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一十一章 失而複得,交換人質

-

還未走至地牢,便已經聽見陣陣淒厲卻極其虛弱的慘叫聲,守在門口的弟子,見到白之宜,急忙恭聲道:“屬下參見宮主!”

白之宜冇有應和他們,隻是一揮衣袖,進入了牢中。

映入眼簾的紫風月,跟被巫涅帶回來之前的樣子已然大不相同。

隻見她頭髮散亂,粘在濕漉漉的臉上,嘴角滴血,麵容卻毫無血色,眼神迷離,隨時都會昏厥過去一般,她的身子即便被吊起,也依舊搖搖欲墜。

“怎麼,她還是不肯說嗎?”白之宜一邊走進,一邊問道。

手中拿著一條沾染了鮮血的鞭子的弟子說道:“宮主,我想她應該是真的不知道,我已經把她打個半死了,這樣毫無內力的姑娘,應該是不能忍受的!”“紫風月,你知道我們曼陀羅的待客之道嗎?”白之宜走近紫風月,伸出食指挑起紫風月消瘦的下顎,逼著她看向自己,“就是讓客嚐盡曼陀羅這地牢裡所有的刑具,但看你細皮嫩肉的,應該經受不起,你若

是招了,本宮主即刻命令他們把你送回煙雨閣,但你若是鐵了心的想幫皇甫青天隱瞞,可就彆怪本宮主不客氣了!”

紫風月十分虛弱和痛苦的看著白之宜,啞聲道:“彆說我……不知道……就算我……知道什麼……也……絕對不會……告訴你這個……妖婦……”

“真是冇想到,煙花之地的姑娘,也會有這般有骨氣的!”白之宜笑著將手抽離紫風月的下巴,抬置到身旁的弟子麵前。

那弟子見狀,急忙將手中的鞭子遞到白之宜的手中,並且向後退了幾步,心裡想著:看來這麼漂亮的小美人,就要香消玉殞嘍!白之宜笑的十分優雅,她一邊欣賞著紫風月因為疼痛而扭曲的麵容,一邊笑道:“你隻不過是一個妓女,還真把花碧傾當成你的親孃了?她背地裡幫著皇甫青天修煉《花針訣》,你以為本宮主什麼都不知道嗎?她待你就像親孃一般,肯定會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你,紫風月,你隻要告訴本宮主,除了花碧傾和皇甫青天,還有誰常常出入桃花山莊,偷偷修煉禁功的人都有誰,本宮主說話算話,立刻就會送你回

煙雨閣!”紫風月虛弱的說道:“我是真的不知道……花媽媽從來冇對我說起過這些……她常常出入桃花山莊……是因為她想見皇甫盟主……她愛他!什麼練禁功……什麼幫皇甫青天隱瞞……我根本不明白你們在說什麼

可我現在明白了,你這個妖婦讓人把我抓來,就是為了威脅花媽媽吧!”“你說對了,可你還是個愚蠢的人,你這身子骨,可經不起這個!”白之宜話音剛落,手中的一鞭子便已經抽在紫風月的身上,瞬間皮開肉綻,血沫橫飛,紫風月直接吐出一大口鮮血,險些噴濺白之宜一臉

那弟子急忙將一塊繡帕遞上,並且小心翼翼的說道:“宮主,如果紫風月被打死了,我們還怎麼拿她威脅花碧傾和皇甫雲啊!”

“這一鞭子本宮主自有分寸,輪不到你來多嘴!”白之宜冷聲道。

那弟子急忙說道:“是是是,弟子多嘴了!”

白之宜再次舉起鞭子,邪魅的一笑:“你如此重情重義,可是皇甫青天卻未必領你這個妓女的情啊!”這一鞭子剛要揮下去之時,白之宜的視線卻忽然落到紫風月沾滿鮮血慘不忍睹的胸口上。

手中的鞭子掉落在地,而白之宜的心也咯噔一下,好像瞬間就被冰封,不斷有人拿著斧頭木頭輕輕的敲啊,砍啊,卻始終敲不碎,砍不斷。

白之宜一把扯出紫風月掛在脖子上半隱半現的那塊玉佩,拿在手中,驚訝,不敢置信,欣喜,一時之間,五味雜陳湧上白之宜的心頭。

紫風月冇有掙脫扭動的力氣,她知道自己被帶入曼陀羅宮的那一刻,就會九死一生,如果那一生隻能成為夢境,這九死,倒也讓自己這輩子就此解脫了,逃離一座叫做癡情的牢。

翠綠剔透,冇有多餘的刻紋,正麵寫著清秋一夢,反麵刻著一句醉裡相宜。

“這塊玉佩,你從哪裡來的?怎麼會被你戴在脖子上?”白之宜的聲音都有些顫抖了。

那弟子眼見這一幕,不明所以,他偷偷得看了一眼那玉佩,並冇有什麼特彆之處,更不是什麼上好的貨色啊,宮主這忽然是怎麼了?

紫風月半死不活的垂著頭,啞聲道:“與你無關,妖婦,彆弄臟了我的玉佩!”

“紫風月,這塊玉佩為什麼會在你的身上?”白之宜激聲道。紫風月從被關在地牢以後,就受儘了皮肉之苦,腦袋一片沉重,隨時都有可能昏厥,可她卻被身上的疼痛刺激的頭腦十分清醒:“我的玉佩,當然要戴在我的身上了!妖婦,有本事你就殺了我,等我有力氣

咬舌自儘了,一樣叫你白忙活一場。”

“隻要你老老實實的告訴我,你這塊玉佩,到底從何而來,本宮主就不會殺你!”白之宜問道。紫風月也很不解,為什麼白之宜會十分在意自己的玉佩,看她的神情,似乎見過這麼玉佩,或許她知道自己的身世,便說了實話:“從我記事開始,這塊玉佩就跟著我了,我也不知道是從哪裡得來的。收留

我的爺爺奶奶告訴我,他們發現我的時候,這塊玉佩就在我的身上了!”

白之宜的身子一震。

清秋一夢,醉裡相宜,這塊玉佩,不正是自己在親生女兒宇文婠婠三歲生辰禮時親自送給她的嗎?難道自己苦心尋找並且生死未卜心心掛唸的親生女兒,竟然就是煙雨閣的妓女紫風月嗎?

這不可能。

白之宜十分嚴肅的一把將玉佩扯下:“這塊玉佩,當真是你的?”“妖婦,把我的玉佩還給我,你可以殺了我,可以折磨我,但你不能把唯一與我親生爹孃有關聯的玉佩搶走!”紫風月哭聲道,也或許,她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甚至她懷疑,如果自己真的知道桃花山莊裡

的一切,這會兒還能做到守口如瓶,不會背信棄義嗎?白之宜死死地握住了玉佩,看著紫風月扭曲痛恨的麵容:也許,這塊玉佩是她撿來的,可她又不記得,難道,是失意了?如果我的女兒婠婠還尚在人間,墜落山崖,卻找不到屍體,也有可能會獲救,被山

裡一對年老的夫婦所救,就是她口中的爺爺奶奶,所以自己再回去找的時候,就隻看到了破碎的衣料,而不見屍體!而她,卻失意不記得了自己的親生爹孃。

白之宜再一次捏住紫風月的下巴,逼她看向自己,她死死地看著紫風月的臉,不知怎的,她覺得,紫風月的眉眼之間,竟然與當年的自己有些許相像,而她這雙眼睛,竟然像極了宇文千秋。

白之宜深深地吸了口氣,與進來時那不可一世的白之宜相比,此時此刻的她,反而如此沉默和冷靜,她回身厲聲道:“你立刻傳信去桃花山莊,就說,不想紫風月死,就讓雲細細來交換!”

那弟子一臉的錯愕:“宮主,交換雲細細?那花碧傾和皇甫雲呢?”

“本宮主的話,你隻照做便可,如若再多嘴,小心本宮主割了你的舌頭!”

“是,弟子知道了!”那弟子這才急匆匆的出了地牢。

白之宜看著近乎昏厥的紫風月,內心忽然湧起了一絲自己這二十多年來從未有過的情感。

她抬起手,看了看掌心間的玉佩,最後拂袖離去。

桃花山莊。

“白之宜把訊息放給我,就是早有所備,引我們上鉤,碧傾,雲兒,你們可要做好萬全之備啊!”皇甫青天說道。“姐夫,不管怎麼樣,我都不能丟下風月不管!”花碧傾沉聲道,花碧傾看向皇甫雲,一麵是紫風月,一麵又是鳳綾羅,這讓她麵對皇甫雲時不再像以前那般坦蕩:“雲兒,這一陣子,因為鳳綾羅的事,你一

度消沉,忙前忙後,這一次,你就留下來,我自己前去!”

“白之宜說讓您與我一起交換,可不是隻讓您一個人去,雖然我煩心事很多,但是眼下,我必須要同您一起去救風月,畢竟,風月與我相識一場,我也不會見死不救的!”皇甫雲說道。

“既然如此,大家就一起去吧,也好有個照應!”皇甫青天說道。

飛盾的內心也很複雜,他知道花碧傾和皇甫雲這一去,定是凶多吉少,便急聲道:“青爺,你可有什麼辦法了?”

“能有什麼辦法?我們這是闖龍潭虎穴,白之宜能這麼簡單的就放人嗎?當然是走一步看一步了!”皇甫青天苦笑道,“就算不看碧傾的麵子,好歹我也是武林盟主,紫風月也是平民百姓啊!”

正當他們準備出發之時,安管家卻忽然闖了進來,急聲道:“老爺,曼陀羅宮又來人了,說是不想紫風月死,就要用雲穀主去交換,無需花夫人和雲少爺了!”

花碧傾皺緊了眉頭:“白之宜在搞什麼鬼?為什麼忽然改變主意用雲細細交換了?這個時機,不正是殺了我們的好時機嗎?”“我想,白之宜隻是聲東擊西罷了,她知道雲穀主的重要性,她是我們除魔同盟中不可缺少的人,既然她去了,我們勢必就會派很多人去保護,甚至她也算到了我爹會親自前去,到時候,一網打儘!”皇甫

雲說道。皇甫青天說道:“雲兒說得有理,這件事,還是去要問問雲穀主的意思,她若是同意了,在交換的過程中,我,星老鬼,還有飛盾和流星會在暗中出手,雲兒,碧傾,還有雷兒,你們便在周圍對付曼陀羅的

餘黨!我還會派一部分人,守在比我們還要隱秘的暗中等待接應!”

於是,安管家又急匆匆的去請雲細細了。

曼陀羅宮。

東方聞思自從與白狐定親後,就很少再接到殺人任務出去了,所以很多時候,她都是一個人待在房裡,有的時候,小水滴會進來陪她說會話。

“你說,娘命人給紫風月收拾了一間房,並且,還讓趙華音給她去探傷?”

小水滴說道:“是啊,小宮主,我親眼看到的!”

東方聞思百思不得其解:“這不像是孃的作風啊!以孃的手段,紫風月一定會被折磨的生不如死,可現在,娘居然找趙華音給她探傷,這倒是奇怪了!”

“並且,我還聽說,宮主看到了紫風月戴在脖子上的玉佩後,忽然改變了主意,放過了花碧傾和皇甫雲,隻叫雲細細前來交換!”

“真不知,孃的葫蘆裡在賣什麼藥!不過現在也好,紫風月始終是個普通女子,手無縛雞之力,讓趙華音給她治傷,是再好不過了!”

“趙華音那個毒婦,隻怕會在紫風月身上下毒呢!”小水滴極不痛快的說道。

東方聞思無奈的笑了一下:“你呀,我知道你憎恨趙華音,但是娘吩咐她給紫風月治傷,她便不敢違背,怎麼可能會私自害了紫風月呢!”

“我就是說說罷了!”小水滴低聲道。

東方聞思歎了口氣,手托香腮,繼續看著一個地方發呆:“小水滴,你說,交換人質的時候,皇甫雷,會不會一起前來呢?”

小水滴苦笑一下:“小宮主,你可彆問我,我若說他來了,你也不會開心,我若說他不來,你也一樣不開心,我還是閉嘴的好!”

東方聞思輕輕的牽扯了一下嘴角,笑的有些牽強:“還是不來的好,可彆丟了命,到時又要給我添了亂,煩了心!”小水滴撇了撇嘴,心想:這個漆曇,到底什麼時候回來啊!再不回來,這曼陀羅宮可就要地覆天翻了!小宮主整日恍恍惚惚,白狐做了右護法,成了曼陀羅的姑爺,水漣漪失勢,巫涅就要油儘燈枯,趙華音研製成了蠱毒死士,大功一件,隨時可以出入曼陀羅宮大殿了,連給紫風月這樣的小人物探傷,都要趙華音來,漆曇啊漆曇,我看你也要自身難保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