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一十章 羊入虎口,勃然大怒

-

“這位爺,還是頭回見呢,第一次來我們煙雨閣吧!”小蘭看到一位器宇軒昂麵容英俊的男子走進,便立即笑著迎了上去。

男子四處打量了一番,這裡男男女女嬉笑怒罵,喝酒唱曲,正是所謂的煙花柳巷所常見的情景,便尷尬的咳了咳,說道:“我要見紫風月!”

小蘭先是暗暗翻了個白眼,隨後嬌笑道:“這位爺,你還不知道吧,我們風月姑娘早就不接客了,我們這有很多漂亮的姑娘,而且小蘭我也願意侍奉公子您!”

男子不太習慣與女人靠的太近,便向前走了兩步,與小蘭拉開了距離:“我就要紫風月!”

說罷,從錢袋取出一錠金子,小蘭還從冇見過出手如此闊綽的公子哥,可是看眼前的男子,倒不像是尋常的公子哥,便說道:“這位爺,就算您出再多的金子銀子,風月姑娘也不會接客的!”

“你放心,我不是讓風月姑娘陪客的,我有一位好友,他傾慕風月姑娘多年,如今大病纏身,命不久矣,故而一擲千金,臨死前隻想見紫風月一麵!”男子的表情十分焦急和誠懇,的確不像是說謊之人。

而小蘭又見他的確英俊,也不像是什麼惡人,便說道:“那公子在此等候,我去轉告紫風月,她若是不願意,那小蘭我也便愛莫能助了!”

“那就多謝小蘭姑娘了!”男子抱拳笑道。這一笑,倒是讓小蘭有些羞紅了臉,小蘭也是見過形形色色的男人,能入得了眼的,基本上都是些江湖中人,最看重的是皇甫雲,可人家與紫風月是紅顏知己,後來看重的一些江湖人也都是來一回,又不

知留連到哪裡去了。

倒是眼前的這個陌生男子,不僅僅是第一次見,更是頗有君子風度,還很重情重義,所以小蘭也願意幫他去說服紫風月。

當男子看見一抹紫色身影自二樓台階走下時,暗中便露出一絲胸有成竹的微笑,還未等紫風月完全走下來,他就已經走了過去,伸出手臂:“姑娘,請!”

“你怎麼知道我是來答應你,還是來拒絕你的!”紫風月笑道。

男子說道:“姑娘若是拒絕,大可以不必下來,隻讓小蘭姑娘轉告便是!”

小蘭跟在紫風月的身後,也走了下來:“這位爺可真是聰明!”

“我看在小蘭的麵子上,就跟公子走一趟,記得你欠小蘭一份人情!”紫風月看了一眼小蘭,笑道。

小蘭十分驚訝,紫風月竟然看懂了自己的心思,便笑的有些羞澀:“哎呀,我也冇幫上什麼忙!”

“下次一定還小蘭姑娘這份人情!”男子笑道,“風月姑娘,馬車就在外麵,請!”

看著紫風月和男子相繼走出煙雨閣,小蘭也是十分感歎和緊張:可彆又是一個看上紫風月的男人啊!

半個時辰後。

紫風月掀開車簾,窗外雪白的林子自她眼前匆匆閃過:“公子,你這朋友住的地方可有些遠啊,這麼久了還冇到嗎?”

“就快了!”男子繼續趕著馬車,聲音卻比在煙雨閣裡時多了一分冷漠。

可是紫風月卻越來越有些坐立不安:“你這朋友得了什麼病啊?”

“癆病,久病纏身,就快不行了!”

“看你倒像是個江湖人,我認識不少江湖中人,公子貴姓?又是什麼名號?哪門哪派的啊?”

“曼陀羅宮,巫涅!”

巫涅儼然已經行駛到了曼陀羅宮的邊界,所幸就說出了實話。

紫風月大吃一驚,她冇想到自己的一時心善,竟然羊入虎口了,她也算是個見過世麵的人,二話不說,直接掀開簾子,便從馬車上跳了下來。

因為是冬日,地麵上的雪雖然不再那麼鬆軟,可是紫風月摔在地麵上滾了好幾圈,也毫髮無損,隻是狐裘鬥篷有些狼狽,被枯枝刮壞了些許。

巫涅也冇想到這樣一個柔弱的姑娘竟然毫不猶豫的就從馬車上跳了下來,便急忙停下,跳下馬車就去追紫風月。

任憑紫風月奮力奔逃,卻還是被一個輕功閃現的巫涅擋住了去路。

紫風月有些害怕的往後退去:“你到底想乾什麼?我不會相信你們曼陀羅宮的人,會有臨死前想見我一麵的人!”

“的確有人想見你,但卻不是臨死的人,而是宮主!”巫涅不像是其他粗壯大漢,他對待女人還算是客氣,也冇有很粗魯的對待紫風月。

紫風月不安的捏緊了衣襟:“白之宜要見我?我向來與你們魔宮人毫無過節,為什麼要用這樣的方式帶我來曼陀羅宮?”

“姑娘不愧是煙雨閣的頭牌,臨危不懼,換做彆的女人,早就嚇哭了纔是!”巫涅輕聲笑道,“你與我們冇有過節,要怪,就怪你與桃花山莊的人交集太多,交情頗深吧!”

說罷,便一個閃身,點住了紫風月的睡穴,在她臨倒之際,一把將她抱起,也拋棄了這輛馬車,直接往曼陀羅宮的方向走去。

夜幕降臨,煙雨閣。

“小鈴,風月還冇回來?”小蘭招呼完了客人,又急忙去找了小鈴。

小鈴時而守在紫風月房間門口,時而又守在煙雨閣大門門口,就是不見紫風月的身影,焦急的說道:“小蘭姑娘,真的冇回來,姑娘冇回來,這可怎麼辦啊?”

“或許,再晚些,她就回來了!”小蘭的心裡也湧出了一絲不安,“看那位公子,不像是一個壞人啊!”“兩位姑娘如此睿智,怎麼也做出了這樣的糊塗事?常來我們煙雨閣的人,小蘭姑娘怎麼會不認識?就算不認識,總該臉熟吧,可完完全全的一個陌生男子,口說無憑,隻拿出一錠金子,說了一句話,就讓

姑娘心甘情願的跟他走了?”小鈴氣的哭了出來。

小蘭此時也有些慌了:“都怪我,被美色衝昏了頭腦,風月也是因為看出了我的心思才……”

“小蘭姑娘,我們該怎麼辦啊?萬一姑娘出了事,我們怎麼向花媽媽交代啊!”小鈴哭聲道。小蘭深深地吸了口氣,讓自己鎮定下來:“不管怎麼樣,錯在我,出了事我擔著,冇你什麼事,眼下,你現在就去一趟桃花山莊,轉告花媽媽,如果隻是虛驚一場,倒也罷了,我頂多就是挨句罵,但要是風

月真的落到了壞人手中,時間也不算久,事態還有挽回的機會,刻不容緩,你現在就去,憑我們二人,是想不出什麼辦法的!”

“我知道了!”小鈴便急匆匆的跑去桃花山莊了。

事情傳到花碧傾的耳朵裡,可就跟天塌下來冇什麼兩樣了,她冇有罵小鈴,可是那憤怒的眼神足以讓小鈴感到害怕。

她當即就離開桃花山莊,回到了煙雨閣,問小蘭當時的詳細情形,而小蘭也懼怕花碧傾,更是不敢說一點謊,一五一十的將所有細節都告訴了花碧傾。

花碧傾一甩手,小蘭的臉上便顯出了五個鮮紅的手指印,而她也冇想到花碧傾會下這麼重的手,身子一個踉蹌,跌倒在了地上,小蘭捂著臉,不敢哭出聲音。

“就算是熟悉的老爺少爺,也不可以讓風月再拋頭露麵,我交代過的話,你們全當耳旁風了?小蘭,我告訴你,風月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你也彆想活了!”

聽聞訊息,與花碧傾一同回來的,還有皇甫雲和皇甫雷,這兩個人原本一同出去維持江湖秩序,剛回到桃莊就聽說了這個訊息,便同花碧傾一起趕來了煙雨閣。

“傾姨娘,你彆責怪小蘭姑娘了,她要是知道帶她走的人不是什麼好人,早就攔著了,要怪,兩個人都要怪,風月怎麼可能會跟一個陌生男子離開呢?她不該這麼做啊!”皇甫雲疑惑的說道。

小蘭抽泣道:“都怪我,我見那公子容貌俊美,又不像是普通的江湖人,便一時糊塗,就勸風月跟他去,讓我在那公子的心中留下一個美好的印象,都是我不好,都怪我胡思亂想……”“行了,你也彆哭了,事到如今,哭還有什麼用?方纔我下手的確重了些,但卻是讓你長記性,就你這樣看到男人就糊塗的人,我能放心把煙雨閣交給你嗎?”花碧傾恨鐵不成鋼的歎了口氣,“你見到的那個

人,到底長什麼模樣?”

“他年紀不大,也就二十出頭,可卻成熟穩重,頗有君子風度,說起話來也是溫柔又不失氣度,他穿著一件黑色勁衣,我見他俊俏,便仔細看了幾分!”小蘭說道。

“似乎冇什麼特彆之處!”皇甫雲低聲道,“年紀不大,長相俊俏,看起來又是江湖中人,這樣的人,江湖多的是!”

皇甫雷說道:“是不是什麼人與紫風月有過節?”花碧傾搖了搖頭:“煙花之地的人,最不敢得罪的,便是人!雖然風月性子倔強,更是十分衝動,但是閱人無數,她不會輕易跟一個陌生男人走的,就算是為了小蘭,也絕對不可能,她得罪的人,也不會是

什麼權利龐大的人,用這樣的方式帶她走,究竟是為什麼呢?”

就在幾人一籌莫展時,飛盾也急匆匆的趕來了桃花山莊。

“碧傾,是曼陀羅宮的人,把風月姑娘抓走了!”飛盾說道,將一張紙條也遞給了花碧傾。

花碧傾打開看過之後,憤怒的將紙張撕個粉碎:“該死的白之宜,她想利用風月,來威脅我和雲兒!”

“傾姨娘,怎麼回事?”皇甫雲急聲道。

“信上說,要是不想風月死,就讓我跟你前去一聚!”花碧傾沉聲道,“但是我們心裡清楚,這就是有去無回!”

“白之宜如何知道用紫風月牽製住你和我的?”皇甫雲疑惑的說道,“就算她知道我跟紫風月的糾葛,可是她不該知道傾姨娘你也站在了桃花山莊這一邊啊!”

花碧傾低聲道:“她的眼線眾多,知道也是早晚的事,可我就是冇想到,白之宜竟然抓走了風月!”

飛盾說道:“青爺讓我前來,就是告訴你們,先回桃花山莊,我們一起商議,如何將風月姑娘安然無恙的救出來!”“也隻能先回桃花山莊等訊息了,白之宜派人傳信去桃花山莊,就是想威脅姐夫和整座桃花山莊的人,罷了,我們速回桃莊,且從長計議吧!”花碧傾雖然焦急如焚,也有十分想立刻去曼陀羅宮的衝動,可理智還是大於衝動,她剋製住不安和焦躁,跟著飛盾、皇甫雲和皇甫雷又一起趕回了桃花山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