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九十九章 赤鳴蟲蠱,當麵質問

-

第四百九十九章

赤鳴蟲蠱,當麵質問

漆曇用了五個晚上,才找到關於一點幻音蠱的記載,這種蠱彆說在中原,就是苗疆也極其少見。

這幻音蠱並非一般的蠱,它需要用一種名為赤鳴的毒蟲做蠱,將赤鳴做蠱下進人的體內將其所控,而這些赤鳴毒蟲又被蟲王所控製,用蟲王發出的聲音來號令毒蟲,而人類的耳朵又無法聽到赤鳴蟲發出的聲音,故而被稱作蟲盲音。

相關記載少之又少,而漆曇所能知道的訊息,不過就是趙華音用來給死士下的蠱毒,就是這種赤鳴蟲蠱。

漆曇迫不及待的去了小水滴的房間,這幾日小水滴在房中養傷,有漆曇的藥,加上東方聞思賞給她的一些上等補品,小水滴的身子也好的差不多了,隻是留下了大片駭人的傷疤。

“赤鳴蟲我倒是聽說過,那是苗**有的稀罕蟲子,也不知道趙華音是從何得來的!”漆曇疑惑的說道。

小水滴說道:“當初她的確是死在了我的手裡,如今忽然出現,不僅武功高強,還成了醫瘋,不可思議的事情太多了,她能找到大量的赤鳴蟲,也不足為奇!”

“一旦趙華音將赤鳴蟲與死士完全結合,這幻音蠱的力量,可真是不可估量,到時候,這些死士一旦傷到了人,豈不是就會立刻中毒身亡?連一線生機都冇有了!”漆曇有些擔憂的說道。

小水滴沉聲道:“她若是真將這批死士用來對付八大門派,我們倒也暫時不用擔心,如果她暗中煉製大批的蠱毒死士,彆說你我,恐怕整個曼陀羅都會受到影響!”

“宮主不會任由趙華音胡來的,我現在所擔心的不是她的死士會不會傷到你我,而是她一旦煉製而成,論功行賞,不知道她會不會覬覦我這個曼陀羅唯一的藥師之位!”漆曇並非真的看重藥師之位,隻是她心裡明白,曼陀羅隻需要一個藥師就夠了,醫瘋和毒娘子,白之宜一定會選擇前者,被丟棄的那一個就會必死無疑。

漆曇並不在乎自己是生是死,但她放不下與星天戰的愛恨情仇,也放不下自己的一雙兒女。

“一山不容二虎,更何況我與她也有不共戴天之仇,漆曇,如今你我和水護法一定要聯手對抗趙華音了!”小水滴說道,“你看看我,再看看水護法,一個有幸死裡逃生,一個丟了護法之位,我想不到,接下來會不會輪到你!”

漆曇點了點頭,低聲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宮主這兩日采陽補陰,是不會有什麼突髮狀況的,我可以暫時離開幾日,我打算去一趟苗疆,尋找赤鳴蟲的秘密,以此來對付趙華音的幻音蠱!”

皇甫雲在房中恍惚了整整一夜,月柒守在旁邊寸步不離,無論說什麼,他都像失了魂似得,一點反應都冇有。

這副模樣的皇甫雲,像極了他與鳳綾羅成親的那一日,隻是這一次,是鳳綾羅失去了與他的孩子,而上一次,卻是假意拜堂隻為了刺殺仇人皇甫青天。

月蓉纔剛將洗臉水端進來,皇甫雲就跑了出去,險些將月蓉手中的木盆撞翻在地,她擔憂的看著皇甫雲離開的放向,又回頭看向了月柒,而同樣一夜未睡的月柒,也隻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雲少爺無論遇到什麼事,都是雲淡風輕,就像天下事冇有什麼能難倒他似得,可他每一次的失魂落魄,卻都是為了一個叫做鳳綾羅的女人,月柒歎道,她同樣不明白,究竟鳳綾羅有什麼特彆,能讓風流雲二少為她這般死心塌地。

論容貌,自己比得過鳳綾羅,論侍奉周到,自己做了皇甫雲十幾年的貼身丫鬟,試問除了自己,還有誰能如此瞭解他的習慣?恐怕連他的親孃武月貞也未必比月柒瞭解。

自己將皇甫雲當做天,可是鳳綾羅卻把他當做地,一個捧著,一個踩著,一個哄著,一個傷著,一個守著,一個躲著,或許,雲少爺就是喜歡不把他放在眼中的女子吧!

皇甫雲一路跑去了不堪剪,白髮老嫗將重雲叫了出來,而她也是睡眼惺忪的,似乎昨夜也冇有睡好,想必也是擔心鳳綾羅的事。

“一品紅,究竟綾羅是什麼時候有了我的孩子?”皇甫雲一把把住重雲的雙肩,急聲問道。

重雲見他神情憔悴,一向風流惹人的笑容也不見了,那雙從來都是飽含笑意的桃花眼也被焦慮和痛苦所取代。

便低聲說道:“雲二少,這種事情你不是應該最清楚的嗎?卻為何跑來問我,恐怕不太合適吧!”

可皇甫雲卻露出了更加痛苦的表情,他從來都不知道鳳綾羅懷了自己的孩子,他常年流連花樓,與各色女人**,他向來得心應手,可是他卻忽略了一件事,他隻知道自己一時生氣,強迫鳳綾羅與自己發生過一次關係,卻怎麼可能想得到,就是那一次的因,有了今日的果呢?

見他說不出話來,重雲有些不忍,彆說自己與皇甫雲有些交情,他更是心愛之人常歡最好的朋友,便說道:“皇甫雲,我早就知道她有了身孕,她為了保住孩子,纔不告訴任何人,她怕皇甫盟主不讓她留住孩子,也怕你會有所顧慮,越少的人知道,對孩子就越有好處。她為了保住孩子,也為了幫你對抗魔宮,硬是挺過了重重困難,可你們卻聯合起來,親手毀掉了她跟你的孩子!”

“她不告訴我,為什麼你也要瞞著我?我待你不薄,無論是我大嫂在闞雪樓被銅鏡劫走之事,還是常歡如何得到曼陀羅宮的機關圖紙之事,我都冇有為難過你,可你呢?她有了我的孩子,卻還在練《玄音煞》,不是為了她,也不是為了我,就算是為了常歡,你也不該瞞著我啊!”皇甫雲有些痛苦的說道。

重雲歎了口氣,說道:“或許是我做錯了,我以為鳳綾羅這樣的女子,是不需要彆人多管閒事的,她就會處理好一切!皇甫雲,你真的相信,綾羅姑娘會想殺了風月姑娘嗎?”

煙雨閣。

“風月,你實話告訴我,是不是你搶了綾羅的髮釵,然後弄傷了你自己來嫁禍她?”花碧傾問道。

紫風月將頭彆向了一邊:“花媽媽,我冇有!”

“你彆騙我了,我還不知道你嗎?你與鳳綾羅打在煙雨閣相識起,就註定水火不容,你說是因為關心她,想留住她讓星天戰為她診脈,我會相信嗎?”

紫風月知道自己是瞞不過花碧傾的,便憤聲道:“就算我是故意嫁禍她的,那也是她的報應,她答應我不會再跟雲少有任何瓜葛,可她卻有了雲少的孩子!”

花碧傾不敢置信的後退幾步,沉聲道:“這麼說,你也是知道她有身孕的,風月啊,你憎恨她,可以衝著她去,可她肚子裡的孩子是無辜的!說到底,鳳綾羅也冇有做對不起你的事啊!”

“她是鳳綾羅和雲少的孩子,那就是對不起我,我不可能讓她留住這個禍根,來擾亂雲少的生活!”紫風月恨聲道。

花碧傾歎道:“你真是不瘋魔不成活啊!這件事,隻能你我知道,要是被姐夫知道了,他不會讓這件事就這麼過去的!”

另一邊,皇甫雲失魂落魄的來到了古林,他知道,鳳綾羅冇有任何地方可去,隻有這片古林,是她的容身之處。

他站在樹房下許久,偶爾還能聽到裡麵傳來幾聲抽泣,有時又是痛苦的哭了幾聲,隨後又是一片安靜,鳳綾羅再怎麼堅強,絕情,此時此刻,隻有一個人的古林中,她可以放任自己脆弱的大哭一場,哭到忘記痛苦為止。

而這棵樹下有一座微微鼓起的小墳包,上麵還蓋著一層薄雪,自己的孩子,卻隻能安葬在一個小墳包裡,皇甫雲的心更加的疼痛不已。

這個孩子的形成,就是他們再也走不出痛苦的開始、

皇甫雲握緊了拳頭,最後看了一眼樹房,聽不到任何聲音後,他才離開古林,去了煙雨閣。

皇甫雲一路來到紫風月的房間,那氣勢洶洶的樣子,讓小蘭和其他青樓女子都冇敢上前搭訕。

也冇敲門,皇甫雲便直接用內力將門用力的推了開,卻見紫風月正在對鏡梳妝,神情悠然,應該是剛跟哪個王公貴族的公子哥喝完一杯酒。

心中便更加惱火,於是憤聲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綾羅有身孕了?所以你才故意演了這麼一齣戲?”

紫風月本來看到皇甫雲,剛咧開嘴角,便聽到他的一番質問,那笑容便由僵硬轉為委屈和憤怒:“她有冇有身孕,你都不知道,我又怎麼會知道!”

“你知道她練功傷了孩子,所以故意搶走了她的髮釵,然後刺傷了你自己,就是為了拖延時間,讓她不能及時保胎,是不是?”皇甫雲一把拉住紫風月的手臂,有些激動的說道。

紫風月一把甩開皇甫雲的手,憤聲道:“你血口噴人!我要是這麼做,不是很容易就暴露嗎?我會那麼傻嗎?”

“我還不知道你的真實麵目嗎?”

紫風月紅了眼眶,喊道:“我的真實麵目如果是不擇手段,那她鳳綾羅的真實麵目就是蛇蠍心腸!誰都不是什麼好人!”

“你又有什麼資格說她呢?”皇甫雲冷聲道,“你究竟為什麼要陷害她?”

“鳳綾羅好心當成驢肝肺,還傷了我,怎麼就成我陷害她了?”

紫風月抬起手臂,除了被包紮的部分,還有其他錯綜交錯的疤痕,皇甫雲所有的怒氣都不知如何發泄了,這手臂上的每一條傷痕都是紫風月用刀子劃出來的,他每讓她傷一次心,這原本白皙的手臂上就會多一道傷痕。

他終究還是不忍,無論紫風月做了什麼錯事,原因都是為了自己,歸根到底,也是自己冇有保護好鳳綾羅。

皇甫雲沉聲道:“事已至此,真相到底是什麼,你我清楚就夠了,紫風月,你好自為之吧!”

這件事在桃花山莊上下議論紛紛,很快就傳到了皇甫風、江聖雪、雲細細、雙飛燕這些人的耳朵裡了。

皇甫風和江聖雪更是來北廂苑探望了一蹶不振的皇甫雲。

而武月貞也在場,卻隻是抹淚不語。

江聖雪也隻好安慰著武月貞,皇甫風站在床邊,看著皇甫雲背對著眾人側臥,亦是不知他究竟能不能聽得進去自己的話。

“二弟,事情都發生了,你就是再後悔,孩子也活不過來了,眼下鳳綾羅是需要人安慰和陪伴的時候,你可不能再在房間裡躲著了!”皇甫風說道。

“是啊,二弟,綾羅就算再堅強,可她終究還是一個女人,她說著恨你,其實還是對你抱有期望的!”江聖雪說道。

武月貞也哭著說道:“雲兒,你去找鳳綾羅吧,娘不再攔著你了,隻要你能振作起來,就算你要再娶她,我和你爹也會答應的!”

可是皇甫雲仍然不為所動,他的眼眶含著眼淚,他倒也想去陪著鳳綾羅,也想把她抱在懷中給她溫暖,也想再將她娶回桃花山莊,與她朝夕相對,可是這些話,若是昨日之前對他說,這些事也不會發生了,綾羅也不會對自己心如死灰,說出那些狠話了。

冇一會李葉蘇和皇甫雷也來了。

冇想到因為東方聞思同樣很難過、一蹶不振的皇甫雷卻安慰起了皇甫雲:“二哥,從前我討厭鳳綾羅,一直對她很有敵意,可我知道她為了保住孩子,在答應加入除魔同盟修煉一世葬的時候,還儘心儘力,我就知道,她冇有那麼壞,她隻是跟我們不是一路人罷了,就像東方聞思一樣,無論我們怎麼做,怎麼改變,都改變不了她們一個跟爹有仇一個是曼陀羅宮的人一樣!”

“三弟,謝謝你,不再對綾羅有敵意!”皇甫雲終於說了話,卻是欣慰於皇甫雷不再討厭鳳綾羅。

“二哥,振作起來吧,我也想通了,現在大敵當前,我們怎麼能為兒女情長這些小事所消沉呢?”皇甫雷說道。

皇甫雲終於坐起身來,他抹去眼眶裡含著的眼淚,笑道:“我的三弟真是長大了,好,二哥不再去想這些煩惱的事了,我跟你一起去殺那些霍亂百姓的魔宮人!”

“現在就去!”

這兩兄弟化悲憤為殺戮,眾人也是冇有辦法,便任由他們出去發泄了。

東廂苑。

“青天,如果冇有這件事發生,我們也許,就有孫子了!”武月貞苦笑道。

“六個月了,再過不久,就出世了,怎麼能說冇了就冇了呢!”皇甫青天也有些感歎道。

“天意吧,天意難違,也許是老天不讓我們抱這個孫子!更何況,就算鳳綾羅生下了孩子,也不一定會讓我們知道,更加不會承認這是她和雲兒的孩子!”

皇甫青天說道:“冇想到,她這麼固執。鳳盈盈的確死於我之手,可我若不殺她,死的就是我,偏偏她的孩子還跟我們的孩子有著如此深的瓜葛,真是令人頭疼。現在她與雲兒的孩子冇了,多多少少都有我們的關係,真不知道以後,她會做出什麼事來!”

“真是恩恩怨怨何時能了啊!所幸這一次隻是失去了孩子,若是鳳綾羅難產而死,恐怕現在雲兒早就已經瘋了吧!”

皇甫青天說道:“是啊,你的孩子你最瞭解了,他可真是愛到了不顧一切了!”

“青天,你說,鳳綾羅一直對我們雲兒不溫不熱的,甚至一直冷漠相待,也不知道是何時懷了雲兒的孩子!再看看聖雪和風兒,他們夫妻恩愛,卻遲遲冇有孩子,你說,是不是該讓星大哥為聖雪瞧瞧?”

“如此公然,我怕聖雪這孩子會多想,風兒也絕對不會答應的!這對聖雪來說,是一種侮辱!”

“他們夫妻恩愛,風兒的身子又冇有問題,恐怕,真是聖雪這孩子,不能有孕吧!”武月貞擔心的說道。

皇甫青天低聲道:“這話不要亂說,順其自然吧,我們不急,到時候他們小兩口也會急的。況且這個時候,冇有孩子最好,江湖動盪,人人自危,冇有孩子,也算是冇有了後顧之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