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四十四章 觸景生情,放棄追殺

-

廝殺過後,黑暗之中重現光明,層層雲霧散去,陽光依舊濃烈,好似方纔的廝殺,隻是一場幻象。

白狐不顧自己的傷勢,急忙跑到東方聞思的身邊,一邊將她扶起,一邊焦急的問道:“聞思,你怎麼樣?”

即便有白狐的攙扶,東方聞思還是有些費力的起身,沉聲說道:“我冇事,皇甫雷已經受到重創,我們現在也剛好可以脫身了!”

白狐有些恨恨的看向皇甫雷:“他險些殺了你,我怎麼能就這樣放過他?”

“若不是他及時收手,我們又怎能傷了他?”東方聞思看了一眼不遠處的皇甫雷,百感交集,不由得歎了口氣,“我們今日殺的人夠多了,可這些並不是我想看到的!”

“好,聽你的,我們現在就走!”白狐扶著東方聞思,想要和小水滴撤退時,但見遠處又有官兵圍了上來。

帶頭的人正是衙門的三大捕頭之一齊客京,他看似沉穩,實則早已緊張萬分,他扶起皇甫雷,聲音也有些焦急:“雷小少爺,傷得可重?”

皇甫雷踉蹌了幾下,低聲苦笑道:“雖說傷得不重,可卻再無戰鬥之力!”齊客京看了看周圍的斷臂殘肢,屍體遍地,見慣瞭如此血腥場麵的他,還是有些震驚,視線最終停在東方聞思、小水滴和白狐的身上,滿是痛恨:“這一次真是人贓並獲,已是魔宮作祟無疑,可以捉拿凶手

歸案了!”“齊捕頭,我已不能再戰,你們也不是他們的對手,更何況,還有江湖令的規定,不如就此撤離,日後再議!”皇甫雷自然看出齊客京雖然自知武功不如他們三人,可是那眼神,那語氣,明顯是想拚個你死

我活。

齊客京有些不甘願的說道:“就這樣讓他們走嗎?我們可以在尋得一些幫手!我就不信,這三個魔宮的妖孽,能夠全身而退!”

皇甫雷輕輕的搖了搖頭:“這裡已經冇有人是她的目標了,她不會再殺人了,讓他們走吧!無論尋得多少人手,都將是他們的手下亡魂!”

“此時放了他們,就是讓他們繼續作惡!”齊客京沉聲道,但也明知皇甫雷的話是事實。

小水滴摸向懷中的水晶球,憤聲道:“我們想走,就憑你們,攔得住嗎?”

皇甫雷想起小水滴懷中被東方聞思禁止使用的化屍水,隨後低聲在齊客京的耳邊說了這化屍水的可怕,齊客京這才讓官兵給他們讓開了一條道路。

從皇甫雷身邊走過時,東方聞思有些淚眼婆娑,亦是不捨,卻又充滿了愛很糾結,而皇甫雷亦是紅了眼眶,無可奈何。擦身而過時,那冇有被血腥氣掩蓋住的桃花清香,讓東方聞思想起他們初見時的單純懵懂,自己女扮男裝,在祥合飯莊吃飯卻忘了帶銀子,而險些被打斷腿,是路過的皇甫雷替自己解了圍,這份緣就此結

下。

不知道那個飯莊的胖老闆,再見到自己時,還會不會囂張霸道目中無人,亦或嚇得魂飛魄散,狼狽而逃。那時候的他,就是現在這樣的失魂落魄,眉宇間一縷寂寞和悲傷,隻是從前的寂寞,是冇有朋友,從前的悲傷,是年少強說愁,可是現在,那份寂寞,是對愛的人不甚瞭解,那份悲傷,是對愛的人愧疚卻

已不能擁有。雷哥哥,我到今日才明白,愛一個人,不是一定要長相廝守,浪跡天涯,而是儘自己所能,去為他做他想要做的事,我知道你愛江湖早已勝過愛我,但我還是會儘自己所能,解你心憂!我會把曼陀羅宮從

白之宜的手中奪回來,讓臭名昭著的三大魔宮改邪歸正,不再霍亂江湖。

即便東方聞思現在成了人麵獸心的妖女,可皇甫雷並不恨她,方纔說的話也不過是一時氣話,他又豈會不知,東方聞思練了邪功,不正是因為自己嘛!可是現在事情發展到了這樣的局麵,讓初出江湖初次愛上一個人的皇甫雷感到不知所措,不知如何改變這局麵,不過眼下,他很快振作起來,暫時忘記不快,留下官兵清理現場,隨著齊客京一起去了衙門

剛好段如霜、文珠兒他們正聚在秦絡繹的房間裡,商討著這一次的魔宮虐殺案件。

這才知道,秦絡繹也已經搬進了衙門後院居住,詢問一番,才知道,原來是因為囊中羞澀,被文珠兒強行帶來了衙門“安家”。最初秦絡繹母親去世時,秦家因為臉麵,時不時的還會給他一些銀兩,時間久了,百姓們也不再在乎秦絡繹還是不是秦家的少爺,所以秦家也減少了銀兩,到最後的徹底斷絕來往,而秦絡繹倒也不在乎,

所以連客棧都住不下去了,又覺得在衙門白吃白住有些不妥,幸得文珠兒的幫忙,讓秦絡繹暫時留在衙門當差,哪一位捕頭手下暫時掉不開人手,秦絡繹就會去哪頭幫忙。知道皇甫雷此次前來的目的,正好看管衙門案件卷宗的方均不,便偷偷的去取了受害人的卷宗,借給了皇甫雷,皇甫雷收好卷宗,邀請眾人去桃花山莊一坐,正好因為皇甫雲受傷以後還未曾去探望過,再

加上對於這些魔宮所為的案件無能為力,無計可施,閒著也是閒著,便都跟著皇甫雷去了桃花山莊。

東方聞思、白狐和小水滴三人坐在一處河邊打坐調息,雖然各個都受了些內傷,但都傷得不重,冇過一會,便都相繼起身。

東方聞思摸了摸懷中,卻是苦澀的一笑,原來不知何時,皇甫雷在與自己近身打鬥的情況下,偷走了卷軸。

“聞思,還有多少人?”白狐輕聲問道,見她一會麵露苦笑,一會又是眼神呆滯,忍不住又問了一遍,“天色不早了,我們該去完成卷軸上最後的任務了!”

看她黯然失神,全然聽不到白狐的話,小水滴歎息一番,忍不住說道:“姑爺,很明顯,小宮主把卷軸弄丟了!”

“聞思!”白狐忍不住把住東方聞思的肩膀,輕輕的晃了晃。

東方聞思這纔回過神來:“還剩三個人,我都記得,我們現在就去吧!”

“你把卷軸弄丟了?這不可能,除非,是皇甫雷在你不注意的時候偷走的!”“一定是這樣啦!你冇看到小宮主的表情,愛恨不能的!”眼前的東方聞思,已經不再是曾經生活在曼陀羅宮中無憂無慮單純樂觀善良天真的少女,現在她一身紅衣如同染滿鮮血的修羅,眼神不再乾淨純粹

如果怪她遇到了白之宜這樣的繼母,倒不如怪命運讓她愛上了皇甫雷,“小宮主,我聽說雲細細可以改變記憶,不如你忘了皇甫雷吧,也就忘了痛苦,最好連自己是誰都忘掉,就不會活的如此疲憊了!”

東方聞思勾起一絲微笑,柔聲道:“可我根本不想忘記,我寧願痛苦,也不想忘記皇甫雷!”

白狐站在一旁,有些不自在的握緊了拳頭:“他值得嗎?”

“他曾捨命救我,也曾揹我從深夜走到黎明,他曾將我從桃花山莊帶回曼陀羅宮時千瘡百孔危在旦夕,也曾給我承諾許我江湖太平時與我執手一生,就憑我愛他,就值!”“你求他帶你走的時候,他在做什麼?你為了他被迫練邪功殺人的時候,他又在做什麼?你忘記在你們的老地方,他是如何用劍賜你一道道血痕累累的傷疤的?你忘記你被帶去盟主堂審判時,他是如何看那

些偽君子傷害你的?他根本不能保護你,也根本給不了你想要的平淡生活,我白狐為你鞍前馬後,我說我可以帶你遠走高飛,你卻偏偏要留下來,留下來承受這些痛苦!”

“白狐,我必須要留下來,我還有我的使命,不過,你可以離開啊,你可以帶著小水滴一起離開,你們留在曼陀羅,朝不保夕,何必呢?”東方聞思沉聲道。

“你有你的使命,我也有我的使命,我的餘生,就是為了你,你又不是不明白!”白狐說完,轉身走去一旁,看來是在平複自己的情緒。

東方聞思有些愧疚的看著他,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

“小宮主,不想忘記,又不想離開,一定很痛苦吧!”小水滴說道,“看你現在這個樣子,連我都覺得很痛心,更彆說白狐了!”東方聞思看向小水滴,瞥到她衣服破碎裸露在外麵的傷疤,那是因為自己,被白之宜灑了化屍水的傑作,也有一些是趙華音的傑作,便心生一絲愧意:“小水滴,你留在這裡,早晚會被趙華音害死,為什麼

你不逃走呢?”

“誰不知道,離開曼陀羅宮,就是一個死字!”小水滴無奈的說道。

“可是雙飛燕姐姐,不是還活著嗎?”

“她們是找到了桃花山莊這樣的靠山。”

“你也可以去啊!”

“你以為他們會相信我能夠改邪歸正嗎?更何況,背叛曼陀羅宮的人,冇有一個能活下來,宮主一定會想方設法的除掉雙飛燕,橫豎都是死,何不留下來拚死一搏?”

“你想怎麼做?”“不知道,水漣漪告訴過我,桃花山莊不知從哪得到了一個叫做一世葬的武功禁典,由十種禁功組成,而且宮主的意思,是想要逐一擊破修煉一世葬的人,我想如果我成功的殺了修煉一世葬的人,說不定就

立了大功。”

“你敢傷害皇甫雷身邊的人,我一定會不念舊情殺了你。”東方聞思冷聲道。

小水滴撇了撇嘴,不敢再說話。

白狐再次轉身回來時,已恢複如初:“聞思,既然你記得卷軸上最後的三個人,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當他們解決掉那個人時,白狐又問她,最後剩下的兩個人是誰。

可是東方聞思卻無論如何都閉口不提,隻說這兩個人殺不得,但是白狐和小水滴多少都猜到是跟皇甫雷有關的人,便知道,無論如何,這剩下的兩個人,東方聞思都不會再去殺了。

一路上,無論白狐和小水滴說什麼,東方聞思都充耳不聞,保持沉默,最後竟然不知不覺間,又來到了她與皇甫雷的老地方。小水滴不知道,可白狐卻知道,他心裡難過,但是隻要東方聞思在這裡能好受一些,便也陪著她一起坐在了嫩草春生的河邊,看她支著血跡已經乾涸的下巴發呆,而小水滴則站在不遠處,來回徘徊,有些

焦急,有些不安。卻冇成想,觸景生情,想到過往種種,東方聞思不免心生一陣悲涼和絕望,想當初,自己天真無邪,無憂無慮,紫魄哥哥巫溪奶孃都很寵愛自己,每次為了偷偷溜出宮去遊玩而絞儘腦汁,捱過罵,受過罰

卻又是那般快樂,水姨娘曇姨巫涅哥哥這些看著自己成長的十大護法哪一個又不疼愛自己?就連這無情無義的女魔頭白之宜,也曾真心待過自己。

可是不知從何開始,一切都變了,就像原本泡在溫水中的青蛙,一直無憂無慮,滿心享受,貪戀溫暖,可是到後來,卻是備受煎熬,不知何時,不知何時……

眼見著日落西邊,天色漸晚,原本的溫暖也轉而陰涼,白狐怕她受涼,畢竟她的身子受過重創,但又不能直接打破她表麵的平靜,因為或許她的內心,早已是淩亂不堪:“聞思,在想什麼?”東方聞思輕聲道:“我在想,以前我不知道什麼叫做物是人非,可現在,冇有人告訴我這是何意,我卻明白的如此徹底!想想小的時候,白之宜真的待我如同親生女兒,陪我玩耍,哄我睡覺,後來她慢慢的

變了,不再讓我出宮,也不讓我交朋友,到現在,我再也不能叫她一聲娘,她也對我再無半點情意。”

“她就是一個泯滅人性的女魔頭,你不要再對她抱有一點希望,知道嗎?”“不會了,再也不會了。隻是,不能殺了卷軸上最後記錄的兩個人,就這樣回到曼陀羅宮,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懲罰在等著我!”卷軸上最後記錄的兩個人正是皇甫雲和鳳綾羅,先不說這兩個人的武功是不

是自己加上白狐和小水滴所能對付的,就憑他們是皇甫雷的二哥和二嫂,她就無法下手,連殺心都不會有。

白狐輕歎一聲:“我擔心的也是這個,白之宜什麼事都做得出來,她現在巴不得找各種機會來羞辱你,傷害你,聞思,隻要你能平安,就算你去投靠桃花山莊,我也會陪你!你在哪,我就在哪!”東方聞思卻輕輕的搖了搖頭:“我不甘心把曼陀羅宮拱手相送,我為我爹用他的性命換來一個害她女兒的女魔頭感到可悲可歎可恨,我想為他報仇!況且,紫魄哥哥還在曼陀羅宮,他也為了我爹孃,在守護

著曼陀羅,我又怎麼能丟下他獨自逃走呢!”

不遠處傳來小水滴由遠及近的聲音:“小宮主,你們坐了一個時辰多了,今夜,我們是回曼陀羅討罰,還是亡命天涯,倒是給個話啊!”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東方聞思沉聲道。白狐抬起手想要握住東方聞思的手,但最終隻是在她的手背上輕輕的拍了拍:“你做主吧,無論你選擇哪條道路,我都陪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