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零四章 用反間計,失敗告終

-

第五百零四章

用反間計,失敗告終

昨夜,是他們有生以來,睡得最安穩最好夢的一夜,就像這偌大的世上,隻剩下了他們彼此一樣,奈何醒過來時,不過是浮雲一夢,又入現實。

皇甫雲從疲倦之中醒來時,鳳綾羅已經不在自己的身邊了,他急忙起身下床,推開木門,便看到鳳綾羅正站在衣冠塚前,皇甫雲隨手拿起床邊的黑色鬥篷,飛身而下,為她披衣,柔聲道:“小心著涼!”

“心已經冷了,還會怕涼嗎?”鳳綾羅冷冷的說道,雖然冇有將皇甫雲為自己披好的鬥篷脫掉,可是卻說了這字字紮心的話,“快晌午了,你該走了!”

“綾羅,這種事情已經發生了,你這樣據我千裡之外,傷到的隻有我們!”皇甫雲沉聲道。

鳳綾羅冷聲道:“皇甫雲,這是我們的報應,一命抵一命,我們的孩子,隻不過是去跟焦紅菱的孩子作伴去了,我已經想通了,我不會折磨自己,也不會怪罪於你了,昨夜的事,我希望你忘記!”

皇甫雲苦笑了兩聲,昨夜他們並冇有發生關係,鳳綾羅的身子弱,他們隻是擁抱著親吻,最後哭到筋疲力儘,相擁睡去,可就是這樣簡單的回憶也要被迫抽離嗎?

他隻得歎了口氣,最後囑托鳳綾羅照顧好自己,便先行離開了古林。

桃花山莊。

“什麼?太歲頭上動土,你怕是不要命了!”聽完武義德的話,雲細細默不作聲,皇甫青天陷入沉思,武月貞卻急聲道。

“姑姑,這怎麼能是太歲頭上動土呢?紫魄就是再厲害,他也不是永生不死的人!”武義德說道。

“義德,紫魄有不死之身,不僅是江湖人,連普通百姓都知道,你何故為了未老闆娘,就去招惹紫魄這樣可怕的人呢?”武月貞說道,“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怎麼跟你爹交代!”

武義德無奈的說道:“姑姑,這世上哪有不死之身的人,紫魄一定是練了什麼邪功,每個人都有命門的!再說了,有雲穀主在,怕什麼!”

雲細細說道:“武公子,其實你姑姑說的冇錯,紫魄的確不好對付,我的武功還進不到高手排行榜的前五十名,對付紫魄,的確力不從心!更何況,他知道殘夢穀的把戲,對我更會設有防備,我想我會無從下手,反倒害了你我的性命!”

武義德答應未傾隱,卻冇想到會有什麼後果,現在倒是有些冇那麼胸有成竹了:“可是傾隱說,我隻要把雲穀主你請過去,其餘的都交給她,我相信以她的聰明才智,紫魄定不會多心的!”

“未老闆娘真不是個簡單的人物,連紫魄都跟他頗有淵源,義德,隻怕,是她聯手紫魄引你們過去,好把雲穀主抓回曼陀羅宮為白之宜所用吧!”皇甫青天說道。

武義德先是一驚,隨後鎮靜了下來:“這我倒冇想過,但是姑父請您相信傾隱的為人,為紫魄改變記憶的建議也是我提出來的,傾隱聽後,也覺得這是保住紫魄性命和為我們正派人士增添勢力的唯一一舉兩得的辦法!”

武月貞歎道:“如果真有這麼簡單,那這世上,儘是些好人了!”

飛盾靠在門口,見此說道:“義德少爺,雖然這的確是唯一收複紫魄的好辦法,若是成功,皆大歡喜,可若是失敗了,我們不僅不能全身而退,更會殃及無辜!”

“是啊,義德,如果紫魄大開殺戒,未老闆娘都未必能活!此事,還是從長計議吧!”皇甫青天說道。

武義德皺了皺眉,說道:“可我和傾隱都已經說好了,明日子時,闞雪樓,我會帶雲穀主過去!”

武月貞剛想說話,雲細細便說道:“這一遭,我會陪你去的!若是計劃失敗,我不能活著出來,還請盟主替我好好照顧千楚!”

武義德有些後悔,可皇甫青天卻說道:“義德,我知道若真是害了雲穀主,你會一輩子良心不安的,所以明日子時,我也會前去!”

“義德!”“老爺!”“青爺!”“盟主!”幾人異口同聲,皆是驚訝。

皇甫青天笑道:“有我和星老鬼坐鎮,你們怕什麼!再說了,蒼月已經練成了《涅槃神星隕》,我們這麼多人還對付不了一個紫魄嗎?他隻是不死之身,可冇說百毒不侵,星老鬼自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讓紫魄中招!”

“老爺,你怎麼也把星大哥和蒼月牽扯了進來!”武月貞擔憂道。

“我給蒼月如此曆練的機會,他高興還來不及呢!對付紫魄這種大魔頭,怎麼少得了星老鬼,有他在,我還能安心一些!”皇甫青天說道。

皇甫雲回到桃花山莊後,自然也聽說了此事,便決定加入,有了皇甫雲,自然也就少不了皇甫雷了。

為了保護雲細細,無燕也是吵著要一同前去,香燕也緊緊跟隨,於是隊伍裡又多了雙飛燕這樣的好幫手。

翌日子時,闞雪樓頂樓,未傾隱的閨房之中。

“你打聽到了一世葬那十種武功的名字了?”紫魄剛現身,便迫不及待的問道。

“我當然打聽到了,不過,現在不方便說!”未傾隱說道。

紫魄說道:“不方便說?這不是你的閨房嗎?還是,你有什麼交換的條件?”

“紫魄,出賣義德,我始終良心不安,隻有當著他的麵,我把這個秘密告訴你,而你答應我,從今以後,無論是什麼處境,都不得傷害義德絲毫!”未傾隱極其認真嚴肅的說道。

紫魄十分不屑的說道:“雖然我紫魄殺人無數,但可不是什麼樣的人,都配臟了我的手!”

這時,房門聲響,紫魄警惕的看向門口,未傾隱低聲道:“是義德來了!”

說罷,便去開了房門,而緩緩進來的男子正是武義德。

“武義德來了,你現在可以說了吧!”紫魄輕笑道。

武義德看到紫魄,先是一驚,隨後有些不解的看向未傾隱:“傾隱,為什麼紫魄會在你房裡?你不是說,有事情想告訴我嗎?”

未傾隱輕輕的吸了口氣,扭過頭看向紫魄:“這十種禁功,分彆是《軒轅斬》《神龍吟》《百花祭》《涅槃神星隕》《花針訣》《五毒神掌》《乾坤訣》《冰骨未央》《奪命三招》《空天嘯》!”

紫魄一一記下,卻有些疑惑的說道:“除了《軒轅斬》和《花針訣》,為何其餘的八種禁功我卻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呢?你當真冇有騙我?”

“傾隱,你……你怎麼把一世葬告訴紫魄了?我這麼信任你,把如此重要的計劃告訴了你,你卻出賣我?你叫我前來,就是為了當麵侮辱我,讓我傷心難過的嗎?”武義德不敢置信的說道。

未傾隱十分愧疚的看向武義德:“對不起,義德,如果你怪我,我任你處置,隻希望你不要記恨我!”

“傾隱,我捨不得恨你,我現在就是死,也不能讓紫魄活著回到曼陀羅宮,告訴白之宜一世葬的秘密!”武義德從腰間抽出一把短劍,充滿殺意的眼睛死死的看向紫魄。

紫魄冷笑一聲:“不自量力!”

未傾隱急忙走到紫魄麵前,拉住他的手臂:“紫魄,你答應過我的,不會傷害義德絲毫,無論何時何地!”

“我可以答應你,但若是武義德惹惱了我,我可就要言而無信了!”紫魄說道。

“傾隱,你讓開,這是我們兩個男人的事!”武義德冷聲道,“紫魄,你何故要躲在傾隱的身後?”

紫魄輕輕一推,將未傾隱推到了一邊:“她要保護的人,是你吧!”

未傾隱一個踉蹌,扶到了床邊,眼睛瞥了一眼黑暗的櫃子後,輕輕的點了點頭。

忽然,眾人從暗處紛紛現身,一瞬間,皇甫青天、皇甫雲、飛盾、星天戰、星沫蒼月、雲細細將紫魄圍在了中間。

紫魄的表情卻冇有任何波瀾,說出的話也是雲淡風輕,似乎毫不在意:“未傾隱,原來你出賣的人不是武義德,而是我紫魄啊!好一個反間計,我果真冇有小看你!”

“我出賣你,是為了救你!”未傾隱輕輕說道。

“就憑你們幾個,也想對付我?”紫魄冷笑道。

“紫魄,你要不要試著動用一下你的內力!”星天戰說道。

紫魄的麵色終於一變,他試著動用內力,卻感覺到一陣鑽心的疼痛,他憤怒的看向星天戰:“是你搞的鬼?”

“準確來說,是我和未姑娘,我隻是在這房間裡,點了一塊無煙無味的熏香,真正的藥引,可是我塗在未姑娘手掌心上的藥,有內力的人自然要承受鑽心之痛,你每動用一下內力,就會痛徹心扉,直到身體再也承受不住,要麼昏厥,要麼活活痛死,未姑娘冇有一點內力,自然無事,可是你紫魄,現在已是渾身乏力,痛入骨髓了吧!”星天戰緩緩說道。

紫魄果然痛的有些踉蹌起來,他死死地咬住牙關,最後邪魅一笑,伴隨著那蒼白佈滿冷汗的麵容,令人不寒而栗:“這樣看來,我無心殺佛,佛卻要滅我,未傾隱,不信守承諾的人是你,彆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說罷,便舉起手掌,襲向最為嬌小的雲細細,雲細細心中一驚,這一掌還未襲到麵前,就已經感覺到了猶如狂風暴雨的力量,幸好星天戰在她的旁邊,一掌揮去將紫魄的掌風融合化解,最後落在未傾隱的梳妝檯上,頓時一聲巨響,胭脂水粉也掉落一地,一片狼藉。

紫魄強忍著疼痛,周旋在眾人之間,可即便是這樣,幾人對付紫魄,還是無法將他生擒。

未傾隱站在旁邊,哪有心情心疼自己的首飾:“紫魄,我出賣你,是為了讓雲穀主把你的記憶洗去,徹底的變成正派中人,這纔是你該有的歸宿!”

“做夢!”紫魄的聲音也有些顫抖起來。

雲細細的手中早已握緊了幽魂繞,就等著一絲空隙,讓紫魄陷入昏迷狀態,然而紫魄以一人之力對抗眾多高手,還是在不能動用內力的情況下,即便有些吃力,可還是冇有給眾人一點機會。

即便皇甫雲打開了七桃扇,也的的確確傷到了紫魄,可紫魄卻絲毫冇有落了下風,反倒讓原本擺好陣法的眾人亂了陣腳。

紫魄隻覺得眼前越來越模糊,滿腦子再想未傾隱的話,這個傻女人,想讓自己忘記過去,重新開始嗎?可你卻不知道,我根本不想忘記藍澈,忘記丫頭,或許,我的心裡,還有一點捨不得白之宜那個女人,鬥了小半輩子的嘴,就算不是友,今後也不會與她為敵。

想到這,紫魄清醒了不少,他還是繼續跟白之宜鬥下去,保護東方聞思一世無憂,所以今日不能落在他們的手裡。

便拚儘全力,三招下來,纔將飛盾一掌震開,他破窗而出,卻被一張巨網困在中央,原來是雙飛燕,她們早已在外等候多時了。

巨網將紫魄困在其中,再加上他已經筋疲力儘,隻覺得痛不欲生,心裡想著醫聖星天戰果然厲害。

可是區區一張網,真的能困住紫魄嗎?皇甫青天自是擔心,他欲上前,準備給紫魄最後一擊。

未傾隱見狀,驚聲喊道:“不要傷害他!”

武義德將掙紮著要去的未傾隱一把拉住:“放心吧,姑父不會殺了他的!”

此時的紫魄的確有些狼狽,但還冇到山窮水儘的地步,他就等著一個人過來,好披荊斬棘,抓到一個人質讓自己全身而退呢!

不過靠近之人卻是皇甫青天,紫魄有些遲疑,卻還是咬緊牙關,一把扯斷繩子編製的巨網,扣向皇甫青天的脖頸,可是皇甫青天又豈是冇有經驗的小輩?他自然向後一仰,讓紫魄撲了個空,再一記桃花隨心掌,讓紫魄連連後退,大吐一口鮮血。

“紫魄!”未傾隱哭著喊道,“你們答應我,不會傷害紫魄的,我們不是說好了,隻改變紫魄的記憶嗎?盟主,你怎麼可以不守信用?”

“未老闆娘,我隻是讓紫魄暫時冇有還手之力,他是不死之身,我也算冇有失信!”皇甫青天說道。

“未姑娘,我能讓他神不知鬼不覺的中了我的圈套,自然也能讓他的傷不留一點痕跡的消失,我們信任你,才與你聯手,也請你相信我們!”星天戰說道。

紫魄抹掉嘴角上的鮮血,就算是自己,也無法與星天戰的藥相抗:“我就是做鬼,也不會做你們這些偽君子!”

未傾隱見紫魄如此固執,而眾多高手也無法製服紫魄,便一時不忍,放棄了讓他改邪歸正的心願。

就是這瞬間的空檔,紫魄卻早已用內力生生將體內被未傾隱下的藥逼出體外,而他也內力耗儘,不過卻已經冇有痛楚了,雖然遍體鱗傷,但對紫魄來說,就是吃飯喝茶那樣的小事一樁了。

紫魄癱軟的倒在了地上,未傾隱急忙過去:“紫魄,你怎麼樣?”

紫魄毫無反應,皇甫雷低聲道:“應該昏死過去了吧!”

“爹,星叔叔,你們不覺得,這一次對付紫魄,有點太過容易了嗎?”皇甫雲說道。

“雲少俠,這還容易啊,瞧瞧你們,哪一個身上冇有傷?”無燕無奈的說道。

就算是星天戰,也受了不小的內傷,足以可見紫魄的厲害。

星沫蒼月此次冇有動用《涅槃神星隕》的力量,若是在這樣寬敞卻始終是女人的閨房中使用,隻怕整座闞雪樓都會被毀掉的。

“雲穀主,就看你的了!”武義德低聲道,“傾隱,讓雲穀主為紫魄洗去記憶吧,從今以後,你就可以跟他……永遠在一起了!”

未傾隱抽泣著撫摸著紫魄的臉,又有些感激的看向武義德:“謝謝你,義德!也謝謝桃莊各位!”

就在雲細細緩緩走近時,紫魄卻猛地睜開雙眼,一把將未傾隱拉進懷中,反扣住她的脖子:“不想未傾隱死,武義德,就叫你的同夥都退後!”

“你彆……你彆傷害她……”武義德驚慌失措的說道,“姑父,雲表哥,雲穀主,請你們都退後,都退後!”

“你……你是不會……殺我的……”未傾隱有些艱難的說道。

“閉嘴!”紫魄憤怒的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你這種女人,碰你半分我都覺得作嘔!”

這句話著實的刺痛了未傾隱的心,讓她十分絕望的閉上了眼睛,淚流滿麵。

武義德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才能救出未傾隱,而眾人也都知道,方纔紫魄裝作昏厥,正是藉此時機調息,冇想到就這一會的功夫,紫魄就能恢複如此,真是令人震驚。

眼看著眾人顧及到未傾隱都在退後,紫魄才扣著未傾隱,破窗而出,等武義德急忙跟著一起跳出的時候,紫魄和未傾隱早已不知去向,更何況冬日的夜晚,就算有月光,也實在不夠明亮,這讓武義德的心有些像被抓被輕輕刺一樣的難受和不安。

隨即,皇甫雲和皇甫雷也縱身躍下,站在他的左右。

“義德表哥,你要振作,雖然未老闆娘落在紫魄的手中凶多吉少,可還是有一絲希望的!”皇甫雷說道,卻心知肚明,紫魄有什麼理由不殺了未傾隱呢?

被皇甫雷這麼一說,武義德的確更加心慌了:“他會帶她去哪兒?曼陀羅宮?不行,我要去曼陀羅宮救傾隱!”

皇甫雲一把拉住他,低聲道:“義德,你彆慌,紫魄若是想殺未傾隱,當你跳下來的時候,她的屍體就已經在這冰冷的街上了,但他卻將她帶走了,紫魄被我們埋伏,吃了大虧,還險些被擒,這種丟麵子的事,他怎麼可能讓曼陀羅宮的其他人、尤其是宮主白之宜知道呢?所以,自然不會回曼陀羅宮。你好好想想,未傾隱有冇有告訴過你,他和紫魄,都會經常去什麼地方?就比如,你總會和未傾隱在馬廄裡陪她的白馬玩兒!”

武義德終於鎮定了下來,而皇甫青天、星天戰等人也都紛紛從未傾隱的閨房中跳窗而下,等待著接下來的去向。

武義德終於打起了精神,高聲道:“輪迴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