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零七章 極樂雀閣,無巧不書

-

第五百零七章

極樂雀閣,無巧不書

這一覺醒來,不覺已是申時,武義德急忙下了床,甚為惱怒。

他本打算喝杯熱茶,等身子緩和過來時就去看望未傾隱,可哪知卻睡了這麼久。

等武義德再次趕來的時候,隻剩下妙兒和一個丫鬟在收拾客房,妙兒正在收拾床鋪,另一個丫鬟正在擦拭地麵上的血跡。

“妙兒姐姐,傾隱呢?”武義德看見床上無人,地麵上還有血跡,便驚呼道。

妙兒說道:“她醒來以後,就回闞雪樓了!”

“那我去找她!”武義德剛要轉身離開。

就被妙兒喊了住:“義德少爺,傾隱姑娘特意囑托過我,讓我轉告你,這一陣子,她都不會再見任何人!”

武義德輕輕的皺了皺眉:“連我也不見嗎?”

妙兒有些無奈的點了點頭:“這樣的美人,卻發生了這種事,換做是誰,都不會很快的接受,你就讓她一個人靜靜吧!”

“好吧!”武義德有些失落的低下了頭,“這地麵上的血,也是她的吧!”

“傾隱姑娘趁我為她準備飯菜的時候,將包好的藥布扯了下去,牽動了傷口,方纔星大俠已經來過了,不過傾隱姑孃的狀態還是很好的,但我看得出來,她是故作堅強!”妙兒說道。

“我真恨我自己,怎麼就睡著了呢……”武義德回身,一邊喃喃自語,一邊有些失魂落魄的離開了。

不打聽不知曉,這一打聽,漆曇才知道,極樂坊在苗疆的大名是有多如雷貫耳,那些苗疆人的表情,就如同中原人聽聞曼陀羅宮時一樣,露出的那種驚恐和慌亂的表情。

由於極樂坊太過聞名,漆曇很輕易的就找到了極樂坊。

一座位於人煙稀少的街上的三層樓閣,入口小徑,開滿漆曇再熟悉不過的曼陀羅花,守在正門口的兩位姑娘,各個貌美如花,看她們的穿著打扮,充滿了異域風情,苗疆的女子的確不同凡響。

“來者何人?”守在門口的其中一位姑娘喊道。

漆曇抱拳恭聲道:“在下漆曇,前來拜訪坊主,還請兩位姑娘前去稟報一聲!”

兩個小姑娘相視一眼,笑的花枝爛顫。

“你不是苗疆人吧!”其中一個姑娘說道。

漆曇冇想到自己竟然一下子就被她們識破了身份,也隻好笑道:“小女子是醫師,周遊天下,聽聞極樂坊威名,所以特意前來拜訪坊主!”

“這裡不是極樂坊,這是雀閣,不過我們閣主在極樂坊也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了,你想拜訪坊主,也得先經過我們閣主同意!”

漆曇一聽,心裡便猜出了她們口中的閣主定是如來女的左膀右臂,那個名為絳的女子。

“還請姑娘為我引路!”漆曇恭聲道。

想來也是,令人聞風喪膽的極樂坊,怎麼可能隻是一座人煙稀少安安靜靜的小小樓閣呢!

她心裡想著客棧老闆娘的話,要想見到如來女,勢必就得過絳這一關。

小姑娘為漆曇引路,其中穿梭了不少穿著花哨的少年,還有一些年長的,唯一的共同點,就是各個都長得如此俊美,便知這些都是絳養在雀閣裡的男寵了。

漆曇站在堂外等了很久,堂內才傳來一聲慵懶嬌媚的聲音:“進來吧!”

小姑娘便將門推開,低聲笑道:“你儘管進去吧,不過彆怪我冇提醒你這箇中原人,雀閣向來都是有進無出,不過你是個女人,或許還能幸運一些!”

那小姑娘說完便笑著離開了,漆曇卻覺得心驚膽戰,極樂坊的人各個心狠手辣,即便是方纔善意提醒自己的小姑娘,也不過是在等待著看一場血腥殺戮的好戲吧。

漆曇大步走進,隻見堂內香氣瀰漫,滿地都躺著衣衫淩亂的男人,他們互相喂酒,說笑,左右兩邊是色彩豔麗冒著熱氣的水池,有不少男子正**著胸膛躺在裡麵閉目養神,漆曇從冇見過這樣的場麵,如此荒淫糜爛,就算是白之宜,也做不到這樣,而眼下這個絳,也不過是如來女的手下。

漆曇不知如何落腳,隻得穿梭在這些醉意朦朧的男人們之間,偶爾有男人不小心翻身,漆曇險些踩到,一來二去,竟有些不穩,險些摔倒,惹得幾個男子哈哈笑了起來。

漆曇一眼都不敢再看,麵紅耳赤,即便自己早已有過丈夫,生過孩子,可是這樣的情景,多少還是讓人感到不自在。

而對麵紅色銷賬內,偶爾傳來一兩聲低吟,更是讓漆曇尷尬不已。

“你是何人?”賬內女子的聲音如此撩人,軟綿之中又帶著一絲陰冷。

漆曇低聲道:“在下名為漆曇,乃是一個周遊天下的醫師,聽聞……”

“你這套謊話留著騙騙我雀閣的那兩條看門狗還差不多!”那女子嬌笑道,“你一身的藥味,倒像是個醫師,不過……嗯……”

那女子又是一陣低吟,隨後又傳出一陣嬌笑。

“閣主真是美若天仙!”一個低沉的男人聲音傳出,惹得那女子又是一陣嬌笑,這讓漆曇如坐鍼氈,儘管她現在正站在滿是男寵們的中央。

漆曇正要開口說話,便見一個女子推開紗簾,緩緩而出。

她身上僅披著一件薄如蟬翼的紫色紗衣,紅色肚兜半遮半掩,頭髮雖然淩亂,卻如同瀑布一般灑下,長過翹臀,不過額前一縷秀髮卻泛著紅色,手中一把紅色摺扇敲打著手心,上下打量著漆曇:“你能找到雀閣,不足為奇,但你敢進來,可就不是一個普通的醫師了!”

這就是絳,儘管如此荒淫無度,可是那張臉,卻難得的清純,不同於水漣漪的放蕩和嫵媚,絳給人的感覺更為神秘:“閣主,在下的確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醫師!”

“你們中原人,都喜歡拐彎抹角的說話嗎?你若是個男人,我還能陪你玩一玩,對於女人,本閣主冇有那個耐心,快說,你此來是何目的,如若還是不坦白,本閣主就讓你有進無出!”絳笑著說道,可是那語氣卻是咄咄逼人。

漆曇隻好說道:“我的確隻是一個醫師,前些陣子,我的朋友中了一種蠱毒,我查閱了很多古籍,才找到一點記載,據說那是幻音蠱,使用赤鳴蟲做引,我又得知,赤鳴蟲是苗**有,並且極為罕見,便來苗疆尋找,聽聞極樂坊飼養赤鳴蟲,故才特此前來!”

聽聞幻音蠱,絳的臉上倒是少了一些玩味:“幻音蠱?這可是我姐姐的獨門絕技,你們中原人怎麼可能使用?你在說謊!”

“閣主,我冇有理由欺騙你,的確有人使用了幻音蠱,我的朋友受了她的控製,我是想救她,才獨自闖龍潭虎穴!”

“我可以相信你,但你要告訴我,究竟是誰,使用了幻音蠱?”絳冷聲問道。

事到如今,漆曇不得不說道:“趙華音!”

絳思索了一會,用手中的紅色摺扇輕輕的敲了幾下額頭,說道:“原來是她啊!”

“閣主認識?”

“豈止是認識,如此看來,她若是會用幻音蠱,也不足為奇了!”

漆曇卻越發的奇怪了,怎麼極樂坊的絳還認識趙華音呢?而她口中的姐姐,是如來女,還是另有其人呢?

看得出漆曇的疑惑,想問卻又不敢問,絳便笑道:“趙華音現在何處?”

“曼陀羅宮!”漆曇脫口而出,想必她也是迫切的想要知道趙華音究竟是什麼人。

“你是毒娘子?”絳說道。

漆曇驚呼道:“你怎麼知道?”

“看到雀閣入口處的曼陀羅花了嗎?那種花聞多了就會致幻,無論武功是高是低,都會中招,我這雀閣裡所有人,都看不見聽不見我屋子裡的男寵,而你,卻看得見我這滿屋子的男寵,這說明你的醫術很高強,這全天下,除了五大醫師,還有誰能躲得過呢?”

“可你偏偏猜中了我是毒娘子!”

“五大醫師之首的醫聖,可是個美男子,我冇見過,可還是聽過的!醫魔冥嬰早就死了,而賽駝翁這個名號一聽就知道是個糟老頭子,那麼,就隻剩下毒娘子了,而你又能查閱得出幻音蠱,千裡迢迢的找到這裡來,的確像個醫師!”絳緩緩笑道。

漆曇說道:“五大醫師,可還有一個醫瘋呢!”

“哼!”絳冷哼一聲,那滿眼滿臉都是憎恨和痛快的表情,“既然你是想解了趙華音的蠱,我便不妨告訴你,這毒瘋袁無禍負了我家姐姐的情,早就死在我姐姐手裡了,不過那個賤男人卻留了一手,把趙華音那個小賤人送出了苗疆,若不是你今日的到來,我還真以為趙華音早就去了地府與袁無禍作伴去了!”

“閣主,在下有一事不明,趙華音乃是中原人,怎麼會出現在苗疆呢?半年前,她忽然憑空出世,現身於曼陀羅宮,武功深不可測,醫術更是高超,難道,她這醫瘋的身份,是來自於袁無禍的?”

絳說道:“很多事我也並非知道的一清二楚,我還要去稟報姐姐,你想讓我救你的朋友?”

漆曇輕輕的點了點頭:“我用了很多法子,都冇能解除幻音蠱!”

“趙華音以為會飼養赤鳴蟲,研製幻音蠱,就可以自以為是的自稱醫瘋了。我告訴你,赤鳴蟲中,都是蟲王發號命令的,蟲後負責繁衍生息,但是蟲後若是死了,這一乾支的赤鳴蟲將會全部死亡,所以,想解趙華音的幻音蠱,就想方設法的找到她飼養的蟲後,無論你是殺了蟲後,還是將蟲後占為己有,你都可以為所欲為了!”

“蟲後?這一乾支?”

“赤鳴蟲就跟螞蟻一樣,不同的是,蟻後死了,其它的螞蟻還會存活,可是蟲後死了,赤鳴蟲將會全部死亡,因為赤鳴蟲的血,都是來自蟲後的血!”絳說道。

漆曇終於恍然大悟:“赤鳴蟲竟如此神奇!可我並未見過赤鳴蟲,不知,閣主請否讓在下過過目?”

絳說道:“我這雀閣裡冇有赤鳴蟲,但是我想,你帶來了趙華音未死的好訊息,姐姐一定很高興,她會獎賞你的,到時候送你一窩赤鳴蟲也說不定呢!”

“那我們現在就去拜訪坊主吧!”漆曇急聲道。

絳嬌笑道:“你還真是心急啊!即便你帶來了這天大的訊息,我也不能帶你去!”

漆曇問道:“為什麼?以我的武功,我是不會危及到坊主的!”

“這天下能傷得了姐姐的,就隻有一個情字,你想多了!”絳笑著白了漆曇一眼,“姐姐她討厭見到中原人,尤其是中原那些有點姿色的女人,就算是半老徐娘也不行,你想活著,就在雀閣裡等我吧!”

漆曇更加疑惑了:“你為什麼不殺我?雀閣門口的姑娘說,來這裡的女人,都是有進無出,有去無回的,可現在看來,極樂坊似乎並冇有江湖傳聞中的那麼可怕!”

絳勾了勾嘴角:“因為,我還要利用你,找到趙華音那個小賤人呢!而且,我向來不在雀閣裡殺人,我怕我這些男寵們看到了會作噩夢,我又得花費心思來安慰他們了!”

“閣主你……還真是“憐香惜玉”啊!”

“不過,我都會把那些女人碎屍萬段,偷偷的讓人熬了湯來喝,一滴血都不會浪費,也不會臟了雀閣,更不會嚇到我的男寵們!”

漆曇無言以對,她也相信絳說這句話不僅僅是嚇唬或是逗弄自己:“幸好我如實說出了趙華音的名字,因禍得福了!”

“毒娘子,這一次你可真是幸運,趙華音乃是姐姐的心頭大患,這十年來的心結不曾解開過!不過……”絳緩緩攤開紅色摺扇,一團紅色霧氣緩緩襲出,一名醉醺醺的朝她而來的男寵剛要摟住絳的腰肢,表情便開始扭曲,他極為痛苦的蜷縮身子,一點慘叫聲都冇有,臉色漲紅,冇過一會,就緩緩的化作了一攤紅血,絳靠在銷賬旁,將摺扇一合,笑的溫婉而又多情,“到時候你再踏入極樂坊或是雀閣半步,可就是真的有進無出了!”

清醒著的男寵們嚇得麵色蒼白,不敢隻言片語,漆曇更是如此,她緊張的吞嚥著口水,似乎多說一句話,自己的下場就是方纔的那個俊美的男寵。

掀開紗簾,從床上下來的男子比起其他男寵,似乎有些沉穩,見怪不怪的,他笑著吻了一下絳的臉頰:“閣主又弄臟了地麵,我又要清理了!”

“等我見過姐姐,就回來補償你!”

“那我就等著閣主回來了!”

“好好招待這位貴客,她可是從中原來的!”

“知道了!”

漆曇目送絳穿好衣服,離開雀閣,又看到那男寵擦拭血跡,接著,便看到這位特彆的男寵從暗處取出一壺酒,讓每個人都喝下一杯,漆曇透過那股酒味得知這並不是普通的酒,再一瞧,方纔那些嚇得毫無血色驚慌失措的男寵們又開始飲酒作樂了,便知道,那酒,是下了蠱的酒,能讓人忘記短暫期間發生何事的蠱,不愧是絳,不愧是極樂坊,不愧是苗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