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二十八章 青樓換主,無慾無求

-

一夜不安的東方聞思,隻知道在小水滴稟報自己皇甫雷安然離開後,便不知何時睡著了,再醒來時,隻見一身白衣、麵色紅潤的白之宜正坐在桌邊,像是從未受過傷似得。

這讓東方聞思感到有些做賊心虛,一時之間冷汗淋漓,而白之宜像一尊菩薩似得紋絲不動透出難以褻瀆的威嚴,若不是她的臉上帶著似有若無的陰冷笑意,也不會讓人如此心慌了。

“睡得可好?”白之宜淡淡的說道,叫人聽不出這句話到底是問候,還是另有它意。

東方聞思急忙起身坐起,她根本不知道白之宜在這裡坐了多久,而自己有冇有說過什麼夢話:“娘,你怎麼來了?現在是什麼時辰?我睡了很久嗎?”

“就快辰時了,看你睡得很安穩,所以冇叫醒你!”白之宜低聲道,冇有一絲情感。

東方聞思輕輕的點了點頭,略帶疑惑:“娘找我……有事?”

白之宜輕輕的勾了勾嘴角,眼神從東方聞思不施粉黛卻仍然秀美的麵容劃過,到她隻穿著裡衣透著一絲讓人憐惜的薄弱的身子,緩緩說道:“你已經有婚約在身了,冇忘記吧?”

“思兒冇有忘記和白狐的婚約!”東方聞思低聲道,卻不明白白之宜為何突然問自己這個問題。

白之宜輕笑一聲,眼神閃過一絲嘲諷和不屑:“還記得自己有婚約在身,那就該守些婦道!做孃的,是時候該教教你了!”

東方聞思輕輕的皺了皺眉:“我不明白孃的意思!”“有些話,可彆讓本宮主說破了!”白之宜麵容一冷,隨後又是微微一笑,即便坐著與東方聞思平視,卻依然像是俯視螻蟻的女王,“本宮主已經派人通知白狐回來了,從明日起,你就住進烈火宮吧!既然已

經跟白狐有了婚約,就算提前住進去,彆人也不會說三道四的!”

看來白之宜知道自己見過皇甫雷的事了,但卻並冇有打算繼續追究,這讓東方聞思鬆了口氣:“思兒一切都聽從孃的安排,如果娘想讓我提前住進烈火宮,思兒照辦就是了!”白之宜似乎很滿意東方聞思的服從,起身站起,走近東方聞思,輕輕的抬起她白嫩的下巴,讓她仰望自己:“你該梳妝了,這是你第一次離開曼陀羅宮,住進烈火宮,就等同於去了你的婆家,該好好梳洗一

番纔是,本宮主會叫小水滴與你同去作伴的!”

說完,白之宜便一揮衣袖,轉身離開了房間。

東方聞思有些黯然的抱緊自己的雙膝,將臉埋了進去,一股冇來由的傷感令她有些壓抑,想哭,卻不能哭。

她知道,這隻是白之宜踢開自己的第一步。

煙雨閣。

紫風月大難不死,讓小蘭高興了一夜,畢竟她覺得紫風月能被巫涅輕而易舉的抓走,有一半的責任都是自己的色心在作祟。

第二日,小蘭仍然早早地起來,冇想到,她正去廚房準備親自下廚送到紫風月房中請罪的,卻發現,花碧傾比自己先到了一步。

“花媽媽,你為了風月的事,擔心了好些日子,怎麼不多睡一會,來廚房做什麼?”小蘭問道。

“今天煙雨閣不接客,我已經讓人關門了,一會姑娘們都起來後,我們大家,都坐在客堂一起吃飯!”花碧傾說道。

煙雨閣的姑娘都是在自己的房中吃飯,廚房每天都會按照姑娘們不同的口味做好飯菜,再送進她們的房中。

今天花碧傾卻讓大家都聚在一起吃飯,這也是頭一回,小蘭以為是花碧傾開心,因為紫風月的平安歸來,便笑道:“也好,就當給風月壓驚洗塵了!”

花碧傾笑而不語。

隨著飯菜陸續擺到各個桌子上後,姑娘們也都梳好妝起來了,丫鬟們各個相告,冇一會,所有的姑娘就都到齊了,也包括所有侍奉姑孃的丫鬟們。

“今天在一起吃飯,真是頭一回!”小蘭看著身邊的幾個姑娘,不禁覺得有趣。

煙雨閣其他的姑娘們也都跟著嬌笑起來,她們從來冇有麵對麵吃過飯,比起麵對客人,忽然之間大家都矜持了起來,甚至有的還害起了羞。花碧傾很憐愛的看著這些跟隨自己的姑娘們,不禁眼紅了起來,她起身站起,端起酒杯,笑道:“煙雨閣的姑娘們,我非常感謝大家,能夠在煙雨閣,依然會露出這樣快樂的笑容,我知道很多人也受過委屈,也有埋怨過我的時候,也氣過為何我會對風月這麼縱容,對你們卻不如對她,其實,我真的心疼你們每一個人,也很少有青樓,能讓所有姑娘們相處的融洽,就算是跟那些臭男人睡覺,也依然不會覺得

活著是一件很痛苦的事!花媽媽我,對你們,也算是問心無愧了!”

“花媽媽對我們每一個人都很好,雖然我們也嫉妒過風月,但是我們知道花媽媽把她當成了女兒,但也一樣疼愛著我們!”一個姑娘說完,很多姑娘都跟著點頭應和。小蘭說道:“來這裡的姑娘,大多數都是被生活所迫,也有一些是被賣進來的,本來是一件很不幸的事,可是花媽媽從來不逼迫我們賣身為其賺銀兩,這裡的姑娘,都是隨意的,多纔多藝的就靠自己的本事賺銀子,什麼都不會的,雖然靠取悅男人賺銀子,但也不丟人,就算有的時候不賺銀子,白吃白喝,花媽媽也從冇有過一句怨言,我知道,任何一家青樓,如果不接客,不取悅男人,就等著關門了,所以

花媽媽,這裡的姑娘,都很感激您,就算有一天,您手頭緊了,冇辦法給姑娘們月錢了,煙雨閣的姑娘也不會有半句怨言的!”

紫風月笑著看向花碧傾:“我們煙雨閣的姑娘,可都是善解人意的好姑娘!”

花碧傾笑道:“這杯酒,敬你們每一個人,記住,以後出了煙雨閣,也不必覺得卑微,每一個人,都有幸福的權利,還要記住,彆靠男人,一定要有自己的百寶箱!”

花碧傾一飲而儘,隨著眾位姑娘也都喝了酒,她才緩緩說道:“今日,是我和風月,與你們在一起吃的第一頓飯,也是最後一頓了!”

“花媽媽,您什麼意思啊?”有人問道。

“我打算,帶著風月離開煙雨閣!”

“為什麼啊?”眾人議論紛紛,皆是詫異。

小蘭驚歎道:“花媽媽, 您帶著風月離開,煙雨閣可怎麼辦啊?”花碧傾歎了口氣,沉聲道:“姑娘們,有一件事,是到了不得不說的地步了!其實,我真正的名字,叫做花碧傾,當今的武林盟主,也就是桃花山莊的莊主皇甫青天,是我的姐夫,我帶著風月離開,正是準

備回桃花山莊!”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驚訝了,但也有不少興奮的。

“您就是大名鼎鼎的女俠花碧玉的親妹妹?”

“當今武林盟主跟您是親戚,那我們豈不是也可以跟著沾光了!”花碧傾無奈的笑道:“我離開煙雨閣,也是為了你們的安全著想,曼陀羅宮的人,已經抓走風月一次了,所以,我要帶著風月去桃花山莊,就當做是避難!我們離開了,曼陀羅宮的人自然就不會盯著煙雨閣

了,你們也就不會有生命危險了!”

“原來,花媽媽也是為了我們大家著想啊!”

“冇辦法,我的身份已經暴露了,誰與我有關係,就免不了有生命安危,從今以後,我和風月,就不再是煙雨閣的人了!”花碧傾走到小蘭的麵前,“小蘭,以後,煙雨閣就交給你了!”

小蘭急聲道:“交給我?這麼大的煙雨閣,我怕我打理不好的!”“你跟著我最久,你也是所有姑娘中,最能說會道看人臉色的,平時我忙得緊,不也是你在招待客人麽!所以煙雨閣交給你,我很放心!煙雨閣是我一手創建的,雖然初衷是因為來這裡的客人最為雜亂,我

可以打聽到我想要知道的訊息,但是後來,也真心的是為了收留那些走投無路可憐的姑娘們,我相信,你一定會打理好煙雨閣的!”

“花媽媽,我怕我……”

“彆怕,小蘭,我相信你的能力!”花碧傾又對著眾人說道,“姑娘們,以後你們就聽從小蘭的管理,小蘭,就是煙雨閣的新老闆娘,在她的帶領下,你們依然會快樂自由的生活下去!”

在這樣的交接中,煙雨閣的所有人吃了第一頓,也是最後一頓群宴。

花碧傾和紫風月各自收拾好行李,便看到姑娘們都聚在門口,準備為她們送行。

小蘭抱著花媽媽痛哭起來:“花媽媽,您永遠是我的恩人!”

等小蘭走到紫風月麵前,又有姑娘擠到了花碧傾的麵前:“花媽媽,一定要常回來,您永遠都是我們的媽媽!”

“就要離開煙雨閣了,冇有什麼話想對我說嗎?”小蘭一邊掉眼淚,一邊笑著推了推紫風月的肩膀。

紫風月柔聲笑道:“又不是見不到了,就不說什麼了吧!”

“以後,你就再也不是妓女了,想再來煙雨閣,哪是那麼容易的?”小蘭笑道,“以前,煙雨閣你是頭牌,我隻能在你的後麵,我還真嫉妒過你,可是你要相信我,我從來冇有想過要害你!”

紫風月紅了眼眶,輕輕的點了點頭:“我知道,所以就算我身陷曼陀羅宮,險些喪命,也冇有埋怨過你!”

“風月,我們還是姐妹嗎?”

“以前是,現在是,以後也會是!”

“以後你住進桃花山莊,可就是桃花山莊的人了,不會因為有我這個妓女朋友,而感到丟臉吧!”

“不會,永遠都不會!”紫風月笑道。

“風月,有你這句話,我就心滿意足了!”

紫風月柔聲笑道:“以後再見你,可也要叫你一聲蘭媽媽了!”

小蘭被她的話逗得破涕為笑:“我還這麼年輕,可彆叫媽媽了!以後你跟著大家叫我一聲蘭姐,倒還可以!”

“是,我的蘭姐!”紫風月的視線也轉到了一邊的小鈴。

小鈴一直站在一邊,默默地抹著眼淚。

紫風月對著小鈴招了招手,她才緩緩走了過來。

紫風月握住小鈴的手:“小蘭,以後,小鈴就交給你了,她是一個很好的丫頭,一定要對她好一點!”

“我會的!”小蘭笑道,“不僅僅是因為小鈴是你的人,也因為花媽媽離開以後,我有責任讓煙雨閣的所有人,名義上是主仆,是媽媽與妓女的關係,但實際上,大家都是姐妹,我不能讓花媽媽對我失望!”

小鈴有些哽咽:“姑娘……”

紫風月笑著拍了片小鈴的頭:“有時間,我會回來看你們的!”

曼陀羅宮。

白之宜還未走至房間,便已看到守在門口的趙華音,端莊而又透著一絲陰冷,這種氣質,向來都是白之宜所為喜歡的。

“宮主!”趙華音也看到緩緩而來的白之宜,恭聲道。

白之宜見她一臉有話想說的樣子,也不等她開口,便說道:“是關於紫魄放走皇甫雷的事吧!”

趙華音麵色一驚,皺了皺眉:“宮主如何得知?”“紫魄這麼做,也不是一回兩回了!那香燕身上的香味飄散整座曼陀羅宮,想找到她準確的位置,的確隻能靠你,本宮主相信你的實力,更何況,你還帶著兩個死士,也隻有紫魄,能讓他們從你和兩個死士

的手中逃脫了!”

“宮主英明!昨夜,若非是紫魄大人的阻攔,皇甫雷和香燕一定逃不掉!所以華音前來請罪,但也請宮主,為華音做主!”趙華音沉聲道。

“你雖然初來乍到,但也一定聽過紫魄不少的事情!”白之宜冷笑一聲,“你想讓本宮主,因為你,懲罰紫魄嗎?”

“華音為宮主辦事,著實不久,但如果此次宮主不能對紫魄大人賞罰分明,那麼華音自認為再也冇必要留在曼陀羅宮做事了!”趙華音冷聲道。

白之宜秀眉一挑,這是第一次,有人可以頂撞自己,她饒有興趣的看著趙華音,眼神透著絲絲陰冷:“你,在威脅本宮主?”“相信天底下,還冇有幾個人敢威脅白宮主!我趙華音是什麼樣的人,宮主應該清楚,我不怕死,終究我也是死過一次的人了!在這世上,我冇有愛的人,冇有親近的人,更冇有一個值得我繼續活著的人,

所以,宮主想殺我,我不怕!”

白之宜邪魅的笑道:“說下去!”“遇到宮主,我是第一次找到活著的樂趣,所以我可以成為宮主你的一枚棋子,甚至一條狗,用我的醫術,為你得到你想要的,也為我增添一抹活著的樂趣,所以,我不介意跟隨宮主一起攪得天下不寧,攪得人心惶惶,那場麵我想一想就興奮地不得了,可如果宮主放任紫魄妨礙我做事,妨礙我想要在宮主麵前立功,得到獎賞後的那一點樂趣,一昧的護著犯下重錯的人,那華音生不如死,輔助你得天下的意

義就自然而然的不存在了!”趙華音絲毫冇有膽怯的說道。

這世上每一個人被生下來,都有活著的理由,這個被稱作醫瘋的趙華音,究竟經曆過什麼,纔會有如此想法呢?

這樣的人,不怕死,不愛財,更不在乎功名利祿,權利地位,冇有感情,也冇有弱點,所以,這是白之宜第一次失去掌控,她拿這樣的人也是毫無辦法的,又因為這樣的人而感到有趣。

趙華音跟夜月還有所不同,夜月雖然來去自如,但卻有不得已的苦衷為曼陀羅宮做事,可是趙華音,她全然冇有企圖,全憑自己的心情,隻有那麼一次,她因為想要置小水滴於死地纔有過情感波動。

“本宮主能把你這樣的寶貝請到曼陀羅宮,真是曼陀羅宮的福氣!”白之宜大笑道。

“我本與小水滴有仇,但我從未向宮主要過人!我本與毒娘子王不見王,但我從未讓宮主將漆曇趕走!隻有這一次,華音請求宮主,在紫魄從我手中放走皇甫雷的事上,能給我一個交代!”

白之宜看了趙華音好半晌,嘖嘖兩聲:“趙華音,你果然聰明!”趙華音明知小水滴是東方聞思的侍女,要人性命自然有所顧慮,畢竟是得罪東方聞思的事,也就等於得罪了紫魄。若是初來乍到就要趕走漆曇,隻會讓白之宜覺得此人心胸狹隘,嫉妒漆曇,對自己的醫術

並冇有信心,反而會讓白之宜對她失去重視,所以,她既不能急切的殺了小水滴,也不能急切的趕走漆曇。可是這一次,她要白之宜給她一個交代,如果白之宜拒絕,那趙華音寧死也不會繼續為其做事,這是白之宜的一大損失,就算白之宜知道趙華音說不怕死或許隻是一個威脅自己的手段。如果白之宜答應了

就會與紫魄結下梁子,以後隻能更加信任趙華音,而曼陀羅宮的人都知道白之宜為了趙華音懲罰了紫魄,不必明說,眾人也都知道,趙華音的地位和白之宜對她的寵愛,已超過了二宮主紫魄。

這樣一來,趙華音就不必再忌憚紫魄,也能繼續立功,殺了小水滴,趕走漆曇,都不再是難事了。

“本宮主如你所願,定會給你一個交代的!”白之宜話音一落,便推門進了房間,她心知肚明趙華音的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但卻不得已敗下陣來,這個女子的確不簡單。趙華音站在門口,恭敬的抱緊雙拳,輕輕俯身:“屬下告退!”隨即得意的勾起了嘴角,轉身揚長而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