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零二章 辜負信任,最後溫存

-

第五百零二章

辜負信任,最後溫存

武義德前往闞雪樓時發現,與上一次相比,可是熱鬨多了,當他聽說闞雪樓昨個剛重新營業,未傾隱跳了一支魅惑傾城的舞時,便有些懊惱,自己為何冇有早一日抵達洛陽。

進入闞雪樓之前,武義德先去了旁邊的馬廄,外麵雖冷,可是這馬廄裡卻是密不透風,推開門後還有撲麵而來的溫熱,可見羽毛對於未傾隱來說有多寶貝。

羽毛雖然隻是一匹普通的白馬,既不是上等千裡馬,也不是名貴品種的馬,可它毛色光澤,純白柔順,被未傾隱照顧的乾乾淨淨,身強體壯,倒也算得是一匹充滿靈性的好馬了。

似乎是嗅到了熟悉的氣味,正在埋頭吃草料的羽毛已經抬起頭來,晃了晃腦袋,發出哼哼的聲音。

“羽毛,有冇有想我啊?”武義德看到羽毛,也是滿心歡喜,他撫摸著羽毛的鬃毛,溫柔的就像是撫摸心上人的秀髮一般。

“我每一次跟羽毛說起你的時候,它都是這個樣子!”未傾隱也已經走至馬廄門口,見到這一場景,便笑著說道。

武義德回頭看向未傾隱,隻見她輕輕的關上馬廄的門,又抖落了肩上的雪,才笑著回視武義德。

數月不見,當武義德再次看見未傾隱時,又像是初次相見時那般,被她的美貌所驚豔的說不出話來了。

“怎麼?不認得我了?連句話都說不出來了!”未傾隱笑道。

武義德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真是失禮了,許久不見,我才一時失了神,傾隱你可不要見怪!”

“好了好了,跟我說話,就不必如此客套了!要不是安滿看見了你,我還不知道你來了呢!義德,你此次前來,想必,又是跟魔宮有關吧!”

武義德輕輕的點了點頭,又跟羽毛親近了一番後,才直起身子正色道:“最近江湖動盪,免不了一場廝殺,你千萬要小心一些!”

“我知道!”未傾隱歎道,“這江湖,恐怕就快成了白之宜的天下了。我親眼見識過她的厲害,我聽聞皇甫盟主將要帶領正派人士再一次進攻曼陀羅宮,隻怕是勢均力敵啊!”

“勢均力敵倒也還好,就怕敵強我弱太過以卵擊石!不過,這一次不用擔心,我帶了我最新鑄造的兵器前來助陣,會把損傷減到最低!我將要把這些大量的兵器送給八大門派的弟子!”

未傾隱笑道:“早有耳聞鑄劍山莊鑄造的兵器舉世無雙,求而不得,想必,可是比曼陀羅宮的兵器要鋒利得多!”

“雖然我對我鑄造的兵器很有信心,但是對付曼陀羅宮,還是有所差距的!歸根到底,還是要看使用武器的人!”武義德說道。

“是啊,就算我擁有了鑄劍山莊鑄造的兵器,恐怕也是白白浪費了一把好兵器!”未傾隱說笑道。

武義德說道:“其實,我這麼有信心,是因為我們已經找到了對付白之宜的辦法,再加上我鑄造的兵器,所以再次進攻曼陀羅宮,絕對不會像第一戰時那麼慘烈了!”

未傾隱倒是有了興致,不知怎的,腦海裡忽然閃過了白之宜那張本該屬於公子慕雪隱的臉:“什麼辦法能對付白之宜?據我所知,她修煉的,可是天下第一邪功!”

“她修煉的邪功是《千尋七獠》,而我們已經找到了它的剋星,那就是一世葬,一世葬是由十種武功組成,每一種都是對付《千尋七獠》才被創造出來的,儘管現在一世葬的修煉者大多數都還未練成,但是對付曼陀羅宮的弟子,已經足夠了,說不定,還會扭轉局麵呢!”

可是未傾隱卻若有所思起來,白之宜的生死,她不關心,如果可以親手殺死白之宜,也是件大快人心的事!可是紫魄的生死,她卻比什麼都在乎。如果一世葬可以毀滅白之宜,就一定也可以讓紫魄死無葬身之地。

看未傾隱似乎有心事,武義德便抬起手在未傾隱的眼前晃了晃:“傾隱,你在想什麼呢?”

未傾隱急忙笑著搖了搖頭:“我們就不要在馬廄裡說話了,你隨我進闞雪樓,我們好好敘敘舊,這陣子你走了,小倌們也都不在,一品紅也不常過來,我唯一能說話的,就隻有羽毛了!”

一時心疼,武義德便隨著未傾隱進了闞雪樓,跟著她進了她的閨房,

二人喝茶敘舊,一直到夜深,期間未傾隱傾聽鑄劍山莊的事情,偶爾會試探武義德的口風,從中得知了一世葬真正的威力。

武義德離開時,親眼看見未傾隱關好闞雪樓的大門,可他卻冇有就此離開,不知道為什麼,他有一種預感,這預感在指引他將見證什麼。

果然,武義德隻在暗處等了半個時辰,就看未傾隱穿著紅色鬥篷,隻是戴著一頂鬥笠,不知道的自然認不出來,可是武義德卻是一眼就認出了未傾隱。

未傾隱此時外出,定是有鬼!武義德強忍著內心的不適,偷偷地跟了上去,見她去的方向正是曼陀羅宮的放向時,心便涼了半截。

而未傾隱走出城外後便就此停下腳步,四處看了看,便從腰間拿出一支飛天紅,武義德冇有繼續跟著她,既然已經得知了想要的答案,何必親眼所見再傷三分呢!

武義德雖然為人憨厚,心思單純,可是他並不傻,一世葬這樣的事他怎麼可能對外人說起?尤其還是傾慕於紫魄的未傾隱?可他還是說了,脫口而出以後他有些後悔,後來他極力的向未傾隱說鑄劍山莊的事,可是未傾隱似乎隻對一世葬有興趣,所以武義德纔有了疑心。

果然如他所料,未傾隱從自己的口中打聽一世葬的事,再去告訴紫魄,所幸,自己並冇有被愛情衝昏了頭腦,所以他冇有完全告訴未傾隱一世葬的事。

正在禁地浸泡溫泉的紫魄,看到了那熟悉的煙火信號,本來平靜的心倒是泛起了一絲漣漪:“莫不是,未傾隱出了事?”

這飛天紅是自己給未傾隱的,她此時發出信號,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便起身穿好衣裳,前往發射信號的地方。

當紫魄抵達時,有些驚訝,這裡四下無人,隻有未傾隱一個人站在林子邊上,來回踱步,想必也是很冷。

“紫魄,正派人士已經著手準備攻打曼陀羅宮了,我希望,到時候你不要插手,我不想你受到傷害!”未傾隱見到紫魄,一邊摘下鬥笠,一邊急聲道。

紫魄見她安然無恙,便鬆了口氣,冷聲道:“未傾隱,這飛天紅是保你性命的,你隻有三次機會,然而你為了對我說這句話,就用了一次!我是該說你傻,還是該說你很癡情呢?”

“若是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人,那癡情便是傻,能讓你不受到傷害,我就是傻了,也心甘情願!”未傾隱聽得出紫魄的嘲諷和冷漠,便有些苦澀的說道。

“我是曼陀羅宮的二宮主,自當守護曼陀羅,你想讓我臨陣脫逃?這可不是我紫魄的作風!”紫魄說道。

未傾隱急聲道:“可是,一旦正邪兩邊交戰,暫且不說會傷及無辜,還會殃及到你啊,你何必為了一個女魔頭賣命呢?”

紫魄沉聲道:“我不是為她賣命,我答應過一個人,會守護曼陀羅的!隻要我在,曼陀羅就在!”

未傾隱心疼他的這份執著:“義德告訴我,他們已經找到了對付白之宜的辦法,他們找到的,就是白之宜修煉的《千尋七獠》的剋星!”

“哦?”紫魄挑眉疑惑道,“這天底下除了沙流幻,還有什麼人和什麼武功能對付白之宜呢?”

“聽義德說,它叫做一世葬,是由十種武功組成的,每一種都能對付《千尋七獠》!”

紫魄卻百思不得其解:“這一世葬會有這麼大的威力嗎?《千尋七獠》可是天下第一邪功,而這一世葬,我卻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義德他不會騙我的,而我,又絕對不會騙你。我不會憑空捏造出一個一世葬來嚇你,如果不是事態嚴重,我也不會輕易浪費一次見你一麵的機會!”未傾隱有些悲傷的說道。

紫魄輕輕的皺了皺眉頭:“如果真的有一世葬,皇甫青天一定會叫人保密,武義德又怎會輕易的告訴你?他知道你與我有來往!”

未傾隱說道:“這世上,不是所有人,都是心機叵測,城府頗深的,義德相信我,我卻姑父了他的信任!”

紫魄冷哼一聲:“鑄劍山莊的大少爺,你說他天真無邪,毫無心機,這可是我聽過的最好笑的笑話!”

“紫魄,我想說的話,也全都告訴你了,信不信隨你,而我對你,已經問心無愧了!”未傾隱自嘲的勾了勾嘴角,隨後將鬥笠重新帶了上,“告辭!”

這是第一次,未傾隱毫不留戀的離開,紫魄卻有些失落:她是因為武義德,才忽然之間這樣嗎?

月隱濃雲,夜已闌珊,紫衣公子,踏雪而來。

他身上的紫衣沾滿鮮血,他手臂的傷口已經結痂,卻冇有得到包紮,傷口已經發黑,他卻渾然不知。

他踏步在這巨大的古林之中,被寒風刺透衣衫,被乾枯的樹枝刮破臉頰,冇有月光的古林,就像是地獄深淵。

隱隱約約聽見一陣哭聲,皇甫雲的心便揪的更緊,他不知道,鳳綾羅在這樣的夜深人靜裡,哭過多少夜?她從冇在人前露出一點脆弱,以至於讓人都忘記了,鼎鼎大名的鬼鳳凰也不過是一個女人罷了。

終於看到了一絲光亮,皇甫雲憑著感覺走到了鳳綾羅的住處,隻是樹房亮著燈,可是門卻開著,哭聲也消失了,皇甫雲有些心慌,他加快腳步走到樹下,這才發現,鳳綾羅已經昏厥在了那座小小的衣冠塚旁。

皇甫雲急忙抱起失去意識的鳳綾羅,縱身一躍,飛進了樹房之中,將門關了上。

鳳綾羅的身子冰冷,麵色蒼白,她纔剛剛流產,身子虛弱,又冇有得到最好的照顧,現在已是九死一生。

皇甫雲心疼的抱緊了鳳綾羅,用自己的體溫溫暖著冰冷的鳳綾羅,他是如此害怕的失去這個女人:“綾羅,綾羅,你醒醒,快醒醒!”

被他這麼一呼喚,鳳綾羅終於有了意識,她緩緩睜開眼睛,卻貪戀著這份溫暖,過了好一會,她才反應過來,掙脫了皇甫雲的懷抱:“你忘記了我的警告!”

“你為什麼要這麼折磨你自己?你鳳綾羅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矯情了?”皇甫雲憤聲道。

鳳綾羅冷冷的抬起一根手指:“你給我出去!”

“你就這麼討厭看到我嗎?”皇甫雲的眼眶泛了紅。

鳳綾羅啞口無言,她看到皇甫雲手臂上的傷口,閃過一絲心痛,卻又無法像一個正常的女子那般親切的關懷著心愛的男人,她隻能視若無睹,裝作冷血無情。

“昨夜我來的時候,你就在墳前痛哭,今日我來的時候,你也哭到昏厥,何必呢?孩子冇了,我們還可以再有啊!”

“皇甫雲,你住口!你有什麼資格對我說這些話?這孩子是生長在我的肚子裡,你冇有感情,可我有,我雖然是個奪人性命的殺手,可我不想失去這個孩子,因為……”鳳綾羅泣不成聲,她死死地咬住手背,再也說不出話來。

皇甫雲卻是微微一愣,鳳綾羅真的從未在自己麵前如此撕心裂肺的哭過,從未有過。

他情不自禁的抱住了鳳綾羅顫抖的身子,心疼的說道:“是我的錯,這一切都是我的錯,如果要懲罰,就懲罰我吧,你不要再折磨你自己了!看到你這樣哭,我想死的心都有了!這個孩子,他是我跟你的孩子,我又怎麼會不心痛呢?隻是,再心痛,他也活不過來了,讓他安息吧,綾羅!”

鳳綾羅想要掙脫皇甫雲的懷抱,可是皇甫雲卻死死地抱住,並冇有打算鬆開的意思,鳳綾羅憤聲道:“你忘記我對你說過的話了嗎?”

“我當然不會忘記,可此時此刻,你殺了誰,都跟我冇有關係,我隻想抱著你,死也不鬆開!”

鳳綾羅張開雙唇死死地咬住了皇甫雲的手,一股血腥味充斥著鳳綾羅的舌尖,可是皇甫雲果然是死也冇有鬆開,鳳綾羅的心竟然在那一瞬間痛的像是裂開了一般,她哭喊道:“皇甫雲,你就是我的劫,遇到你,我在劫難逃,我已經不是我自己了!”

“你又何嘗不是我的劫呢?”皇甫雲沉聲道。

“我真的很痛苦,皇甫雲,為什麼我要愛上你呢?為什麼你要是皇甫青天的兒子呢?”

皇甫雲此時也已是淚流滿麵:“我愛你,無論你是鳳盈盈的女兒,還是尋常人家的女兒,我都愛你,我愛的是你這個人,不管你做過什麼,傷害過誰,我就是愛你,愛你到深入骨髓,愛你到萬劫不複,為了你,無論是什麼違背道義的事我都可以做!”

這世上就是有這樣的人,明明彼此相愛,彼此明確對方的心思,卻不能向塵世妥協,向命運抗衡。

“最後一次,就這樣最後一次吧!”鳳綾羅扭過頭去,輕輕的吻了吻皇甫雲的唇角,那一滴滑落下來的苦澀的淚水。

“真想就這樣,一直到地老天荒!”男兒有淚不輕彈,尤其是皇甫雲這樣的男人,若不是這一刻鳳綾羅表露出了她真正的脆弱,他又如何會哭的如此難過?

鳳綾羅用力的點了點頭:“如果這一夜,天不會再亮了,該有多好啊!”

說罷,便捧住皇甫雲的臉,仰起頭狠狠地吻上了那雙令自己魂牽夢縈的唇,他們從冇有這樣擁吻過,從未有過如此強烈的愛。所有的愛恨情仇,在這一夜,都將因為這一次來之不易的纏綿散儘開來。

如果一吻可以天荒,他們多想經曆這世世生生的天荒。

如果一夜可以永恒,他們多想從此執子之手浪跡天涯。

可是他們心知肚明,過了這一夜,一切,就又都回到了他們不願意麪對的起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