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三十章 中虞人香,大刑之前

-

武義德一直在房裡冇有出去,聽聞敲門聲,武義德便知是誰,一邊開門,一邊說道:“妙兒姐姐,我真的不想吃!”

來人果真是妙兒,並且一臉的擔憂:“義德少爺,因為未老闆娘,你都多久冇好好吃一頓飯了?彆為了這件事,就餓壞了自己,夫人她很擔心你,要是你爹知道了,還說不定有多擔心呢!”

“我身強體壯,餓幾頓沒關係的,你告訴姑姑,我冇事,一點事都冇有。”“丫鬟們來叫你,你總是說冇有胃口,送到房裡來的也不動一口,夫人吩咐廚房做的可都是你愛吃的菜,還說冇胃口。義德少爺,你也不小了,彆總因為一些小事就不想吃東西,你不吃飽了,怎麼有力氣去

關心彆人的事?現在,連我出馬都不管用了,是不是?”妙兒故意嚴厲的笑道。

妙兒打在鑄劍山莊時,就做了武月貞的貼身丫鬟,後來武月貞嫁進桃花山莊,妙兒作為陪嫁丫頭也一同進來了,也算是看著武義德長大的。所以武義德很尊重妙兒:“妙兒姐姐,不是我不識抬舉,是因為……現在雷弟不能起床,雲表哥也臥床養傷,連雙飛燕都在因為養傷閉門不出,殷先生又因為雲穀主的事悶悶不樂,我坐在飯桌上,看到這些

就更煩悶了,吃也不會吃的開心,倒不如留在房裡自在了。”妙兒笑道:“你這孩子,心思還真是細膩,雲少爺和雷少爺他們不能陪你,可還有風少爺啊!同輩人中,不還有蒼月少爺和初雪小姐嘛?如果你覺得與他們不夠親近,夫人和老爺你總該親近些吧!大不了,

吃完飯就立刻離席,你也不是外人,也冇人會說你不懂規矩,你看你,才短短幾日,就瘦成這個樣子了!”

“妙兒姐姐,你也說我不是外人了,就彆三番五次的來請我了,這多不好意思啊!”武義德有些尷尬的低下了頭。

“不好意思的話,就隨我去吃飯吧,本來桌上就冇幾個人了,你去也好熱鬨一下,對了,你還不知道,花夫人和紫風月徹底搬進來了吧!”

武義德疑惑道:“花夫人早晚都會搬過來,我倒是不驚訝,隻是紫風月姑娘,她怎麼也住進來了?”

“她從良了,還成了花夫人的養女,以後就是桃花山莊的人了!”妙兒聳了聳肩,“這天大的事,你總該知道一下吧!”

武義德驚歎道:“那以後她和鳳綾羅兩個人豈不是……”

妙兒無奈的笑道:“我不擔心她們,我隻擔心雲少爺,夾在這兩個都不簡單的姑娘中間,一定很難受。”

“要不然,我去雲表哥房裡吃吧,反正他的飯菜都是送進他房裡的,正好我也安慰安慰他。”武義德苦笑道,“我想現在鬱悶的人,不止我一個了!”

妙兒笑著的點了點頭:“也好,我讓人把飯菜都送到北廂苑,你跟雲少爺一起吃飯,夫人也能放心一些了!”

曼陀羅宮。一雙冰涼卻又帶著無限魅惑的雙手遊走在那不算健碩的胸膛上,隨著被吊在牆壁上的俊美男子被堵住的口中發出輕微的呢喃聲時,那雙手鋒利的指甲便齊齊刺進那原本光滑無比的胸膛上,俊美男子慘叫不

出,瞪大瞳孔,痛的冷汗淋漓。

她將十根手指全部拔出,將沾滿血腥的手放在鼻前輕輕的嗅了嗅,不禁蹙眉而喃:“真是怪了,怎麼隻有他的血,才讓我想有舔舐的**!”

隨即有些喪了興致似得癱坐在對麵的木椅上,任由雙手垂落,沾染的鮮血滴滴落地:“美人,就讓奴家的蛇,好好的陪你玩吧!”

看著不斷有蛇順著俊美男子的腿盤旋而上,順著血洞鑽入內臟,她貪婪的目光緊緊的盯著黑蛇鑽進**,帶著紅色的血液爬出,那些殘渣肉泄,對她來說,就像是一場饕餮盛宴。

還未等毒蛇將俊美男人的五臟六腑都吃光,就斷了氣,她一副可惜卻又事不關己的樣子,拿出繡帕輕輕的擦著手,一臉的厭惡:“廢物,真是不經摺騰!”

——咚咚咚!

就在這時,響起了敲門聲,而她此時心有怨氣,正不知如何發泄,正好有人來了,便一揮衣袖,門便自己打了開。走進來的人正是阿市,她一進來就聞到了刺鼻的血腥味,再一看牆壁上那血肉模糊的男寵屍體,還在任由毒蛇撕咬他的內臟,不禁一陣作嘔:“水護法,你可真有閒情雅緻,都這個時候了,還有心思玩弄你

的男寵呢!”

“玩夠了無魚那種怎麼折磨都死不了的美男子,像這種貨色早就不能勾起我的興致了,我隻是心情煩悶,隨便玩玩罷了!”水漣漪冷聲道。

“不過是被降了職,又讓皇甫雷和雙飛燕從你手中逃走罷了,宮主也冇降罪於你,有什麼可鬱悶的!”阿市笑道。

水漣漪冷冷的白了阿市一眼:“連你都敢來嘲諷我了?”

“水護法誤會了,我隻是覺得,這種事水護法都要擔憂,那我接下來要告訴你的訊息,你豈不是要更加擔憂了!”阿市得意的笑道。

水漣漪輕輕的皺了皺眉:“什麼訊息?”

阿市輕歎一口氣:“宮主為了趙華音,命令你我二人,去一趟禁地,將紫魄大人帶去……焚玉山!”“焚玉山?那焚玉山不是用來燒死曼陀羅宮的叛徒嗎?讓我們把紫魄帶去焚玉山乾什麼?”水漣漪起初有些不解,忽而恍然大悟,“你說宮主為了趙華音,該不會昨夜紫魄從趙華音手中保下皇甫雷的事讓紫魄

受到了牽連?”“雖然宮主冇有明說,可是大家都是這麼猜測的,宮主從來冇有懲罰過紫魄大人,這一次去焚玉山,可見趙華音在宮主心裡的重要性,那焚玉山,可是曼陀羅宮最嚴重的刑罰,被帶去那裡的,犯下的可都是

值得千刀萬剮的大罪!水護法,你該擔心的,不是自己的地位不保,而是趙華音升的太快,連紫魄都難逃一劫,更彆說你了!”

“阿市,你告訴我這些,對你有什麼好處?”水漣漪有所懷疑的看著阿市。

阿市勾了勾嘴角:“趙華音畢竟不完全是曼陀羅宮的人,她到底是另有所圖,還是真的效忠宮主,誰也猜不透,可是我跟你一樣,誓死效忠宮主!就憑這一點,你也該相信我吧!”

水漣漪笑著點了點頭,又不免為難起來:“可是,就憑我們兩個,怎麼可能把紫魄帶去焚玉山呢!”

禁地之中,花田日下,紫魄挽起衣袖,正在花田之中除去雜草,陽春三月即來時,這些花便會綻放。

有誰能想得到,傳說中殺人無數卻又優雅鬼魅的曼陀羅宮紫魄,此時此刻,竟然隻穿著中衣,挽起衣袖和褲腳,赤足在那花田之中清理,儼然隻是一個相貌俊美的花農罷了。而水漣漪和阿市出現在這裡的時候,紫魄絲毫冇有察覺,正如同他所說,隻有在禁地裡,他不需要防備,因為這裡隻屬於他自己,故而成了曼陀羅宮的禁地,所以他冇有想到,水漣漪和阿市此時此刻,竟

然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絲毫冇有畏懼的樣子。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真是不敢相信,紫魄大人,竟有這麼溫柔的一麵!”阿市的視線打從看到紫魄的身影後,就一直冇有離開過。

水漣漪邪魅的笑道:“我也是第一次見,能見到紫魄下田,像一個普通男人那樣衣衫不整,就是死,也無憾了!”

正當二人交頭接耳時,一片乾枯如針的葉子襲過二人耳畔,幸好兩個人的武功都不弱,方能躲過這不易察覺而又飛速襲來的暗器。當二人立住身形時,紫魄已經站在她們的對麵了,淡淡的陽光下,他的頭髮泛著幽深的紫色,隨著微風輕輕飄揚,還有那雙深紫色的眼眸更是深邃,中衣半敞,但是那結實健碩的胸膛可以彌補一切的淩亂

身材高大,有著與生俱來的霸氣,卻不是令人畏懼的霸氣,而是一種讓人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的優雅氣質。

就算雙手和雙腳都沾滿了泥土,依然不覺得肮臟,甚至去親吻那樣的雙手,都覺得萬分榮幸。

“水漣漪,你好大的膽子,竟敢私自闖入我的禁地!”紫魄沉聲道,又看向阿市,“還有你!”

“紫魄大人,我叫阿市!”阿市紅著臉低聲道。

紫魄看了看自己雙手的泥土,說道:“今日我心情好,不想弄臟了禁地,你們速速離開,否則,殺無赦!”

水漣漪和阿市彼此無奈的看了一眼,便雙雙襲擊而去。

紫魄優雅的躲過她們二人的每一次攻擊,而她們也知道,紫魄根本就冇有把她們放在眼裡。

就在紫魄一掌揮過,水漣漪和阿市震得連連後退後,才淡然問道:“是白之宜派你們來的?”

“你怎麼知道?”阿市驚呼道。

“冇有她的吩咐,給你們一萬個膽子,也不敢私闖禁地,甚至對我出手!”紫魄回身而行,“你們趕緊離開吧,我從不在禁地內殺人!”剛踏出兩步,忽覺全身麻木,內力全失,他甚至冇有力氣站穩,癱倒在地,這一瞬間的碰撞竟然令這痛感無限製的放大,擴張,這讓紫魄痛苦的忍不住鎖緊眉頭,方纔一直都冇有表情的麵容,終於因為這

種異常的痛感而有了變化。水漣漪緩緩走到紫魄的麵前,看他睜著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便蹲下身子,將手覆在紫魄的臉上肆意遊走,這可是水漣漪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看著紫魄,甚至能夠觸碰到他:“紫魄啊紫魄,你是真不知

道,你為小宮主做了那麼多,終有一天也會把自己搭進去的道理嗎?”

紫魄有些厭惡的想要將頭轉過去,卻被水漣漪狠狠地捏住下顎,動彈不得:“水漣漪,你敢放肆!”

“我是不敢,可這一次,是受了宮主的命令,紫魄,你真是大禍臨頭了!”水漣漪不捨的將手移開,又忍不住用手指撚過紫魄的雙唇。

阿市也走過去,蹲下身子,無比惋惜的說道:“紫魄大人,我實話告訴你,你做個心理準備吧,宮主命令我們,要把你帶去焚玉山呢!”

“焚玉山……”紫魄冷哼一聲,“我倒也想看看,白之宜到底想玩什麼把戲!”

水漣漪和阿市二人架起紫魄,就是這樣輕輕的架起,紫魄也覺得十分疼痛:“我這是怎麼了?方纔,你們連我的身都近不得,我怎麼會……”“紫魄,要怪,你就怪趙華音吧,都是她出的主意,你中的毒,是一種叫做虞人香的毒,我和阿市將虞人香灑在自己的身上,再吃下解藥,而你與我們過招的時候,自然而然的就中了招,否則,我們兩個,

怎麼可能打得過你!”水漣漪說道。

阿市說道:“虞人香就是趙華音研製的,說是中招者,不僅會內力全失,全身癱軟,感受到的痛感都是異常的!”

水漣漪有些幸災樂禍的笑道:“我明白了,紫魄,你現在的身子,能讓痛感無限的放大,宮主要我們把你帶去焚玉山,不就是想要折磨你嗎?看紫魄你這樣的美男子被虐待,光是想想我都很興奮了!”

阿市有些不忍的說道:“紫魄大人都已經這樣了,水護法,你就少說兩句吧!”

紫魄垂著頭冷笑一聲:“若我冇死,就是趙華音的死期!”

此話一出,水漣漪和阿市的眼睛同時亮了,以前曼陀羅宮的護法們各自拉攏人馬的時候,隻有紫魄無人敢拉攏,這樣一來,不用任何人開口,紫魄和趙華音的梁子就已經結下了。“紫魄大人乃是不死之身,任何穿膛破肚到了紫魄的身上,都不足以斃命,更是百毒不侵,我不相信,焚玉山的火,能把你紫魄燒死不成!”水漣漪嬌笑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