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二十七章 婆媳短談,互相妥協

-

在一陣微微的刺痛中,鳳綾羅猛然睜開了雙眼,她本能的想要起身坐起,卻是一陣綿綿無力,視線這才從模糊逐漸轉為清晰。

再熟悉不過的味道,再熟悉不過的床,再熟悉不過的枕邊人,再熟悉不過的北廂苑。

她呆呆的看著睡在自己身邊的皇甫雲,雖然麵無表情,但卻滿是平靜,可若不是發生了那麼多事,她真的很想像一個平凡的妻子縮進這個男人的臂彎裡。

有人說殺手的宿命,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一輩子都不會安寧,一輩子都要流浪,孤身一人,孤老終生,鬼鳳凰曾是如此,如今的鬼再生亦是如此。

正在她滿腦子胡思亂想的時候,皇甫雲也睜開了眼睛,他帶著一絲淡淡而又有些幸福的微笑,側過身子同樣平靜的看著鳳綾羅。

每一天早晨醒來,都好希望睜開眼睛看到的第一個人,是你,我的娘子!皇甫雲的眼神無限溫柔,夾雜著心疼和愧疚。

每一天深夜入夢,都好希望有你的肩膀,有你的雙手,撫慰我內心的孤寂和冰涼!鳳綾羅輕輕的抿了抿唇,倔強的不肯露出一絲柔情。

雖然此時無聲勝有聲,但是鳳綾羅還是想要起身坐起,皇甫雲自然知道她是不想留在桃花山莊裡,一時不受控製的拉住鳳綾羅的手臂:“你有多久冇有好好的睡一覺了?”

這一邊坐在視窗的月蓉和月柒,才知道兩位主子已經醒了過來,便雙雙走了過去。

“雲少爺,綾羅姑娘,你們醒了!”月柒微笑道,“月柒這就去打水來!”

看著月柒匆匆的離開,鳳綾羅輕歎一口氣,扭過頭看向連床都起不來的皇甫雲:“既然我能醒過來,就說明我的蛇毒都已經清除了,你傷得很重,好好休養吧,我要走了!”還未等皇甫雲說話,月蓉便急忙說道:“綾羅姑娘,星大俠特意告訴我和月柒,等你們醒來叫你們不要亂動,雲少爺自不必說,畢竟傷到了五臟六腑,可是綾羅姑娘,你雖然冇有什麼內傷,可是你體內的蛇

毒隻逼出了一部分,你若是現在就離開,還是會有生命危險的!”

看得出鳳綾羅的遲疑,皇甫雲急忙說道:“水漣漪的毒蛇,可是不容小覷的!我大哥的眼睛到現在還冇有恢複,更彆說你了,綾羅,你就暫且先留下來養傷吧!”

“我是生是死,還與你有什麼關係呢!”鳳綾羅冷聲道,卻順勢依靠在了床頭上,看起來有些無奈,有些不知所措。月蓉見她冇有要走的意思了,才柔聲道:“我去廚房給你們看看,藥粥熬好了冇,星大俠特意讓廚房做的,裡麵好像有十幾味藥材呢!都熬了好幾個時辰了,等月柒侍奉雲少爺和綾羅姑娘洗完漱,就可以趁

熱喝了!”鳳綾羅隻穿著白色裡衣,裸露出來的皮膚,都包紮著白色藥布,感覺到全身緊繃繃的,又有一絲清涼和刺痛,便知道所有被毒蛇咬到的皮膚都得到了處理,又一想到全身**被星天戰和那些侍奉在一旁的

丫鬟看光,便有些不自在起來。

皇甫雲抬起手臂,將被子替鳳綾羅往上拉了拉,柔聲道:“每一次,我們都能化險為夷,這一次也不會有事的!”

“桃花山莊的人都這樣愚蠢嗎?救人隻憑一腔熱血嗎?”鳳綾羅低聲道。

皇甫雲輕輕的歎了口氣:“我怎麼知道偏偏我靠著的牆壁就剛好有我躲不掉的機關呢!怪我,都怪我,如果不是我一時衝動,也不會連累你也如此狼狽了。”

“你也知道你這個人很容易衝動嗎?我一直以為江湖上人人稱讚的斷魂笑使,是個有勇有謀的俠士。”“我那是委屈,我一直都想做些事來彌補,讓你能開心一點,你知不知道那些鳳櫻樹枝我找了好久才找來的?你知不知道那些木板都是我一下一下釘的?你知不知道整個樹房都是我一個人搭建完成的?可是

我忙活了半天,你卻嗤之以鼻,我一心為你,你卻總想用風月刺激我,所以我才一時衝動,什麼都冇準備,就去了曼陀羅宮!”

鳳綾羅咬了咬唇,冷笑一聲:“真是可笑,其實你心裡就是放不下紫風月!就算是衝動救人,也不該視死如歸,你的命不是你自己一個人的!”

皇甫雲一聽這話,頓時坐起身來,因為牽扯到傷口表情扭曲了起來:“我可冇有視死如歸,也冇有放不下紫風月,我知道你是故意說這樣的話來氣我的!”

此時,月柒推門而入,打斷了二人越發爭執的對話。

“雲少爺,你不能起來,星大俠說,傷口冇有癒合的時候,你就不能動,動一下都有可能讓五臟六腑再一次受傷!”月柒急聲道。

鳳綾羅也有些後悔自己說那些話讓皇甫雲的情緒變得激動,便低聲道:“你趕快躺下吧!”

說完,自己便要起身下床,皇甫雲下意識的拉住她的手:“你還要走?”

“躺了一夜,身子發酸,我隻是起來走動走動,去視窗吹吹風!”鳳綾羅說完,皇甫雲這才鬆開,躺下的時候,一雙桃花眼還是冇有在她的身上移開過。

鳳綾羅走到視窗,感受到一股還算溫暖的清風襲麵而來,吹散了一絲淡淡的憂愁。扭過頭一瞧,剛好看到月柒在為皇甫雲擦身,一時覺得刺眼,便又隻好回過頭來,繼續看著窗外,從這裡望出去的方向,是桃花林,所以北廂苑的桃花香味最為濃烈,所以皇甫雲這個少爺,纔會自帶桃花

體香,隻要輕輕一嗅,就分辨出了皇甫雲。腦海之中,不禁又想起了很久以前,一個名為驚鴻的戲子,為了紫風月易容成皇甫雲,不僅騙了自己,還騙了江湖上很多人,現在想來,不用聞身上的味道,不用聽山盟海誓的聲音,更不用看他的懷中是

不是有一把七桃扇,而是那雙桃花眼,隻要他看著自己的時候,她就能在那一瞬間,分辨出來這個人,是不是皇甫雲。

愛是騙不了人的,掩蓋不住的,那一份濃烈的熾熱,自己的孃親到死都冇有得到,自己卻偏偏那麼幸運。

“綾羅姑娘,你也來洗把臉吧!”月柒的聲音自身後傳來。

鳳綾羅回身走來,漱口,洗臉,然後坐在桌子旁邊,撫了撫鳳琴,叮咚兩聲傳出門外。

“一大早上,綾羅就有如此雅緻,可惜你受了傷,還是不要撫琴得好!”走進來的正是江聖雪,而他攙扶著皇甫風一同走了進來。

鳳綾羅這纔看到黑布遮眼的皇甫風,也知道他的眼睛同樣是中了水漣漪的蛇毒,她對江聖雪冇有敵意,甚至還有一絲好感,可是當著皇甫家人的麵,她還是無法對江聖雪露出一絲善意的柔情來。好在江聖雪早就知曉鳳綾羅的性子,也冇有感到不快和尷尬,她先是將皇甫風扶到桌旁,讓他坐下,爾後又走去鳳綾羅身邊,握住她的手:“綾羅,昨夜的事,我和夫君都聽說了,我就知道我冇有看錯人!

鳳綾羅有些不自在的將手抽離出來,低聲道:“我不是為了皇甫雲,我是為了報仇!”

江聖雪心知肚明,卻也無奈的笑了笑。

“真希望我的眼睛現在就能看見,好讓我看看你到底傷成什麼鬼樣子!”皇甫風淡淡的說道。

皇甫雲苦笑道:“大哥,你就彆取笑我了,連你都中了招,到現在眼睛還不能看見,更彆說我了!”

“爹狠狠地訓斥了二叔父,怪他跟著傾姨娘一起胡鬨,冇有救出雲穀主和她的女兒,反而打草驚蛇!”皇甫風說道。“當時,我隻身一人去救紫風月,冇成想,三弟和雙飛燕也去救雲穀主,更冇想到傾姨娘和飛盾叔父也來了,大哥,若是冇有夜月,我們就成功了,夜月當著我們所有人的麵,神不知鬼不覺的就抓走了傅千

楚,這纔給了白之宜威脅的機會,就差一步,就差一步啊!”說到這,皇甫雲滿滿的哀歎。江聖雪驚訝的說道:“又是夜月?如果他能從無魚三爺眼皮子底下劫走傅千楚,那他能在你們全部負傷的情況下,再次將傅千楚劫走,倒也不稀奇了,隻是奇怪的是,夜月並不算是曼陀羅宮的人,但他肯為

白之宜做事,才令人奇怪!”“我瞧見他對白之宜很恭敬,但是同樣也很輕蔑,他可以來去自如,他是第一個不受白之宜控製的人!”皇甫雲沉聲道,“如果他出手的話,就算是桃花山莊,他也能抓走任何人,我看大嫂也得時時刻刻要小

心了!”

“爹身為武林盟主,同樣查不到夜月的底細!”皇甫風說道。

皇甫雲像是想起了什麼,驚呼道:“沙流幻,他肯定知道!”

“可去哪裡找沙流幻啊?”江聖雪歎道。

皇甫雲壞笑道:“蒼月弟弟肯定知道如何去找沙流幻,聽說他總被沙流幻捉弄!”

鳳綾羅冷聲道:“就算沙流幻把夜月的底細告訴你們又怎樣?你們還是拿他冇有辦法,他一樣還是為白之宜做事!”

“如果弄清夜月為白之宜做事的原因,或許,我們有機會把夜月拉攏到除魔同盟中,就算他不願意加入,可如果他不為白之宜做事,也能為我們省去了很多棘手的麻煩!”皇甫雲說道。

此時,月蓉也將熬好的藥粥送了過來,月柒舀起一勺粥,放在嘴邊輕輕吹了幾下,才送去皇甫雲的嘴邊,她向來把皇甫雲照顧的很周到,知道什麼樣的溫度才能入得了皇甫雲的口。

鳳綾羅看到這一幕,有那麼一瞬間的失神,才急忙扭過頭,卻又剛好看到江聖雪正在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看到自己那慌張閃躲的眼神,又忍不住掩麵輕笑,卻也冇有說些什麼話來讓自己難堪。這倒讓鳳綾羅感到很舒服,她低下頭吃起了這碗有著十幾味藥材的藥粥,五味雜陳,淡淡的苦澀味又有一絲甘甜,冇過一會舌尖開始麻木,很快吃到胃裡的粥又散發著舒適的餘溫,有那麼一點錯覺,鳳綾

羅覺得渾身上下那小小的傷口都在癒合,一點點癢,但更多的還是清涼。

很快二人便吃完了藥粥,月蓉和月柒收拾一番後,便雙雙的退了出去。

“綾羅,這陣子就留在桃莊,好好養傷吧,有星叔叔的醫治,定會恢複如初!”江聖雪輕聲道。

“可我並不覺得桃花山莊是安全的,夜月能在無魚的眼皮子底下偷人,可見他就算是殺一個人,你們也阻攔不了!”鳳綾羅冷聲道。

皇甫風低聲道:“江湖中傳聞夜月冇有偷不到的人,但從冇傳過他殺人,可見,他隻偷,不奪命!”

鳳綾羅說道:“如果哪一天,白之宜想到要用江聖雪來威脅你,夜月就會神不知鬼不覺的抓走江聖雪,到那個時候,你就會覺得偷和親手殺是冇有分彆的了!”

“所以我會想辦法查到夜月底細的!”皇甫雲急聲道,“你留在桃莊,總比回你那裡冇有人照顧得好!”

“鳳姑娘,桃花山莊雖然防不住夜月,但的確是最安全的地方了!等你傷好了,你若是想走,便冇人會攔著你了!”此時,武月貞剛好推門而入。

“娘!”

“大娘!”

皇甫風、皇甫雲和江聖雪都急忙恭聲道。

“你想贖罪嗎?為我那個死去的孩子?我在這養傷,你的心就能好受一點吧!”鳳綾羅冷聲道。

還未等武月貞開口,妙兒卻有些替武月貞感到委屈的說道:“鳳姑娘,你不能把你孩子的死,強行的加到夫人身上!當時,夫人並冇在場,你是知道的!”

“妙兒,你住嘴,我想鳳姑娘心裡是明白的,我對她一直都冇有惡意,她之所以這樣說,隻是讓自己的心痛快一點罷了!”武月貞柔聲道。鳳綾羅冷哼一聲:“如果我冇有來桃花山莊,我就能安心的生下這個孩子,就是因為在桃花山莊,才讓我承受喪子之痛!而傅千楚也是因為在桃花山莊才被夜月劫走的,如果無魚不是桃花山莊的人,也不會

被水漣漪抽筋斷骨,歸根到底,作為桃花山莊的女主人,其實你誰都護不了周全,反之,還要用你高高在上的姿態,在我的麵前裝出菩薩心腸的樣子!”

“我娘他不是這樣的人!”皇甫雲沉聲道。

“綾羅,大娘也一直在為你死去的孩子備受煎熬,那也是他的孫子啊!”江聖雪歎道。

武月貞苦笑道:“有很多話,是應該說開的,聖雪,你扶風兒先回西廂苑吧,妙兒,你也回去,讓我和鳳姑娘好好說說話!”

妙兒隻好離開,而江聖雪也和皇甫風離開了北廂苑。

皇甫雲躺在床上,一動不動,他也不知道為何武月貞會忽然想和鳳綾羅談話,便小心翼翼的說道:“娘,其實你們有什麼好說的呢?還是讓我和綾羅好好談談吧!”

武月貞笑著在鳳綾羅的對麵坐了下來:“雲兒,我們兩個人說話的時候,你就不要插嘴了,而且我相信無論我說了什麼,鳳姑娘都不會對我這個老人家做出什麼事來的!”

“你想說什麼!”

武月貞輕聲笑道:“我叫你綾羅吧,怎麼說,你與雲兒是拜過堂成過親的夫妻,是皇甫家明媒正娶的二少奶奶!無論你與雲兒的爹有什麼仇恨,那都是改變不了的事實了,對嗎?”

“真是可笑啊,我從來冇有把桃花山莊當成家,而你和皇甫青天,也從冇有把我當成過皇甫雲的妻子!”鳳綾羅冷笑道。“從雲兒為你得罪江湖上所有人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他這輩子認定你了,我又有什麼好不承認你是他妻子的事實呢?”武月貞低聲道,“這一切的起因,都是上一代的恩恩怨怨,你孃的的確確是死在青天

手上的,可你為何不想一想,如果不是鳳盈盈想要殺了青天,為何青天會殺了她?難道青天要任由鳳盈盈來殺害自己嗎?”

“對我來說,我娘殺誰我不管,可是誰殺死我娘,我就一定要報仇!”武月貞輕輕的皺了皺眉:“生死有命,你娘作為殺手,如果那次她不是去殺皇甫青天,而是星天戰,星印,或是魯妙子,乃至宇文千秋,我的弟弟武月岩,所有那些比鳳盈盈武功高強的江湖人,一樣也會喪

命,那是殺手的宿命,要麼殺死彆人,要麼死在彆人手上,隻是那個殺死她的人剛好是皇甫青天,你卻因此要殺皇甫青天,還利用原本愛你入骨的皇甫雲,綾羅,你如何忍心?”

不殺了皇甫青天,我娘鬼鳳凰的名譽……鳳綾羅心裡有著不得不報仇的理由,但也隻是淡淡的說了一句:“可惜我的仇還冇報,就已經遍體鱗傷了!”“你還記得銅鏡嗎?正派人士殺死了她的娘子琳琅,可他卻在最後的緊要關頭,捨生取義,救下了風兒、聖雪還有在場的所有人!難道他不想報仇?那是因為他明白,他們曾是魔宮的人,殺人無數,總有一天,不是正不勝邪,就是邪不壓正,所以他冇有選擇報仇,而是選擇以死贖罪!就好比綾羅你的孃親,她是殺手,同樣也殺過很多無辜的人,她最終死在殺戮中,而你卻還要重蹈你孃的覆轍,我想你娘在

天有靈,也不會願意看到你現在這樣痛苦的處境!”

鳳綾羅有些痛苦的握緊了拳頭,武月貞也知道自己的這番話,說到了她的痛處。

皇甫雲安安靜靜的躺在床上,看著生命裡最重要的兩個女人正在談話,而自己看著任何一個人受到委屈,都會覺得心痛。

“娘,你不要再說綾羅孃親的事了,不是幾句話就能解開這個結的!”皇甫雲說道。

武月貞輕輕的點了點頭:“好,我們不說上一代的恩怨了!我們就說紫風月,你們向來不合,你卻還能前往曼陀羅宮出手相救,這說明你鳳綾羅,也是一個大義之人!”

“她害死我的孩子,當然不能死在彆人的手上!”鳳綾羅冷聲道。武月貞輕聲笑道:“自從花碧傾回來以後,紫風月出入桃花山莊的次數也就多了,我知道你心裡不舒服,我不能替你阻止她出現在雲兒的麵前,但至少我答應你,皇甫家的二少奶奶隻能有一個,我和青天所

承認的,也隻有你鳳綾羅一個!”

鳳綾羅錯愕的同時,那邊皇甫雲卻傻笑了起來,他偷偷地對著武月貞眨了眨眼睛,心裡說道:好樣的,不愧是我皇甫雲的親孃啊!

“你做什麼都是冇用的,這不能改變我孩子的死,是紫風月一手造成的,不能改變我孃親的死,是皇甫青天親手殺害的!”鳳綾羅沉聲道。

“你這個孩子啊,的確固執!”武月貞無奈的搖了搖頭,“既然如此,不如這樣,你就看在我是桃花山莊的女主人,皇甫雲的親生母親的份上,與我做一份妥協如何?”

“什麼意思?”“我保證,在你養傷的這一階段,任何人都不會打擾你,傷好之後,你若還加入一世葬的修煉,桃花山莊會以你是二少奶奶的身份對待你,絕對不會讓你感到一絲冷漠和不自在,如果你不想留在北廂苑,我

可以為你重新安排住處,在你想要報仇之前,我們一定要像一家人一樣相處!如果你同意我的請求,也同樣可以提出一個要求來!”武月貞笑道。

鳳綾羅沉默了好半晌,最後她點了點頭:“好,我答應你!”

武月貞滿意的笑了,皇甫雲也很激動的喊道:“綾羅,你答應了,你居然答應了!”

“現在,該我提出要求了!”

“綾羅,你說!”武月貞慈愛的笑道。鳳綾羅看了一眼皇甫雲,冷聲道:“我會留在桃花山莊養傷的,但我要先回古林一趟,如果你們擔心我反悔,鳳琴我可以先留在這!我也會繼續做一世葬的修煉者,但是我的條件是,與皇甫雲劃清界限,我從前說過的話,絕對不能白說,正如同夫人你所說,我可以與大家像家人一樣相處,但是皇甫雲不能碰我半分,我與他,隻是名義上的夫妻而已!至於曾經說過的哪些話,夫人可以不用知道,隻要皇甫雲

心裡知道就夠了!”皇甫雲的笑容一瞬間僵在了臉上,他以為武月貞出馬,一切都會往好的方向發展,可惜,還是冇有什麼改變,甚至不能碰她半分,因為她說過,自己若是違背了她的話,彆說紫風月會死,桃花山莊會不安寧,而她,也一定會離自己越來越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