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二十九章 靠近一點,卑微求愛

-

紫風月與花碧傾乘坐一輛馬車前往桃花山莊,但這一路上,紫風月都在忐忑不安,一麵是因為自己是白之宜女兒的秘密怕被髮現,一麵是因為自己從前的身份,怕桃花山莊不願容納自己。

花碧傾自然看出了紫風月的顧慮,便笑著安慰她:“風月,你不用擔心,有我在呢,姐夫他會同意你住進桃花山莊的!”

紫風月苦澀的勾了勾嘴角:“我不是擔心這個,我隻是害怕,以後在桃花山莊,再也不會像在煙雨閣裡那般自由自在了!”

“我還以為,以後能跟雲兒同住一個屋簷下,你會很開心呢!冇想到,此時此刻,卻因為自己即將失去自由而感到擔憂啊!”花碧傾笑道。

“花媽媽,我……”還未等紫風月說完,花碧傾便打斷了她的話:“從今以後,你我都不再是煙雨閣的人了!我不再是花媽媽,而是花碧傾!而你也不再是煙雨閣的頭牌,而是我花女俠的養女,以後無論在哪,你都要叫我娘才

是!”“娘!”儘管紫風月的心裡,一直都把花碧傾當成自己的孃親,但是此刻叫這一聲娘,卻有些羞澀起來,她低頭笑了笑,“能跟雲少同住,我當然開心了,隻是,我怕朝夕相處的日子多了,反而會讓雲少更加

厭煩!”

花碧傾無奈的笑道:“風月,為何你會有如此想法呢?能夠朝夕相處,不是更能讓雲兒發現你的好嗎?”

紫風月失落的搖搖頭:“為什麼鳳綾羅能夠牢牢拴住雲少的心呢?就是因為她神龍見首不見尾,比任何女人都要神秘!

不過,既然住進了桃花山莊,我就必須要想辦法,讓雲少知道我比她鳳綾羅更好!”

這一轉眼的功夫,馬車就行駛到了桃花山莊的大門口,還未等車中人掀簾,車伕便高聲道:“夫人,姑娘,桃花山莊到了!”

花碧傾先行跳下馬車,爾後又將紫風月扶下馬車,馬伕敲了幾下桃花山莊的大門,便有下人將門打了開。

隻見花碧傾和紫風月二人正並肩站在門口,都揹著一個包裹,而馬伕又陸續從馬車上搬下幾個看起來很貴重的木箱子,放置在門口後,便駕著馬車離開了。

“還愣著乾什麼?還不快幫忙搬進去!”花碧傾似笑非笑的說完,便拉著紫風月的手進了桃花山莊。

下人這才反應過來,高聲一喊:“花夫人來了!”

不用下人引路,花碧傾便帶著紫風月來到了待客堂,既然決定搬進桃花山莊常住,自然要走一些俗套的過程,那就是麵見桃花山莊的莊主。

而經過通報,皇甫青天也和武月貞趕了過來,同行的還有飛盾和妙兒。

皇甫青天看到花碧傾身上的包裹,便知道是怎麼回事了,語重心長的笑道:“碧傾,你終於肯搬進桃花山莊了!”

飛盾顫抖的雙手自然是掩飾不住內心的欣喜,妙兒站在一旁看到,忍不住捂著嘴偷笑起來。

花碧傾微微一笑,也冇同皇甫青天搭話,反而看向了一旁的武月貞:“莊主夫人,看到我搬進來,怎麼好像很不開心的樣子?”

“怎麼會呢?桃花山莊一向容納四海八方的貴客,而你,又是貴客中的貴客!”武月貞毫不示弱的笑道,“你早就該搬進來了,這裡一直都是你的家,這也是青天所希望的!”花碧傾無話可說,武月貞雖然露出了那副女主人的姿態,但是她的語氣,笑容,都讓花碧傾挑不出刺來,隻好繼續跟皇甫青天說道:“姐夫,煙雨閣已經不安全了,為了保護風月,還有煙雨閣其他的姑娘,

我便擅自做主,帶風月一起來了!”“上一次風月姑娘被抓的事,也鬨得大家心慌意亂,直到現在雲兒、雷兒還有雙飛燕都還起不來床呢!我也跟月貞商量過了,既然你把風月姑娘當成了自己的女兒,那麼一起搬進桃花山莊,也是應該的!”

皇甫青天說道。

不止是花碧傾感到驚訝,紫風月也同樣如此,她知道皇甫青天最終一定會同意自己搬進來,卻冇想到,同意的如此痛快。

“風月,還不快謝過莊主和莊主夫人!”花碧傾笑道。

紫風月急忙恭敬的行了個禮,柔聲道:“風月十分感激皇甫盟主和夫人的收留,若是不嫌棄,以後叫風月的名字便是!”

花碧傾住進了自己一直以來都在住的客房,而紫風月也被安排好了住處,就在花碧傾的旁邊。

安排好了住處後,紫風月便迫不及待的去北廂苑看望皇甫雲了。

紫風月來到門口後,整理了一下儀容,又不是第一次來,不知為何這一次卻有些興奮難耐,她忍住興奮之感,輕輕的敲了敲門。

不出乎意料,開門的果然是月柒,月柒看到紫風月,有那麼一絲驚訝:“風月姑娘?”

“我們又見麵了,月柒!”

月柒輕輕的點了點頭,急忙讓紫風月進來,看到紫風月一進門就直奔皇甫雲的床邊,她有些不知所措,乾脆就悄無聲息的離開了房間。

發現鳳綾羅不在,紫風月的心情更為得意,她看到皇甫雲正在閉目休息,便輕輕的坐在床邊,將手覆在了他的眼睛上。

也許感覺到了一絲暖意,皇甫雲睜開雙眼,卻被一雙手遮住,他也冇有力氣去拿開,隻是低聲道:“是風月嗎?”

紫風月十分驚訝和欣喜的拿開手,笑道:“雲少,你怎麼知道是我?”

“手指纖細,皮膚細膩,隻能是年輕女子的手,能與我這般玩笑的,桃莊裡的人全部都可以排除,也不會是綾羅,我所能想到的,也隻有你了!”皇甫雲的表情看不出一絲起伏。

這讓紫風月有些失落的撇了撇嘴:“不是鳳綾羅,你很失望嗎?我好心來探望你的傷勢,你就這樣愛搭不理的?”

“我這不是在養傷嗎?不適合太激動!”皇甫雲輕笑一聲,“對了,你怎麼來了?”

紫風月得意的一笑:“我不僅今天來,明天也能來,以後的每一天,我都能來,隻要我想見你,我就隨時都可以過來找你!”

皇甫雲眉眼一轉,低聲道:“你跟傾姨娘一起搬過來了?”

“是啊,我以為你會很驚訝呢!看來,你早就猜到我會跟娘搬進來了。”紫風月說道。

皇甫雲挑了挑眉:“娘?”

“你還不知道呢吧,以後花媽媽可就是我娘了,她正式認我做養女了!”紫風月笑道,“看你還敢不敢欺負我,雲少,這樣一來,我是不是就成你妹妹了,哈哈!”

皇甫雲有些尷尬的笑了一聲:“算不上,我隻是叫一聲傾姨娘,說到底,她隻是大哥的親姨娘,不過,以後你就是我妹妹,我就是你哥哥,這樣也挺好的!”

“誰要做你妹妹?我隻是說笑,你可彆當真!”紫風月有些不開心的撇了撇嘴。

皇甫雲卻輕歎一口氣,蒼白卻俊逸的麵容露出難以言喻的悲哀,紫風月自然明白他的心思。

“雲少,你還擔心鳳綾羅呢?她不是已經冇事了嘛!”

皇甫雲輕輕的皺了皺眉:“風月,昨夜連你都認出了黑衣人是綾羅,我是不是真的不夠愛她?”

紫風月的腦海裡回閃過鳳綾羅為皇甫雲擋下白之宜一擊的畫麵,有些不甘:“你還想怎麼愛她?為她得罪了唐門,得罪了整個江湖,這還不夠?為她滿身負傷,魂牽夢縈,這還不夠?”

“我應該一眼就認出她的,然後與她並肩作戰,這樣的話,她也不會受這麼重的傷了!”皇甫雲有些懊惱的說道。

“雲少,我能認出鳳綾羅,這是女人的直覺。你當時渾身是傷,瀕臨昏厥邊緣,意識都不清醒了,認不出蒙麪人是鳳綾羅,根本就是情有可原。她要是因為這個怪你,我都替你不值!”

“就算她不怪我,我也會怪我自己!”皇甫雲低聲道。紫風月無奈的搖了搖頭:“一代風流少俠皇甫雲,當真就栽到了一個女殺手的手裡!你擔心她,不如擔心你自己,你的傷可不比她輕,說到你的傷,可都是因為我,雲少,你好些了嗎?要多久才能完全恢複

啊?”

“你不用愧疚,我的傷已經冇事了,休養一段時日就會完全恢複了!”紫風月抿了抿嘴,還是有些自責,但當她的視線看到了不遠處的茶桌上,那放置的一把古琴後,麵色頓時大變:“一麵說要與你一刀兩斷,一麵又要與你藕斷絲連,雲少,你怎麼就被這樣的女人迷得神魂顛

倒呢?”

“如果你還要在我的麵前詆譭綾羅,我便要請你出去了!”皇甫雲沉聲道。紫風月委屈的咬了咬唇,隨後表情認真而又悲傷,“雲少,你知道嗎?我肯答應娘,與她一起搬進桃花山莊,不是為了寄人籬下以此保命,而是想靠近你,以後的每一天,我都可以見你,我再也不用像在煙雨閣時一樣,每日都期盼著你能過來找我,猜測今日的你會因為什麼而心情好壞,我可以隨時知道你的行徑,你的喜怒哀樂,雲少,自我流落煙雨閣,遇到你以後,我所做的一切,我所活著的意義,全都

是因為你!”皇甫雲無奈的說道:“風月,哪怕隻一次,你能去看看彆人,你就會發現,這天下的好男人多得是,而我皇甫雲,談不上是什麼好男人,但是我敢對天發誓,這輩子心裡隻有鳳綾羅這一個女人,再也容不下

任何人了!”紫風月暗暗地握緊了拳頭:“我在你麵前這麼卑微,為何你不肯正眼瞧我一次?卻一門心思任鳳綾羅踐踏你的尊嚴,雲少,誓言不是絕對的,你看看皇甫盟主,他再愛花碧玉,也還是娶了你娘武月貞,甚至

還納了妾室,你也可以,如果你非要娶鳳綾羅為妻,我可以做妾,我不在乎是不是會被鳳綾羅踩在腳下,我隻要能跟你在一起,我做什麼都行!”

“綾羅已經是我的妻子了,何須再娶一次?”

“是啊,就算鳳綾羅與你爹有殺母之仇,就算鳳綾羅是殺人無數的鬼再生,也比我這個青樓妓女配得上你!”紫風月的聲音有些哽咽。皇甫雲實在是身心疲憊,他輕輕的歎了口氣:“風月,你已經不再是煙雨閣的人了,而且你現在還是鼎鼎大名的花碧傾的養女,更是桃花山莊的人了,你再也不用因為曾經為妓的過去而感到低下,你知道的,打我在煙雨閣第一次遇見你,就從來冇有看不起你,你說我從未正眼瞧過你一次,可我認識你以後,就一直對任何人說我很欣賞你,就是因為你的高傲自憐,在青樓這樣的地方,甚是少見!隻不過,自

打綾羅出現以後,你的所作所為,都與我當初認識的紫風月,越來越遙遠了!”“如果你愛的人是我,我現在還是高傲自憐的紫風月,可我愛上了一個不愛自己的人,如果不卑微,如果不低下,如果不使用手段,我早就輸了!今日我能夠搬進桃花山莊,就是老天爺給我的機會,你娶了

鳳綾羅以後,我都冇有放棄,現在我能夠與你朝夕相處了,便更加不可以放棄了!”“你真的愛我嗎?或許,這隻是你的執念,就算跟我在一起了又怎樣?無非就是多了一個二少奶奶的身份罷了,又有何用?你看看二孃,三弟的孃親,她也從未得到過我爹的愛,她的心也曾是扭曲的,這樣

的生活難道就是你想要的?”紫風月俯下身子,雙手拖住皇甫雲的臉,眼淚啪嗒啪嗒的滴落在皇甫雲的臉上:“哪怕隻有一次,不,哪怕我能進入你的心裡,隻有一瞬間,便如同逝去的流星,我也心滿意足了,那樣至少,我還有一個身

份,可以靠近你,可以觸碰到你!”皇甫雲伸出手想要扯開紫風月的手,冇成想,紫風月卻更加用力,皇甫雲甚至感覺自己的臉都變的扭曲起來:“我不會因為憐憫,而給你一絲希望的,你對我說再多,流再多的眼淚,不愛就是不愛,我曾經的確是一個憐香惜玉的人,我看不了女人的眼淚,聽不了女人動情的軟聲細語,可是遇到綾羅以後,這一切對我來說,都是可以不存在的,我願傾儘一切,讓綾羅幸福,如果她真的不肯放下仇恨與我廝守

我也不會強迫她,我願意等,願意守!風月,比起你對我用儘手段想要占有的愛,我更喜歡綾羅口是心非默默忍受、願為我披荊斬棘卻漸行漸遠的愛!”“賤,真賤啊!”紫風月咬著牙狠狠地說著,她佈滿氤氳的雙眼,透出無限的憎恨和悲哀,嘴角卻陰冷的勾起,“可我更賤!在犯賤的愛情上,你我倒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雲少,不要以為你每一次對我說些絕情的話,就可以讓我知難而退了,我為你刺了白之宜的那一下,就已經告訴我自己,就是死,我也不肯放開你,雖然你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提起鳳綾羅時的每一個表情,都像是刀子在一下一下的割著我的心,我雖然疼,但是我痛快,這是愛上你皇甫雲的滋味,這麼多年了,我能忍受,也很享受!我喜歡看你得不到鳳綾羅的悲哀,喜歡看你因為我的糾纏而感到無奈的模樣,你說我瘋了也好,說我犯

賤也好,我也敢對天發誓,這輩子心裡隻有你皇甫雲這一個男人,再也容不下任何人了!”

話音一落,紫風月便用力的吻上了皇甫雲的唇,隻一下,她便猛然起身,可還是看到了皇甫雲那嫌棄而又無奈的眼神。

皇甫雲無力地用手擦去印在自己唇上的脂粉,說不出話來,因為他知道,此時此刻,無論自己說什麼,紫風月都會有千句萬句來攪亂自己的心。

紫風月冷笑一聲,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無窮天際,似是恨,卻驚擾!雲少,我會再來看你的!”

皇甫雲深呼一口氣,乾脆側過身子,扯過被子將頭也蓋了住。方纔還在冷笑的紫風月,卻在瞬間湧出無限的悲哀,她急忙用手捂住嘴,讓自己不要哭出聲來,她推門而出,也在心裡告訴自己:既然我不痛快,那就誰都不要痛快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