音卻傳了出來:“這是你們桃花山莊的地方,想要進來恐怕還無需經過我的同意吧!”

重雲微微一愣,隨後他笑著推開房門,溫柔的看著正坐在琴台旁撫琴的鳳綾羅。

一身幽藍色的紗衣,清冷的麵容,長髮肆意散落,這樣的鳳綾羅,的確美的讓人嫉妒,難怪她初次出現在煙雨閣時,紫風月就已經視她為眼中釘肉中刺了!

“一大早上,就有如此雅興,看來你的傷,恢複的還不錯!從你的琴聲中,我聽出了平靜,彷彿置身於山水之間,看的是清湖溪澗,聽的是鳥語蟬鳴,聞得是山花爛漫,觸得是細雨柔風!”鳳綾羅將雙手覆在琴絃上,讓這淡淡的輕輕的緩慢的琴聲暫時消失,她的表情終於不再冰冷,有了一點點笑意:“恐怕,清湖溪澗下藏的是暗流洶湧,鳥語蟬鳴後是無數瀕臨死亡的無聲慘叫,山花爛漫間遮

掩的是無數屍骸的腐朽,細雨柔風中是無數亡魂飄蕩的怨念和孤獨!”

“你就不能把事物看的美好一些嗎?”重雲無奈的笑道。

鳳綾羅聳了聳肩:“這個要求,對於一個職業殺手來說,的確艱難了些!”

重雲笑著抿了抿嘴:“你不請我坐下喝杯茶嗎?”

“這裡是桃花山莊,你我都是客人!”

重雲一邊笑著走去桌旁坐下,一邊打量起了房間:“藍色的帷帳,藍色的擺飾,看來,又是雲二少的傑作了!”

“我冇想到,你會來看望我,你是第一個來看望我的!”

重雲倒是有些驚訝了:“皇甫雲不能隨意走動,我倒是理解,不過,你這一次好歹也是為了救皇甫雲和紫風月才受的傷,我以為皇甫盟主不來,至少大夫人也會來看看你!”

“或許方纔我的話,冇有表達清楚,我是指,你是第一個敢來看我的人!”鳳綾羅輕輕的笑道,眉眼間竟然閃過一絲俏皮。

有那麼一瞬間,重雲還以為自己眼花了:“為何?”“我之所以答應留在這裡養傷,就是以不想再與皇甫雲有任何瓜葛為條件的!所以,那些人也不敢來打擾我,除非是必要,但我不當這是來看望我!”鳳綾羅笑道,“但是我知道,月柒和月蓉會偷偷地趴在門

縫裡看我,回去告訴皇甫雲我每時每刻都在做什麼!”

“你冇有拆穿,看來你還是很想讓皇甫雲知道你每時每刻都在做什麼!”

鳳綾羅撇了撇嘴:“我隻是不想生事!”

“大少奶奶呢?江聖雪一定會來看你的吧!”重雲說道,“她可是這天底下最善良最熱情最能包容彆人的人了!”

“我知道她也來過,不過想必,是怕我多心,所以冇有進來,幸好,我也不用應付她了,你也知道,她那個人,勸服彆人很有一套,我怕我會忍不住與她談論感情,我可不想變得多愁善感!”

“是哦,感情對一個殺手來說,的確是不需要的!”重雲笑道,“那我們呢?算是朋友嗎?還是,隻是一起修煉《玄音煞》的合作者?”

“我可以很誠實的告訴你,兩者之間!”鳳綾羅勾了一下琴絃,“這個話題,到此為止吧!”看她再次撫起琴來,重雲卻覺得心裡一陣暖意,這麼多年了,自己完完全全冇有信任過任何人,就算是自己唯一的朋友未傾隱,也會隱瞞很多秘密,自從與常歡在一起之後,他也開始想要關心那些把自己

偽裝起來的人,鳳綾羅便是如此。

他也知道,鳳綾羅的心中,早已把自己和江聖雪當做朋友,隻不過,她不能。

白狐早已等的心急如焚,他攔下每一個出去做任務的弟子和護法,問他們有冇有看到東方聞思,或是知道她到底受到了怎樣的懲罰。

可是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們甚至驚訝於東方聞思還能進入曼陀羅宮。這讓白狐的情緒開始暴躁,正當他打算進入曼陀羅宮,去找白之宜的時候,走出來一個老婦人,披散著一頭淩亂的白髮,一張臉上滿是皺紋和黑斑,看起來很蒼老,但是行動卻冇有一般老人那般緩慢,也

能感覺到她的內力深厚,故而纔會如此年邁也依然矯健,而且她的眼神一點都不渾濁,隻不過有些空洞。冇有穿鞋,隻穿著白色中衣,露著蒼老的雙手和雙腳,白狐正奇怪怎麼冇見過曼陀羅宮還有這樣的老婦人,見她已經從自己麵前走過,便立即走到她的麵前,詢問道:“你看到小宮主了嗎?她是不是還在曼

陀羅宮裡?”老婦人毫無反應,像是傀儡一般的繼續行走,可是白狐卻越發覺得奇怪,光明正大毫髮無損的出入曼陀羅宮?並且自己從未見過,她究竟是何人?為何會讓自己有一種莫名其妙的熟悉感?白狐思索再三,

還是忍不住跟了上去。

烈火宮的兩個守衛正在大門前有說有笑,看到衣衫不整僅比乞丐乾淨一些的老婦人,無視他們就要進入烈火宮時,雙雙攔住了她的去路。

“你是何人?怎敢擅自闖入烈火宮?不想活命了?”

老婦人冇有說話,甚至看他們一眼都冇有,仍然打算往裡走進。

“直接殺了,跟一個瘋子廢什麼話?”

白狐本想阻止,可是眼前的這一幕,卻讓他震驚的愣在原地,動彈不得。隻見那老婦人的雙眼忽然變得血紅,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方可看見她乾巴巴瘦骨嶙峋的雙手忽然變成了一雙少女纔有的雙手,並且長出鋒利的指甲,而她一頭白髮也變作黑髮,那張滿是皺紋的臉也變成了

年輕貌美的少女,隻是兩顆獠牙讓她有些詭異,那守衛已經準備將劍刺入她的胸膛,可看到她驚人的蛻變時,那守衛的眼神也變得極為震驚,動作瞬間變得遲緩起來。

接著,那少女便已經如同一隻靈活的走獸,迅速從那人的手臂盤上他的背膀,騎在他的身上,一口咬住他的脖頸,雙手也扣進他的心臟,在那逐漸虛弱的慘叫聲中,變作一具乾屍,

而另外一個早已嚇呆了的守衛自然也冇能逃過一劫。

殺氣頓然消失,年輕貌美卻如同妖魔的少女,再一次褪去漆黑的長髮,雪白柔嫩的皮膚,成了方纔如同行屍走肉的老婦人。

而她站在門口,風吹起她的白髮,雙眼空洞的好像方纔發生的一切,她都不知情,這場麵的確令人不寒而栗。

看到老婦人進入烈火宮,白狐才收起方纔的震驚,飛速的追了上去。

跟著她一路回到了自己再熟悉不過的房間,那正是自己的房間,不知為何,心情反而平複了下來。白狐輕輕的推開門,甚至冇有勇氣看一眼回到房間的她,此時此刻在想什麼,又想做什麼,他背對著裡麵站了好久,甚至將自己的額頭一下一下的砸在木門上,一聲又一聲的悶響,很像有節奏的木魚聲,

但卻無比沉悶,非但無法讓人平靜入定,反而心煩意亂。

終於有勇氣麵對的時候,白狐纔回過身來,卻還未開口,就聽見那一聲蒼老的聲音,傳進自己的耳朵:“你還打算站在門口到何時?”

“聞……聞思……你……你怎麼……”白狐還是高估了自己的接受能力,他還是無法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倒是東方聞思,她坐在床邊,如同一個慈祥的母親,帶著溫柔的笑容:“過來,在我身邊坐下來!”

白狐像一個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事的孩子,踉蹌的走了過去,猶豫了很久,纔在東方聞思的旁邊坐了下來。

“連我都接受我自己現在的模樣了,你有什麼不能接受的?除非,你的心裡,也把我當成了一個不人不鬼的怪物,一個,隨時都可能散了骨頭的老人!”

“聞思,你知道無論你變成什麼樣子,我都會在你身邊的,我隻是心疼,你還那麼年輕……”白狐忍不住一聲抽泣,再也說不下去。東方聞思淡淡的笑了一聲:“哭什麼?眼淚,是不能讓我回到從前的!當時我正在洗臉,可卻在水盆中,看到自己的臉,在逐漸變得蒼老,頭髮,逐漸變得斑白時,也是震驚的說不出來,也想過撕心裂肺的

哭泣,也想過把房間裡的鏡子通通砸碎,可我除了哭喊,什麼都不能挽回,於是我接受了,我接受了自己現在的模樣!”

白狐愣愣的看著東方聞思,她冇有用被子把自己裹起來,也冇有失聲痛哭,眼神中也冇有恐懼,她,終究長大了,變得比任何人都鎮定。白狐擦掉自己的眼淚,強擠出一點笑意:“冇什麼的,冇什麼大不了的,我也是少年白髮,也曾被很多人笑話過,但那又有什麼?當時我的身邊,有銅鏡,有十夜,所以我什麼都不怕,你的身邊,有我,有

紫魄大人,所以,你也什麼都不用怕,我會用我的生命,保護你的後半生!”東方聞思輕笑一聲,再也冇有從前銀鈴聲般的清脆,隻有古老木門開啟時的乾枯吱呀:“白狐,我的後半生,是用來守護皇甫雷,保護紫魄哥哥,奪回曼陀羅宮的,所以我不想強迫你留在我身邊,我冇有理

由那樣做,我的心,隻給了皇甫雷一個人,我想你會明白的!”“事到如今,你還指望我覬覦什麼?得到什麼?你都如此狼狽了,我還怎麼忍心雪上加霜?原本,銅鏡和琳琅死後,我就一無所有,失去一切,冇有任何支撐,是你,才讓我繼續活下去的,在你身邊,為你

做事,保護你,照顧你,是我心甘情願,更是我的執意如此,你不需要愧疚,更不要因此把我趕走,因為,我隻有你了,所以,我想你也會明白的!”白狐從未如此認真的說道。東方聞思用那年邁的手輕輕的撫了撫白狐的麵龐,說道:“白狐,你知道嗎?原來修煉了《踏雪歸來》,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修煉過後,失去處子之身,不僅會武功全廢,從此以後,隻能使用《踏雪歸來》,更會變得蒼老,就像一個隨時都會駕鶴西遊的老人,可是妖化的時候,又會變得年輕,美麗,你說,對於一個蒼老的女人,還有什麼比年輕美麗更讓人上癮和心動呢?連白之宜都費儘心機想要永葆青

春,更何況是一個年方十八大好年華的少女呢?所以,這就是白之宜給我的懲罰!”

“失去處子之身?是誰?我去殺了他!”白狐的情緒有些激動。

東方聞思笑著安撫他:“白之宜這樣的妖婦,自然不會讓我知道,是一個怎樣的人,奪走我的貞潔,事已至此,接受現實,去走下一步,纔是最好的辦法!”

白狐吸了吸鼻子:“放棄吧,聞思,不要再留在曼陀羅宮了,我不知道白之宜還會對你做出什麼事來!”“白狐,我經曆太多的事了,我已經足夠堅強了,我的心,已經是千錘百鍊,金剛不壞,刀槍不入,百毒不侵,我對這世間萬物,已經麻木,僅有的那一點愛恨,還能讓我有點知覺,再也不會有什麼事,能

讓我傷心痛苦了,更何況,隻會《踏雪歸來》也不是一件壞事,至少,我還冇有完全成為一個廢人,至少,我還能憑藉於此奪回曼陀羅宮!”

“我真的該對你刮目相看了,你再也不是從前刁蠻任性,相信世間一切美好事物的小宮主了!”白狐有些感傷的撫了撫東方聞思蒼老乾枯的手背,“不過,我會一直陪著你的!”

“能幫我打些熱水來嗎?從昨夜,到現在,我還冇有洗去我這一身的肮臟呢!”東方聞思微笑道。白狐的神經在一跳一跳的疼痛,麵對如此振作的東方聞思,白狐再痛苦,再心疼,又能怎樣呢?他甚至慶幸東方聞思可以如此平靜,纔不至於讓自己瘋掉,忍不住去白之宜那裡白白送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