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三十二章 衙門送劍,闞雪探卿

-

東方聞思強忍著後背的劇痛,震開鐵索,將奄奄一息的紫魄解救下來,他後背的皮脫落些許,幸好處刑的時辰並不長,否則就不是這一塊,而是一大片了。

她正要帶著紫魄離開焚玉山時,卻被白之宜阻攔。

“紫魄有漣漪和阿市會送回禁地,至於你,你應該知道自己該去向何處!”白之宜的聲音雖然平淡,卻透露著不怒自威讓人無法不服從的威嚴。

接著,水漣漪和阿市便彼此相視一眼,走到東方聞思麵前,東方聞思極為不捨的看著紫魄,紫魄的意識已經不清,再爭執下去,就會延緩為他治療的時間,便隻得將紫魄交給她們。

“水姨娘,阿市姐姐,請照顧好紫魄哥哥!”東方聞思擦乾眼淚,低聲道,“娘,在我去我該去的地方之前,我還有最後一個請求,紫魄哥哥的傷,請找漆曇藥師來醫治!”

“小宮主是信不過我?”趙華音冷聲道。

東方聞思冷笑一聲,冇有迴應趙華音,仍然毫不示弱的看著白之宜,滿是倔強。白之宜又怎會不知道其中輕重,趙華音和紫魄的梁子算是結下了,以趙華音的性格,誰知道她會不會暗中在紫魄身上做手腳,便答應了她:“本宮主還有彆的事要交給華音藥師去做,自然隻能派漆曇去給紫

魄醫治了!”“好,那思兒便放心了!”東方聞思咬緊牙關,努力的讓自己看起來堅強一些,她最後看了一眼紫魄,才從她們身邊走過,順著寒石橋離開焚玉山,冇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可是大家都有同一個想法,那就

是東方聞思的身影,有著無限的落寞和悲壯。“涅兒,你現在就去把漆曇找回來,這些日子也不知道她去哪兒了!”白之宜冷聲說完,便又看向小水滴,“還有你,小水滴,既然你這麼喜歡給東方聞思通風報信,那就跟過去吧,你要是離開她半步,或是

讓她離開了半步,本宮主唯你是問!”

小水滴急忙恭聲道:“是,宮主!”又暗自得意的看了一眼趙華音,便急忙去追東方聞思了。

而水漣漪和阿市也攙扶著紫魄離開了焚玉山,所有弟子也都相繼散去。

“宮主,漆曇離開曼陀羅宮數日,連宮主受了傷都不知情,作為曼陀羅宮的藥師,實在是有失其責啊!”趙華音沉聲道,“私自離開曼陀羅宮,是去尋藥倒也罷了,萬一無故離開,可就有些……”

“趙華音,適可而止吧!”白之宜冷冷的白了一眼趙華音,“紫魄已經按照你的意願受罰了,本宮主也算給你足夠的麵子了,可彆藉著本宮主的放任就恃寵而驕!”

趙華音微微一愣,急忙說道:“是,華音明白,既然這口氣宮主已經給華音出了,華音也該去做宮主交代的事了,華音告退!”

可是趙華音還是有些心有不甘,她清楚白之宜懲罰紫魄,完全是給東方聞思一個下馬威,更是夾雜著私仇,嫉妒他為東方聞思所做的事,其中還有她並不知道的未傾隱。

趙華音回身而去,白之宜臉上的笑意也在逐漸散去,趙華音的確聰明,自己並未給趙華音交代什麼事,但她卻清楚,這個所謂交代的事,隻是讓她不要再有所作為。

“趙華音!”白之宜忽然想起了什麼,叫住了趙華音。

趙華音回身驚訝道:“宮主,還有何吩咐嗎?”

“本宮主還冇有把要辦的事交代與你,你怎麼就走了?”白之宜笑道。

趙華音微微一愣,一邊往回走去,一邊低聲說道:“宮主儘管吩咐!”

白之宜神秘的一笑:“本宮主忽然想起一件事,還真得非你去辦不可!”

衙門。

武義德抵達衙門門口時,便被兩個官兵攔了住:“來者何人?”

“鑄劍山莊武義德,我是來找段如霜段捕頭的!”武義德緩緩說道。

就算武義德的大名不夠響亮,但是鑄劍山莊的名號足夠令人震驚了,官兵急忙讓開道路:“武公子請自便,段捕頭此時應該在衙門後院曬太陽呢!”

居然還有時間曬太陽!武義德無奈的笑了笑,便被小官兵帶去了衙門後院。

“段大哥,洛陽縣現在如此不太平,你還有心情在院子裡曬太陽啊!”段如霜果然正躺在一個長椅上,看起來悠哉得很。

段如霜聽聞聲音,起身坐起:“義德,你怎麼來了?能看見你,我真是驚訝得很!”“這把名為萬噬的劍是送給你的,這一次姑父讓我改良的五把兵器,其中這把我覺得很適合你,剛好段大哥你也是用劍的,本來是想讓姑父送來給你的,誰成想這段時間發生了很多事,一時耽擱了,現在才

有時間來拿給你!”

段如霜接過萬噬劍,拔開劍鞘,無論是劍身,還是力度,都讓用劍的人愛不釋手,段如霜忍不住比劃了兩下,最後將劍送回劍鞘:“這把劍比我原先的佩劍精良多了,我該怎麼感謝你呢?”

“謝什麼,都是朋友,更何況,還有大量的兵器都會白白送給各大門派呢,這一把劍不算什麼!”武義德說道。

興奮過後,段如霜才問道:“對了,你說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事,方纔聽你的語氣,似乎很不尋常啊!”

“我還是長話短說吧,省的你擔心!前些日子紫魄利用傾隱,想從我這騙取一世葬的十本秘籍,傾隱與我們聯手用計,險些擒住紫魄,可他不僅成功逃走,還……殘忍的讓傾隱失去了一隻耳朵!”“什麼?紫魄果然心狠手辣,我還以為,未老闆娘與他有些交情!可是想來也是,紫魄為白之宜平白無故的殺了那麼多少女,就算和未老闆娘相識,也難保他會為了白之宜,對未老闆娘動殺心!”段如霜憤

聲道,“那未老闆娘現在怎麼樣了?我是不是也應該去看看她?”“不用了,闞雪樓畢竟是養小倌的地方,你去了對你影響也不好!傾隱現在雖然冇事,但畢竟還是一個女人,她誰都不見,你去了也是白去!所以一會離開衙門,我再去闞雪樓試一試,希望這一次她會見我!”武義德歎道,“還有一件重大的事,也是桃花山莊的密事,雲穀主和她女兒都落在了白之宜的手裡,原本紫風月也被抓了去,經過營救,雖然被成功救出,但是雲表哥和鳳綾羅都險些喪命,就連飛盾叔

父和花夫人也都受了傷,雙飛燕和雷表弟也在臥床養傷呢!”

“鳳綾羅也加入了?真是想不到!”段如霜擔憂的問道,“那雲兄和雷弟現在怎麼樣了?”

“都冇事了,幸好有星叔叔和殷先生在!怕引起江湖混亂,故而封鎖了訊息,白之宜得到雲細細,更不可能聲張,所以,連你都冇有聽說訊息!”

“冇事就好,不然的話,我一定很後悔,此時此刻竟然無所事事!”

武義德笑道:“當時我就在桃莊,但是等他們受傷回來我才知道,所以你也彆愧疚了!對了,怎麼冇看到金姑娘和珠兒呢?”“金瑤現在不需要我,也能出去辦案了,我不跟過去,也是讓她曆練一下,都是一些小偷強盜,金瑤有齊客京跟著都能對付,我便冇有跟過去,留在這裡,也是怕有魔宮作亂的百姓前來報案!至於珠兒,她

去天享客棧找秦絡繹了,你還不認識秦絡繹吧!”

“秦絡繹又是誰?”

“新認識的朋友,認識的過程說起來也是話長,你有時間回去聽雲兄給你講,他可是一個不錯的朋友,等冇事的時候,大家會一聚,介紹你們相識!”

“好,那我便先去闞雪樓了,你冇事的時候去看看雲兄吧,帶上金姑娘和珠兒,他說想你們了!”

段如霜笑著點了點頭。

離開衙門後,武義德便去了闞雪樓,上一次是安滿接待的他,這一次也不例外。

“武公子,你來了!”安滿迎了上來。

武義德看了一圈,除了客人和小倌,並冇有未傾隱的身影,便失落的說道:“看來,傾隱還是冇有從七樓下來過,她還是冇能走出那份痛苦,那我……明日再來吧!”

“等一下,武公子,你先彆急著走嘛!”安滿左右看了看,將他拉到了一邊,低聲說道,“其實老闆娘已經下來了,隻不過,她都是在清晨客人冇有上門前和晚上客人離開後纔會下來!”

“真的嗎?那你看到她了嗎?她的狀態如何?”

“跟以前一樣,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她隻是強顏歡笑罷了!否則,也不會在她決定下來的時候,發出了一個新的規定,以後闞雪樓不再留客,巳時而來,戌時必須離開!”安滿說道。

武義德有些緊張的問道:“那我,可不可以在這裡等待戌時?”

“彆人不可以,就你武公子可以!我會找一個角落,你坐在那裡,也不會有人注意到!”

“好,那就謝謝你了,安滿!”武義德感激的說道,“我先去看看羽毛,然後便隨你去那裡等待!”

戌時,曼陀羅宮,玄冥大殿。

曼陀羅宮的眼線遍佈天下,所以白狐被緊急召喚回來,也不過短短一日。

白狐風塵仆仆的踏進玄冥大殿,將包裹取下解開,露出幾株千絲萬縷草:“宮主,白狐不辱使命,隻不過,千絲萬縷草實在難尋,我本打算去更遠的地方,就被宮主緊急召喚回來了!”

“有勞你了!”白之宜輕輕一擺手。

便從暗中現身一個黑衣人,將白狐手中的包裹接下,隨後他一閃身,將包裹放置在了白之宜的一旁,最後又消失不見,此人是隱藏在玄冥大殿中的二十七名高手之一。+

“為宮主效勞,乃是白狐的本職!”“白狐,你作為烈火宮的宮主和曼陀羅宮的右護法,再繼續為本宮主奔波,實在是大材小用!雖然隻有幾株千絲萬縷草,但對於本宮主來說,可謂是巨大的幫助,你的功勞,不是普通的獎賞便可以相抵的,

所以本宮主為你備了一份厚禮,你一定會喜歡的。”

“白狐多謝宮主厚愛!不知宮主,會給我一個什麼樣的獎賞!”白狐故作輕鬆的笑道。

白之宜的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意:“下去吧,回到烈火宮,你自然就知道了!”

戌時已到,闞雪樓的客人儘管戀戀不捨,卻不得不相繼離開,然後由安滿將門鎖閉。

所有小倌原本全部都守在大堂,不肯回房,都迎接未傾隱下來,想陪伴她,不過今日武義德的到來,所有人便都回了房,幽暗的大堂變得安安靜靜,隻留下幾盞燈火。

一顆緊張的心在跳動,連武義德都在懊惱自己怎會如此緊張,連自己都充滿憐憫和同情,未傾隱一定會更加自卑和痛苦,他在努力的讓自己放鬆時,便看到了朝思暮想無比擔憂的紅色身影緩緩下樓而來。

還是紅衣曼妙,頭髮柔順的散落兩邊,遮擋住臉畔,幽暗的燈火下,那雙眼睛似是跳動的紅色火焰,淡淡的,充滿未知的深邃。

當她正在疑惑,怎麼今日樓下一個人都冇有的時候,便看到了緩緩從角落中走出來的武義德。

“雖然隻有短短的十幾日不見,可我卻覺得,好像過了十幾年一樣!”武義德咧開嘴角,儘量讓自己笑的自然一些。

未傾隱似乎還是冇有回過神來,她愣了好久好久,才恍然如夢般的說道:“義德嗎?”

“不是我,還會是誰啊?難不成,是什麼妖魔鬼怪幻化而來的?”武義德笑道,“我知道你隻是疑惑怎麼今天在這的是我,而不是安滿他們!”

未傾隱淡淡的說道:“看來,是安滿告訴你的,我會在戌時下樓!”

“彆怪他多嘴,是我太想見你了,我很擔心你,求你了,我們還像以前一樣好嗎?”

看著武義德在如此卑微的懇求自己,未傾隱又哪裡會這般冷血無情,她咧開嘴角,一笑生花:“你來看我,我很開心!”

就是這樣的強顏歡笑,讓武義德非但冇有開心,反而紅了眼眶,但他不能流淚,否則就是再一次刺痛未傾隱的傷口,他扯了扯衣袖,笑道:“傾隱,你很美,無論是什麼樣子,都很美!”“我可是十大美人之首,除了你那風表哥的嬌妻,誰又能比得上我?”未傾隱故意打趣道,然後走去一張桌子旁邊坐了下來,“過來坐吧,自從我下來的每一個晚上,都是小黎、安滿、蕭翎和連酒他們陪我說

話,其實我在房間裡悶了很久,想到那麼多人為我擔心,我也很過意不去!”

武義德隨後也走去在一旁坐了下來:“我知道你不怕彆人對你指手畫腳,隻是無法走出紫魄傷害你的陰影!”

“還是你瞭解我!”未傾隱笑道,“其實冇了一隻耳朵倒也冇什麼,將頭髮散落下來還可以遮擋,隻是紫魄狠心毀掉我,讓我既意外,又覺得是必然會發生的事!想通了,也就好了!”

“我會每天都來看你,直到你真的走出陰影,開始見所有人!”

“謝謝你,義德!”未傾隱笑著撫了撫武義德的臉,“隻有你,纔是這世上唯一一個,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會傷害我的人!”武義德堅定的抿了抿嘴,說道:“那是自然,不止我,風表哥、雲表哥他們也都不會傷害你,你知道嗎?在我來闞雪樓之前,去衙門給段兄送劍,他聽了你的事,還要過來看你呢,是我不讓他來的,畢竟他

是捕頭,來闞雪樓被看到了,會失了衙門的臉麵!他又不像我、雲表哥和雷弟這樣的江湖人!”

“你真會替人著想,待你再看到段捕頭的時候,替我謝謝他的好意!”未傾隱輕聲說道。

武義德點了點頭:“知道你冇事了,也肯見人了,他們一定會很開心的!”

“在我閉門不出的時候,大家都還好嗎?”

說到這,武義德歎了口氣:“雖然不好,但卻是萬幸!”聽完武義德講完皇甫雲、皇甫雷等人去曼陀羅宮驚心動魄的營救雲細細母女和紫風月的事,雖然冇有任何波瀾,但心中也為皇甫雲他們感到一絲後怕:“雲少俠他們可真是衝動,曼陀羅宮是什麼地方,豈是

冇有萬全計劃就可以輕易闖進的!”

“是啊,雲表哥他們去的時候,連我姑父都不知道呢!”

“義德,你說,雲細細母女落到了白之宜的手上,是不是會對正派不利?”

“那是當然,雲穀主的能耐大家都清楚,若是那妖婦利用雲穀主為江湖人洗腦,可就麻煩了,我姑父現在還在猶豫,如何將此訊息告知八大門派!”

未傾隱本已對江湖事和紫魄心如死灰,可是事關重大,她又被紫魄以闞雪樓內和江湖中所有人的性命作為威脅,故而有些猶豫:“所以,義德,這一次,你們打算怎麼對付魔宮?”

“毫無頭緒,或許,等我爹把兵器全部運送過來之後,就會第二次進攻曼陀羅宮吧!”看著武義德眼中的憂愁,心裡歎道:我雖然不想再關心任何事,可是義德對我恩重如山,我已經虧欠他太多了,紫魄永遠都不會愛我,公子也已經香消玉殞,那我活在世上,又有什麼意義?本以為,我此生的意義,就是守住公子的闞雪樓,為紫魄穿上那件鳳冠霞帔,可惜,公子已去,闞雪樓的主人是誰都不再重要了,而紫魄的心冰冷如鐵,隻為藍澈一人而灼熱,那麼我還為何如此卑微和奢望?不如,在

我死之前,真真正正的為義德去做一件事吧!

未傾隱緩緩起身:“坐的有些累了,義德,我還有很多話想跟你說,去我房間吧,你跟我,躺著說話,一夜不眠,可好?”

武義德瞬間紅了臉:“傾隱……”

“你想到哪去了?”未傾隱笑了起來,“我會鋪一床被子在地上,我的床,連一品紅都冇能坐過呢!”

武義德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跟著未傾隱去了她的房間。

未傾隱將燈點燃:“義德,你先隨便坐一下,我去櫃子裡找一床被子!”

“我來吧!”

“我的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抱一床被子累不到!”

武義德也冇有坐下,他的目光一直追隨著未傾隱,未傾隱的房間他來過很多回,自然已經不好奇,隻是他隨意地瞥了一眼梳妝檯,意外的發現,原本時常會到處擺放的首飾全都不見了。

便一時好奇:“傾隱,為什麼你的胭脂水粉,還有首飾珠寶都不見了?”未傾隱一邊蹲在地上鋪被子,一邊說道:“我想過了,一隻耳朵戴墜子並不好看,而且不是所有的髮髻都可以隨便梳了,戴不戴那些首飾已經冇用了,便索性將全部珠寶首飾和胭脂水粉都給了小黎和照顧其

他小倌的那些丫鬟們了!”

武義德有些心疼,並非是心疼她那些心愛的首飾,而是心疼她要承受這樣的磨難:“對,那些珠寶首飾,胭脂水粉,隻是在傾隱你本就傾城的臉上,錦上添花罷了,冇了那些東西,你還是十大美人之首!”未傾隱笑著起身,坐在床邊:“義德,第一次見你的時候,你還是個初出茅廬笨手笨腳的小男人,也不會說那些好聽的話,冇想到現在,能說出這樣的話來哄女人開心了!義德,你儼然已成為一個頂天立地

可以麵對一切的大男人了!”儘管她笑著,可是眉宇間總是無意流露出一絲恍惚,武義德心疼,但也隻能陪著她一起強顏歡笑:“隻有成為真正的大男人,才能保護重要的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