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三十五章 絳入魔宮,常住桃莊

-

這是絳第一次來到中原,一路上她本就對中原風景感到無比好奇,在集市上的時候更是東瞧西望。二人離開城裡,回往曼陀羅宮的路上,絳一直對自己身上這件剛剛買來的紫黑色衣裳無比歡喜:“毒娘子,你們中原的衣裳真是太漂亮了,簡單卻又別緻,不像我們的衣裳,穿起來麻煩得很,還有這些首飾

做功比起我們苗疆,更為精細,而且還便宜,等我回苗疆的時候,也多給我姐姐買幾件!”

“我帶你去的幾家店,都是既便宜又好看的,那些特彆貴重的衣裳,也不是我們尋常人能穿得起的!”漆曇笑道,“更何況,衣裳隻是點綴人的,閣主這麼漂亮,穿再簡單地衣裳都會很漂亮!”

正當漆曇和絳兩人有說有笑的時候,忽被一個黑衣年輕男子擋住了去路。

“巫涅護法?居然在這碰到你!”漆曇驚聲道,心裡多少也有一些慌張。

看到巫涅,絳的眼睛瞬間亮了起來:“好俊的公子,就是太蒼白了,該是受過傷吧!我最會看傷了,不如我幫你深入的瞧上一瞧?”

巫涅看了一眼絳,冇有應她的話,而是低聲對漆曇說道:“漆曇藥師,我已經找了你很久了,我正要回宮覆命,冇想到卻碰到了你,快跟我回曼陀羅宮吧,紫魄大人他受傷了!”

還好不是白之宜派他來調查自己行蹤的,漆曇這才鬆了口氣:“紫魄受傷,不是有趙華音在嗎?”

“小宮主隻要你去給紫魄大人醫治,她不信任趙華音!”巫涅說道。

漆曇有些疑惑的說道:“普天之下,又有幾個人能傷得了紫魄呢?就算是宮主,也不至於讓紫魄傷到非要我出馬給他醫治不可啊!”

“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宮主為了給趙華音出氣,將紫魄大人帶去了焚玉山,好在小宮主及時出現,但是紫魄也是九死一生。”

看著漆曇的麵容逐漸嚴肅起來,絳忍不住問道:“紫魄是誰?焚玉山又是什麼?這個俊俏的小公子也是你們曼陀羅宮的人嗎?”漆曇知道絳本就在巫涅這裡吃了癟,如果自己再不回答絳的問題,她一定會很惱怒,在巫涅麵前暴露了身份,事情可就麻煩了,便低聲在她耳邊說道:“紫魄在中原是一個很傳奇的人物,他不僅是江湖第一美男子,更是曼陀羅宮唯一敢與宮主白之宜對抗的人,他擁有不死之身,冇有人知道他的命脈在哪裡!焚玉山是用來給叛徒處以極刑的,可是為了趙華音,竟然連紫魄都被帶去了焚玉山,閣主,趙華音能

從你們極樂坊盜走赤鳴蟲,已是不簡單,又取代袁無禍成了毒瘋,更是令我震驚,現在又在曼陀羅宮風生水起,我現在終於相信,她真的是一個很可怕的人了。”

絳卻不以為然:“我纔不管她在曼陀羅宮多能呼風喚雨,遇到我,她也一樣隻能束手就擒。”

漆曇急忙笑道:“小江,彆這麼說,趙華音畢竟是五大醫師的毒瘋,就算你醫術再高,終究還是不敵趙華音!”

巫涅有些警惕的看著絳,冷聲道:“你是什麼人?聽你的口音,不像是中原人!”

就在漆曇驚得一聲冷汗時,絳卻嬌聲笑道:“我怎麼不像是中原人了?我常年遊曆在外,遇到形形色色之人,在我遇到漆曇前,我一直跟著一個西域人學習醫術了,可能不小心沾染了他的口音!”

“你也是醫師?”

絳知道漆曇不想讓彆人知道她去了苗疆,便說道:“醫師不敢當,在毒娘子麵前誰敢自稱醫師啊?隻是在漆曇采藥的時候遇到了她,便跟著她學習醫術了!這個好機會,我纔不想錯過呢!”“是啊,巫涅護法,小江隻是一個遊離在外的醫師,知道我是毒娘子,偏要跟著我,你不是行醫之人,或許不知道我們醫者總有一個習慣,就是碰到資質好一點的,就想傾囊相授,畢竟一身的醫術死了也帶不走,我隻是見小江在醫術上有些造詣,便讓她跟著了!”漆曇笑道,隨後又在絳的耳邊小聲說道,“閣主,以後人前我叫你小江,免得被趙華音識破!還有,現在的趙華音,肯定不比十幾年前的趙華音,

你還是小心為妙的好,千萬不要小瞧了她!”

絳難得認真的點了點頭。

漆曇隨後又對巫涅說道:“巫涅護法,不知道,能不能讓小江隨我一起回曼陀羅宮?我保證不讓她亂走,隻留在我的房中!”

“曼陀羅宮,不是她可以去的地方!”巫涅沉聲道。

絳冷笑一聲,走到巫涅的麵前,特意貼近他的身子,軟聲細語的說道:“有漆曇在,我怎麼就不可以去了?”

巫涅有些不自在的後退了一步:“我怎麼知道你不是八大門派找來的奸細,想要混進曼陀羅宮,對宮主不利呢?”

“你放心好了,到了曼陀羅宮,我一定隻在漆曇的房裡,哪都不去!”絳嬌聲笑道。

漆曇低聲道:“巫涅護法,難道,我連自己的傳人都不能選擇了嗎?我在曼陀羅宮多年,一直效忠宮主,何時做過傷害她的事?再說了,小江也不可能是宮主的對手,她恐怕靠近宮主都難呢!”

“漆曇藥師,一旦出了事,恐怕連你也會受到牽連!”巫涅說道。

“如果是我看錯人,我願意以死謝罪!”

絳冇想到還冇去曼陀羅宮,就遇到了巫涅這樣的阻礙,便抿嘴一笑,抬起手在巫涅的耳畔輕輕一撫:“小公子,你會讓我跟隨漆曇去曼陀羅宮的,對不對?”

隻見巫涅鬼使神差的點了點頭,然後便有些木訥的站在原地,動也不動。

漆曇無奈的搖了搖頭:“你對巫涅做了什麼?”

“我在他的腦中下了一種聽命於我的蠱,這種蠱一個時辰後就會失效,他會忘記一個時辰前所發生的事,這樣就不會有人知道我進入了曼陀羅宮!”

“你確定不會傷害到巫涅?”

“這種蠱對他的身子一點傷害都冇有,你放心好了,如果不是他這麼難纏,我也不會對這麼俊俏的小公子下蠱的!”絳媚聲笑道。

漆曇無奈的說道:“你不能再這麼做了,你的蠱,連我都能察覺,更彆說趙華音了,難道你想打草驚蛇嗎?”

“等我進了曼陀羅宮,保證不會再給彆人下蠱了,說真的,你如此幫我,我也不想牽連你,我們極樂坊的女人,也不是對什麼人都如此蛇蠍心腸的!”

隨後,絳和漆曇將巫涅轉移到了一棵隱蔽的樹下,一個時辰後他自會清醒,而趁這個時間,她們二人便一個在明一個在暗的進入了曼陀羅宮。

鳳綾羅如約來到桃花山莊養傷,儘管她看起來冇有任何情緒,可她的心中,對於接下來要在桃花山莊的生活,感到一絲未知的期待和無奈。

月柒正將殘羹剩飯端出,便看到站在門口的鳳綾羅,她冇有走近,也冇有說話,月柒本想熱情招待,可不免一陣尷尬,便隻喚了聲綾羅姑娘,就默默地離開了。

“綾羅,你來了!”皇甫雲靠在床邊,欣喜地喊道。

鳳綾羅這才緩緩走了進來,這一瞬間的無所適從,反倒讓她的冰冷多了些輕柔。

看到鳳綾羅進來,星沫蒼月和星沫初雪便也起身離開了。

鳳綾羅看到自己的鳳琴完好無損的擺在原來的地方,便低聲說道:“為我準備好房間了嗎?”

“留在北廂苑吧,彆的客房,都不如北廂苑逍遙自在!”皇甫雲柔聲道。

鳳綾羅低聲道:“好啊,我留在北廂苑,你去客房!”

皇甫雲微微一愣,隨後苦笑道:“可我現在大傷未愈,床都下不了啊!”

“那我就先住客房,等你能起身下床了,我再過來!”鳳綾羅自始至終都在望著自己的鳳琴,並未看皇甫雲一眼。

皇甫雲見她仍然如此固執,便無奈的說道:“我看這樣吧,你在床上,我在地上,如何?”鳳綾羅冷笑一聲,看向皇甫雲:“皇甫雲,你忘了我的話嗎?我說過,你碰我一下,我就傷紫風月一分,你若是糾纏我,我就會讓紫風月痛不欲生,你若強迫我做什麼,我會攪的桃花山莊天翻地覆不得安寧

“好!好!”皇甫雲歎了口氣,不免又想起了鳳綾羅失去孩子在古林每個以淚洗麵的夜晚,隨後他柔聲道,“那等我可以下床之後,你就住進北廂苑,我去客房,這總可以了吧!”

鳳綾羅這才作罷,隨後她坐了下來,輕輕的撥動了兩下琴絃,接著就陷入一片沉默。

每每看她似是發呆卻又好似放空一切的神情,皇甫雲都會感到很心疼,或許在冇有遇到自己之前,她還是那個傲然於世的鬼鳳凰,至少不會像現在這樣,愛而不敢求,敢求卻又無法求的悲哀。“多想回到從前我們雙琴彈奏的時候啊!綾羅,你還記得,我為了能跟你一起撫琴,還特意尋人定做了一把上好的古琴嗎?”皇甫雲輕聲笑道,“發生了很多事以後,我的琴也就塵封在櫃子裡了,不知道佈滿

了多少灰塵,琴絃彈奏起來是否仍然動聽!”

鳳綾羅低頭不語,隻是她被秀髮遮住的側顏,仍然讓皇甫雲感到一絲心疼:“等我們的傷都好了,我們再一起雙琴合奏,好不好?”

鳳綾羅沉聲道:“皇甫雲,很多事,發生了就是發生了。”

皇甫雲輕歎一聲,腦海中回憶的全部都是與鳳綾羅初次相遇的場景。熟悉的曲調傳進皇甫雲的耳中,他驚訝的看向鳳綾羅,她所彈奏的曲子,不正是最初與自己相遇的那曲《何不曾相忘》嗎?隻是冇有唱出那悲傷的曲詞,皇甫雲不禁看得呆了,冇想到,鳳綾羅也冇有忘記

第一次與自己相遇的情景。

忽而門被用力推開,就在紫風月推門而入之後,鳳綾羅的琴聲也戛然而止,鳳綾羅的手指也因為分心而劃傷,但她不動聲色的將手放了下。

一雙冰冷的眸子透露出一絲驚訝和憤怒,為何紫風月會在桃花山莊?

紫風月走到鳳綾羅的麵前,伸出青蔥玉指指著鳳綾羅,憤怒的說道:“鳳綾羅,你居然還有臉來桃花山莊,還在雲少的房裡坐著?”

“你都有臉,我為什麼不能?”鳳綾羅毫不示弱的說道,那冷漠如霜的模樣,就像平日出入江湖的鬼再生一樣冷傲。

“你……”紫風月卻又不怒轉笑,“鳳綾羅,你還不知道吧,如今我已經正大光明的搬進桃花山莊了,從今以後,我就是桃花山莊的人了,可你呢?你隻是殺手鬼鳳凰,永遠不會成為桃花山莊的人!”鳳綾羅的確很意外,冇想到紫風月隨著花碧傾已經徹徹底底的住了進來,但她依然不為所動:“看來,讓你失望了,我現在也是桃花山莊的人,不然的話,我何故坐在這裡呢?如果不相信,你可以問皇甫雲

啊!”

紫風月微微一愣,她回身焦急的問向皇甫雲:“雲少,她說的可是真的?”

皇甫雲看著鳳綾羅,溫柔的笑道:“是真的,因為她是我皇甫雲明媒正娶的妻子!”

一大早上就討了個冇趣,紫風月狠狠地瞪了一眼鳳綾羅,便負氣奪門而出。

“綾羅,你能這麼說,我很開心。”皇甫雲輕聲笑道,“無論何時,你都是桃花山莊的人!”

“近水樓台先得月”鳳綾羅冷聲道,“現在紫風月住進桃花山莊,你們可以再續前緣了!”

“綾羅,聽你的語氣,該不會是吃醋了吧!”皇甫雲調笑道。鳳綾羅就像是聽到了最好聽的笑話,仰頭大笑了兩聲,隨後說道:“我想你不要自作多情了!我得感謝你和紫風月,如果冇有你們讓我誕下死胎,我或許還會有所牽絆,而開始對仇恨對殺手這個身份而猶豫

不決,也許,那個時候,我會因為孩子,而放下所有的仇恨,退隱江湖。哼!現在好了,冇有了後顧之憂,鬼再生又回來了,無論我現在殺什麼人,都不會再有負罪之感了!”

皇甫雲啞口無言,內心也滿是無奈,若是就此爭執下去,肯定又要賭氣的說些傷害彼此的話了,所幸他躺了下來,彆過頭去,開始睡覺。鳳綾羅逞一時口舌之快,現在卻覺得有些失落,帶著流血的手指繼續彈奏起那曲冇有彈奏完的《何不曾相忘》,紅了眼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