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十一章 本不領情,心生愧疚

一世葬,生死入骨 第五十一章 本不領情,心生愧疚

作者:藍曉幽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9 05:49:50

-

黃昏日落,雲霞漫天。

柔美的光暈映在每一個角落,分外溫馨。

害怕日落時期潮氣打濕桃花瓣,江聖雪讓三個丫鬟將曬好的桃花瓣收了回去。

一家人坐在桌前吃著晚飯,江聖雪看著皇甫風冷峻的側顏,滿心歡喜。

晚飯過後,皇甫風又不知影蹤,想必又是去了盟主堂。

皇甫雲一臉不快的正往北廂苑走去,江聖雪急忙叫住了皇甫雲:“二弟留步!”

皇甫雲回頭,見是江聖雪,忙露出笑容:“大嫂有何吩咐?”

“我見二弟和爹都已經回房了,怎麼夫君又出莊了呢?”

“大哥一向很忙,恐怕又是出莊辦事了吧,大嫂可是有事?用不用我去把大哥找回來?”

“不用不用,冇什麼事,我見二弟方纔滿臉不快,可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皇甫雲撇撇嘴:“還不是盟主堂的事情,我爹不是讓我去盟主堂,說有任務交給我嗎?結果我在那裡站了一天,他也冇跟我說上一句話,我看爹就是故意耍弄我!”

“爹怎麼會耍弄你呢?大概是有他的用意吧,二弟可彆往心裡去纔是啊!”

“放心吧,大嫂!我這人什麼不快什麼煩惱隻要過了一夜就都忘了!”

“那就好,那大嫂就不打擾二弟休息了!”江聖雪笑道。

“大嫂慢走!如果我大哥惹你生氣,我來替你出頭!”

江聖雪笑著搖搖頭,和皇甫雲四目相對,二人會心一笑。她能感覺到,皇甫雲放浪不羈的外表下,藏著一顆善於偽裝的心。

廚房裡,江聖雪正坐在窗前發著呆。

就見玉翹風風火火的跑了進來:“大少奶奶,快快快,風少爺回來了!”

一聽到皇甫風回來了,江聖雪急忙起身:“玉嬌,快把熬好的冷藥取來一些,滿月,你去取晨露,我們馬上就要煮茶!”

“是!”滿月和玉嬌匆匆的跑了出去,玉翹看著江聖雪手忙腳亂的樣子,不禁笑了起來。

江聖雪一邊忙碌一邊奇怪的問道:“你笑什麼啊?”

“笑你啊,大少奶奶,你一向沉穩,冇想到為了風少爺,變得手忙腳亂的!”

江聖雪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我也是第一次煮桃花茶,怕煮的不好,夫君會不喜歡喝!”

“不會的,大少奶奶,風少爺一定會喜歡喝的!”

皇甫風推開房間的門,心事滿懷。

坐在桌前看著神封刀發起了呆。

江聖雪端著一杯煮好的桃花茶走了進來,一想到以後皇甫風每晚都能安然入睡,就覺得開心。

“夫君,快把這杯茶喝掉!”江聖雪端著茶遞到皇甫風的麵前。

皇甫風瞥了她一眼,拿起刀起身準備離開。

江聖雪略有些失落的低下頭,但是如果夫君可以安然入睡,自己受這點小委屈又算得了什麼呢?

於是又端起茶繞到皇甫風的麵前:“夫君,多少喝點好不好?這茶可是有助於……”

“你可不可以安靜點?不要來煩我?”皇甫風猛的一揮手,江聖雪手中的茶杯便摔了下去,碎了一地。

滿月急忙衝了上去,仔細的看著江聖雪的手:“小姐,你有冇有被燙到?”

江聖雪搖了搖頭,有些難過的看著皇甫風。

玉嬌搖了搖頭,有些不開心:“風少爺,你知不知道這是大少奶奶辛辛苦苦才煮好的茶?她知道你每晚都被夢魘纏身,特意為你抓了藥,親自爬到樹上采摘的桃花瓣,一直在廚房等你回來,纔開始煮茶,你就這樣把茶打翻了!”

玉翹也很心疼的說道:“是啊,風少爺,大少奶奶都是為了你好,你卻……一點都不領情!”

皇甫風皺了皺眉,眼神裡流露出一絲的愧疚,然而他還是走到門口,冷冷的說道:“是她自願的!”說完,便走了出去。

皇甫風坐在亭子裡,倚在亭邊,看著天邊繁星。

“大少奶奶,怎麼辦呀?”玉翹心急的問道。

幾人站在院子中央,都不知該如何是好。

江聖雪笑著說道:“你們都去休息吧,我想,夫君是心情不好,我一會再去煮一杯茶!”

“還是我來吧,小姐!”滿月心疼的說道。

“夫君現在不能接受我,不正是因為我的柔弱嗎?如果我連煮杯茶都要你們來幫忙,夫君的心裡豈不是更加的討厭我?放心吧,隻要夫君不再被夢魘纏身,我做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就這樣,三個丫鬟帶著擔心回房休息了。

烏雲蔽日,明亮的繁星終於變作一片黑霧。

夜間的冷風呼嘯而過,可是再冷的風,都無法吹散眉間的那團愁雲。

“風大哥,怎麼辦?每一次都無法突破。這樣下去,我根本不配做你的護法!”

“練功不是一朝一夕的,百裡,我相信你!”

“風大哥,我累了,坐下來休息一會吧!”

“好!”

“你說,風大哥,如果有一天,我做不成你的護法了,又必須得離開,你知道我愛麵子嘛,你會不會留我?”

“我若留你,你會不走嗎?”

“哈哈!本來想逗逗風大哥你的,冇想到把自己給繞進去了!”

“百裡,怎麼突然說這種話了!”

“就是隨便說說而已!像我這種孤兒,從小到大就是孤身一人,若不是風大哥,我想我一輩子都會被人欺負,渾渾噩噩的做個小乞丐,死了都不會有人知道,如今還好,就是我死了,還是有很多人認得我的,至少,還能好心的把我埋掉!”

“越來越莫名其妙了,百裡嫣是那種輕易就能死掉的人嗎?冇有我的允許,百裡,你不準離開,也不準死!”

“哈哈,開玩笑的啦,風大哥竟然當真了,好了好了,繼續陪我練武吧!”

回憶裡,自己和百裡嫣的對話還清晰的迴盪在耳邊,皇甫風歎了口氣:“百裡嫣啊百裡嫣,你到底跑哪去了!你真的不辭而彆了嗎?”

“原來讓夫君滿懷心事的,並不是夜夜噩夢,而是百裡嫣!”

皇甫風猛地回過神來,站起回身,不遠處的江聖雪,手中端著一杯茶,表情失落而哀傷。

寒風襲過他們的衣衫,皇甫風一時之間無話可說。

江聖雪擠出一絲苦澀的笑意:“我知夫君不願意讓我靠近,但是,請允許我放任一次!”江聖雪走到皇甫風的身邊,“我知你每晚被噩夢纏身,想必這二十多年來,都冇有從失去你孃親的陰影中走出來,長時間下去,你的身子再堅強也會吃不消的,昨夜就見你從噩夢中驚醒,我很心疼!所以今日特意為你煮些桃花茶,裡麵還有一些助於休眠的藥物,我知道這對你來說不管用,可是喝上一些也總是好的,見你剛纔提到百裡嫣,我才知道,原來是我自作聰明瞭!”

江聖雪將茶放置一旁,微笑道:“茶我放在這裡了,還請夫君喝下,我先回房休息了!”

目送江聖雪回房,皇甫風覺得有那麼一刻的失落。看著那杯茶,想起方纔被自己打翻的那杯茶,還有玉嬌和玉翹的話,不禁心生愧疚。

拿起茶杯,手心裡滿是溫熱,內心滿是五味雜陳,她對我這麼好,我到底該怎樣對她?娘,你告訴我,我應該怎麼辦?

皇甫風舉起茶杯喝了下去,入口之處滿是香甜,還帶著藥的苦澀。

江聖雪側身躺在床的裡側,卻一點睏意都冇有,突然感到鼻翼一涼,用手一摸才發現自己流淚了。

這有什麼好哭的,江聖雪,反正,反正你纔是皇甫風的妻子!江聖雪擦掉眼淚,阻止自己的胡思亂想。

聽到房間門開的聲音,江聖雪的身子顫了一下,一想到是皇甫風回來了,她的心就莫名的緊張,一定是自己剛纔的話惹他生氣了。

然後就聽到脫衣服的聲音,江聖雪的心臟開始跳的好快。

感到被子被掀開,一個冰涼而又結實的身體似有似無的貼著自己的後背,江聖雪的臉瞬間紅了起來。

“百裡嫣好幾日都冇有來盟主堂了,所以我纔會擔心,我視百裡嫣為妹妹,所以擔心也是情理之中的,你懂嗎?”

江聖雪的眼睛因為過於驚訝而瞪的好大,她冇有聽錯吧,皇甫風竟然在跟她解釋?

江聖雪用力的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好痛,這不是在做夢,這竟然是真的!

“我知道你關心我,可是我每晚的噩夢,都是關於我孃的,花碧玉,你一定聽過!”

皇甫風側過頭看了一眼江聖雪,江聖雪背對著自己,但是她的身子在發抖,所以他知道,江聖雪並未睡著。

“我娘因為生下我,所以才難產而死,我爹和我娘是江湖有名的比翼雙俠,我的存在卻讓他們陰陽永鎘,我知道我娘不怪我,在我的夢境裡,我娘永遠都會說一句話,風兒,娘不是因為你而死,那是孃的命數,風兒不要自責,娘會難過!可是我控製不住自己,從小我就聽很多人在背後議論,是他,就是他剋死了自己的孃親,還剋死了自己的乳孃,還帶回來一把邪刀,他不祥,他是剋星,誰接近他都會不得好死。”

江聖雪捂著嘴巴,不想讓自己哭出聲音,她已經淚流滿麵,這是第一次聽到皇甫風講述自己的心事,想必這些話,他從未說出來過。

他的聲音那麼平靜,一點起伏都冇有,可是江聖雪猜得到,他的心裡會有多麼難受。

“我不停的練功,讓自己冇有時間去聽那些議論,我不停的練功,為了讓我爹對我的態度轉變,可是我錯了,我爹把我當成他未來繼承盟主之位的繼承人,卻不是他的兒子,我成了他的棋子,聽話的狗,無論是什麼命令都不能違抗的狗,我知道我們的婚事,你也是由不得自己選擇的,其實我真得很想反抗,可是我娘在這裡,我不能離開,我欠她的,也欠我爹的,所以我的命,不是我自己的!”

夫君,這都是你的以為,都是你的心魔啊,為何讓自己活得這麼累呢!江聖雪咬著嘴唇,不敢哭出聲音。

“大娘是個好人,可是,因為我孃的存在,她隻能成為我爹不能辜負的女人,而不是摯愛,她對我很好,就因為她對我太好,以至於我不知道該怎麼麵對她,你知道,二弟纔是她的親生兒子,可她對我的愛,甚至比對二弟還多,我甚至都無法麵對二弟,你又怎麼能知道,我的心事呢!”

江聖雪突然起身,看著皇甫風,滿麵淚痕:“我現在知道了,夫君,其實這一切,都隻是你過不去而已,何必如此執著於過去呢?”

皇甫風翻了個身,閉上眼睛:“原來你冇有睡著,那我剛纔所說的話,統統忘掉,一個字都不許泄露出去!”

江聖雪低落的擦乾淚痕:“原來夫君並不是有意要解釋給我聽的,嗬嗬,聖雪再一次自作多情了!”

突然見江聖雪起身下床,皇甫風問道:“你要去哪?”

“我可不像夫君,總是深更半夜的離開房間,我隻是去熄滅蠟燭!”

“點著吧,或許我就不會做噩夢了!”tqR1

“好,聽夫君的!”江聖雪重新躺下。

這是他們第二次同床共枕,說來也好笑。

第一次是新婚之夜,他大醉,她懵懂。

第二次便是今夜,他入睡,她清醒。

雖然也有過短暫的同床,皇甫風卻每一次噩夢之後,或是爭執過後便離開房間,去院中的亭子裡度過一夜。

江聖雪平躺著,也不敢動,因為與皇甫風的手臂似有似無的摩擦,叫她緊張卻又感到開心。

娘,殤婆婆,你們曾經告訴我,愛情強求不得,但是不去強求,便連得到的機會都會錯過,所以,我江聖雪,一定要讓夫君徹底的接受我。

江聖雪,你冇有自作多情,我確實是要解釋給你聽的!

謝謝你的桃花茶,但願我今夜無夢。

或許真的是桃花茶的藥效,也或許是江聖雪身上的香氣,又或許是說出了藏在心底多年的壓抑,這一夜,皇甫風還真是安然無恙,一夜無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