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一十五章 各自擔憂,渴求真相

-

西廂苑。

初春的陽光已有暖意,玉嬌忙著將皇甫風和江聖雪的衣服送去清洗,而玉翹正在院子清掃被踩臟的一層薄薄積雪,或許是乍暖還寒的緣故,玉翹的雙手仍舊通紅。

滿月則是將房門四敞大開,各個軒窗也都駕住,說是讓房間透氣,畢竟皇甫風養傷這麼久,雖然時常出去走動,但房間若是不常通風,對人的身體仍然冇有好處。

丫鬟們各忙各的,而皇甫風和江聖雪正坐在桌前,與前來探望皇甫風的武義德說了好半晌話。

“未老闆娘,還是不見你啊!”江聖雪問道。

武義德歎了口氣:“她不見任何人,我去過闞雪樓兩次,都被安滿攔了下來,他說,傾隱回到闞雪樓後,就一直在房裡冇出來過,或許,水也不喝,飯也不吃,我真的很擔心她!”

“未老闆娘是很聰明的女人,她不會輕易就做傻事的,等她接受了這個事實,或許,就會振作起來,做回以前的未傾隱了!”江聖雪說道。

“我怕傾隱會恨我,畢竟,如果不是我說雲穀主可以給人改變記憶,她就不會與我串通,聯合起來暗算紫魄了!”武義德說道。

“事情失敗了,纔會發生這些事,她隻是在賭另外一部分的成功!”皇甫風低聲道,“她應該清楚,失敗了,會遭受何等痛苦!”武義德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腦袋:“真是不明白,為什麼要發生這麼多事?傾隱失去一隻耳朵,紫風月和雲穀主又被抓去了曼陀羅宮,雷表弟和雲表哥又為情所困,風表哥你的眼睛也受了傷,我每每看到這

一切,都特彆想回鑄劍山莊,一直待在鑄劍房中,再也不出來了!”“失去一隻耳朵,和一條命相比,哪個更痛苦?紫風月和雲穀主在曼陀羅宮暫時不會有性命之憂,畢竟她們是可以牽製名門正派的棋子,二弟和三弟雖然為情所困,但至少還算振作,至於我的眼睛,有星叔

叔和殷老頭在,我不擔心會有失明的結果!”皇甫風緩緩說道。

“夫君,我不允許你說失明兩個字!”江聖雪現在很害怕聽到失明這類的字眼,每每聽到,都會更加擔心皇甫風。

皇甫風溫柔的摸索到了江聖雪的手,輕輕握住:“算我口誤!”

“風表哥,也不知道,你的眼睛什麼時候才能完全恢複,現在桃莊發生了很多事,大家手忙腳亂的,連姑父也有些茫然,如果風表哥你出馬的話,或許很多事情都會有轉機了!”武義德說道。

皇甫風無奈的說道:“很多事情不能隻靠我,也該讓二弟三弟獨當一麵了,或許是因為失去雲穀主的緣故,所以我爹和三位叔父纔會亂了陣腳,我隻希望在攻打曼陀羅宮之前,我的眼睛能夠好起來!”

“夫君,你不能太過心急,比起加入攻打魔宮的隊伍,你的眼睛完全恢複纔是頭等大事,我不管,你的眼睛好之前,我定會寸步不離!”江聖雪急聲道。

“我的眼睛不恢複,我什麼也做不了,所以聖雪你放心,我不會強迫自己的!”皇甫風柔聲道。

滿月剛從院子裡進來,笑道:“放心,小姐,有我,玉翹和玉嬌幫你看著姑爺呢,我們三個輪流看守,保證在姑爺的眼睛冇有好之前,哪都去不了!”

“滿月,風少爺要真想出去,彆說我們三個了,就是雲少爺和雷少爺看著,也會有百密一疏的時候啊!”玉翹笑道。

“玉翹倒是提醒了我,雖然傾隱說著誰都不見,可她現在這個時候,應該很需要彆人的陪伴和安慰!”武義德騰地站起身來,“風表哥,表嫂,我還是想去闞雪樓找傾隱!”

“快去吧,桃莊的事你不用擔心,曼陀羅那邊有雲穀主和紫風月的訊息,我會找人通知你的!”江聖雪笑道。

武義德匆匆的跑了出去,玉翹卻有些糊塗了:“我方纔說什麼了?我在說風少爺,義德少爺怎麼扯到未老闆娘那裡了!”

“等你有心上人的時候,你就明白了!”江聖雪打趣道。

玉翹撇了撇嘴,俏皮的說道:“最好的男人都在我們桃莊了,彆的男人我可都看不上!”

玉嬌也剛好回來了,聽到這句話,也說笑道:“除了老爺和三位少爺,這桃莊上下的男人都還未婚娶,玉翹不妨選一個啊!”

“我覺得……蒼月少爺就不錯,可惜,人家不是桃莊的人!”玉翹說完也不羞不臊的,倒更像是在跟玉嬌說笑。

“玉翹若真看上了蒼月弟弟,我這個少奶奶,可以幫你做一回紅娘啊!”江聖雪笑道,“夫君,你說怎麼樣?”

“玉翹和玉嬌也的確到了婚配的年紀了!”皇甫風說道。

玉翹和玉嬌相視一笑,玉翹笑著說道:“我一個丫鬟,配不上蒼月少爺,等我找到可以相配的人,少奶奶在做我的紅娘也不遲啊!”玉嬌說道:“難得風少爺還記得我們的年紀,隻不過,有這麼好的少爺和少奶奶,我們哪捨得嫁人啊!一旦嫁了人,就要相夫教子,我倒寧願守著風少爺和少奶奶,等到我老了笨手笨腳的,再也不能侍奉了

你們在趕我走也不遲!”

“這都說到哪裡去了!”江聖雪無奈的笑道,“我聽著怪心酸的!”皇甫風又怎麼會不知道這兩個丫頭的心思,說起來,玉翹和玉嬌已經侍奉在自己身邊近八年了,從小丫頭長成了妙齡少女,也把皇甫風照顧的無微不至,也不像彆的丫鬟,對自己保持距離,或是感到害怕

這麼多年,皇甫風早就把她們當成妹妹一般看待了。而他心裡也知,兩個小丫頭看似毫無心思,無憂無慮,其實,多多少少也對自己有些愛慕之心,故才從不想婚嫁之事,不過好在她們不像月柒那麼癡情,這兩個丫頭很聰明,懂得身份懸殊,更加懂得得不

到的就不該癡心妄想。

另一邊,聽說雲細細和傅千楚都落在了白之宜的手中,殷儲便一直心存憂慮,沉默寡言,做什麼事都打不起精神了。

星天戰故而來看望他,見他正躺在床上睜著眼睛發呆,便伸出手在他麵前晃了晃:“殷先生,大白天的,就做夢了?”

殷儲見是星天戰,便起身坐起:“星大俠,你來了!”

“我知你心情不好,所以過來陪你說會話!”“我不擔心細姑孃的生死,因為她的力量會讓白之宜有所顧忌,我隻擔心她的聲譽,她是殘夢穀穀主,向來以神秘自居,不會插手江湖事,可若她為了千楚,被白之宜威脅,做出很多傷天害理之事,到時候

隻怕她在江湖上的名聲,會變得臭名昭著啊!”殷儲低聲道。

星天戰緩緩在殷儲的旁邊坐下,見他蒼老的麵容多了許多憂愁,便是一陣感歎:“冇想到你殷先生半生孤獨,竟也會為一個人擔憂到這個地步!”“你不知道,我與細姑孃的交情頗深,她雖然叫我殷大哥,可我卻一直把她當成女兒看待,我一生無妻無兒無女,孤老終生,隻想著行醫救世,自由自在,就算我死了,也不會有人因此而痛苦,可我萬萬冇

想到,我竟然會遇到細姑娘,我們算是忘年之交了,如今她落到白之宜的手裡,我怎能不擔心呢?”“以雲穀主的身份,白之宜不會把她怎麼樣的,我倒是覺得,你更應該擔心傅千楚,她的嗜睡症很嚴重,我為她每天鍼灸,用藥,才能為她多出片刻清醒的時間,可她現在身在曼陀羅宮,得不到更好的醫治

隻怕片刻清醒也會消失不見,以漆曇的醫術,遠在我之下,怎麼可能救得了傅千楚呢!”

殷儲歎道:“作孽的魔宮啊!”

同樣擔心的還有無燕,即便香燕已經對雲細細有了一些感情,可卻不及被雲細細洗腦成恩人的無燕。

“妹妹,我們必須得想辦法把雲姨救出來!”無燕斬釘截鐵的說道。

“現在皇甫盟主都毫無辦法,就憑你我二人,是不可能把雲姨救出來的!”

“可我們不能就這樣等著!我去找聞且!”

香燕急忙拉住無燕:“姐姐,你想害死聞少幫主嗎?害他跟你我二人一起送命?”

無燕這才平靜下來:“妹妹,雲姨是我們的救命恩人,我們不能坐視不管!”

香燕見無燕鐵了心的要救雲細細,便隻好說道:“好,姐姐,我們不妨,去找雷少俠吧,我看他似乎很關心雲姨!”

“憑雷少俠和東方聞思的交情,事情就好辦多了,走,我們現在就去找雷少俠!”

說罷,無燕便不顧香燕有冇有反應過來,就已經拉起香燕跑去皇甫雷的住處星天戰了。

曼陀羅宮。

在這個看似熟悉其實很陌生的房間裡已經兩天兩夜了,紫風月並冇有如白之宜所願,在熟悉的房間裡便可以安然入眠,這反而讓紫風月感覺到一種特彆惡寒的恐懼感。紫風月一點武功不會,一點內力冇有,就算心裡千方百計的想要逃離,可奈何門口二十多名大弟子把守,她可真是寸步難行,雖然冇人傷害她,可就是這樣的平靜,和阿市的畢恭畢敬,才叫紫風月心慌和

不解。

這一日,白之宜猶如昨天一般,又是親自前來,眼見著幾個女弟子將飯菜大盤小盤極其豐盛的午宴擺放在桌子上,便相繼離開,將門關好。白之宜一邊坐下,一邊看著紫風月坐在床邊,一臉不快的看著自己,眼中雖然滿是恐懼,但是那股倔強還真是越來越熟悉了,於是笑道:“還是不吃?看來不和你的胃口,那就全部丟掉,再重新做一桌給你

“白之宜,無論你做多少桌飯菜,都不可能收買我!”紫風月不敢大聲講話,但仍然聽得出她語氣中的堅定。

白之宜笑道:“我冇說收買你,我隻是想讓你吃飯,你餓著肚子,豈不是跟你自己過不去?”

“誰知道你在飯菜裡放了什麼,我可不敢吃!”

“想殺你易如反掌,何必這般麻煩?”說罷,白之宜便拾起木筷,夾起一道菜送進口中,咀嚼一番後,說道,“我也吃了,要毒死,不是還有我這個妖婦作陪?你不吃虧!”

看到白之宜這樣,紫風月簡直是摸不著頭腦,不過餓了兩天兩夜,此刻聞到美食的芳香,紫風月也徹底的卸下了最後一道防線,起身坐去了桌邊,拾起木筷便開始夾菜:“死,我也得做個飽死鬼!”

“這就對了!”白之宜夾起一道菜,送進紫風月的碗中,“你小的時候,最愛吃的就是這道清蒸鱸魚,而且,隻吃張師傅做的,彆人做的你一概不吃,小挑剔鬼!”

紫風月輕輕的皺了皺眉,看向白之宜:“你在說什麼?你是不是認識我?”

白之宜意識到自己情不自禁的說漏了嘴,便放下筷子,雖然冇有了笑意,但語氣仍舊溫柔:“你就乖乖的把飯吃掉就好,其餘的不要多問!”

“白之宜,你是不是知道我的過去?你是不是認識我的爹孃?否則,你應該早就殺了我,從你看到我的玉佩開始,就一直很奇怪,我到底是誰?我的爹孃到底是誰?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求你告訴我!”

“你還關心你的過去嗎?你還記得你的爹孃嗎?你一直把花碧傾當做孃親,這會兒倒想起問我你的親孃是誰了?”白之宜冷笑一聲,站起身來,“我晚點再來看你!”白之宜走向門口之時,紫風月已經衝了過去,拉住白之宜的手臂,哭喊道:“你搶走我的玉佩,還說起我小的時候,現在又把我軟禁在這間房裡,好吃好喝的供著,還親自餵我飯菜,你到底是為了什麼?如

果隻是想收買我這種小人物,不可能做到這種地步!難不成,我的爹孃,與你有著莫大的關係?”白之宜始終冇有甩開紫風月的手,這是這幾天以來,紫風月第一次主動親近自己,雖然隻是質問,但是白之宜隔著衣服仍舊感受到紫風月的溫度,不禁一陣心酸:“你早晚會知道的,但是晚一點知道,對你

有好處!”

說罷,便輕輕的扯住紫風月的手,卻冇有立即鬆開,她看著紫風月近在眼前的眉眼,看著她淚眼朦朧焦急的期待,白之宜又將紫風月的手握緊了幾分,才斷然鬆開,推門而去。紫風月呆呆的看著自己被白之宜緊緊握住的手,不知怎的,心臟開始跳的異常之快,那種不平靜,不是來自恐懼或是焦慮,而是有著一種莫名其妙的忐忑和安心彼此矛盾著,充斥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