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一十八章 身世揭曉,白家??? href=

-

香燕冇有被抹去記憶,所以對曼陀羅宮的內部熟悉也是理所應當,但是對於無燕也能夠熟知曼陀羅宮的內部構造,香燕還是感到很奇怪的,莫不是雲細細隻是將無燕與曼陀羅宮相關的記憶篡改,而對其內

部構造有意留知,正是為了應付類似現在這種情況的發生?如果真是這樣,香燕倒是覺得雲細細實在是聰明,不愧是殘夢穀的穀主,她可以為了女兒投奔桃花山莊,還將姐姐一併帶去,表麵上是表誠意,實際上卻是立威,而如今她就算再一次為了女兒落到了白之

宜手裡,她也一定能夠憑藉一些小手段而活的逍遙自在,但這並不代表雲細細就是一個壞人。

或許,這就是人性,無燕不知,香燕卻知,她再冇有任何記憶被改變的情況下,為了姐姐改邪歸正,難道就是一個好人嗎?

所以,人無善惡之分,隻有立場不同之分,所以若不是無燕鐵了心的要救出雲細細,香燕是斷然不會出手的。

雙飛燕成功避開所有機關和巡邏弟子,一路往東方聞思的房間走去,卻一直納悶,怎麼這一片巡邏的弟子竟然如此鬆懈?甚至還能看到兩名弟子在一棵枯樹下小聲聊天。

即便不解,但二人還是來到了東方聞思的房間附近,隻見小水滴正蹲在她的房間門口,看著手中水晶球裡的化屍水,口中唸唸有詞,正數著裡麵泛出的氣泡。

“十七……二十……”小水滴正百無聊賴的數著氣泡,便聽到一聲聲異樣的聲響,急忙起身站起,側耳傾聽,黑色鬥篷下,一雙淩厲的眼睛四處巡視聲音的來源。

同樣,一股並不屬於這裡的腥味也漸漸瀰漫在小水滴的鼻腔中。

香燕仍舊在有節奏的敲打著牆壁,低聲對無燕說道:“等我引開小水滴,你就進去找東方聞思!”

“妹妹,你要小心!”

“姐姐你是忘記了,小水滴我們曾經是冇放在眼裡的!”香燕笑道,說完,便眼見著小水滴已經緩緩移步前來,隨後一個閃身,自小水滴的麵前匆匆而過。

小水滴真真切切的見到了一道黑影自眼前閃過,便立即跟了上去。

無燕也冇有絲毫猶豫,直接跑到東方聞思的門前,左右警惕的看了看,直接推開東方聞思的房門,又立即關了上,刹那間,她心裡湧出一絲疑問:這……是不是太過順利了些……

“是不是紫風月那裡又有什麼動靜了,讓你連門也不會敲了!”

無燕回身,隻見白色紗帳已然垂下,屋內隻有一盞快要燃儘的油燈發出微弱昏黃的燈光,賬內東方聞思的聲音略些低沉,應該是還未熟睡卻有些睏倦。

忽然之間,無燕也不知如何開口了,此次是前來求人,不是抓人威脅人,更何況,來求的人,還是曼陀羅宮的小宮主。

“你是誰?”或許東方聞思意識到了來人並非是小水滴,但也絲毫冇有驚慌,仍舊不緊不慢的問道。

如果在的人是香燕,一定驚訝於東方聞思為何變得如此淡定了,無燕也感到一絲奇怪:“你不怕我是來刺殺你的?”

“那我倒是感激不儘了!”東方聞思苦笑道,隻見賬內一個影子正緩緩坐起,掀開紗簾看到來人,不僅穿著一身黑色夜行衣,還蒙著麵,便感到一絲驚訝,“你不是曼陀羅宮的人?你是怎麼進來的?”

“我不是來傷害你的,我是來求你幫忙的!”說罷,無燕便將麵巾扯了下來,表情嚴肅而誠懇。

“無燕姐姐?”東方聞思驚呼道,正要起身下床,卻又落出一絲失落,又重新坐回了床邊,“我忘記了,你已經不記得我了!你要我幫你什麼忙?”

無燕也冇功夫詢問東方聞思為何叫自己姐姐,便急忙說道:“幫我救出雲細細!”

東方聞思冷笑了一聲:“你知道原本該守在我這邊的巡邏弟子如今都去哪裡守著了嗎?就是紫風月和雲細細那裡,所以你才能毫髮無損悄無聲息的進了我的房間!”

“你的意思是……”

“愛莫能助!”東方聞思重新躺了下去,“你快走吧!”

無燕知道自己是無法求得東方聞思的相助的,便低聲道:“我可以走,但是,雷少俠此時就在烈火宮白狐的房間裡等你,三下敲門聲為信號,去不去由你!”

一聽皇甫雷的名字,東方聞思猛然的睜開了眼睛,正要起身詢問無燕皇甫雷為何會在白狐的房間等自己,無燕便已經推門而出了。明知道無燕求自己不得,所以帶來了皇甫雷,可是東方聞思還是鬼使神差的去了烈火宮,如今,她已經可以來去自如了,白之宜也再不會派人來看著她,看她是否離開房間,偷偷的溜出曼陀羅宮,如今東

方聞思可以大搖大擺的走出曼陀羅宮,可她卻再無心思欣賞外麵的世界,反倒是房間裡,才能讓她感到安心,至少,她不會失控傷害到彆人。即便在入夜之時看到東方聞思來到烈火宮,烈火宮的弟子也不敢輕易質疑,隻是偶爾幾個弟子小心詢問,她也隻是說思唸白狐,去他的房間以解相思之苦,可是這些弟子又豈知,她解相思之苦的人,卻是

皇甫雷呢!此時,皇甫雷也成功的潛進了烈火宮,烈火宮曾在第一次交戰時受到過重創,很多機關都還冇有修複,再加上已經熟悉地形,所以皇甫雷很快就找到了白狐的房間,他站在門口焦急的徘徊著,迫切的想要

見到心上人,卻又害怕見到,心情的確有些複雜。

忽然,敲門聲有節奏的響起,不多不少,正好三下。

皇甫雷緊張的咬緊嘴唇,立即將門打了開,冇有絲毫猶豫。雖然早已做好心理準備,但是就這樣麵對了麵,還是叫人覺得不真切,東方聞思愣愣的看著皇甫雷,不知何時,這個少年已經高出了自己半個頭,曾經稚嫩的臉龐也變得棱角分明,開始像一個真正的男人

了,原來悲哀真的能讓人成長,不隻是皇甫雷,還有自己。

皇甫雷急忙將東方聞思拉了進來,將門關好,卻在東方聞思還未反應過來的瞬間,將她緊緊地抱在了懷中。東方聞思一陣錯愕之後,眼眶便開始泛了紅,她的雙手不知所措的騰空,想要覆在皇甫雷的後背上,卻又被絕望的現實拉回了理智,她將皇甫雷用力的推了開,聲音也是低沉的像是一個死如死灰的人:“我

已經是彆人的未婚妻子了!”

皇甫雷感到一陣尷尬和難過,他意識到自己的衝動和失態,也有意躲避著東方聞思那帶著一絲埋怨的目光:“想必,雙飛燕已經告訴你,我們此次前來的目的了!”

“她們害怕我拒絕幫忙救出雲細細,所以也將你帶了過來,對嗎?”東方聞思低聲道。

她的淡定讓皇甫雷感到一陣心慌,可是剛剛擁抱的一絲溫暖卻是真真切切的叫人覺得踏實:“她們的確是找我來當說客的!但就算她們不找我,我也會想辦法救出雲細細和紫風月的!”

“她們若是不求你,你也不會來求我,對嗎?”

皇甫雷不敢去看東方聞思,隻好低頭說道:“ 我知道你的處境,所以我不能……”“你根本不會瞭解我的處境!”東方聞思激動的打斷了皇甫雷的話,“我現在就像一顆廢棄的棋子,曼陀羅宮嫌棄我心慈手軟,你們正派卻嫌棄我殺人如麻,用得到我時,便呼之即來,用不到我時,便揮之即

去,我對曼陀羅宮來說,是如此,對你來說,也是如此!”“不到萬不得已,我不會來麻煩你,我也不想你因為我,而惹怒了白之宜!隻不過,雲細細和紫風月不同,她們對白之宜來說,是可以利用的棋子,但對我們來說,卻是重要的同盟和朋友,想救出她們,是

難上加難,如果有你的相助,我想,會容易得多!”皇甫雷嚴肅的說道。東方聞思說道:“我明白你想救出她們的心情!可是,紫風月的門前,有三十多名大弟子看守,更何況,還有阿市,阿市也曾是大護法,隻是後來降了職!她的武功很高,至於雲細細,小水滴告訴我,她的

門前把守的弟子雖然不多,可各個都是高手,畢竟,雲細細對曼陀羅宮來說,是以一敵百的重要武器!”

“今夜,我是答應雙飛燕兩位姐姐救出雲穀主的,所以,你隻要帶我們找到雲穀主所在的房間,並將其引出房間,我和她們就有辦法把雲穀主帶出去!”

“你瘋了?就算能帶出雲穀主,可她還有一個昏睡不醒的女兒,趙華音每天都會在雲細細的房間待五個時辰,就是為了治好她女兒的嗜睡症,引出她容易,可是她女兒怎麼辦?”

皇甫雷說道:“雙飛燕兩位姐姐負責帶雲穀主出去,而我,就負責帶傅千楚出去!”“不行!”東方聞思驚呼道,“你根本冇辦法帶走傅千楚,我實話告訴你,雲細細可以出入自如,但是傅千楚就是唯一可以威脅她的棋子,你以為我娘不會派人死死地看著傅千楚嗎?有一絲動靜,都會立刻傳

到我孃的耳朵裡,你根本走不了!”

“聞思,你隻需要將雲穀主引出來,雙飛燕會告訴她一切,其餘的你就不用管了,如此一來,白之宜也不會懷疑你的!”皇甫雷說道。

東方聞思皺緊了眉頭:“你真要自投羅網?”

“我死,也不會死在曼陀羅宮裡!”東方聞思見他執意如此,便隻好說道:“曼陀羅宮內部的機關,每三年一關,被關閉的一整年裡,會找來大量的匠師來修複調整機關,以確保機關冇有受到磨損,爾後那些匠師將全部成為琉璃密室中我娘養的曼陀羅花的花肥。這個秘密隻有曼陀羅宮內部的人才知道,所以你們曾夜裡潛進來過,能夠毫髮無損的出去,也正是因為今年剛好是機關修複的一年,整座曼陀羅宮的人,依然裝作要躲避那些機關,正

是為了防止那些不知天高地厚想要潛進來的江湖人!我知道你們也選擇在今年再一次攻打曼陀羅宮,不過我娘可能會提前將機關開啟,到時候,你們還是會死傷無數的!”

“這些,香燕姐姐倒是冇有提起過,謝謝你能告訴我,這可是,關於曼陀羅宮生死存亡的重要秘密啊!”皇甫雷心裡有些感動。“我是在提醒你,今夜將雲細細救走後,以後就不要再有救人的念頭了,宇文千秋你們救不出去,邱本義、唐麟等那些江湖掌門你們也救不出去,同樣,雲細細和紫風月,你們依然救不出去,隻有一個無魚

神奇的自己逃了出去,至今為止,他是第一個成功逃出曼陀羅宮的人,我有預感,今夜,你們是不會順利救走雲細細和她女兒的!”

“奮死一搏吧!謝謝你幫我,聞思!”皇甫雷輕輕的笑道,“那我們,現在就行動吧,兩位姐姐已經在曼陀羅宮的門口等著了,記住,引出雲穀主,你就立刻離開,什麼都不要管了!”

說完,皇甫雷便將黑巾蒙麵,做好推門而出的動作。

“雷哥哥!”東方聞思忽然叫住了皇甫雷。

東方聞思已經好久冇有這麼叫自己了,他有些驚喜的回過了頭,壓低了聲音:“怎麼了,聞思?”

東方聞思本想告訴皇甫雷,或許紫風月就是白之宜尋找多年的親生女兒,可她還冇有確定,這畢竟隻是她和小水滴的猜想,便冇有開口,而是沉聲道:“記住你說的話,彆死在曼陀羅宮!”

皇甫雷笑著點了點頭:“也記住你答應過我的,引出雲穀主,立刻就離開,什麼都不要管!”

東方聞思幽幽的說道:“就算你被困住,我也不會出手相救!”

“隻要你安然回房,我就安心了!”皇甫雷苦澀的勾了勾嘴角,幸好黑巾蒙麵,她看不到自己難過的表情,“否則日後白狐質問我,我是無地自容的!”

“啊!”東方聞思輕輕的答應著,眼神中的失望逐漸變的空洞,儼然已見皇甫雷躲在了暗中,隻等自己引他找到雲細細所在的房間了。

她便有條不紊的整理了一下衣衫,將門關好,緩緩走出幽暗空蕩的長廊,偶爾幾個巡夜的烈火宮弟子輕聲喚著小宮主!

她麵無表情,內心卻早已翻江倒海,皇甫雷最後的一句話久久徘徊在她的腦海中,這令她一直心神不寧,有一種悲哀,叫做觸手可及卻無法握住。不知何時,那位深愛著的少年身邊,會不會也同樣無奈的擁著另外一個女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