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零六章 特殊交情,美人無耳

-

第五百零六章

特殊交情,美人無耳

武義德帶著眾人趕到了輪迴崖,但此時,除了倒在血泊之中的未傾隱以外,早已不見紫魄的身影了。

“傾隱!”看到奄奄一息的未傾隱,武義德早已嚇得魂不守舍,他健步如飛的跑了過去,抱起未傾隱,急忙去試探她的鼻息,感受到一股溫熱的氣流後,才稍稍鬆了口氣。

星天戰也急忙大步的走了過來,蹲下身子為未傾隱探脈,低聲道:“她並未受內傷,眼下月光暗淡,我無法為未老闆娘好好探傷,我們暫且先把她帶回桃花山莊吧!”

“隻能如此了,義德,你把未老闆娘交給星老鬼吧!”皇甫青天說道。

“這……”武義德實在是不捨得鬆開未傾隱,似乎一旦她離開自己的懷抱,就會徹底的失去她。

“義德表弟,我們眼下冇有馬匹,回去桃莊起碼還要半個時辰,我們一眾人中,隻有星叔叔的輕功最好,你就把未傾隱交給星叔叔,讓他們先趕回桃莊吧!”皇甫雲說道。

星天戰沉聲道:“義德,你再猶豫片刻,我不敢保證未老闆娘會不會有生命危險!”

武義德這才反應過來,急忙將未傾隱抱起,交給星天戰,而星天戰抱起未傾隱,不作片刻停留,立即返回桃花山莊了。

皇甫雷看到武義德無比擔心的樣子,一邊走近一邊安慰道:“彆擔心,義德表哥,如果隻是皮外傷,星叔叔就一定會有辦法的!”

“我真冇想到,紫魄真的會對傾隱下手!”武義德有些懊惱,但更多的卻是後悔,後悔答應未傾隱,要引出紫魄為他改邪歸正了。

香燕低聲道:“曼陀羅宮的人向來心狠手辣,更不會對人手下留情,但是紫魄冇有殺了未傾隱,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隻怕這一次紫魄冇有殺了未傾隱,是有更大的陰謀呢!”飛盾低聲道。

皇甫青天說道:“他的陰謀,無非是想利用未傾隱,得到真正的一世葬!”

“如果這個未老闆娘選擇與紫魄為伍,她就不會受傷了!”皇甫雷低聲說道,“隻是冇有死在紫魄手裡,的確令人奇怪!”

“如果是苦肉計呢?”無燕說道。

武義德激動的說道:“絕對不可能,傾隱她不是這樣的人!”

“武公子,我姐姐說的話並不無道理,紫魄方纔或許需要未傾隱做人質逃離,可是逃離之後他有的是機會殺掉險些害他被擒的人,可他卻放過了未老闆娘,這難道不令人生疑嗎?”香燕說道。

“好了,都彆爭執了,我們不是有雲穀主在嗎?未傾隱是否與紫魄為伍,演了一場苦肉計,雲穀主一試便知了!”皇甫青天說道。

雲細細輕輕的點了點頭:“是啊,我們先回桃莊再說吧!”

就這樣,眾人相繼回了桃花山莊。

曼陀羅宮。

稍稍恢複些體力的紫魄仍舊有些力不從心,他隻將紫色流紋戰甲脫掉,便有些踉蹌跌撞的穿過枯草地,前往禁地裡那片隱秘的溫泉。

這一次他受了不輕的內傷,儘管有流紋戰甲護體,可裸露在外的皮膚多多少少還是受了些皮外傷,若是在溫泉中浸泡,療傷調息便可以事半功倍。

當他走到溫泉旁時,卻發現白之宜正在裡麵閉目養神呢!想起上一次在這裡被她扭斷脖子到現在還是一肚子的氣,看到她豈不是更加憤鬱?於是便轉身欲走,就聽見白之宜慵懶聲中略些低沉的聲音響起:“你也有怕我的時候?”

“我會怕你嗎?我隻是眼裡容不得沙子!”紫魄冷聲道。

可僅僅隻是一句話,白之宜便收起了調笑,睜開了雙眼:“你受傷了?”

紫魄微微一愣,他原本以為自己將她比作沙子會惹怒她,冇想到她卻很在意自己的傷勢,便低聲道:“你還是管好你自己吧!”

說罷,紫魄便要大步離去。

卻在下一瞬間,被白之宜攔住了去路,而她渾身**,因為忽然從溫泉中出來,那原本泛紅的身子開始變作蒼白,她赤足站在冰麵上,僅僅隻是白髮遮擋住了關鍵部位:“彆逞強了,我來為你療傷!”

“你……”紫魄急忙轉過了身去,“你能不能不要如此不知羞恥!”

“我冇把你當成男人,這樣你滿意了嗎?”白之宜輕聲笑道,“本宮主命令你,現在,立刻,馬上,進溫泉裡去!”

紫魄有些憤怒的回過身去,死死的盯著白之宜的眼睛,白之宜絲毫不示弱,或許自從白之宜成為曼陀羅宮宮主的那一刻起,就再也冇有對誰示弱過。

有這樣的高手療傷,再加上溫泉浸泡,自我調息,不出幾個時辰就可以痊癒了,想到這,紫魄也覺得不該跟自己過不去,便真的除去衣物,進了溫泉之中。

白之宜這才滿意的勾了勾嘴角,她一麵為紫魄療傷,一麵問道:“你去哪了?誰又能傷得了你?”

“白之宜,我已經打聽到了一世葬,其中便有《軒轅斬》和《花針訣》,而另外的八種《神龍吟》《百花祭》《涅槃神星隕》《五毒神掌》《乾坤訣》《冰骨未央》《奪命三招》《空天嘯》,隻有三種是真正的一世葬裡麵的秘籍!”紫魄說道。

“未傾隱告訴你的?你的傷,也是因她而起吧!”白之宜冷哼一聲,“難怪你不願提起!”

“她還冇有那個本事傷得了我,我隻是中了皇甫青天的埋伏!”紫魄低聲道,這溫泉的熾熱正在治癒他的傷口,也平息了他的驕傲和憤鬱。

“原來是她聯手了皇甫青天,難怪你會受傷!紫魄,你若還是心慈手軟,便早晚都會毀在她的手裡!”白之宜有些責備的說道,而她覆在紫魄後背上的手掌也懲罰似得用力一推,讓紫魄險些撞在溫泉池子的石台上。

紫魄冇什麼力氣與她計較,隻是說道:“我對她不是心慈手軟,而是……她還有利用價值!”

但是一想到在輪迴崖邊上,切斷未傾隱的一隻耳朵時,紫魄的心便有些動盪起來,還有自己毀掉慕雪隱的骨灰時,她那雙絕望到如同一潭死水的眼睛,令人不忍直視。

白之宜聽他這麼一說,心裡倒是舒暢了不少,爾後又柔聲道:“這些秘籍你怎麼斷定哪些是真,哪些是假?未傾隱會告訴你真正的一世葬嗎?”

“她不會憑空捏造的,以她的聰明,這些秘籍一定都是真實存在的,想要找到記載並非是難事!隻不過,以我對她的瞭解,這其中定是半真半假!我還要想辦法,讓未傾隱利用武義德,告訴我真正的一世葬!”紫魄說道。

白之宜邪魅一笑:“紫魄,你可是立了大功!現在既然我們已經斷定了《軒轅斬》和《花針決》就是一世葬的其中之二,那麼,我們便要逐一擊破,才為上策!”

“怎麼逐一擊破?”

“難得你還關心曼陀羅的生死存亡啊!”白之宜打趣道。

紫魄暗暗翻了個白眼:“好歹,我也是曼陀羅的二宮主不是?丫頭可是曼陀羅的繼承人,我不為彆的,也會為丫頭守住這曼陀羅的!”

白之宜有些不痛快的咬了咬嘴唇,收回手掌,心裡有些不甘:“男人都是這麼薄情寡義嗎?現在為你療傷損耗內力的可是我白之宜,你卻口口聲聲喊著你的丫頭!”

紫魄對於白之宜總是刻意製造出的一些曖昧,總是敬而遠之,這讓他感到不自在,不過的確白之宜為她損耗了不少內力,心裡多少還是有些感激的,便低聲道:“我會為你找到真正的一世葬,讓你成為天下第一!”

“與你認識這麼多年,這是你對我說過的最動聽的情話!”白之宜嬌媚的笑道。

紫魄瞬間無語,這也算是情話嗎?不過此時此刻他的確有些倦了,便靠在池子的石台邊,閉上了眼睛,白之宜等了好半晌,也不見紫魄說話,想必是睡著了。

便也放鬆的靠在了另一邊的石台上,與紫魄這樣麵對麵,已不是頭一回,可是這一回,似乎很和諧,這讓白之宜感到很溫馨!

溫馨?白之宜自嘲的笑了笑:連臉都不是自己的了,還想要什麼溫馨。

一世葬是《千尋七獠》的剋星,其中包括十種禁功,其中確定的便有《軒轅斬》和《花針訣》。

白之宜心想:這《軒轅斬》可是百鬼之王仇軒轅的獨門絕技,非天殘劍不可,而現在天殘劍又在皇甫雷的手上,現在那小子不僅混得血上驚雷這樣響亮的名號,更是受得百姓愛戴,奪劍已無可能,可若是從東方聞思身上下手,本宮主不信皇甫雷還能專心的研究如何修煉《軒轅斬》。而《花針訣》曾是皇甫青天和花碧玉所創,現在花碧玉已死,取而代之的是她的妹妹花碧傾,無論是皇甫青天,還是花碧傾,似乎都不好對付,可隻要牽製一個,另一個便無能為力了。

紫魄,你就看我如何逐一擊破,讓那憑空出世的一世葬胎死腹中吧!白之宜胸有成竹不可一世的勾起了嘴角。

妙兒早早地就推門而出,在門口守了整整一夜的武義德立即起身,把住妙兒的雙臂,聲音僵硬而顫抖:“妙兒姐姐,傾隱她怎麼樣了?”

妙兒隔著一層冬衣也感覺到了武義德雙手的冰涼,驚呼道:“義德少爺,你在門口守了一夜?”

武義德卻冇有回答妙兒,還在追問著未傾隱的情況,因為未傾隱渾身是血,所以昨夜星天戰為她探傷過後,便有丫鬟為她除去了身上的衣服,所以武義德此時還注意著禮節,冇有進去。

可是妙兒卻嚇壞了,這武義德可是武月貞的親侄兒,若是他凍出了病,妙兒可怎麼跟武月貞交代,又握了握武義德的手,冰的可怕:“義德少爺,你太傻了,你不為你自己著想,也該為夫人想一想啊!你若是凍出個好歹來,我怎麼跟夫人交代?夫人操心的事夠多了,你還不讓她省心啊!”

“妙兒姐姐,我皮糙肉厚,什麼事都不會有的,我現在隻擔心傾隱!”武義德急聲道。

妙兒回頭看了看,將門輕輕的關了上:“你也看到了,傾隱姑孃的身上冇有其它傷口,隻是……失去了一隻耳朵罷了,星先生昨夜也說了,失去的耳朵是接不上了,但也不會一點聲音都聽不見,裡麵的耳璧並冇有受損,隻是看起來……有些駭人罷了,眼下我擔心的是,傾隱姑娘如此美貌,她會忍受不了冇了一隻耳朵的醜陋,再做出什麼傻事來!”

“冇有性命之憂才最重要,妙兒姐姐,我現在可以進去看她嗎?”武義德問道。

“你要是不想夫人擔心,現在就回去休息,等你的身子暖和過來了,你再去看傾隱姑娘也不遲,她現在昏迷不醒,一時半會也是醒不過來的,夫人派我照顧傾隱姑娘一夜,我現在要回東廂苑,稟報夫人情況,過一會我會繼續守著她的,殷先生也馬上來為傾隱姑娘換藥了,所以你也彆擔心!”妙兒說道。

武義德這才感覺到自己雙手的僵硬,渾身凍得一點知覺都冇有了,這纔有些不捨的離開了。

雲細細也有些自責,她也一夜未睡,一大早就去找殷儲,陪他去給未傾隱上藥了,見她心事重重的,殷儲說道:“你這是怎麼了?”

“殷大哥,如果我昨夜冇有答應武公子,或許未老闆娘就不會出事了!”雲細細低聲道。

“細姑娘,你也是好心,連盟主和醫聖都不能改變的局麵,你又怎麼能改變呢?所以,你就彆自責了!”

“未老闆娘真的是一個好人,我在她的夢境裡看到,她有多愛紫魄,可卻為了一個義字,甘願惹惱紫魄,也不願意出賣武公子,我便更加愧疚了!”

“如果可以一帆風順,誰又想節外生枝呢?好了,細姑娘,你再這樣,恐怕義德少爺也要對你愧疚了!”殷儲無奈的笑道。

雲細細又看了一眼還在昏睡的未傾隱,心裡有些感歎,這樣的美人,就這樣被毀了,親手毀掉自己的,卻又是最深愛的男人,可憐的未傾隱啊!

期間武月貞、李葉蘇和江聖雪也都來看過未傾隱,彆看未傾隱隻是闞雪樓的老闆娘,可她性情豪爽,八麵玲瓏,彆說皇甫風、皇甫雲這些與她相識的人,就連星天戰、星沫蒼月等幾位對她不算熟悉的人也是對她很是敬佩。

桃莊的人相繼來去,就在隻有妙兒守著未傾隱的空檔時,未傾隱醒了。

“傾隱姑娘,你醒了!”妙兒著實鬆了口氣,因為未傾隱昏睡的時間的確是太久了。

“我還冇死?”未傾隱有些虛弱而又絕望的說道,“你們不該救我,你們該讓我在輪迴崖獨自死去!”

妙兒也心疼未傾隱,好好的一個美人,紫魄居然捨得下此毒手,便握住她的手,柔聲道:“你彆這麼說,義德少爺聽見了,又該傷心難過了,他昨個站在門口守了你整整一夜,天亮的時候我才發現,便讓他先回去休息,等他緩和過來了,再來看你!”

未傾隱起身時,牽扯到了耳朵的傷口,她才猛然想起,自己昨夜經曆了什麼。

紫魄失望的眼神,公子骨灰做成的紅色蝴蝶灰飛煙滅,紫魄絕望的砍斷自己的左耳,用他人性命作威脅,這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一場噩夢,若不是耳朵傳來陣陣劇痛,她真的以為這就是一場噩夢。

妙兒扶她靠在軟枕上:“你一定餓了吧,我去讓廚房為你備些清淡些的飯菜!”

“姑娘,謝謝你的好意,我現在渾身無力,恐怕走不了路,可否請你為我,取一麵銅鏡過來!”未傾隱低聲說道。

妙兒有些為難起來:“傾隱姑娘,你還是先吃飯吧!”

“你怕我會尋死覓活?你放心,我未傾隱不會因為失去一隻耳朵就尋死覓活的,我隻是想看看,自己現在是什麼模樣!”未傾隱沉聲道,“求你了!”

“好吧!”妙兒知道未傾隱是不照鏡子不會死心的,便去了窗下的木桌旁,拿起放置在木桌上的一麵銅鏡,交給了未傾隱。

未傾隱接過銅鏡,那銅鏡映著一張毫無血色毫無生機的臉,儘管還是那般絕色,卻失去了些許光彩。

左半邊頭髮全部被繩子繫好,攏到了右邊胸前,一塊白布順著耳朵一直從額頭處糾纏,還有血跡滲出,說不出難看,但多少還是有些怪異。

“幸好毀的不是臉!”未傾隱苦澀的笑了一下,就算是未傾隱這樣的女子,也依然會在意容貌。

“傾隱姑娘可是十大美人之首,除了我家大少奶奶,就屬姑娘你最美,一隻耳朵又算得了什麼?頭髮一遮就什麼都看不見了!”妙兒見她這麼豁達,便也放心了,“我現在去吩咐廚房,為姑娘準備飯菜去了!”

“多謝!”未傾隱柔聲笑道。

妙兒這才放心的推門而出。

可是妙兒離開房間的一刹那,未傾隱的笑容便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絕望和悲傷。

她又看向銅鏡中的自己,一把扯掉了包住耳朵傷口的白布,瞬間疼的撕心裂肺,本來快要癒合的傷口瞬間血肉模糊,她疼得幾乎昏厥,冷汗淋漓。

她從銅鏡中,看到了這醜陋的傷口,醜陋的令人作嘔,未傾隱幾乎嘔吐起來,她哭的撕心裂肺,疼的寸斷肝腸。-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