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九十八章 綾羅流產,心如死灰

-

第四百九十八章

綾羅流產,心如死灰

素聞銀鈴聲,入耳蕩心魂,佻佻媚入骨,三分笑如妖。

男子被吊在這不見燈光的房間已有數天之久,每夜燈亮時,他的心就會咯噔一下,這裡一半是男人的天堂,一半卻又是男人的地獄。

然而男子正睡得昏昏沉沉,忽聞一陣輕快而又明亮的銀鈴聲,他便瞬間清醒了過來,再一瞧,此時正是天亮,透過木門上的軒窗便得以知曉。

接著,門便被用力的推了開,而那平日裡的三分媚笑此時多了些冷酷的殺機。

水漣漪又用力的將門關了上,盤在她腰間的黑蛇也安安靜靜的順著她的腿爬了下去,消失在黑暗的房間之中。

待她將燈點亮,便緩緩地朝被吊在牆上的男人麵前走去,看他充滿驚恐的眸子,和傷痕累累的身體。

“你還能夠撐多久呢?”水漣漪似乎是在自言自語,卻讓男子害怕的嚥了口口水,卻發現口腔早已是口乾舌燥。

水漣漪捏住男子的下巴,看著他還算俊美的麵容,心情似乎很不錯,可是那雙平日裡充滿玩味的雙眼多了些許憤怒。

“姑娘,求求你,放了我吧!”男子雖然知道水漣漪不會放過自己,可還是擁有求生的本能。

“放了你?可你已經無親無故了,留在奴家這裡不是更好嗎?”水漣漪笑道,這男子便是她在抓捕童子時看中的普通百姓。

男子嚇得渾身發抖,每一次抖動都會牽動身體的傷口:“你們這些魔宮的人殺了我的妻子,和我的雙親,我就是死了,做了厲鬼,也要找你們報仇!”

“你連他的一根頭髮都比不了,他就不像你這般,每日都在向我求饒!”水漣漪冷笑道,“你連說狠話的時候都這麼軟弱,奴家很不喜歡。你知道對待無趣的男寵,奴家一般都會怎麼做嗎?”

男子害怕的哭喊道:“饒我一命吧!”

水漣漪嘲諷而又厭惡的看著他:“就是讓他死無全屍,就算是下輩子都忘不掉奴家!”

說完,水漣漪便勾起一邊嘴角,下一瞬間,那隻原本捏住男子下巴的手已經迅速移到男子的胸腔,一掌下去,男子的五臟六腑都已受到重創,接著,便從牆上拿起一根全是螺旋刺的短棍,順著他的喉嚨緩緩刺入,而男子儼然已經叫不出聲來,隻能不受控製的痙攣起來。

鮮血噴濺水漣漪滿身,而她又用力的向下劃去,男子的身子便緩緩地分成兩半,血流了一地,濃厚的血腥味讓房間各處的毒蛇也都蠢蠢欲動起來。

發泄過後的水漣漪,丟下短棍,將帶血的衣衫脫了下去,回頭看向被分成兩半,卻又由一隻手吊起一半身子的男子,歎道:“自從把無魚抓回來,任何男子都很無趣了!”

水漣漪之所以虐殺這個本來已經玩弄了數日的男寵,正是因為白之宜把右護法的位置給了白狐,所以此時的她,心情大壞,隻能殺這些男寵來泄憤。

就在紫風月將髮簪刺入手臂後退的刹那,重雲和月蓉也把星天戰請了過來,而身後便跟著月柒和她找來的殷儲了。

“這是怎麼回事啊?”月柒害怕的問道。

紫風月一邊哭一邊跑向星天戰,躲在了他的身後:“星大俠,你可來了,再晚一些,我可就死在鳳綾羅的手裡了!”

月蓉急聲道:“風月姑娘,到底發生了什麼?綾羅姑娘怎麼可能會要了你的命呢?”

紫風月抽泣道:“我見她不舒服,就好心讓月柒喂她茶喝,可她不領情,月柒走後,她也要走,一會星大俠和殷先生就都來了,所以我不能讓她就這麼離開,況且她的臉色這麼不好,我便好說歹說,連拉帶扯的,可她卻……”

月蓉和月柒都是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鳳綾羅,滿眼都是恐懼和驚訝。

重雲不好多嘴,可他看見鳳綾羅的眼睛裡滿是嘲諷,偏偏就什麼解釋的話都不說。

星天戰看了鳳綾羅好半晌,才走過來要為鳳綾羅診脈,鳳綾羅卻一把推開他:“你給紫風月看傷吧!”

“綾羅姑娘!你臉色很不好,還是讓星大俠為你瞧瞧吧,我們這些人先在門外等候著!”重雲擔憂的說道,卻也無法告訴星天戰鳳綾羅的腹中已經有了胎兒的事。

鳳綾羅堅持要離開,星天戰自然也不可能強迫她,便也準備離開,紫風月見狀,立馬一記上心頭,她不能讓鳳綾羅就這麼出去找大夫,便假裝暈倒,離他最近的星天戰也及時的將她扶在了懷中。

“你傷了紫風月,就這麼離開,恐怕不太好吧!”星天戰低聲道。

殷儲說道:“鳳姑娘,你還是隨我們去見皇甫盟主吧,相信有雲少爺在,你也不會有事的!”

鳳綾羅冷哼一聲:“我偏要走,你們攔得住嗎?”

月柒急忙說道:“綾羅姑娘,不管你做過什麼,雲少爺都會原諒你的,可現在風月姑娘昏過去了,你若是就此走了,花夫人一定會怪罪我們的!”

然而鳳綾羅卻極其失望的搖了搖頭,繞過眾人緩緩離開,卻無人敢攔。

星天戰和殷儲對視一眼,便將紫風月安置在了皇甫雲的床上,為她處理傷口。

月蓉和月柒便也心照不宣的一個留下來為兩位醫師打下手,一個去通報了皇甫青天。

“殷先生,你看這傷口,像是鳳綾羅傷的嗎?”星天戰低聲問道。

“醫聖先生,你有什麼疑問嗎?”

“以鳳綾羅的身手,這傷口的深淺,倒像是一個毫無內力的人所為!”星天戰說道。

殷儲說道:“真真假假真真,這兩位姑孃的恩怨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但是鳳綾羅要真想殺了紫風月,還會等到今日偏偏在桃花山莊雲少爺的彆苑中嗎?可這傷口的確又是鳳綾羅的髮簪所為,紫風月根本不可能從鳳綾羅的頭髮上將髮簪取走!”

“如果鳳綾羅毫無防備,或是她真的身體有恙,否則一品紅姑娘和月蓉不會相繼來找我,而月柒又去找了你!”

殷儲歎道:“這些事我們還是不要管了,管得多了,不好的事也就隨之而來了!”

星天戰也隻好點了點頭。

可是裝作昏厥的紫風月卻嚇出了一身冷汗,她冇想到星天戰和殷儲卻從這傷口上看出了一些端倪,所幸他們並不想多管閒事。

紫風月被鳳綾羅所傷一事很快就傳遍了整個桃花山莊,自然也就驚動了花碧傾,還有正在皇甫雷房裡安慰他的皇甫雲。

花碧傾和皇甫雲前後腳趕到了北廂苑中,紫風月的手臂受了傷,凶器正是鳳綾羅的髮簪,而這一幕星天戰、月柒、殷儲和重雲又都在場,他們雖然冇有親眼所見鳳綾羅傷了紫風月,可這也不過是一眨眼的功夫,誰也無法為鳳綾羅辯解,包括重雲。

花碧傾憤怒不已:“我要去找鳳綾羅算賬!”

皇甫雲著實無法相信,可是他又遲疑了,一個連百歲嬰孩都能殺了的鬼鳳凰,真的不會一怒之下對本來就是情敵的人下手嗎?

他不解之中又有些生氣,便說道:“傾姨娘還是陪著風月吧,我去把綾羅追回來,是真是假,一定問個清清楚楚!”

說完,便立刻離開了北廂苑,去追鳳綾羅。

重雲欲言又止,看著花碧傾黑著臉坐在紫風月的床邊,又看了看嚇壞了的月柒和月蓉,隻得歎了口氣。

鳳綾羅剛離開不久,加上腹部就痛,本就走不遠,所以皇甫雲很快就追上了在大街上跌跌撞撞的鳳綾羅,他擋住了她的去路:“你為什麼要傷了紫風月?你知不知道,她是不會任何武功的!”

鳳綾羅強忍住怒氣,沉聲道:“她受了傷,你應該留在她身邊關心她,而不是來質問我!”

“你的臉色怎麼這麼蒼白?說話又如此無力?你到底怎麼了?”皇甫雲急聲問道,一把把住鳳綾羅的雙肩。

“放開我!”鳳綾羅強忍住不適,掙脫了皇甫雲的手。

皇甫雲隻好繼續說道:“你必須要跟我回桃莊,把話說清楚,否則傾姨娘不會善罷甘休的!”

“是我傷了她,我會隨時恭候花碧傾來找我為她報仇的!但是我不會跟你回桃莊的!”

“你現在跟我回去,道個歉,傾姨娘就不會再為難你了,日後也會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鳳綾羅隻感覺肚子越來越痛,她不得不推開皇甫雲,繼續前行:“皇甫雲,你什麼時候這麼婆婆媽媽的了?我現在想回古林,明日我再去桃莊向花碧傾和紫風月賠罪,可以嗎?”

“我是為了你好,我周旋在你和紫風月、傾姨娘之間,也是很累的,為什麼你還要招惹她們呢?”

“我招惹她們?”鳳綾羅露出一絲苦笑,“是你們要我去桃花山莊修煉的,是你們讓我留在北廂苑的,我向來去桃莊,隻去北廂苑,又是誰來招惹誰呢?”

“傷了她手臂的,的確是你的髮簪!”皇甫雲無奈的說道,“但是我也相信,風月會做出一些傷害自己的事來置你於不義,但是你跟我回去,把話說清楚,解除誤會,才能免去不必要的麻煩啊!”

鳳綾羅越發心急:“我現在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見皇甫雲窮追不捨,她一掌擊向皇甫雲,把他震的連連後退。

鳳綾羅剛要走,皇甫雲便伸手去拉,鳳綾羅又不得不回擊,皇甫雲隻得防守,最後好不容易把鳳綾羅禁錮在了懷中,點了她的穴道,便一把將她抱起,往桃莊走去。

鳳綾羅認命似得閉上了眼睛,卻一滴眼淚都冇能流下來。

“誤會不能積壓,否則會越來越解釋不清的,我雖然有所懷疑,可是現在又想明白了,你不會那麼傻,去平白無故的殺一個人,這個人還是紫風月,你擺脫我還來不及呢,怎麼可能殺了她,讓我以為你是因為嫉妒,是因為還愛著我呢!”皇甫雲苦笑道。

紫風月還躺在皇甫雲的床上,地上的狼藉也已經收拾的乾乾淨淨,皇甫青天、武月貞、花碧傾、武月貞、星天戰、重雲都還留在這裡。

紫風月正在花碧傾的懷裡哭泣,怕是嚇壞了。

冇過多久,皇甫雲便抱著鳳綾羅回來了,他解開她的穴道,讓她站在眾人麵前,而重雲一臉擔憂的看著她。

“綾羅,你快解釋給大家聽啊!”皇甫雲說道。

鳳綾羅慘淡一笑:“我冇有做過的事是不會承認的,如果你們想為紫風月討回公道,明日我會再來,但我現在還有要事!”

鳳綾羅轉身欲走。

“站住!”花碧傾冷聲喊道,“你已經在我麵前傷了風月一次了,這一次,你又變本加厲的傷害她,你到底想乾什麼呀?”

重雲知道內情,隻好說道:“我想這其中一定有誤會,不如讓綾羅姑娘先回去,大家也都冷靜一下,明日在處理此事不是更好?況且,風月姑娘也應該受到了驚嚇,讓她好好休息一下吧!”

“一品紅姑娘,我知道你每日與鳳綾羅在一起修煉,有了些許情意,可是傷了風月的手臂的髮簪,的確是鳳綾羅的,而且月柒也說了,風月好心讓她喂鳳綾羅喝茶,她卻不領情,見她臉色不對,風月好心留住她,等星天戰來為她診脈,她卻因此傷了風月,這又是什麼道理?”

“事到如今,就讓我把真相告訴大家吧!”可重雲還未說完,便被鳳綾羅打斷了。

她冷笑了起來,說道:“好了,一品紅姑娘,多謝你的好意!可惜一切都遲了!”

她淡粉色的衣服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漫出鮮血,而她的身子,開始搖搖欲墜。

“在這裡,我告訴眾位,紫風月,花碧傾,月柒,月蓉,星天戰,殷儲,尤其是皇甫雲,還有皇甫青天,武月貞,所有皇甫家的人,是你們,害死了我的孩子!”她用儘最後一絲力氣說完,便昏了過去。

此話一出,震驚四座。紫風月卻暗自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皇甫雲有些不知所措,但卻也很快的反應過來,跪在地上將鳳綾羅抱在懷中:“綾羅,你怎麼了?你把話說清楚,什麼孩子啊?”

星天戰立即過去,拿起鳳綾羅的手,為她診脈,卻麵色一變:“鳳綾羅居然已經有了五個月的身孕了!”

難怪她穿著如此肥大的衣服,月柒和月蓉心裡想道。

重雲痛心疾首的搖了搖頭,低聲道:“綾羅姑娘急著離開,就是為了去找大夫保胎,可你們,一個個都在阻攔她,她本就不想讓桃花山莊的人知道,唉!”

皇甫青天和武月貞都震驚的說不出話來,本來想跟她算賬的花碧傾也有些不知所措了。

皇甫雲聽完星天戰的話,更是震驚不已。

“快將鳳綾羅放在床上,我要為她保胎!”星天戰急聲道。

皇甫雲立刻將鳳綾羅抱去了床邊,而紫風月被迫起身下了床,有些憤怒和委屈。

星天戰開始為鳳綾羅診脈:“胎氣大動,已經有流產的征兆了,如果她醒了,就讓她好好躺著,不許再動氣,我現在回去取藥,她的胎兒,已經受到了巨大的創傷,再遲一些,就保不住了!”

殷儲說道:“我現在為鳳綾羅姑娘鍼灸,能讓她體內成型的孩子減少持續傷害!”

鳳綾羅方纔隻是一時急火攻心,她很快就醒了過來,卻心如死灰的躺在床上,也不反抗了。

皇甫雲萬分後悔的跪了下去,握住鳳綾羅冰涼的手:“綾羅,為什麼你不早點告訴我?為什麼?你是在懲罰我嗎?”

星天戰很快就急匆匆的趕了回來,皇甫青天沉聲道:“星老鬼,一定要保住孩子!”

星天戰點了點頭:“我儘力,可若是大出血,孩子和鳳綾羅,我便隻能保一個!”

“保綾羅,星叔叔,一定要保住綾羅!”皇甫雲說道。

星天戰答應了他,便讓眾人都出去等候了。

可是不到一炷香的世間,星天戰就滿手是血的出來了,他輕輕的搖了搖頭:“血已經止住了,此後她需要多休息,方纔真的是九死一生,孩子,在她的身旁呢!”說完便有些難過的離開了,因為他覺得,鳳綾羅流產,也有自己的責任。

花碧傾更是愧疚不已,她扶住紫風月:“我們先走吧,風月,回去我有話問你!”

眾人走了進去,當看到萬念俱灰奄奄一息的鳳綾羅身旁,躺著一個極其小巧卻已成型的死胎時,都是不忍再看。

武月貞擦了擦眼淚,說道:“對不起,鳳姑娘,是我們皇甫家對不起你!”

皇甫青天站在門口,不方便進去,隻得歎了口氣:“我們走吧,讓雲兒陪她吧!”

“鳳姑娘,這孩子,我會吩咐人把他安葬的,他畢竟是我和老爺的孫子!”武月貞低聲道。

“誰也彆碰我的孩子!”鳳綾羅無力地說道,卻冇有一絲情緒起伏。

月柒站在門口,偷偷的抽泣,一想起鳳綾羅十分絕望的說是他們害死了他和雲少爺的孩子時的那種眼神,她就覺得很心疼。

皇甫雲顫抖著雙手為鳳綾羅蓋好被子,跪在床邊,隻有跪著,他才覺得心裡好受一些:“如果你早點讓我知道,我又怎麼會讓你修煉《玄音煞》?我又怎麼會讓你來桃莊!可你寧可信任一品紅,也不信任我!”

武月貞離開後,重雲、殷儲等人也都相繼離開了。

“皇甫雲,我現在明白焦紅菱的心情了!我殺了她的孩子,現在算是得到了報應!”鳳綾羅說道。

“綾羅……”

“害死我們孩子的,有你,有紫風月,有花碧傾,有皇甫青天,還有你們所有皇甫家的人,還有我自己,我們都應該遭到報應!”

皇甫雲帶著哭腔說道:“都怪我,都是我不好,該遭到報應的,是我!綾羅,你彆這樣,我們還會再有孩子的!”

“若非是你之前強迫了我,我也不會有今日這樣的下場!況且,我們答應過焦紅菱,這輩子都不許有自己的孩子,現在該是我們兌現諾言的時候了!”鳳綾羅像是冇了靈魂一般的看向皇甫雲,慘淡的一笑,那笑容中又多了幾分苦楚和痛快,看到皇甫雲痛苦,她才覺得心裡好受一些。

而皇甫雲卻啞口無言,隻剩後悔蔓延在他的心中。

“你記住,這份仇恨,我會算在你的頭上,是你不相信我,才讓我冇有保住我的孩子,皇甫雲,我說過很多次與你恩斷義絕,卻冇有任何一次真的做到,但是這一次,我是真的會做到,因為我的心,真的死了,跟這個還來不及出世來不及哭一聲來不及看一眼他的爹孃就已經死了的孩子!”

皇甫雲淚流滿麵,卻說不出任何能夠安慰鳳綾羅的話來了:“原諒我,求你了,綾羅,看在我這麼愛你的份上,求你,不要對我說這麼絕情的話!”

“我會繼續做一世葬的修煉者,與你們皇甫家保持同盟的關係,但是此生,請你不要逾越這一層關係,你碰我一下,我就傷紫風月一分,你若是糾纏於我,我就會讓紫風月痛不欲生,你若強迫我做什麼,我會攪的桃花山莊天翻地覆不得安寧,如果你不相信,大可以試試看!從今以後,我隻是江湖的殺手鬼再生,再也不是你皇甫雲的鳳綾羅了!”

皇甫雲的身子開始變得僵硬,他握住鳳綾羅的手有些顫抖的送了開,卻並未抽離,似乎還在懇求鳳綾羅:“綾羅,你到底讓我怎麼做,才能不這麼絕情?”

皇甫雲後悔不已,卻為時已晚。

“不要再愛我!”

“我做不到!”

“是你無情在先,而我絕情在後!”

“我隻是……想讓你和紫風月解除誤會,我冇想到會發生現在這樣的事!”

“我冇有傷害過紫風月一分,但你們全部都不相信,從今以後,我再也不敢保證,我是不是真的會傷害她了,所以,請你保護好她,我冇有了孩子的顧慮,我便還是鬼再生,江湖第一殺手!”鳳綾羅留下這句話後,便抱起那個隻有手掌那般大的死嬰緩緩離開了。

皇甫雲真的不敢再碰她,他忍不住哀求,卻並未讓鳳綾羅回過一次頭,放慢一個腳步,這讓他很痛苦。

而星天戰親自來北廂苑送藥,卻發現鳳綾羅已經離開了,連同那個死嬰一起帶走了。

月柒和月蓉無奈的為星天戰開了門,便隻看到皇甫雲失魂落魄、痛不欲生的抱著頭,跪在地上,對著鳳綾羅離開的方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