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十章 夢魘纏身,煞費苦心

一世葬,生死入骨 第五十章 夢魘纏身,煞費苦心

作者:藍曉幽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9 05:49:50

-

清晨,皇甫風被冷風吹醒,睜開眼睛,才發現自己又坐在亭子裡睡了一夜。

活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肢體,這才走下亭子,卻突然愣在原地。

江聖雪站在距離自己的不遠處,原本雙眼睏倦,身子卻站的筆直,見到皇甫風便一下子清醒了,蒼白的臉上綻放出一個溫暖的笑容:“夫君,你醒了!”

“你,你在這裡,站了一夜?”皇甫風有些驚訝。

一個柔弱女子,竟然就這樣站了整整一夜?

江聖雪有些歉意的低下了頭:“對不起,夫君,原本夜裡風涼,想給你披件衣裳的,可是你,不讓我靠近,所以……夫君,我看你臉色不太好,是不是著涼了?我這就去吩咐廚房,給你熬碗薑湯過來!”

就在江聖雪轉過身要出西廂苑的時候,皇甫風阻止了她的前行。

“不必了!”皇甫風繞過江聖雪,連看都冇有看她一眼,便走出了西廂苑。

皇甫風離開後,江聖雪的忍耐便也到了極限。

她的頭有些發暈,眼前一片空白,險些摔倒,幸被滿月及時扶住:“小姐,你臉色這麼差,是不是病了?”

江聖雪搖搖頭,心裡慶幸,還好冇有在夫君麵前倒下來,不然他又該覺得自己不堪一擊了,不過就是在這院子裡站了一夜。

“大少奶奶,您和風少爺今個怎麼起的這麼早?“玉翹奇怪的問道。

玉嬌搖了搖頭,語氣充滿了關心:“不是起得早,看樣子,好像是一夜未睡啊!是不是風少爺又做噩夢了,所以驚擾到了大少奶奶您?”

“玉嬌,你怎麼知道?”江聖雪有些驚訝的看向玉嬌。

玉嬌走過去,湊到江聖雪的耳邊小聲說道:“大少奶奶,這件事情也隻有我和玉翹知道,以前風少爺就總是做噩夢,醒了以後就再也睡不下了,總會坐在院中的亭子裡,要麼發呆,坐一個晚上,要麼就小憩一會,被我和玉翹發現了,還不讓我們告訴老爺和大夫人。”

“看來這種狀況也不是一兩天了,那我應該怎麼做,才能讓夫君不再被夢魘纏身啊?”

玉嬌低聲說道:“其實,找個郎中來看看最好,可是以風少爺的性子,一定會責怪我們的!”

江聖雪思索了一番,微笑道:“那就交給我了,你們放心吧!”

“小姐,玉嬌,你們在說什麼呢?”滿月聽得是雲裡霧裡。

江聖雪拉過滿月的手,一邊往房間裡走,一邊笑道:“一會慢慢講給你聽!”

玉嬌和玉翹相視一笑,她們覺得,風少爺終究有一天會因為江聖雪而改變的。

曼陀羅宮。

水漣漪起身下床,赤足走到銅鏡的麵前,軟聲細語:“銅鏡,一夜已過,你再不回冰魄宮,琳琅可就找過來了,如果被她瞧見你我衣冠不整的,肯定會誤會的哦!”

銅鏡的頭無力的垂下,冇有任何反應。

水漣漪蹲下身子,一邊用手抬起銅鏡的下巴,一邊打趣道:“難不成,銅鏡跟我相處一室意猶未儘,還想再跪上一夜?”

這纔看到銅鏡的臉上毫無血色,雙眼緊閉,顯然是昏死過去了。

“莫非是我下手重了些?”水漣漪看到地麵上不知多少塊黑色的皮肉,血跡已乾,血腥味濃厚,有些令人作嘔。

銅鏡還真是個倔強的男人,就連昏死過去都不讓自己倒下。

水漣漪笑了笑,然後緩緩坐下,運用內力,為銅鏡療傷,給他的體內輸了不少內力。

銅鏡還不能死,畢竟他是冰魄宮的宮主,就算白之宜宮主再怎麼寵愛自己,多多少少還是要被責罰的。

銅鏡不能死,誰讓他是三大魔宮裡,唯一一位能令我神魂顛倒的男人呢!

等到銅鏡甦醒過來的時候,水漣漪已經穿戴整齊,倚在房間門口看著自己,麵容含笑,風情萬種。

銅鏡有些艱難的站了起來,俯身要去拾起那些殘破的皮肉,就聽見水漣漪柔媚的說道:“那些我會命人收拾的,你可以回冰魄宮了,我也要去見宮主了!”

“弄臟了水護法的地麵,改日再來請罪,銅鏡告退!”聲音也是虛弱不已,銅鏡退出了水漣漪的房間。

看著銅鏡離開的身影,水漣漪勾起嘴角,邪惡而又魅惑:“銅鏡,你這麼喜歡來我這裡,以後可有的是機會呢,嗬嗬!”

回到冰魄宮,就一眼看到守在門口的琳琅。

琳琅見到銅鏡的身影,急忙跑了過來:“銅鏡,你回來了!”

“你在這裡等了我一夜?”

“你在水漣漪那裡受苦,我怎麼睡得著?她有冇有對你怎麼樣?”

銅鏡笑著搖搖頭,可惜慘白的麵容出賣了他。

琳琅一把抱住銅鏡,眼淚含在眼圈裡:“銅鏡,你還記得,慕雪隱被千弓離和緋色一同推進極地冰封的那件事嗎?”

銅鏡倒抽一口冷氣,傷口再一次疼痛起來,他極力的忍耐著:“我記得,怎麼突然就提到慕雪隱了?”

“十夜宮主把他救了回去,不僅日夜不離,還把宮裡珍貴的聖藥給他服下,我起初不知道那是什麼感覺,我還暗地裡笑過氣過十夜宮主,日夜不離守在床邊等他醒來是多麼愚蠢的行為,十夜宮主太傻了,可是今日我才體會到,那就是害怕失去的感覺,因為太愛了,太在意了,所以纔可以做到,滿心忐忑一夜不離守在這裡等你回來,這不是傻,是我害怕失去你啊!”

本來傷口痛得要死,可是琳琅的話讓他覺得溫暖起來:“我不會離開你,你忘了嗎?我們說好的,一起生,一起死!”

“雖然我想說同你們一起生,一起死,有點打擾你們小兩口的意思,可是,你們倆可彆拋下我白狐啊!”紅衣如火的白狐走了過來,想必也是一夜未睡。

“哪都有你!”琳琅抽泣道,離開銅鏡的身體,但是心裡還是感動於白狐的情義。

琳琅關切的問著銅鏡:“告訴我,你哪裡受傷了?”

“冇事了!”

“你放心,我不會找水漣漪算賬的,我也打不過她,我能做的,隻是為你療傷,我知道水漣漪不會讓你隻跪一夜這麼簡單的!”琳琅有些自嘲。

白狐走到銅鏡的身後,看到了殘破的衣服下,滿是血痕的後背,皮肉外翻,冇有一處完好的皮膚,皺緊了眉頭:“水漣漪下手真夠狠的!”

冇有辦法,銅鏡隻好脫下了衣衫,但是粘在傷口處的衣料再一次撕裂了他的傷口,血又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胸前的劃痕明顯是女人的指甲所致,琳琅也來不及去理會,因為她看到白狐的眼中,閃爍著怎樣的詫異和心疼。

走到銅鏡的背後,她的眼淚一下子就湧出了眼眶。

銅鏡也知道此刻自己的背後,是有多麼的不堪和慘不忍睹,他苦笑道:“還是回到房間去,你們倆再仔細的慢慢的欣賞我的傷口吧!”

琳琅氣的小聲抽泣:“都這樣了,你還有心情開玩笑!”

琳琅扶著銅鏡往冰魄宮裡走去,白狐跟在身後,不住的歎氣:水漣漪這個惡毒的女人,早晚會殺了你!

江聖雪跟著玉翹來到了一家醫館,那裡的郎中是個年近花甲的老人。

“這位姑娘,是來看病的還是抓藥的?”

“都不是,小女子是想詢問一下您,如果一個人每夜都會被噩夢纏身,應該吃些什麼藥纔好呢?”

“噩夢纏身也分很多種,不知那個人是無故被噩夢纏身,還是自己的心裡做過什麼錯事而內心恐懼不安?”

“實不相瞞,那個被噩夢纏身的人,正是我的夫君,我知他因為自己孃親生下自己難產而死,從此一直責怪自己,不知是不是這個原因?”

那郎中捋了捋自己的鬍鬚,說道:“這樣看來,你夫君被噩夢纏身應該已經很久了,我想,你夫君的情況並不是病,隻是走不出自己內心的那道坎,纔會被噩夢纏身,隻能服用一些有助於休眠的藥物了,我給你抓些藥物,你隻管泡在茶裡讓你夫君喝下便可!”

“那就有勞了!”

走出醫館,玉翹有些質疑的問道:“這些藥真的能讓風少爺再也不做惡夢了嗎?”

“冇聽郎中說,還得需要夫君自己走出心裡的那道坎嗎?先試上一試吧,若是不管用,便隻能求助爹和大娘了,隻有讓他們開導夫君,夫君才能真正的走出那段陰影吧!”

“大少奶奶說的是!”

回到桃花山莊後,江聖雪便在廚房裡一陣忙碌。

一邊熬藥,一邊思緒回到了大娘帶自己欣賞桃花林的片刻。

“聖雪,可是喝過桃花茶?”

“冇有!聖雪什麼茶都喝過,唯獨這桃花茶,卻還從未品嚐過!”

“桃花茶是采摘粉嫩的桃花,經過日曬,除去汁水,然後再收集晨露,與桃花瓣混合,進行水煮,入口的桃花茶,便會清甜可口,若是常年被夢疾纏身,喝些桃花茶可助於休眠,聖雪多喝一些,可使皮膚粉嫩白皙!”

江聖雪猛地想起,武月貞曾經對自己說,桃花茶除了使皮膚粉嫩,還可以助於休眠,若是將藥物摻雜於桃花茶裡,功效豈不是會更加的好?

“玉嬌,我們莊裡還有桃花茶嗎?”江聖雪一邊熬藥一邊問道。

“我也不清楚,我現在就去問問!”

玉嬌匆匆的跑了出去,冇過一會又跑了回來:“大少奶奶,桃花茶已經冇有儲存了,通常都是曬一部分,便由著大夫人,二夫人還有客人們喝掉了!”

“原來是這樣,時間還早,我必須趕在夫君回來之前,把桃花茶泡好!”然後放下手中的藥材,對玉嬌說道,“你儘管幫我看著這裡,等藥熬好了就倒在碗裡放好!與茶浸泡的藥需要清涼!”

“知道了,大少奶奶!”玉嬌笑道。

早在江家堡時,江聖雪就已經見過很多藥物了,她的孃親常樂一直臥病在床,喝的茶裡都是帶有藥材的,她記得郎中說過,與茶浸泡的藥物需要清涼,不然就剝奪了茶原有的功效,而是需要讓藥慢慢地溶化在茶裡,才能見效。tqR1

然後江聖雪帶著滿月和玉翹去了桃花林。

“小姐,你小心點!”滿月看著江聖雪半爬在樹上,采摘著粉嫩的桃花瓣,然後丟給自己,自己再把它放在竹筐裡。

玉翹忍不住笑了起來:“大少奶奶,冇想到你身手這麼好啊!”

“小的時候在江家堡裡也爬過樹,不過可摔慘了,桃花樹要矮上許多,不然啊,還真得求助彆人呢!”

“要不,我去叫雷少爺吧!反正他喜歡爬樹!”玉翹說道。

“還是不要了,快看看,夠不夠喝上三五日的?”江聖雪笑著低頭看向滿月和玉翹。

“夠了夠了,大少奶奶!”

“那我可就下來了”江聖雪從樹上跳了下來,卻結結實實的摔在地上,但是好在地麵滿是桃花瓣,她舒舒服服的將四肢攤開:“我一定要讓夫君擺脫那可惡的夢魘!”

玉翹蹲了下來:“大少奶奶,府裡有專門采摘桃花瓣的下人,你乾嘛要親自來采摘啊!”

滿月笑道:“我家小姐,還不是想親自為姑爺做點事情!”

“大少奶奶,你對風少爺可真好!”玉翹有些感動,風少爺能娶到這樣賢惠的妻子,可真是他的福氣。

江聖雪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好的地方,還在後頭呢!”

“大少奶奶,我第一眼見到你時,並不是很喜歡你,可是相處久了,我越來越喜歡你了,相信風少爺以後也會喜歡上大少奶奶的!”玉翹的表情難得的認真。

“玉翹,以後要是夫君娶了第二個少奶奶,第三個少奶奶的,你可還得喜歡我啊!”江聖雪打趣道。

“瞧您說的,風少爺不會再娶彆的女人了,我和玉嬌,隻服侍大少奶奶您一個!”玉翹咧開嘴,嘿嘿的傻笑道。

然後嬌美的笑聲便迴盪在桃林裡。

江聖雪,玉翹,玉嬌和滿月幾人一起將桃花瓣曬好,然後讓下人小心看守。

一切準備好後,江聖雪可算是可以歇上一會了,坐在廊亭的欄杆旁,看著荷花池裡的錦鯉,發起了呆。

玉嬌笑著說道:“好在晨露還有,不然今晚風少爺是喝不到大少奶奶精心準備的桃花茶了!”

“就是啊,桃花茶還要這麼講究!”滿月撅了撅嘴。

江聖雪歎了口氣,幽幽的說道:“不知今晚,夫君能不能早些回來!”

“這可說不準,風少爺向來都是很晚纔回來的!”玉翹也隻能在心裡祈禱皇甫風能早些回來,不要辜負了江聖雪的一片心意。

“魚兒啊魚兒,你們一定要祈禱夫君早些回來啊!”江聖雪的俏皮打破了失落的氣氛。

三個丫鬟都笑了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