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四十五章 北廂苑中,年輕人聚

-

無燕的傷口今日開始發癢,有些難以忍受,總想用手觸碰幾下,香燕便告訴她,這是傷口恢複得好,千萬要忍住,否則會留下疤痕的。

原本傷勢恢複是一件值得欣喜地事情,可是看到無燕僅僅隻是扯了扯嘴角,便又愁雲慘霧的看著床梁發呆。香燕端來的茶她也不喝,就算不是雙生子,香燕也知她忽然愁緒的緣由,便在床邊小心翼翼的坐了下:“姐姐,雖然我們最終冇有救出雲姨和千楚妹妹,但至少,我們能夠確定一點,她們在曼陀羅宮是安全

的,白之宜需要她,所以暫時不會傷害她們!”

“我心裡瞭解,可是……”

“姐姐,在你的心裡,雲姨是什麼樣的?”無燕不明白香燕為何忽然這麼問,不過還是柔聲道:“她在我心裡,是天底下最善良的人,當初我們姐妹二人還被囚禁在毒罐子裡的時候,雲姨不僅救了我們,還收留了我們,我失去過一段記憶,但是我知

道,雲姨是真心待我們的!”

香燕低聲試探道:“雲姨收留了我們,可你還記得殘夢穀的一切嗎?”

“我因為失去過記憶,所以並不記得,香燕,你一定記得,對不對?”

香燕輕笑一聲:“記不記得無所謂了,我隻希望今後,你不要再為了任何人去冒險,這一次你險些喪命,如果我失去你,我活著便也冇意思了!”

無燕有些心疼的握住香燕的手:“對不起,這陣子一直都在為雲姨母女的事而擔心,忽略了你的感受!”

正當姐妹二人說話的時候,便聽到一陣敲門聲。

若是桃莊的人來,敲門過後必定說話,如果是下人,不用敲門便直接在門口請示了,可是這會兒一直輕輕敲門的人會是誰呢?

香燕便起身去開門,竟是聞且來了!

聞且被下人帶領到雙飛燕的房間後,便退下了,所以隻留聞且一人不斷的敲門。

香燕和聞且相視一笑,隨後側身讓其進入,並笑著看向無燕:“姐姐,你看誰來了?”

看到聞且,無燕的臉上終於有了開心的笑容,卻也有些驚訝:“聞且,你怎麼來了?”

聞且走到無燕的床邊,嘴唇輕啟:我從雷少俠那裡得知你們姐妹受傷了,便來看看!

看到無燕麵色紅潤,精神也不錯,便放下了心。

“雷少俠這個大嘴巴!”無燕笑罵道,但對於聞且的到來,卻是無比開心,“你彆擔心,我已經好得差不多了,星前輩讓我多出去走走,我是懶得動彈,才一直臥床不起!”

聞且卻從無燕的眼神中,看到了不同以往的一絲失落,便“說”道:怕不是懶得動彈,而是另有心事吧!

還未等無燕開口,香燕便一邊走來,一邊無奈的說道:“還不是因為冇有救出雲姨母女的事,姐姐現在還在難過呢!雷少俠想必也告訴了你,聞少幫主,哦,不,我應該改口叫一聲姐夫纔是!”

聞且的臉立即紅到了耳根,但是此時不同以前,反而有一種開心之感。

無燕難得的替聞且解了圍:“妹妹,雖然我很開心你叫聞且一聲姐夫,畢竟我們是雙生子,聞且又比我小,你便隨我一起叫他的名字就是,既不生疏,又不至於尷尬!”

聞且回身對著香燕笑了笑,“說”道:叫我聞且吧!

北廂苑。皇甫雲養傷也有些天了,此時也從臥床不起,能夠起身依靠,就算活動筋骨了。每天都是吃了睡,睡了吃,醒來以後就不停的問月柒,鳳綾羅吃飯了冇有,昨夜睡得好不好,現在在做什麼,搞得月柒和月

蓉每天都輪著往鳳綾羅那裡跑,基本上每隔半個時辰,就要走一趟,不過她們可是一句抱怨都不敢說。看著皇甫雲每次聽完鳳綾羅的訊息,就會左右他的情緒,如果鳳綾羅在發呆,他便愁思,如果鳳綾羅在睡覺,他便也閉目養神,如果鳳綾羅吃光飯菜,他就會喜笑顏開,月柒心裡百感交集,也想起了很久

以前,他們成親那日,鳳綾羅刺殺皇甫青天失敗而逃,回來取琴時,對自己說過的一句話,她其實是愛他的!

這不,月柒又奉命急匆匆的去了鳳綾羅那,江聖雪就攙扶著眼睛還未痊癒的皇甫風來探望他了。

“今日二弟的氣色比昨日還要好!”江聖雪一邊扶著皇甫風坐下,一邊對皇甫雲說道。

“大嫂的氣色也比昨日好!”皇甫雲說完,還壞笑的挑了挑眉,“大哥功勞匪淺啊!”

或許是在桃莊生活的日子久了,對皇甫雲也已經熟悉到堪比常歡了,所以江聖雪瞬間紅了臉,有些尷尬地說道:“連我的玩笑都開,看我不跟大娘告你的狀!”

“我知道大嫂纔不是小氣的人!”皇甫雲苦笑一下,“但是我是真心的,看到你們如此恩愛,我想到我自己……”

看到皇甫雲眼底的一絲失落,江聖雪有些心疼的說道:“至少綾羅能留在桃花山莊養傷,這就是一個很好的開始了!”

“但願吧!”皇甫雲又恢複了那玩世不恭的笑容,“對了,大哥,你的眼睛恢複的如何了?”

皇甫風輕輕的搖了搖頭:“等你完全恢複了,我的眼睛也未必看得到!”

“慢慢修養,千萬不要心急,心靜了,傷勢自然恢複得快,想必不用我多說,大嫂也一定每天都在寬慰你,陪伴你,想儘辦法讓你不要心急吧!”

皇甫風抿了抿嘴,輕輕的握住江聖雪的手:“說不心急,那一定是假話,什麼時候瞎,我都不會焦慮,可偏偏趕在這個節骨眼上,多虧了聖雪,否則,我一定冇辦法像現在這樣平靜的等待眼睛恢複!”

“夫君,成大業之前,都會曆經磨難,苦其心誌,我想,你們三兄弟現在多災多難,第二次進攻曼陀羅宮一定會凱旋歸來的!”江聖雪說道。

皇甫風和江聖雪正陪著皇甫雲說話,便見月蓉一聲高喊:“雲少爺,段捕頭他們來了!”

接著,便看到段如霜、金瑤、文珠兒、秦絡繹和方均不一一進入。

“見過風流倜儻的多情種,見過談笑風生的雲少俠,卻冇見過床都下不了的雲二少!”段如霜說笑道。

皇甫雲聳了聳肩:“可讓你找到機會來損我了!”

“聽義德兄說,你想我了!所以我帶著我們衙門的一票人,來看看你!”段如霜身後的眾人,跟江聖雪和皇甫風打完招呼後,都一臉幸災樂禍的看著皇甫雲。

“是啊,想我幾年前的準媳婦呢!”皇甫雲壞笑道。

段如霜無奈的翻個白眼:“我們可以回去了,我看雲兄恢複得挺好!”

知道情況的人自然是哈哈大笑,不知道的人,聽完兒時皇甫雲曾把段如霜當成女孩非娶不可的往事後,也都忍不住大笑起來。

“冇想到你們兩個還有這樣的淵源!”秦絡繹笑道。

眾人這一笑,皇甫雲倒不覺得什麼,反而故作饒有興趣的看著段如霜,段如霜知道在調戲和玩笑這方麵,下輩子都比不上皇甫雲的,索性不再看皇甫雲,問候起了皇甫風。

“皇甫雲,你的嘴上功夫還真是令人佩服,我覺得,讓你身上千瘡百孔,都不如讓你的嘴半字難言!”文珠兒笑夠了之後,不禁打趣道。

“你很瞭解我嘛!”雖然皇甫雲也想逗弄文珠兒一番,不過看到月柒回來了,立馬收起了玩笑,急聲問道,“月柒,綾羅此刻在做什麼?”

月柒無奈的笑道:“在彈琴,看起來很平靜!”

“彈琴?莫不是……”

月柒又打斷了皇甫雲的話:“雲少爺,綾羅姑娘真的在彈琴,不是在練功,你就不要多想、不要擔心了!”

皇甫雲這才鬆了口氣,自然也看得出月柒的無奈,便笑著擺了擺手:“好,我知道了,你去歇著吧!”

就在月柒要走時,皇甫雲又突然叫住了她,“月柒,你去把義德表弟請過來,就說大家都來了!”

月柒應聲後,便去找武義德了。

段如霜知道皇甫雲是要介紹武義德和秦絡繹認識,便湊到秦絡繹的耳邊,先說了這事。

“二弟,你總讓月柒月蓉她們兩個去綾羅那裡,一天去三五次就夠了,去那麼多次,讓綾羅知道,或許她會覺得是桃莊在監視她!”江聖雪擔心的道。

金瑤站在一邊,抱著雙臂:“聖雪,雲少俠也不是那種能天天安安靜靜躺著不動的人,知道鳳綾羅與自己同住一個屋簷下,卻不知道鳳綾羅每時每刻的行蹤,他一定吃喝無味,坐立難安的!”

“金瑤姑娘這話可說到我的心裡去了,但是大嫂說的也有道理,綾羅知道我總叫人打探她後,恐怕會很不自在,也苦了月柒和月蓉,我會讓她們減少去綾羅那裡的次數的!”皇甫雲笑道。

“皇甫雷呢?”方均不忽然問道,“他把我們帶進桃花山莊後,怎麼人就不見了?”

“三弟去衙門找的你們?”皇甫雲說道,“他離開盟主堂,不是應該早就回來了嗎?”

文珠兒說道:“他是和齊捕頭一起來衙門的,而且身上有血,看起來就像是經曆過一場惡戰,不過看他的樣子,似乎冇受傷!”

“隻問我借了衙門這次普通受害者的卷宗,就帶著我們大家來了!”方均不說道。

“八成是遇到東方聞思了!”皇甫雲和皇甫風異口同聲道,知弟者,莫過哥哥也。

他們知道,若非是碰到能夠讓他惆悵的人,他一定會跟著大家一起來湊這個熱鬨的。

此時,月柒也把武義德請了過來,隨後關好門,留下一眾年輕人相聚。

“好熱鬨啊,今兒個人都齊了!”武義德也是難得看到眾多人都聚在一起,便忍不住歎道。

“是啊,就差你一個了!”段如霜笑道,急忙將秦絡繹往自己身邊拉了拉,“義德兄,這位就是劍下醉秦絡繹了!而他就是鑄劍山莊的少爺武義德了,也是風雲雷三位兄弟的表兄弟!”“早聞雲表哥那裡聽了你的事,秦少俠,你不趁人之危,並且無慾無求,真是難得的品質,你是一個真正的劍客!”武義德笑道,多年過去,武義德也從當初不愛說話不願意走出鑄劍山莊的憨厚小子,變成

了現在能夠侃侃而談的江湖人了。

秦絡繹也是雙手抱拳:“幸會,義德兄!看了你贈予段捕頭的萬噬寶劍,他說是由你親手鑄造,真是令在下佩服!”

武義德笑道:“如果秦少俠不嫌棄,我也可以再鑄造一把劍,贈與你,當做見麵禮!”

秦絡繹指了指自己背在身後的一把劍,笑道:“我這把無名寶劍,雖然名不見經傳,但是卻陪我挑戰過無數高手,它已經與我有了感情,就不勞煩義德兄了,但還是要多謝你的好意!”

“我明白,對於一個劍客來說,劍,就像是朋友,已經有了默契,就不會隨意丟棄!”武義德說道。

文珠兒也湊了過來:“你們兩個就不要客套了,我跟你們大家說,現在秦絡繹不僅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師父!”

秦絡繹笑著勾了勾嘴角:“喝過拜師酒的那種!”

“秦兄,什麼資質的徒弟你都敢收,不怕毀了你的一世英名嗎?”皇甫雲打趣道。

文珠兒衝著他揮了揮拳頭:“皇甫雲,等你傷好了,就讓你見識見識本姑奶奶現在的劍術,定讓你刮目相看!”

“呦,真的假的?”皇甫雲從文珠兒的眼中看到了一絲堅定,跟以往的衝動賭氣和自負都不一樣。

秦絡繹笑道:“珠兒的劍術真的是大有進步,不止你,雲少俠,恐怕在場的所有人都會很驚訝的!”

段如霜和金瑤都是親眼所見的,自然相視不語。

江聖雪笑道:“看來珠兒拜秦少俠為師,真是頗有眼光了!”

“說的我,越發想要跟秦少俠切磋一番了!”皇甫風低聲道。

皇甫雲笑著撇了撇嘴:“我說大哥,你一個刀客,跟劍客切磋什麼?”

“在某種意義上,刀劍都是兵器,雖然不同,但其性質卻冇有不同,歸根到底,比試的還是人本身!”皇甫風說道。

秦絡繹倒也是越發期待的說道:“風少俠,隻要你的眼睛一恢複,我便隨時恭候!”期待的又豈止是秦絡繹一人,眾人自然也是如此,都想見識一番,論武功,恐怕秦絡繹遠遠比不上皇甫風,但若真的比起劍術或是刀功,勝負便有些未知了,到底是劍客劍下醉的劍術高超,還是刀客冷麪狂龍的刀法更勝一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