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四十三章 人麵獸心,血上驚雷

-

忽然那雙眼睛染上一絲血色,隻見她猛然一揮衣袖,那僅有一條細縫的木門就這樣四分五裂。

“是人麵獸心,是曼陀羅宮的人麵獸心!”一個揹著劍的江湖人驚呼道,“大家小心,那妖女殺人要喝人血吃人肉的!”

聽到這個稱呼時,東方聞思自嘲的笑了笑,從前清純善良的白蓮花,如今變成了人麵獸心,真是諷刺,可是東方聞思卻並不覺得傷心難過,隻有一種天意弄人的悲淒。

隨後她有些失魂落魄的說道:“我現在不想殺人了,你們儘快離開吧!”

“妖女,今日我付懸亦,帶領眾多江湖兄弟,定要除掉你這個妖女,為武林除害!”揹著劍的江湖人憤聲道。

聽到付懸亦之名,東方聞思空洞的眼睛總算有了一絲焦距,她從懷中取出卷軸,打開一看,卻有付懸亦之名:“你就是付懸亦?巧了,省的我再浪費時間去找你!”

“什麼?”付懸亦隻覺得背後忽然冒出一陣冷汗。

東方聞思收回捲軸,麵無表情的淡聲道:“付懸亦的命留下,其餘之人速速離開,如若還不去逃命,就彆怪我不受控製了!”當東方聞思空洞的眼睛在那些江湖人身上一一掃過,最終停留在一直震驚到說不出話來的皇甫雷時,終於有了一絲撥動,她有些恍惚的後退著,一直退到白狐的身後,驚慌的說道:“白狐,我不能讓他看到

我現在這個樣子!”

白狐有些心疼的凝眉哀歎,隨後他看向皇甫雷,厲聲道:“皇甫雷,讓我們走,否則,你身邊所有的人都要死!”

“袁員外父子隻是普通的平民百姓,你卻要用如此殘忍的手段來殺害他們,聞思,你還是我認識的東方聞思嗎?”皇甫雷不敢置信的喊道。

白狐沉聲道:“可你忘了,聞思是為了誰,才變成今日這副模樣的?”皇甫雷深吸一口氣,伸出手來:“聞思,我知道你如今這般嗜血,都是因為我!隻要你就此停手,就不會有人怪你,他們還不知道,你都是被白之宜那妖婦逼迫的,隻要我告訴他們真相,他們一定會原諒你

的!”

“雷少俠,這妖女現在這般嗜血,不管是因為什麼,你冇見她方纔不受控製的模樣嗎?誰都不敢保證,她答應你不再殺人,是否能夠做到!”站在皇甫雷身旁的一個江湖人說道。

皇甫雷沉默了,他緩緩地放下手臂,麵對這樣的此時此景,他並不知道該如何處理。

事已至此,東方聞思反倒冷靜了下來,她從白狐身後走了出來,冷冷一笑:“雷哥哥,我為你付出了這麼多,如今隻換來你的不信任嗎?”看到東方聞思身上的紅衣,而她站在白狐的身旁,像是一對新婚夫妻,極其刺眼,皇甫雷看她懷中藏有卷軸,聽聞付懸亦的名字又要殺他,便知道那捲軸上一定寫著要取命的那些人的名字,便低聲道:“你

們快走,這裡交給我便可!”“不行,雷少俠你初出江湖,不知道這個妖女的厲害,還有她身旁的這些人,白狐和小水滴,他們全部都是武功高強殺人不眨眼的魔宮妖孽!”付懸亦說道,“你這個人麵獸心的妖女,看我們不為江湖除害!

”付懸亦說完,便舉劍襲向東方聞思。付懸亦那一擊必殺的氣勢,令東方聞思原本已經恢複正常的雙眼瞬間變得血紅,每每嗅到危險氣息,她都會不受控製的妖化,而她陰冷一笑,不再是她,隻見她嘴裡長出兩顆用來撕咬的獠牙,指甲變得又

尖又長用來撕裂,這就是野獸的習性,所以這也是江湖上都稱東方聞思人麵獸心的由來。

眨眼間,東方聞思便飛速的迎著那一劍飛身而去,矯健的身影就像是一匹必定撕碎獵物的狼,隻見她猶如鬼魅一般的迅速盤在付懸亦的背後,獠牙已經咬向他的脖子,而付懸亦竟然無法甩脫。

在這危在旦夕間,皇甫雷也已拔出天殘劍,一劍刺向東方聞思的獠牙,不偏不倚,東方聞思隻覺得一陣刺痛,便立即抽離身軀,一腳踹開付懸亦,轉而攻擊起了皇甫雷。

接著,所有人都一擁而上,白狐、小水滴和烈火宮的女弟子也都相繼加入了戰鬥。接二連三,東方聞思的利爪都在皇甫雷的致命部位揮舞,皇甫雷即便拔出天殘劍,即便見到已是人麵獸心的東方聞思,也仍然無法對其下手,腦海中想到的,卻是東方聞思三番五次的幫自己,而她變成這

個樣子,全都是因為自己。

“聞思,你快清醒一點,我是皇甫雷,我們不該刀劍相向的!”皇甫雷焦急的說道。

東方聞思的眼中閃過一絲恍惚,就在那恍惚之間,皇甫雷已然控製住了東方聞思的手臂,而東方聞思也從掙脫變為平靜,那雙眼睛裡的血色正在慢慢的散去。從地上爬起的付懸亦,見此情景,立即舉劍攻擊向了東方聞思,那股濃厚的殺氣,令東方聞思眼中的血色再一次聚攏,而她體內的踏雪真氣震開了皇甫雷和付懸亦,像是飄蕩的魑魅魍魎,她尖銳的獠牙,

鋒利的指甲,瞬間撕碎付懸亦的手臂,隻聽他一聲慘叫:“雷少俠,救我!”

皇甫雷咬緊牙關,心下一橫,甩出手中天殘劍,自東方聞思的頭頂劃過,而東方聞思的髮帶斷裂飄落,頭髮如同瀑布湧下,她猛然回頭,口中還叼著付懸亦的一截斷臂,朝著皇甫雷飛來。

皇甫雷一個閃身,一邊拔下插在木梁上的天殘劍,一邊扶起付懸亦:“快走!”

付懸亦有些虛弱的說道:“方纔那個瞬間,你明明可以殺掉那個妖女的,雷少俠,你是不是對她還有惻隱之心?若是被全武林的人知道了,定會埋怨你的!”

“自古忠義不得兩全,她雖然與我們正邪不兩立,可我愛她,前輩你是不會明白的!”皇甫雷有些痛苦的說道。

皇甫雷一直帶著付懸亦跑到袁府大門:“前輩,你速去桃花山莊,去找星叔叔為你醫治,我去救其他人!”

自己已然冇有了繼續戰鬥的能力,付懸亦也隻得點了點頭:“好,雷少俠你要小……”那個“心”字還未說出口,就見付懸亦的頭已然滾落在自己的腳下,皇甫雷震驚的無法動彈,他眼睜睜的看著那道紅色魅影一雙利爪低落鮮血,噴湧而出的鮮血濺了她一臉,而她陰冷嗜血的笑意,令人不寒

而栗。

“啊!”皇甫雷痛苦的大喊一聲,他用劍尖指著東方聞思,失望的說道,“你放他一馬,又能怎樣?他的手臂都冇了,以後就是個廢人,你為何不能放他一馬?”東方聞思忽覺一陣頭痛欲裂,她踉蹌的後腿了兩步,恢複了正常的模樣,她看著自己染滿鮮血的雙手,麵前付懸亦那具冇有頭和一隻手臂的身體,又看了一眼滿臉失望紅了眼眶的皇甫雷,她有些悲愴的捋

了捋自己淩亂的秀髮:“你走吧,一會兒白狐和小水滴出來,你就走不了了!”

皇甫雷咬了咬牙,冷聲道:“究竟還要殺多少人,你才肯罷手?”

“還要殺多少人?”東方聞思像是行屍走肉般的回過身去,離開袁府,“還差三個人,還差三個人……”

她不斷地重複著這一句話,皇甫雷皺緊眉頭,追了上去,一把拉住東方聞思的手臂:“什麼意思?你還要殺三個人?”

“是啊,我還要殺三個人,皇甫雷,你阻止不了我的!”東方聞思毫無感情的低聲道。

接著,便有官府的人趕來,還有江湖上的其他人,陸續的圍在了袁府的門口,與此同時,白狐他們將裡麵的江湖人全部殺死,也趕了出來。

這使得東方聞思再一次不受控製的大開殺戒,但是皇甫雷卻一直糾纏與她,一來是怕她殺了彆人,二來也是怕彆人傷了她。

這一場數十個江湖人對敵僅有四人的魔宮人,卻是一場勝負已分的廝殺,殺到最後,官府的人僅有三名逃生,而江湖中人全部死亡。

皇甫雷與東方聞思不斷地糾纏,可這兩個人,卻冇有一個肯下死手,一個想要忘記一切,一個想要結束一切,救對方於水深火熱之中。最後二人雙雙落在十裡之外,而皇甫雷卻落到了屍橫遍野之中,望著滿地的屍體,手中的天殘劍開始變得沉重,他握緊天殘劍,握的右手蒼白如紙:“你們真的是太殘忍了,今日我皇甫雷就是死,也要讓你

們血債血償!”

東方聞思知他此時此刻已是萬念俱灰,可自己又何嘗不是如此,她揮了揮手,說道:“白狐,你們速回烈火宮,等我和皇甫雷決一死戰後,如若生,我會回去,如若死,便是解脫!”

白狐跑到東方聞思的身旁,急聲道:“不行,我不會丟下你!”

“是啊,小宮主,宮主可是有令,我不敢離開你身邊半步!”

皇甫雷舉起天殘劍,麵無表情的說道:“都彆走,我這百人斬祭雖然隻剩下最後一個,但是,我這把天殘劍,喝的血可還是遠遠不夠!”他的話音剛落,便見他的雙眼蒙上一層冰霜,而他手中的那把天殘劍,似是有冤魂在低吟咆哮,一縷縷青煙在劍身周圍飄散,隱有一道悶雷聲響,瞬間明暗交替,頓時令人有種天昏地暗之錯覺,再一瞧,

太陽已被層層陰雲遮掩,讓這一片大地都籠罩在陰暗之中。

這暗流湧動的殺氣,令白狐不禁一陣冷顫:天殘劍不愧是邪劍,還未出招,便已足夠震懾人心!就在太陽隱匿雲間的瞬間,皇甫雷已經飛速襲來,那一劍朝站在最前麵的白狐刺來,白狐本想迎擊,可是天殘劍的劍氣令他有種窒息之感,等到想要閃躲的時候,那股強大的劍氣也讓他的胸前出現三道血

痕,白狐有些不敢置信:為什麼?跟剛纔的皇甫雷相比,現在的他,劍術為何如此高強,連我都不能抵擋半分?白狐後退之際,皇甫雷又一劍揮向一旁的小水滴,小水滴形如鬼魅,讓皇甫雷的每一劍都擊了個空,可當她最後頓住身形時,身上的黑色袍子也已經四分五裂,殘破不堪,而她不得不從袍子裡取出水晶球

那裡是陣陣潺潺的透明清澈卻是駭人至極的化屍水。

烈火宮女弟子也毫不示弱,直接飛身而上,近身攻擊,讓皇甫雷冇有出劍的機會,可奈何就算比拚內力,皇甫雷依然更勝一籌,即便是手握劍鞘,一擊一擋,一攻一守之間,也讓女弟子敗下陣來。

“皇甫雷的武功,跟以前大不相同了,可我不信,他會是我的對手!”白狐有些震怒,隻見他舉劍迎向皇甫雷。

“天殘劍不愧是邪劍,擁有他的人,連武功都如此邪性!”小水滴說完,便舉起水晶球,隻要她使用內力催出一滴化屍水攻擊皇甫雷,便可以扭轉乾坤。

而東方聞思也忽然出現在小水滴的麵前,冷聲道:“你敢使用一滴化屍水,就彆怪我不客氣!”

小水滴輕輕的皺了皺眉,一邊把化屍水收起,一邊不滿的說道:“如果不使用化屍水,我們四個人加起來,取勝的機會都不大!”

“我以小宮主的身份下令,皇甫雷不在此次必殺之人的名單上,隻需要擒住,不需要致命,如若敢違抗,彆怪我送他下地獄!”東方聞思高聲道,已朝皇甫雷襲去,和白狐肩並肩戰鬥。

一人以劍攻之左方,一人以拳攻之右方,小水滴和女弟子互視一眼,也雙雙而上,一個以劍攻之前方,一個以掌攻之後方。

那一聲令下,讓皇甫雷恢複了些理智,或許原本他就是理智的,看到滿地的屍體,連痛心和哀悼都覺得冇有資格,除了自己,他們全都死了,死的如此淒慘……

天殘劍的劍身赤黑,唯有劍尖揮舞之處,閃爍著星星點點的紅光,劍柄之處,刻有饕餮,意為吃不儘的人,喝不夠的血。

起初,四人將其圍在中間,逼他棄劍,哪知那劍氣越發的強大,到後來無人再敢靠近,因為劍氣每一次劃過,似乎連空氣都在四分五裂,更彆說是人的肉身了。

“收手吧,聞思,我知道你是被控製的,我要殺的人也不是你!”皇甫雷一邊揮舞著天殘劍,一邊悲傷的喊道。

東方聞思的鼻子一酸,卻也滿是絕望:“回不去了!一切都回不去了!”

不知道是天殘劍的劍氣太過邪惡,才壓製住了東方聞思體內的踏雪真氣,令她不敢妖化,還是東方聞思在皇甫雷的麵前意誌太過堅定,冇有妖化的東方聞思,武功自然在皇甫雷之下。

而皇甫雷也有意的避開東方聞思,去攻擊其他三人,可是這樣的場景,令他們都覺得透不過氣來。

皇甫雷的腦海中忽然閃過《軒轅斬》這本邪典的某一頁內容,赫然“軒轅斬,食饕餮”的秘訣躍然心間,即便冇有百人斬,練不得軒轅斬,可是在這樣糾纏不休的情況下,皇甫雷還是決定一試。

而天殘劍源源不斷的邪惡劍氣,似乎也在宣泄著“喝不夠鮮血食不儘人肉”的不滿,令皇甫雷自身都有些控製不得。隨著皇甫雷手中的天殘劍有秩序的揮舞,在八個方位形成的劍氣劃出道道散不去的光線,隨著劍尖自那中心穿透,劍氣四分五裂時,又聚攏成一道強烈猶如暴風驟然而降的黑色劍氣,順著天殘劍的劍尖,

直指白狐,白狐睜不開眼睛,強大的劍氣令他動彈不得。危在旦夕之間,東方聞思赫然出現在白狐的麵前,想要將他拉向一邊時,已是徒勞無功,這股強大的劍氣就像是束縛住手腳的鐵索,移開一步都是艱難,身邊更像是有無數孤魂野鬼扯住自己的身體,難怪

連白狐都移開不得。皇甫雷的眼中出現東方聞思惶恐卻又迅速冷靜的麵容,他咬緊牙關,此時收迴天殘劍已是不可能,除非他不想要自己的這條手臂了,心下一橫,再不做猶豫,怒吼一聲:“啊!”用儘全部內力將劍尖一轉,

那名烈火宮女弟子還未反應過來,強大的黑色劍氣已經穿透她的身體,令她的身體分裂成兩半。

而還未消散的劍氣再次震裂,讓一旁的東方聞思、白狐和小水滴紛紛震出,摔落在地時,更是吐出鮮血來。皇甫雷更不好過,改變劍氣的方向,就像抓住脫弓的箭,拉住脫韁的野馬,需要強大的內力,否則傷人傷己,好在皇甫雷內功已是深厚,這才保住自己的五臟六腑,隻是半跪在地,麵色煞白,體內劇痛,

但他知道並未傷及內臟,卻偏偏無血可吐。殺了這個烈火宮的女弟子,剛好是百人斬祭的第一百個,冇有修煉《軒轅斬》,所以使用起來僅僅隻是九牛一毛,還不能夠好好的掌握,才讓自己使用第一遭便如此狼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