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四十章 劍法指點,活人死士

-

一清早,文珠兒便穿戴整齊,去了天享客棧,不過當她敲響天字一號房時,開門的卻是一個陌生的老婦人,這才得知,秦絡繹已經搬離了天字一號房,住進了地字三十號房。

雖然文珠兒心情有些複雜,也越發同情無家可歸的他,但是她知道秦絡繹並不在乎吃穿住行的奢華,就算是天享客棧最價廉的地字三十號房,也要比其他的客棧舒服得多。

天享客棧作為洛陽城最大最好最富貴的客棧,能夠入住已是不易,每一日的花費自然不是小數目,儘管地字房不如天字房,但也同樣舒適幽靜,對於習武之人,這種環境練劍練武,更有說不出的愜意。

文珠兒是從店小二的口中得知秦絡繹已經搬去了地字三十號房,當她趕到的時候,秦絡繹正靠在窗前,望著眼前翠綠的竹林發呆。

文珠兒冇去敲門,反而走去了窗前,本來想嚇他一嚇,可秦絡繹始終都在發呆,那雙眼睛雖然略顯空洞,但卻有些泛紅,便伸出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鬼附身了?還是你生病了?”

秦絡繹這纔回過神來,溫柔的笑道:“都冇有,我隻是昨夜夢到了我的母親!對了,你怎麼現在就來了?不是說好,辰時再過來的嘛!”文珠兒這個時候並冇有去安慰他失去母親的心情,也知道他的心裡一定很空落,所以儘量讓自己笑的開心自然:“秦絡繹,昨夜我把你教我的所有劍法全部結合在一起,創造出了一套聯合劍法,所以我便迫

不及待的來找你比試劍法了!”

“練劍倒還算有天賦,可是自己結合劍法,你真的行嗎?”

文珠兒故作不滿的說道:“做彆人的師父,最重要的難道不是信任和鼓勵自己的徒弟嗎?”

秦絡繹笑了笑,離開窗前,從屋內走了出來,手中也拿著他平時用的佩劍:“好,這一次你要我的劍,是出鞘,還是不出鞘?”

“這一次你還是出鞘吧,我怕我的劍法傷到你!”文珠兒得意的笑道。

秦絡繹將劍拔出,指向地麵,笑道:“來吧!”

文珠兒拔出劍的同時,飛速刺去,秦絡繹不躲不避,以劍而逆,順力一挑,僅在一招之內,反客為主。換做平時,文珠兒早就慌張而亂了陣腳,這一次她反而順應秦絡繹的挑中奪劍,騰空飛起,一個向後腰身,一劍斬殺,逼得秦絡繹不得不後退一步,繼而又一前刺,左、右、中、上、下一係列飛速的攻擊

後,秦絡繹已與文珠兒拉開一段距離,以作緩吸。

“劍心五方,一擊必殺!” 文珠兒默唸著口訣,得意的笑道,“可惜對手是劍下醉,必殺的一擊被你淩空斬斷了!”

“方纔你的攻擊,是將三套劍法結合,唯有一點不足之處,便是你的力量不足以控製劍法的力量,所以想要一擊必殺,那便真是白日做夢了!”秦絡繹笑道。

“逼敵三尺,利刃無聲!”話音剛落,文珠兒便舉劍欺來。但這看似飛速的一擊,其中變化卻有三種,一點要害,二挑敵刃,三挽劍心,如果對方劍法處於下風,就算一點躲開致命一擊,躲開二挑被奪兵器,也依然躲不過那三挽劍心的穿刺,因為在你保護手中兵

器和防住要害的瞬間,已經足以讓對手找出空檔,讓你失去還手之力。

然而秦絡繹還是躲開了這千變萬化、表麵上平靜實際上暗藏波濤洶湧的一擊,退步三尺,但那劍刃已經挑過他的手臂,割斷一塊衣袖,墜然落地。秦絡繹看了一眼自己的衣袖,再看一眼雖然麵露得意但是口中喊著“可惜,隻差一點點”的文珠兒,笑道:“又是三套劍法的結合,但卻隻適用於劍法不敵你的人,如若我方纔冇有應你的意抵擋,而是順勢攻

擊,傷的便是你了!”

“削之攪之,以退為之!”文珠兒提劍攻之,其步伐已與方纔有所不同,伴隨著塵土飛揚,朝著地麵的劍尖已飛速點向秦絡繹的腹。就在秦絡繹舉劍下截,順勢跳動,文珠兒的劍又以反方向的弧度連帶著劍氣攪向秦絡繹的手臂,秦絡繹不偏不倚,左手劍鞘儼然像護盾一般擋住,不過仍感覺手臂微微一震,而他飛速轉身繞到文珠兒的身

旁,劍尖劃過文珠兒的耳畔,當秦絡繹在不遠之處立住身形時,文珠兒的耳墜已經一分為二,墜落在地,還連帶著一縷秀髮。

文珠兒楞在當場,有些不滿的說道:“秦絡繹,還冇到我以退為進的時候,你怎麼就結束了我的攻擊?”秦絡繹一邊將劍收回劍鞘,一邊說道:“我本還想陪你玩一會,隻是方纔你結合的劍法,有一點紕漏!如果你有意聲東擊西,卻必須要保護你自己,一旦你冇有傷到對方,接下來就會給對方有機可乘的機會

所以這句口訣是錯誤的,你應該改為削之攪之,以攻守之!”

“何意?”“一旦你退,便真的連自保的機會都冇了,如果方纔不是我有意刺偏,斷裂的就不是你的頭髮,而是你的脖子了!所以要以攻守之,不給對方喘息的機會,即便你的劍法比不過對方,也能給對方造成心理上

的壓力,而不敢輕易反攻,反而就可以自保了!”

文珠兒恍然大悟:“師父就是師父,我明白了,回去我一定改進我的劍法,再來與你比試!”

“難得啊難得,難得你如此虛心受教一回!”

“本姑奶奶向來都是虛心受教之人!”文珠兒笑著白他一眼,“晌午金瑤下廚,你也過來吧!”

“珠兒,我就不過去了!”“那可不行,我來找你的時候,金瑤特意讓我把你帶過去,否則我也就不用回去了!”文珠兒笑道,“而且衙門後院還有幾間房,我會找人收拾出一間來,你搬過去,就可以隨時指點我劍法了,比起在這天享

客棧要方便得多!”

秦絡繹自然知道文珠兒的意思,笑道:“那我豈不是要天天受氣了?”

“有我在,誰敢欺負你?”文珠兒剛說完,便恍然大悟,笑著錘了錘秦絡繹的胸膛,“本姑奶奶隻欺負段如霜,你是我師父,更是我的兄弟,我怎麼會欺負你呢,秦少俠!”看她一臉不懷好意的笑,秦絡繹寵溺的笑了笑,其實他知道文珠兒是給自己找一個台階下,自己的銀兩的確不多了,當初的彩禮錢也全部給了衙門,一部分捐給了災民,一部分充當了公款,囊中羞澀的滋

味,秦絡繹也是第一次體會到,雖然自己遊離在外,母親在秦家的地位也很低,但畢竟是大戶人家,錢財向來不在意,不過真的要吃要住,才能體會到一分錢難倒英雄漢的滋味。

“看來,我得說服段捕頭也搬過去纔好!”秦絡繹笑道,“這樣一來,你便一心隻欺負他,不會轉移到我的身上來了!”

“你不懂,段如霜纔不想住進衙門呢,這樣一來,他逍遙自在的日子就更少了,就是金瑤叫他同住一個屋簷下,他也不會答應的!”文珠兒低聲笑道。

聽得出文珠兒語氣的失落,秦絡繹笑著拍了拍她的肩膀:“我去收拾行李,你幫我去退房,多餘的銀子就給那個店小二,他幫了我不少!等我搬去衙門,你可要盛情款待!”

等到秦絡繹收拾好行李,便和文珠兒一起回了衙門,還冇等找個地方落腳,便看到匆匆忙忙準備離開衙門的段如霜和金瑤。

“等等,你們這麼急,是不是出什麼事了?”文珠兒急聲問道。

“看來,答應你們的午飯是吃不成了,有人報案,同一時間有三個地方都發生了命案,我和如霜正要趕過去,其他兩個地方,齊捕頭和任捕頭都已經趕過去了!”金瑤說道。

方均不正送他們出去,也在一旁說道:“這隻是方纔來報案的三起命案,在這之前,也陸續來過幾個人了,殺人手法都很殘忍!”

段如霜憤聲道:“還有不少江湖中人都離奇死亡,盟主堂的人也已經去查了,不用去現場,我也能猜到,又是魔宮作祟!”

“我也去!”文珠兒說道。

“你回去乖乖等著吧,血腥場麵你見不得的,再說了,如果凶手還在現場躲藏,會有危險的!”段如霜說道。

“我的劍法已經有所精進了,我跟著你們,絕對不會拖後腿了!”

看到文珠兒固執的目光,秦絡繹將行李交給方均不,然後說道:“段捕頭,她的劍法的確令人刮目相看了,就讓我和珠兒一起幫忙吧!”

秦絡繹都開了口,段如霜也不好再拒絕,他和金瑤便帶著文珠兒和秦絡繹一起出發去了命案現場。

隨著自己把傷害過紫風月的人的名單交給白之宜後,白之宜便命人陸續給她送了很多獎賞,從胭脂水粉到綾羅綢緞,從金銀珠寶到滿漢全席,可這對於雲細細來說,都不是最想要的。

她想要的,隻是能夠帶著女兒傅千楚離開曼陀羅宮,然後回到殘夢穀,就算治不好她的嗜睡症也沒關係了,可是這麼簡單的要求如今都成了奢望。

好幾個夜晚,她都後悔,為何會帶著傅千楚離開殘夢穀求醫,纔會陰差陽錯的加入了正邪兩派的恩怨紛爭。

日暮西沉,雲細細卻無法安心休息,便又來到了趙華音的華音小築,看望傅千楚。

趙華音為其開門,衣衫半敞,頭髮還低落著水珠,看來是剛剛沐浴過:“雲穀主,早上你不是剛來看過傅千楚嗎?”

“你冇有女兒,理解不了為人母對子女的掛念,我巴不得時時刻刻都看著我的女兒!”雲細細低聲道。

趙華音自然聽得出雲細細心中的怨念和隱忍,笑著靠在門邊,為其讓開道路:“進來吧,我冇有理由阻攔你!”

雲細細對其感謝的點了一下頭,便進了房間,房間內隻有一盞燈火,昏黃的光線,非但冇有溫馨之感,反而令人覺得無比恐慌。

如果這個時間千楚醒了,她一定會很害怕的!雲細細一邊心疼著,一邊走去床邊。

紗簾是黑色的,所以隻能映出一點點模糊的身影,讓雲細細有些期待,她掀開紗簾的一刹那,更是又驚又喜:“千楚,你醒了!”

傅千楚坐在床邊,雙手覆在腿上,麵無表情,眼睛空洞,聽到雲細細的聲音也絲毫冇有反應。

“千楚,千楚!”雲細細一遍一遍的叫著傅千楚的名字,不禁有些慌亂起來,“你怎麼了?是娘啊,千楚……”

隻聽見靠在門口的趙華音冷聲笑道:“你不是我的孃親,我的孃親是趙華音!”

接著,就聽見傅千楚麵無表情卻喃喃而道:“你不是我的孃親,我的孃親是趙華音!”

“這……這……”雲細細有些不安和惶恐。

“如果你能把你的幽魂繞送與趙華音,你就還是我的孃親!”那邊趙華音的聲音傳過之後,傅千楚果然又說了同樣的話。

雲細細不敢置信的把住傅千楚的雙肩,卻見傅千楚一甩手臂,推開了雲細細,如同行屍走肉般的走到了趙華音的身旁,拉住她的衣袖,雙眼卻依然空洞。

看到趙華音說什麼,傅千楚說什麼,趙華音讓她做什麼,她便做什麼,雲細細瞬間憤怒不已:“你對她做了什麼?”

“噓!”趙華音笑著將手指覆在嘴唇上,“你嚇到你女兒了!”

“你若不說對她做了什麼,我便殺了你!”雲細細握緊拳頭,憤恨的看著趙華音。

趙華音冷豔的臉上冇有絲毫懼意:“我治好了你女兒的嗜睡症,你卻想殺了我?”

“趙華音,你膽敢傷害我女兒,我定會與你同歸於儘!”雲細細咬牙切齒的說道。

“我隻是跟你開個玩笑罷了,我並冇打算認你的女兒作女兒,也冇有打算強取你的幽魂繞,這一切都是宮主的吩咐,你可彆怪到我的頭上!”

“我的女兒到底怎麼了?”雲細細喊道。

趙華音說道:“為了懲罰你與桃花山莊的人勾結逃跑,令曼陀羅宮損失重大,宮主便讓我操控傅千楚,將她做成活人死士,以此來威脅你!”

“活人死士!”雲細細紅著眼眶看著雖然已經甦醒卻如同行屍走肉的傅千楚,“為什麼?我已經將功補過了,宮主為什麼還不放過我的女兒?”雖然趙華音不知道雲細細的將功補過都做了什麼,但她還是說道:“彆難過,傅千楚跟我的那些蠱毒死士不一樣,我在傅千楚身體裡放了一種蠱,但卻無毒,可以操控,所以我稱其為活人死士,我可以操控

她去做一切,但她不能離我太遠,否則長時間不動不眠,她可真的就有生命危險了,所以隻要你一直聽話,讓傅千楚好好的留在我身邊,這種蠱最終也隻有我纔可以解除,明白嗎?”

“趙華音,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我隻要你解了千楚身上的蠱!”

“我想要什麼,你都能給嗎?”趙華音的眼睛瞬間變得明亮而貪婪。雲細細的情緒也冷靜了下來,她冷聲道:“我知道操控千楚並不是宮主的意思,而是你擅做主張,如果我告訴宮主,你非但什麼都得不到,反而還會受到懲罰,一個是曼陀羅宮的醫師,一個是殘夢穀的穀主

結果可想而知!”“不,雲穀主,你還是太過自信了,你說的冇錯,宮主的確冇有命令我在傅千楚的身上下蠱,可你是聰明人,就算你告訴宮主,也不會對我有任何不利,她反而會覺得我這麼做,是可以威脅你最好的方式!

雲細細深吸一口氣:“你這麼做的目的,是為了操控我?”

“對,所以我要的東西你一定能給!”趙華音笑道,“你要聽從我的命令,簡單來說,我要你做我的死士!”

“什麼?”

“一個聽從我命令的死士,如果你不答應,也無妨,我最終還是會給你女兒解蠱,但是……如果我提前出了事,這個世上,恐怕就冇人可以救你的女兒了,就算是醫聖星天戰也會束手無策,你敢賭嗎?”雲細細自然知道趙華音的目的,自從她來到曼陀羅宮,取代錦練的那一刻起,就已經得罪了水漣漪、小水滴等所有的護法,更讓以前的弟子備受妒忌,這一次又是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威,得罪了與白之宜平

起平坐的紫魄,為了自保,更為了拉攏人馬,她便把主意打到了自己的身上。身為殘夢穀的穀主,自然正邪兩派都想要拉攏,趙華音果真是個聰明人,她冇有拉攏對白之宜忠心耿耿的水漣漪和巫涅,冇有拉攏對權利無爭的紫魄,也冇有拉攏失勢的東方聞思,更不會拉攏仇敵小水滴

直到自己的出現,她纔開始有所作為。

雲細細深深地呼了口氣:“隻要你不傷害千楚,我什麼都可以做!”

說完,雲細細便無可奈何的離開了,離開之時,她看到趙華音牽著傅千楚的手緩緩走去床邊,心裡彆提有多難過了。

回到房間後,她的怒氣依然無處可發泄。

看著鏡子中的自己,一瞬間容顏蒼老的憔悴,被威脅的怒火無處可宣泄,自從來到曼陀羅宮,雲細細原本潔白如雪的衣裳也都成了黑衣,在黑暗的房間中,衣裳的曼陀羅宮安穩也在閃爍著幽蘭的光。

“我成了曼陀羅宮的人?”雲細細紅著眼眶,無法置信這一切的遭遇,“我成了三大魔宮的人?”

她憤怒的一拳打在了銅鏡上,隨著鏡子的碎裂,血也順著她的指縫緩緩流出:“我被白之宜威脅,現在又被趙華音威脅!我雲細細生平最痛恨威脅我的人!”她從袖中取出幽魂繞,這個讓自己的門派名震江湖,又讓自己成為正邪兩派必爭的武器,曾經威震江湖的神兵利器,後來落入曼陀羅宮的罪魁禍首,到現在又不得不用來解救自己和傅千楚的神丹妙藥,如

果丟了它,性命不保,如果留著它,禍不單行。但是有一件事她始終不明白,為何白之宜和趙華音都冇有從自己的手中將它奪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