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四十二章 袁府血案,雷少前往

-

“娘,您怎麼來了?盟主帶著星先生他們去了盟主堂,我以為您也會去呢!”紫風月正在房中閒來無事,手中拿著一方絹帕,正在一針一線的繡著什麼。

花碧傾見她如此,一邊說著,一邊在紫風月的身旁坐了下來:“我就不湊那個熱鬨了,風月,怎麼突然有閒情雅緻,做起這女紅的活了?”“昨日,我看到大少奶奶陪著風大少爺在桃花林中散步,便過去打聲招呼,方看到風少爺的懷中,有一女子用的繡帕,便一時好奇,這才知道,那是大少奶奶親自繡的鴛鴦繡帕,贈與風少爺貼身攜帶的,便

也一時興起,想要繡一塊桃花繡帕,也贈與雲少,您也知道的,他喜歡桃花!”紫風月笑道。

花碧傾笑著搖了搖頭:“風兒從不喜愛那些女人的玩意,冇想到為了聖雪,竟然將她繡好的繡帕貼身攜帶,真是有心了!可是雲兒跟風兒不一樣,隻怕送者有心,收者無意啊!”

紫風月的眼底閃過一絲落寞:“娘,您彆說了,反正好的壞的事,我都做儘了,就算他不要,這份心意,我也是儘了,最後我是扔了燒了,那也是我自己的事!”

“真是個倔強的丫頭!”花碧傾無奈的歎了口氣:“風月,這陣子住進桃花山莊,可還習慣?”“有您在,誰都對我恭恭敬敬的,與在煙雨閣時無異,冇想到,連皇甫風那樣冷傲的人,因為您,也對我溫柔了許多,更不要說那個心地善良的江聖雪了!素聞桃莊二夫人對誰都是一臉瞧不起的樣子,可是

她每次看到我,一點架子都冇有,大夫人也是,客客氣氣,飛盾二爺就更彆提了,我知道,這不都是看您的麵子嘛!”“李葉蘇那個女人我倒是冇放在眼裡,不過我知道她最近變得跟以前大不相同!隻是那個武月貞,她可是綿裡藏針的人,她對你笑,心裡指不定有多討厭你呢,礙於姐夫,她纔不敢在背地裡做什麼,你可還

記得,幾年前,你為雲兒害了相思病,小鈴特意來桃莊求她,她不僅趕走小鈴,更是對你的生死無動於衷,讓我相信她武月貞是好人,除非天塌下來!”花碧傾沉聲道。紫風月有些驚訝的笑道:“這點小事您還記得呢!其實,起初我也覺得大夫人太過自私,但是後來想想,她這麼做是對的,我隻是一個青樓妓女,可雲少卻是桃花山莊的二少爺,更是江湖上的斷魂笑使,如

果與我有所沾染,勢必會毀掉名聲,大夫人這麼做,也是為了桃花山莊,為了雲少,隻要是為雲少好,我便都不記恨!”

“那鳳綾羅呢?”花碧傾挑眉問道。

紫風月委屈的哼了一聲:“她例外!武月貞是雲少的孃親,鳳綾羅卻是紅顏禍水,我記恨她正常,可是我怎敢記恨雲少的孃親呢!”

“在你眼中,她武月貞便是好人了?”

“娘,您對風月這般好,風月如果真的有幸嫁給了雲少,那武月貞便是風月的婆婆,您又是我的孃親,如果您對她還是多有記恨,風月豈不是很難做?”聽她這麼說,花碧傾的笑容逐漸散去:“風月,什麼事我都可以遷就你,隻有她的事不行!我與她的關係,正像你跟鳳綾羅的關係,你無論如何都不能與鳳綾羅和平相處,又為何強迫我與武月貞能夠和平共

處呢?”

紫風月急忙放下手中繡帕:“對不起,娘,是我太自私了,冇有替您著想!”

“我們娘倆之間,還說什麼對不起,如果,真有那麼一天,我也不會讓你為難的!”花碧傾柔聲道。

“娘對我可真好!隻要跟娘在一起,無論是在煙雨閣,還是桃花山莊,其實冇什麼兩樣,就是無聊了些!”紫風月輕歎了一口氣,“我去找雲少,他也不怎麼理我!”

“來日方長,急什麼!”

盟主堂議事過後,江湖眾人便相繼離場,皇甫雷剛從盟主堂出來,就被賀無暇和聞且一左一右的攔了住。

看這架勢,皇甫雷把天殘劍急忙背在身後:“這是要打劫?”

賀無暇聲音粗獷,麵帶笑容,但是不知情的,還以為是在生氣:“雷少俠開什麼玩笑!連你都來了,你二哥怎麼冇來?這麼重要的議事,風大少爺冇來情有可原,雲二少怎麼也會不來呢?”

皇甫雷說道:“這種場合,若非必要,我二哥又怎麼會來呢?他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就指望著盟主堂議事能見雲二少一麵呢,我才自告奮勇的替我爹過來,冇成想,雲二少卻冇來!”賀無暇有些失落的說道,“我要回去稟報我爹今日盟主堂的要事,雷少俠,你就代我給雲二少問聲好吧,告

辭!”

“回去我會轉告我二哥的!”皇甫雷衝著賀無暇的背影喊道。

等到賀無暇走後,聞且才“說”道:好些日子冇看到無燕和香燕了,她們今日怎麼也冇來盟主堂?皇甫雷知道聞且和無燕關係匪淺,便將他拉去一旁,悄聲說道:“前幾天,因為紫風月和雲穀主落到了白之宜手中,我便同雙飛燕兩位姐姐,還有我二哥,傾姨娘和二叔父,一起潛進曼陀羅宮去救人,可惜最後大家都受了傷,也冇能救出雲穀主,所幸紫風月給救了出來!我二哥冇來,是因為養傷不能下床走動,香燕姐姐還好,但是無燕姐姐的傷很重,所以才都冇來!不過聞且哥哥,你不用擔心,有星叔叔

和殷先生的照料,現在他們可都好多了!”

聞且聽後,背後冒得一身冷汗,堅持要去看望她們,便把盟主交代的事交代給了馬麟成,馬麟成知他心繫無燕,便任由他迫不及待的趕去桃花山莊。正要去衙門找段如霜的皇甫雷,經途中看到一些驚聲尖叫肆意逃竄的百姓們,見他們身上無血,卻又驚魂未定,也斷然不敢猜測是不是有魔宮的人正在屠殺,便急忙跑了過去,拉住一個麵色慘白的中年男

人,問道:“這位大哥,發生了何事?”“袁老爺死了,他死了,他被人開膛破肚,斷肢卸臂,吸乾鮮血,心、肝、腸子血粼粼的掛滿了府中上下,太殘忍了,我們這些下人嚇壞了,生怕凶手還要殺人,便都各自逃命去了!”那男人十分激動和恐

懼的說道。

皇甫雷皺了皺眉:“袁老爺?可是十裡之外的袁員外?”

“是啊是啊!”

“可看到凶手了?”

“一男兩女,都穿著紅色的衣服,還有一個穿著衣服的女童,殺人的那個女子,會變成妖怪,太可怕了,她殺了袁老爺後,就讓我們逃命去!”說完,那男人便慌張的跑遠了。

正當皇甫雷陷入沉思後,便有幾個江湖人走了過來:“雷少俠,我們也是聽說了袁府有妖人作祟,便一起前往,看這手段,定是魔宮所為,又穿著紅衣,怕是烈火宮的人!”

“好,各位大哥,那我們便一起去袁府吧!”

幾人很快就趕到了十裡之外的袁府,還未等進入,就聞得濃厚的血腥氣。

進入之後,更是大為所驚,每一個過堂之處,都掛著人的器官,還滴著鮮血,其中一個江湖人仰頭厭惡的說道:“鮮血淋漓,一定是剛掛上去不久的,想必魔宮的人還未走遠!”

皇甫雷和幾人互相對視一眼,便急忙往裡走去,袁府已經人去樓空,所有的下人早已冇了蹤影,隻有地麵上殘留著淩亂的帶血的腳印。

還未走到內堂,便聽見恍恍惚惚的幾聲抽泣。

果然有人,幾人有些緊張,不免屏住呼吸,才悄無聲息的進入內堂,他們偷偷的在這並未完全開啟的紅色木門的細縫中,膽戰心驚的偷窺而視,卻被眼前的這一幕驚得無法動彈。

隻見袁老爺的頭被掛在懸梁之上,目眥欲裂,鮮血正滴在下方的方木桌上的那一個青瓷茶杯裡,聲音清脆卻又透著讓人窒息的危險。

而這之下,一位相貌尋常的紅衣女子和白髮童顏的紅衣男子,站在一旁觀望,另一側,則站著一個黑衣矮小並且穿著紅色袍子的孩童,看不清麵容。

他們在注視著地麵上,那個光是背影就足以形同修羅的紅衣女子,正撕咬著一具早已斷了氣的年輕男人,那雙滿是尖銳指甲的手順著那人的胸膛一路滑下,鮮血肆意噴濺。

而躲在角落中低聲抽泣的,正是袁老爺的妻子,她懷中摟著一個已經昏厥過去的女子,正是他們的女兒,而那個正被紅衣女子撕咬的男人,正是他們的兒子。

皇甫雷等人眼見著紅衣女子食儘男人的血肉,站起身來,看似抹了抹嘴角,揮起沾滿了血的指甲,將被開膛破肚的年輕男子的屍體扔到了那一男一女的腳下,冷聲道:“掛起來!”

“讓我殺了那兩個女人,他們哭哭啼啼的,很是心煩!”穿著黑色袍子的女童不耐煩的說道。

紅衣女子斜著眼睛看向她,冷聲道:“我要殺的,是袁氏父子,你敢私自動手,我便讓你也像這袁氏父子一樣!”

“是,小宮主!”黑袍女童便不敢再作聲。

小宮主!

原本那吸食人血的紅衣女子的背影,已經有所熟悉,這一聲小宮主,更是讓皇甫雷震驚不已,一顆心瞬間像是被掛上了一塊巨石,越發的沉重。

再一瞧,那白髮童顏的男子,不正是白狐嗎?而他旁邊的紅衣女子,正是烈火宮的女弟子,旁邊穿著黑色袍子的矮小女子也並非什麼女童,而是小水滴。

隻見那紅衣女子緩緩轉過身來,尖銳的獠牙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隻是嘴角的血跡卻是怎麼擦也擦不去,原本又長又鋒利的指甲也恢複了正常,方纔那嗜血陰狠的目光,也變為了略帶空洞的疲乏。聞思,真的是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