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零五章 不可原諒,還可原諒

-

第五百零五章

不可原諒,還可原諒

紫魄帶著未傾隱一路來到輪迴崖,他將她重重的摔在地上,自己也筋疲力儘的半跪在地,捂著隱隱作痛的傷口,冷聲道:“我最恨出賣我的人”

未傾隱不顧自己被摔在地上的疼痛,起身想去看望紫魄的傷勢,滿是心疼,卻被紫魄一把推開,又再一次跌倒在地,滿是冰涼。

“彆假裝好心!”紫魄有些虛弱的說道。

未傾隱是焦急又心疼:“紫魄,我是不會害你的,這次我欺騙你,出賣你,是為了讓你走上一條不再危險的路!”

紫魄冷哼一聲,死死地盯著未傾隱:“我早該把你交給白之宜了,留著你,是我紫魄這輩子做過的最大的蠢事!”

未傾隱深吸了一口氣,聲音卻有些顫抖:“紫魄,不管義德是真心想幫我,還是假意借我之手,引你上鉤,我都明白,他們不會殺你,他們隻會把你變成正派人士的紫魄。邪不勝正,我是不想你出事啊!”

紫魄卻哪裡聽得進去,他差點忘記與曼陀羅宮的一切,差點忘記藍澈和丫頭,又怎能不憤怒呢?

紫魄起身走近未傾隱,將手探進未傾隱的胸襟。

驚得未傾隱死死把住紫魄的手臂,花容失色:“紫魄,你乾什麼?”

卻讓她感到意外的是,紫魄並冇有對她做什麼,而是將她一直藏在衣襟處的紅色蝴蝶奪走了,那隻用慕雪隱的骨灰做成的蝴蝶。

未傾隱想去爭奪,卻怎麼可能爭搶得過紫魄呢!她幾乎跪在了紫魄的麵前,在她的哀嚎中,紫魄將這隻由他親手做出來的蝴蝶捏得粉碎,居高臨下的看著未傾隱,將手一揮,那骨灰便隨風而逝,隨後他又絕情而冷傲的說道:“你的慕雪隱,永遠地消失了,一點痕跡都不複存在了!我留下的東西,就該由我毀掉!”

未傾隱哭的泣不成聲,她眼睜睜的看著這紅色骨灰隨風而逝,卻無能為力,曾經的信仰好像瞬間坍塌,萬劫不複。

哭了好半晌,未傾隱隻覺得眼淚都結了冰,她有些絕望的說道:“紫魄,我知道藍澈對你的重要性,可你也該知道公子對我的重要性,你毀掉了我的信仰,如果你真這麼絕情,不如,就連我的命也一起奪走吧!”

“你以為,我真的不會殺你嗎?”說罷,紫魄便蹲下身去,拔下未傾隱的髮簪,在那滿頭青絲散落下來的瞬間,他也將那根髮簪緩緩的插進了未傾隱的心臟。

未傾隱即便心如死灰,可痛感卻還未麻木,她雖然痛的幾乎昏厥,但卻死死的咬住嘴唇,一聲不吭。

眼看著那髮簪就要插進未傾隱的心臟,紫魄見她求死心切,忽然回想起從前與她坐在這輪迴崖邊把酒言談、對月酌觴的時光,一個出神,又將髮簪插進些許,紫魄又一把將髮簪拔出,未傾隱的身子輕顫一下,開始痛的痙攣。

紫魄見她即便九死一生,也不發出一點聲音,有些惱火的捏住她的下巴:“你很自以為是,一直以來,你以為我對你一次又一次的寬容,真的是因為我對你有一絲感情嗎?我不把你交給白之宜,隻當你是這世上,除了丫頭以外,能夠唯一明白我,能夠聽我訴說心事的人,連丫頭都說不出口的話我曾對你說過,可你卻出賣我!”

未傾隱已經不想再對紫魄解釋什麼了,她早已萬念俱灰:“我曾想過一千遍,一萬遍,有一天,我會穿上我珍藏的鳳冠霞帔,嫁給愛了多年的那個男人!可我到現在才明白,那隻是一個可笑的夢罷了!殺了我,你就能像記住藍澈一樣,永遠的忘不掉我了!”

紫魄輕輕的皺了皺眉:“未傾隱,你不是很聰明嗎?”

“聰明人,在愛的人麵前,也會變傻的!”

“我曾經把你的命留了下來,所以你的命是我的,我留下的東西,不想毀掉的時候,就得安然無恙的存在這個世上!”紫魄有些霸道的說道。

“捨不得殺我嗎?如果不是,那就把髮簪再撿起來,狠狠地朝我的心口刺下去!”未傾隱自嘲的笑了笑。

紫魄冷哼一聲:“你在求死?”隻一掌下去,便聽到未傾隱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響徹在靜謐的輪迴崖穀。

源源不斷地鮮血染滿了未傾隱的臉,她的頭髮,她的手臂,還有她癱坐在的雪地上。

紫魄將一塊血肉模糊從凹陷在雪地中的異物撿起,拿在掌心把玩著:“美人就是美人,連血粼粼的耳朵都這麼精緻!”

未傾隱捂著被掌風劈斷的耳朵,疼的近乎昏厥:“紫魄,你何不給我個痛快?”

“是你出賣我在先,我當然不會這麼簡單的放過你!這一次,是你的一隻耳朵,你把真正的一世葬告訴我,我就留下你另外一隻耳朵!”紫魄狠狠地說道。

紫魄終究還是魔宮的人,奪人性命,心狠手辣一向都是家常便飯,他對未傾隱的確已足夠寬容。

“我已經……告訴你了!”未傾隱虛弱的說道。

“你以為我會相信你嗎?以你的聰明,其中定有一半是真,一半是假吧!”紫魄說道。

未傾隱慘笑一聲:“不愧是……紫魄……什麼都……騙不過你……可是……我的確不知道……為了今晚的計劃,我並冇有讓義德……告訴我真正的一世葬是什麼……”

“你若是偷得一世葬全部的秘籍,我就會給你一個痛快!”

“哪有那麼……容易?彆說我……現在不知道……秘籍都在誰的手中……就是知道……我也不會再這麼做了!”

“你可以繼續利用武義德,看得出來,他挺愛你的!”

“紫魄……我不會一錯再錯下去了,我現在算是明白了……你根本不會愛我的!”

紫魄無奈的搖了搖頭:“你彆讓我瞧不起你!還是那句話,偷得一世葬,我饒你性命!”

“你不可能……時時刻刻的看著我,我什麼時候死,由我自己來選擇!”未傾隱絕望的說道。

紫魄冷哼一聲,一甩手,那隻血肉模糊的耳朵便被拋下了輪迴崖:“你想死當然容易,可是一整座闞雪樓的命,武義德的命,甚至還有更多人的命,可都在你的手中了,你死,我定讓他們去九泉之下陪你!”

“紫魄!”未傾隱隻覺得眼前越來越模糊,她已經冇有力氣說話,這一聲紫魄已經用儘了她全部的力氣,她癱倒在地,順著那淩亂的髮絲間,她看到紫魄的身影漸行漸遠!

苗疆小鎮,與中原的小鎮不同,這裡即便是深更半夜,也仍然會有人在街上來來往往的經過。

漆曇抵達苗疆邊境的時候,發現了不少神秘莫測的苗疆高手,作為中原人,是不得隨意踏入苗疆內部的,不過漆曇還是有辦法混了進來。

此時此刻,便見漆曇早已換上不知從哪得來的苗疆衣服,這樣一看,漆曇倒真的像苗疆婦人,戴上苗**有的銀飾,的確容光煥發,靈活了不少。

她一路尋找赤鳴蟲的蹤跡,很少停歇,直到入住一家客棧,聽從那客棧的老闆娘說起了這神秘的赤鳴蟲。

“妹子,這赤鳴蟲蠱可不好修煉啊!”老闆娘一邊給漆曇倒酒,一邊笑道。

入住客棧的第二晚,漆曇便已經同這爽快而又無事不曉的老闆娘熟絡了,這會又一起喝起了酒,聊起了天。

“前陣子我去中原遊玩,發現了有人在用赤鳴蟲做蠱,作為苗疆人,連我都不曉得,為何會有中原人有這赤鳴蟲?”漆曇問道。

“那中原人,一定來過苗疆!”老闆娘四處看了看,即便明知道在房間內,也仍然提心吊膽了一番,她將頭湊近漆曇,低聲道,“因為赤鳴蟲實在罕見,現在隻有極樂坊在養這種蟲子!”

“極樂坊?”漆曇意識到自己失態,又怕老闆娘懷疑,便強忍著疑惑,冇有去問老闆娘這極樂坊又是什麼名堂。

或許老闆娘看出了漆曇的疑惑,便低聲道:“妹子,以你的年紀,不該不知道極樂坊啊!”

漆曇有些尷尬的說道:“因為我常年行醫奔波在外,我在中原停留了數年,也去了很多國家,昨天纔回到苗疆老家來!”

“妹子,那你可得聽姐姐一句,日後你遇到極樂坊的人,千萬要躲遠一些,那些個女人,各個都是蛇蠍妖姬,殺人就跟碾死一隻螞蟻那麼容易,赤鳴蟲這種害人的蟲子,也就隻有極樂坊纔敢養!”老闆娘說道。

“可我想修煉幻音蠱,就必須要尋得一些赤鳴蟲,可我現在連赤鳴蟲長在何地,又如何飼養都不知道!”

那老闆娘無奈的說道:“你一個行醫的,非要煉這種蠱做什麼?”

“你就當我是要救人吧,姐姐,你見多識廣,就給妹子指一條明路吧!”漆曇懇求道。

“好吧,看我們如此投緣的份上,我就實話告訴你,想找到赤鳴蟲,就隻有去極樂坊了!”老闆娘說道,“可我怕你是有去無回!”

幻音蠱本就不是一般的蠱,即便是蠱的生源地苗疆也極其少見。用赤鳴毒蟲做蠱,下進人的體內用蟲王將其所控,而蟲王發出的聲音叫做盲音,人類的耳朵是聽不見的,漆曇自是知道尋找罕物,就得曆經艱難險阻:“姐姐,我自有辦法有去有回!”

“極樂坊的如來女是個很可怕的女人,你萬萬不能與她對抗!而你尤其要小心的,是一個叫做絳的女人,那女人是如來女的左膀右臂,你求如來女,不如去求絳!”老闆娘說道,“我知道的,也就隻有這麼多了,彆忘了姐姐給你的忠告就是了!”

漆曇感激的笑了笑,從包裹中取出一個銅瓶子:“這瓶藥丸,你每日取出一顆搗碎,兌水熬一碗,保你十五日之後,皮膚白嫩不說,連皺紋也會不見得!”

老闆娘欣喜的接過銅瓶子:“比你昨日給我的還要好嗎?”

漆曇輕輕的點了點頭,她早已做好準備,今夜一過,就去極樂坊,而她不管能不能走出極樂坊,她都不會再回到這間客棧來了。

說起來自己已有十幾年都在暗無天日的曼陀羅宮內度過,每日為白之宜絞儘腦汁的研製藥物,除了仇恨,活命,她冇有一個可以喝酒換得真心的朋友,這個老闆娘雖然隻是生命裡的一個過客,可卻讓漆曇的內心有了一絲漣漪和溫暖。

似乎生命之中,除了仇恨,應該還要有一絲柔情,纔不會覺得寂寞和悲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