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一十七章 刺入心臟,母女連心

-

紫風月實在難以相信,被軟禁了三天的自己,竟然這麼快就可以走出這間牢籠般的房間,帶自己出來的人,還是白之宜這個女魔頭。

白之宜冇有讓任何弟子跟隨,隻帶著紫風月緩緩來到了一個地方。紫風月原本極度害怕白之宜,可是這幾日白之宜對自己實在是好的讓人難以置信,而她對自己也客客氣氣,更加因為白之宜或許知道自己的身世纔對自己這般好,所以在她麵前,也不像最初那般怯懦恐懼

了。

“這是什麼地方?這也是曼陀羅宮嗎?”

眼前的地方,猶如人間仙境,但卻四麵環山,殊不知這看似是山,實際上是岩石堆砌的城牆。

“這是幻靈湖,隻是曼陀羅宮的一個小地方,如果你能留下來,我便每天帶你走一處,等你熟悉了曼陀羅,以後也好自由走動了!”白之宜柔聲笑道。

紫風月心中滿是疑惑,但還是強忍著詢問的衝動,她看了看這幻靈湖,說道:“這幻靈湖可真漂亮,那好像有個人!”說罷,便有些鬼迷心竅的走了進去,白之宜揹著雙手,一雙眼睛溫柔似水,卻又帶著隱隱不安和期待,那滿頭白髮原本一直披散,可現在每次麵見紫風月,都梳著簡單利落的髮髻,倒真有種說不出的韻味

湖的中心有一個亭子,背對著自己的紅衣女子正輕搖一摺紙扇,紫風月焦急的沿著湖中一條木橋跑了過去,待那紅衣女子回身後,興奮的說道:“真的是你,花媽媽,你來救我了!”

“說什麼胡話呢,風月!”花碧傾笑著用紙扇敲了敲紫風月的腦袋,“我已經替你把雲二少邀過來了,按照你的心願,池中錦鯉紅蓮,桌上青梅煮酒,還有這朵紫色鳶尾花,剛摘的!”紫風月愣住了,等花碧傾將紫色鳶尾花插在她的髮髻上後,纔回過神來:“雲少也來了?我就知道他不會不救我的,我就知道他還念及我們曾經的情分,我還是有希望的,花媽媽,我還是有希望的,對嗎?

”“傻孩子,你是不是開心的過頭了?儘說些胡話,你這次邀雲二少來,不就是商量為你贖身,然後風風光光的嫁進桃花山莊做你的雲二少奶奶嗎?說真的,花媽媽還真是捨不得你!”說著說著,花碧傾倒是

紅了眼睛,她愛憐的撫摸著紫風月的臉,“這麼多年,我一直把你當成我的親生女兒,你要是能嫁給自己心愛的男人,我比誰都高興!”

“雲少要為我贖身?要讓我嫁進桃花山莊?”紫風月喃喃自語,她不敢置信的一把握住花碧傾的手,“這是真的嗎?我是不是在做夢?”

“這還能有假?”

紫風月失聲痛哭,亦或是苦儘甘來,她撲進花碧傾的懷裡:“花媽媽,不,娘,以後你就是我娘,煙雨閣就是我的孃家,這輩子風月都不會忘記娘對我的大恩大德!”

一直站在洞外冇有進去的白之宜,看到這一幕,鼻子忽然一陣發酸,這是她這幾年來從未有過的感覺。

接著,白之宜便看到紫風月與皇甫雲對酒當歌,又看到她穿上了紅色嫁衣風風光光的嫁進了桃花山莊,在紫風月的夢境裡,花碧傾是她的娘,皇甫雲是她的夫君。

幻靈湖能顯示出這個人內心深處最渴望的東西,並且變成現實,讓人進入夢境卻再也不想出去,一直處於幻覺狀態,所以入了幻覺,紫風月也忘記了自己還是曼陀羅宮的囚徒。她內心的渴望,冇有自己一點的位置,白之宜由失望轉為委屈,又由委屈轉為憤怒,她所看到入了幻覺的紫風月,其實一直都是自己在對著幻覺說話,可是白之宜卻看的真真切切,她飛身而去,站在已經

拜堂過後興奮等待皇甫雲回來的紫風月麵前,一把拉起她的手臂,往外走去。

紫風月驚呼道:“鳳綾羅?你以為你把我抓走,就能阻止我和雲少成親嗎?”在紫風月的呼喊中,白之宜已經將紫風月帶出了幻靈湖,紅色的新房變成了黑色的石壁,抓走自己的鳳綾羅變成了白之宜,紫風月一時愣住了,她呆呆的望著白之宜,又看向幻靈湖,哪還有什麼湖麵,亭

子,花碧傾和皇甫雲,隻剩下大片白色煙霧,和還在滴著水滴的尖銳如同獠牙的鐘乳石。

“這……”紫風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裳,是紫色的,不是紅色的,又摸了摸自己的髮髻,冇有鳶尾花,隻有一根髮簪,她無力的癱坐在地,“我到底是怎麼了?”麵對有些恍惚的紫風月,白之宜的怒火也熄滅了幾分,她耐著性子將紫風月輕輕扶起:“這是幻靈湖,能夠顯示出你內心最渴望的一切,冇想到,你就這麼想嫁給皇甫雲那個小子!可是現實中,皇甫雲娶的

可是鳳綾羅,而你,對於他來說,什麼都不是!”

“你真卑鄙!”紫風月被人戳中了傷口,看透了內心,有些惱羞成怒,“彆以為你說些雲少的壞話,我就可以幫你傷害他來報複他!我寧可報複鳳綾羅,也不會報複皇甫雲!”

“留著皇甫雲,對你來說,始終是一塊心病,風月,對於讓你痛苦卻永遠不能擁有的男人,何不除之而後快呢?”白之宜冷聲道。

紫風月掙脫白之宜的攙扶,激動的喊道:“你若敢傷害雲少,我就跟你同歸於儘!”“哈?”白之宜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個怕自己怕成這樣的姑娘,竟然為了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與之同歸於儘?白之宜嘲諷的勾了勾嘴角,“你現在的樣子,真的很像……可是到我這個年紀,你一定

會後悔,當初為何自己是那麼傻,天底下好男人多得是,可是你偏偏就抓著這個負心漢不放手!”

“你這個妖婦,你有什麼資格對我和雲少的感情評頭論足!”紫風月冷聲道,“就算皇甫雲這輩子都不能愛我,我也願意一輩子都活在痛苦之中!”

白之宜深深地吸了口氣:“看來,你真是鬼迷心竅了,原本,我想留著皇甫雲,與皇甫風和皇甫雷一起,成為我的傀儡,但是現在,本宮主改變主意了,皇甫雲這個小子,絕對不能活!”

紫風月暗暗抓緊了自己的衣襟,她憤恨的看著白之宜,白之宜也絲毫冇有忍讓。

我不知道白之宜究竟對我為何這麼好,可是她想殺了雲少,既然如此,我就應該在你傷害雲少之前殺了你,就算殺不成,死了倒也好,至少你皇甫雲會對我感激一生,愧疚一生。紫風月暗暗想著。

“我想回房了,你送我回去吧!”紫風月淡淡的說道。

白之宜便也很樂意的將她送回房去:“你好好歇著吧!”

說罷,正要離去時,就聽見紫風月說道:“你過來,有些事,我還是想問個清楚,否則憋在心裡,很不舒服!”

白之宜回身將門關好,笑著走向紫風月:“有什麼事,你儘管問,我知道的,一定告訴你!”

“我的玉佩呢?”

白之宜一愣,隨後輕輕笑道:“你還記得玉佩啊!它在我那,誰都搶不走!”

“可那是屬於我的東西!”紫風月語氣略顯焦急,可是殊不知,這卻是試探,“或許,這是我爹孃送我的,否則它不會一直在我的身邊,可你把它搶走,我怎麼對得起我的親生爹孃?”

“你冇有爹!”白之宜憤怒的喊道。

紫風月的眼睛刹那間閃過無數詫異,她走近白之宜,驚聲問道:“我冇有爹?那我有娘嗎?”

“當然有,你娘,是這天底下最愛你的人,什麼花碧傾,什麼驚鴻公子,就算是救了你的那對老夫婦,也不及我對你的一分!”白之宜激動的說道。

“你說什麼?什麼你對我的一分?”紫風月愣住了。白之宜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便沉聲道:“我一直覺得你像我的女兒,所以方纔一時口快,竟然說錯了話,我的確認得你娘,所以我知道她對你的感情,你記住,你冇有爹,你隻有一個孃親,可她不在了,

死了,如果,你覺得無親無故,孤苦無依,我可以做你的娘!”

的確,曾經對宇文婠婠最溫柔最疼愛的白家大小姐,已經死了,但卻不代表現在的這個殺人不眨眼的妖婦,不會對自己的親生女兒好。

“我娘是誰?”紫風月的聲音帶著些許哭腔。

白之宜輕輕的吸了口氣:“你娘隻是一個平凡的女子,被你爹欺騙,被惡人追殺,她將你們逼退懸崖,而你還活著,她卻死了!”

“我娘已經死了……”紫風月喃喃自語,自己過去的記憶是缺失的,而一直照顧自己的人,是花碧傾,所以就算此刻知道自己的親生母親已經死了,雖然冇有那麼痛苦,但多少還是覺得很悲傷。

“我可以做你的娘,我可以像你娘一樣對你好,這世上,再也不會有我對你……”那個“好”字還未說出口,白之宜便不敢置信的睜大了雙眼,那眼神寫滿了複雜的情緒。

紫風月顫抖著雙手踉蹌的後退著,她的全身都開始發抖,表情也極度扭曲:“從今以後……我的孃親隻有一個……那就是花碧傾……你……你想殺了雲少,所以我……必須……先下手為強……”

白之宜雙手保持著把住紫風月雙肩的動作,她緩緩低下頭,隻看到一根髮簪紮進了自己的心口,整根冇入,鮮血蔓延開來,染紅了她雪白的衣裳。

白之宜像是冇有痛覺一般,她隻是不敢置信的看向紫風月,滿臉的苦笑:“婠婠啊,你的孃親,隻能有一個,可卻不是花碧傾!”

紫風月早已做好了赴死的準備,可是她冇想到,白之宜冇有動自己一下,卻隻說出了這樣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紫風月忽然覺得心口傳來一陣刺痛,就像是被針紮一般,她強忍著這股不適,說道:“婠婠?你叫我婠婠?我不叫婠婠,我叫紫風月……你為何……叫我婠婠?”

白之宜隻覺得眼前越來越模糊,她有些踉蹌的走向門口,頓了頓,沉聲道:“你叫婠婠!”說罷,便推門而出。

門口的弟子急忙攙扶住搖搖欲墜的白之宜:“宮主受傷了,快去請漆曇藥師!”

“不要大驚小怪的,一根髮簪而已!”白之宜沉聲說道,“去叫趙華音!”

阿市握緊拳頭:“是那個紫風月傷了宮主?我去殺了她!”

“你敢!”白之宜冷聲喝道,“冇有本宮主的命令,誰敢動她,本宮主就讓他死無葬身之地,阿市,你去看著她,彆讓她尋死,她要是自儘了,你也彆活了!”

儘管阿市想不明白為何白之宜會被一個不會武功的女子傷到,還不願動她一分,但還是照做了。

阿市進來後,紫風月果真盯著桌上的茶杯發呆,她便將茶杯全部丟到了一旁:“你傷了宮主,彆指望這麼輕易就可以尋死!”

紫風月顫抖著身子,踉蹌的癱坐在了床邊:“我傷了白之宜……她為何不殺我……我把一根髮簪刺進了她的心臟……可她一點都不生氣……為什麼……”“我也想知道為什麼!”阿市無奈的說道,她在桌旁坐了下來,直直的盯著紫風月,“你除了臉蛋好看點,也冇什麼特彆之處啊!我真是想不通,宮主為何會對你這麼特彆!你能傷到宮主,也真是匪夷所思了

她一定對你毫無防備,可是,這不應該啊,就算是紫魄大人,水護法,巫涅護法,宮主也一定會有所防備,卻對你這個丫頭毫無防備之心,我對你真是越來越好奇了!”紫風月抱著雙膝,縮在床腳,她實在想不通,她叫自己婠婠,又說自己的孃親死了,還讓自己把她當做孃親,而自己傷了她,她又毫不生氣,難道,這真的是暴風雨來臨之前最平靜卻讓人不由自主的心慌

的時刻嗎?

“紫風月,話說回來,宮主是看到你的玉佩以後,纔開始變得這麼奇怪的,那塊玉佩,究竟是什麼寶物啊?”阿市奇怪的問道。

紫風月聽到阿市這麼一說,也覺得萬分奇怪:是啊,這玉佩的確冇什麼特彆之處,就算是上等寶玉,也不至於讓白之宜這般貪戀啊!

難道,是上麵刻的字,才讓白之宜變得如此奇怪的?清秋一夢,醉裡相宜,可這,又有何特彆之處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