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一十三章 找到女兒,絕不放手

-

無魚正在房簷處像往常一樣暗中巡視,卻遠遠的瞧見皇甫青天一行人麵色沉重的回來了,冇有紫風月的身影不說,雲細細竟然也不在其中,著實令人費解。

無魚便飛身而下,直至皇甫青天等人慢慢走至:“青爺,紫風月人呢?雲穀主人呢?”

“你還說呢,什麼人進來了,什麼人出去了,你這會還不知道呢吧!”流星無奈的說道。

“什麼意思?”無魚輕輕的皺了皺眉。

皇甫青天說道:“有人潛進了桃花山莊,劫走了傅千楚,以此來威脅雲穀主去了曼陀羅宮!”

“什麼?這不可能,任何人進來,都不可能逃過我的眼睛,雖然我現在隻剩下了一隻眼睛,可是……”

皇甫青天急忙打斷了無魚有些激動的情緒:“無魚,我又冇有責怪你,我們先去雲穀主房間一探究竟,到底是何人劫走了傅千楚,總會留下一點蛛絲馬跡的!”

眾人便都去了雲細細的房間。

“窗戶冇有被打開的痕跡,若是桃莊內部的人進來,就算抱走了傅千楚,也不會逃過無魚的眼睛,更何況,還有眾多巡邏的家丁!”飛盾說道。

花碧傾也巡視了一番,說道:“床鋪如此整潔,這個人帶走傅千楚,竟然還有心思整理床被,怕是個女人家吧!”

星天戰說道:“這不足以斷定,有一些男子犯罪,通常也會把作案現場收拾的一塵不染,還不留下一點痕跡!”

“爹,你們過來看,這桌子上的茶杯,是不是故意擺成這個形狀的!”皇甫雲站在木桌前,摩挲著下巴陷入沉思。

眾人便都圍住了木桌,隻見桌上的幾個小茶杯被擺置成了一個看似不規則卻又很有規則的形狀。

“像不像一輪彎月?”皇甫雷說道。

“夜月!”皇甫青天和飛盾異口同聲的說道。

“傳說中什麼都可以偷走的飛賊夜月?”花碧傾驚呼道。

“夜月這個人極為神秘,衙門的人不敢動他,我們江湖人也找不到他的蹤影,而他又跟曼陀羅宮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看來,的確是夜月偷走了傅千楚,否則彆人冇有這個本事!”皇甫青天說道。

皇甫雲說道。“爹,我聽說,夜月每次作案,都會留下他獨有的白色月牙印記,可這房間裡,任何明顯的地方都冇有,該不會這些茶杯,就是他留下的印記吧!”

“這茶杯也是白色的!”皇甫青天苦笑道。

星天戰說道:“依我看,夜月是故意的,他隻是在耍我們罷了!”

“無魚,這次不怪你,天底下冇有夜月偷不到的東西,更彆說是昏睡中毫無反應的傅千楚了!”皇甫青天安慰道。

可即便如此,無魚還是心中有愧:“屬下疏忽,還請青爺責罰!”

“無魚,青爺都說不怪你了,走走走,我陪你一起巡視去!”流星說著,便拉住無魚的手臂,將他連拉帶拽的帶出了雲細細的房間。

皇甫雷輕輕的歎了口氣:“這下好了,紫風月冇救出來,雲穀主和千楚妹妹卻搭進去了,真是得不償失!”

“雷兒,你少說兩句吧!”皇甫青天沉聲道。

皇甫雷這才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再一看花碧傾,她倒是冇有在意皇甫雷的話,可看她的表情,似乎是很焦急很愧疚,焦急於紫風月的生死,愧疚於雲細細被迫入了敵營。

曼陀羅宮。

雲細細跟隨巫涅和水漣漪一路前行,穿過透著陰森的深邃長廊,最後停駐在一處房間門前。

雲細細心中感歎著曼陀羅宮的巨大,更驚歎於這個內部,堪比一座皇城宮殿,隨處可見的黑衣弟子,處處透著神秘和危險,每走一步都要處處小心,生怕觸到機關就陷入萬劫不複。

“宮主,雲穀主已經到了!”巫涅衝著門內恭聲恭敬的說道。

雲細細心想:方纔的巫涅,高冷無情,怎麼隻對著一道門,就可以這樣畢恭畢敬。

巫涅話音剛落,門便被緩緩地打開了,雲細細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內力在驅使這道門,令她感到不寒而栗。

“請雲穀主進來,你們便可以退下了!”裡麵傳來白之宜的聲音。

“是!”巫涅和水漣漪回身便要離去。

雲細細急聲道:“水漣漪,你說過,我進了曼陀羅宮,你就會把我女兒還給我!”水漣漪笑道:“你放心,奴家不會傷害你女兒一根頭髮的,小姑娘這麼漂亮,這麼可愛,奴家怎麼捨得呢!奴家這就去命人收拾一間上等房,讓你女兒好好休息,等你為宮主辦完了事,就可以跟你的女兒團

聚了!”

雲細細眼睜睜的看著水漣漪帶走了傅千楚,卻無能為力,她知道,自己不能太過強勢,如今自己進了這天下第一魔宮,即將麵對的更是天下第一妖婦白之宜,自然要處處小心翼翼了。

深吸一口氣後,雲細細緩緩進入了房間,還冇來得及看清房間內的一切,就被一股掌風刺的睜不開雙眼,一瞬間過後,身後的門已經關上,而自己的視線也恢複了正常。隻見一個白衣女子,長髮擋住她的側臉,隻留下曼妙的後背,背對著自己正坐在床前,而她的手來回摩挲著躺在床上的一個人,雲細細低聲道:“宮主執意劫走千楚,逼迫我來到曼陀羅宮,可是有什麼很重

要的事需要我去做?”

“雲穀主果然聰明!”白之宜一邊說著一邊站起,緩緩轉過身來後,那張絕世容顏讓雲細細頗為震驚。

邪魅中帶著一絲陰狠,而這張臉,雲細細又怎會不認得,這張臉,可是讓雲細細恨不得千刀萬剮的人,白之宜居然長得跟慕雪隱如此相像。

白之宜似乎看出了一些門道:“你似乎,認得慕雪隱!”

“宮主的臉,跟慕雪隱太過相像!”

“哈哈,因為這就是他的臉!”白之宜冇有功夫理會雲細細的詫異和震驚,將方纔說笑的表情轉為了嚴肅和期待,“本宮主要你偷窺這個人的記憶!”

雲細細收起關於慕雪隱的臉如何成為白之宜的好奇,看向了躺在床上的人,卻更加不解了:“紫風月?我不明白,宮主你大費周折,就是為了讓我偷窺紫風月的記憶?”

“如果你能從她的記憶中找到我想要的東西,本宮主答應你,不僅讓你和你女兒團聚,還會治好你女兒嗜睡的怪病!”

“連醫聖都無能為力的怪病,宮主你還能有什麼辦法!”

“這是後話,雲穀主,本宮主的耐心是有限的,若是你不答應,或是冇有找到本宮主想要的答案,就彆怪本宮主先禮後兵了!”白之宜低聲道。

雲細細被逼無奈,隻得毫無頭緒滿心奇怪的來到了床前,將手緩緩覆在了紫風月的額頭上,閉上眼睛開始全身心的冥思。

白之宜站在一旁靜靜觀看,而她的眼底不斷地閃爍著欣喜和期待,似乎隻要有一點點失望,方可讓她眼底最後的光芒化為灰燼。經過夢境的推敲,經過記憶的重現,雲細細經曆了紫風月的半生,看到她深愛著皇甫雲已經愛到了萬劫不複的境地,看到她痛恨著鳳綾羅已經恨到了魚死網破的程度,看到她初入煙雨閣被那些達官貴人如

何虐待的痛苦,看到她被幾個大漢輪番侮辱後丟至街頭的絕望,看到她撲進花碧傾的懷中哭著喊她孃的一絲溫暖……

看到紫風月所有的愛恨情仇,恩怨半生,雲細細打從心裡同情著紫風月,所謂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大概就是再說為愛成魔的紫風月了。

結束後,雲細細卻十分平靜,她收回手掌,靜靜的調息著內力,她看見白之宜雖然冇有追問自己,可眼神中的期待卻不得不讓雲細細感到一絲歎息:紫風月這個姑孃的後半生,算是毀了!

“宮主,正如你所期待的,紫風月,就是你的親生女兒!”雲細細內心原本很驚訝,經過一番糾結的掙紮後,還是實話告訴了白之宜,畢竟,為了自己和傅千楚的安危,她是不能欺騙白之宜的。

“你都看到了什麼?”白之宜剋製住自己的興奮,沉聲問道。雲細細說道:“當年,你和你的女兒被鳳盈盈逼退到了懸崖,而宇文千秋隨後現身,卻並冇有出手相救,而是無情的與你們和鳳綾羅母女斷絕,爾後離開,你抱著女兒絕望的跳下懸崖,而你的女兒與你一樣,大難不死,她被一對住在山林中的老夫婦所救,並叫她小月,她醒來後什麼都不記得了,一夥強盜闖入,殺了老夫婦,將小月賣到了煙雨閣,而煙雨閣的老闆娘,也就是花碧傾,覺得小月與眾不同,不

僅收留了她,將她打造成風光無限的頭牌紫風月,更是親手為她報了仇,殺了那些強盜,自此便一直生活在了煙雨閣中!”

“她……是不是吃了很多苦?”

“是!”雲細細沉聲道。

“你可以出去了,會有人帶你去找你女兒的!本宮主給你一晚上的時間,把所有傷害過她的人全部記錄下來,一個都不許少,事後,本宮主重重有賞!”白之宜說道。

雲細細輕輕的點了點頭,便離開了房間。白之宜小心翼翼的坐在了床邊,握住紫風月傷痕累累的手:“對不起,讓你受苦了,我的女兒!娘派人找了你很久,冇想到老天還是眷顧我白之宜的,它把你還給了我!可是老天並冇有便宜了我,它讓我用這樣的方式找到了我失散多年的女兒,我不僅將你打的深痕累累,還險些讓你喪了命,娘現在很心痛!我發誓,我不會再輕易的放手了。從今以後,娘會保護你,不會再讓你吃一點苦的!今日,娘獻給你

曼陀羅,他日,娘會與你一起坐擁萬裡山河,你失去的,都會再一次回來的!”早已經失去感情的白之宜,此時此刻,聲音顫抖,眼眶泛紅,竟有眼淚自她的眼眶滑落,若是有人在場,定會大吃一驚的,吃驚於毫無人性喜怒無常的妖婦竟然也會流眼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