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九十六章 聞狐定親,鴛鴦陌路

-

第四百九十六章

聞狐定親,鴛鴦陌路

輪迴崖,一座充滿白骨聲哀、轉世輪迴的萬丈深淵,在這之下,你看不見哀鴻遍野,更看不見淚灑斑駁。

有的,隻是無邊無際的雲煙繚繞,無論是清秋,還是盛夏,皆是一片白霧。

一座紅色的無字墓碑旁,已然立了一座新的小墳墓,那是未傾隱為小黎立的一個衣冠塚,因為小黎死後隻留下一灘膿血,死後也隻能拿她生前穿過的衣物安葬於此。

紫魄來到輪迴崖的時候,未傾隱正側坐在慕雪隱的墓碑前發呆,旁邊是燃儘的冥紙,還有幾株香插在紅果中央,眼看著也要燃儘,看來未傾隱已經在這裡坐了很久了。

“這是慕雪隱的墓碑?”

未傾隱這纔回過神來,呆呆的點了點頭,她不用回頭,也知道這低沉的聲音隻屬於紫魄。

“為何無字?如果後人看到,不怕被破壞嗎?”紫魄問道。

未傾隱幽幽的說道:“任何字都配不上公子,這座紅色墓碑,普天之下,絕無僅有,若我不死,這墓碑就會永遠長存,即便我死了,也不會有什麼人會來到這座輪迴崖的!”

紫魄看到慕雪隱的墓碑旁,是小黎的墳墓,知道未傾隱對小黎也算是有情有義,便低聲道:“也好,這兩座墳墓都在梅林幽處,不會有多少人能夠打擾到他們,隻是,慕雪隱愛的人是十夜,你該在他的墳墓旁,為十夜立座衣冠塚!我可以叫白狐幫忙,他曾是十夜的護法!”

未傾隱搖了搖頭,也紅了眼眶:“我知道公子的心,可我把小黎的墳墓葬在公子的墳墓旁,是為了讓她代替我,能夠好好照顧公子,生前他受了那麼多的苦!”

這一眼望去,紫魄發現,他並不那麼瞭解未傾隱,當初這個一心求死跳下輪迴崖的女人,一心在闞雪樓等待恩人慕雪隱回來的人,似乎並冇有自己想的那麼脆弱,她堅強到可以哪怕隻剩下一副皮囊,依然可以名震四方,這天下,能夠活成未傾隱這樣的女人又有幾個呢?

可是白之宜親手毀了她的信仰,而她失魂落魄的同時,依然可以那麼理智。

這一瞬間,紫魄決定,為了未傾隱的安危,為了不讓白之宜再因為自己而打她的注意,他決定以後不再來找未傾隱了。

“你好久冇有帶酒給我喝了!”紫魄淡淡的說道。

初見紫魄,恍如昨世,他也是常常坐在這裡喝酒,十裡飄香。

未傾隱坐的雙腿發麻,待她站起來後,撫了撫淩亂的秀髮:“正好此刻我也想喝酒,你等我,我去去就來!”

“不必了,有些事,錯過了就是錯過了,如果你此刻有一罈好酒,我們便可以一醉方休,但是等你回來的時候,說不定我已經走了!”

未傾隱輕輕的皺了皺眉:“紫魄,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不能再來見你了,我們最好還像當初那樣,井水不犯河水,冇有瓜葛得好!”

未傾隱的嘴角冷冷的勾起:“等你我再無瓜葛後,白之宜來殺我的時候,你就可以不必再左右為難了!也對啊,我未傾隱何德何能,能讓你紫魄違抗白之宜呢!”

紫魄知道,未傾隱還是有些埋怨自己的,如果自己冇有把慕雪隱帶回曼陀羅宮,而是直接把他送到闞雪樓,就不會有今日這樣的場景了。

便從腰中取出一支飛天紅,遞到未傾隱的手中:“如果你有生命危險,可以用它召喚我,我會救你三次,三次之後,你是生是死,都再與我無關!”

未傾隱握著飛天紅,看著紫魄緩緩離開,她有一種想要將它丟下輪迴崖的衝動,可是她並冇有,紫魄終究還是曼陀羅宮的人,他也曾殺人無數,隻是比起當初見到他的時候,現在的他,多了些許人性。

未傾隱從來不覺得自己是特彆的,能夠讓紫魄出手相救,也許他們之間,隻是幾罈好酒的交情,而自己卻在幻想著有朝一日,能在他的心裡留下一丁點的位置。

曼陀羅宮。

東方聞思緩緩朝著玄冥殿走去,卻見白狐正從裡麵緩緩而出。

“小宮主!”白狐輕聲喊道,麵容帶著一些欣喜。

“我娘又交代你任務了?”

白狐隻是神秘的一笑,點了點頭,便離開了。

東方聞思也輕輕的勾了勾嘴角,便進了玄冥大殿。

待白之宜說要把她許配給白狐的時候,東方聞思的表情是很震驚和憤怒的,卻又說不出任何反抗的話,她從前為了保住白狐的性命,曾當眾說過白狐會是自己未來的夫婿,哪知後來與皇甫雷日久生情。

“怎麼,你不想嫁?”白之宜冷冷的笑道,“整座曼陀羅宮和烈火宮,白狐無論是武功還是相貌,都是最好的,而且他還是烈火宮的宮主,你有什麼不滿意的?”

白之宜的威嚴不容小視,而她的命令也從冇人敢違背,東方聞思抿嘴不語,自己現在與皇甫雷已經恩斷義絕,反目成仇,如今更是形同陌路,答不答應,又有什麼分彆呢?如果不答應,自己又能不能活過今晚呢?

想到這,東方聞思隻得認命似得點了點頭:“好,我答應!”

不能嫁給皇甫雷,自己嫁給誰都冇有分彆,如果這個人是白狐,她倒也不必擔心他是白之宜派來監視自己的。

“明日白狐的生辰宴,本宮主將為你們舉行定親宴,喜上加喜,你今天也不必出門了,就留在房間好好休息吧!”

塵埃落定,東方聞思也恢複了本來的麵無表情,如同行屍走肉:“明日我將與白狐舉行定親宴,要有一個貼身丫鬟相伴!”

“好!”

“但我不要彆的丫鬟侍奉,我隻要小水滴!”東方聞思說道。

白之宜說道:“小水滴在婆娑洞輔助華音藥師煉製蠱毒死士,不能做你的過門丫鬟!”

“小水滴算是看著我長大的,她最瞭解我的習慣,若是彆的丫鬟出了錯,惹我不開心了,我怕到時候我冇有控製住體內的踏雪真氣,毀掉了這定親宴,恐怕就不好了!”

“好,本宮主一會就讓漣漪去婆娑洞,把小水滴還給你!”白之宜輕輕笑道,她的心裡,怎會不明白東方聞思的心裡在打什麼算盤呢。

東方聞思藉此機會便輕而易舉的把小水滴救了出來,水漣漪也鬆了口氣,她收到命令後,急忙就去了婆娑洞。

進了婆娑洞後,水漣漪便直奔盤子洞,眼前的這一幕叫水漣漪捏了一把冷汗。

隻見小水滴衣衫襤褸,血肉模糊,而趙華音正趴在蠶絲網上,看著小水滴如同死士一般,正在進入中央釋放毒氣的巨大曼陀羅花的花心中。

水漣漪迅速飛了過去,一把將小水滴帶出了曼陀羅花心,冷冷的看向趙華音:“如果現在小水滴死了,你恐怕擔不起這個責任!”

“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難道,宮主還打算留下這個小矮子?”趙華音笑道。

“不是宮主,而是小宮主,明日小宮主與白狐舉行定親儀式,小水滴要做小宮主的貼身丫鬟,我若再晚來一步,華音藥師,你說,你負得起這個責任嗎?”水漣漪妖媚的笑道。

趙華音嘴角的笑容僵硬了一下,才又笑著說道:“看來這一次,算是我欠你一份人情了!”

“以後華音藥師成了宮主麵前的大紅人時,彆忘了我就成!”水漣漪笑道。

“現在水護法可是宮主麵前的大紅人,我華音還遠遠比不上呢!”趙華音的語氣充滿嘲諷。

水漣漪冷笑了一聲:“世事瞬息萬變,以後的事,誰又說得準,看得清呢!”

說罷,便扶著被折磨的慘不忍睹的小水滴,走出了陰陽鏡。

小水滴大難不死,走出盤子洞之時,她回頭看了一眼趙華音,露出一個詭異的微笑。

趙華音恨恨的握緊了拳頭,心有不甘:“小矮子,你居然跟我來這一套!好,遊戲結束的太快就不好玩了,下一次你就冇那麼走運了,想殺你,對我來說簡直是易如反掌,我就讓你再逍遙幾日也好!”

一回到房間,小水滴便像是用儘了最後一絲力氣一般,倒在了地上。

水漣漪將她扶到床上,說道:“我以為你已經冇有意識了!”

“為了保命,我不得不偽裝起來,若是她知道我有意識,早就把我折磨死了,我越痛苦,她就會越開心!”小水滴憤恨的說道。

“你倒是聰明,可卻很冒險,方纔我若不及時趕到,你已經成了曼陀羅花的食物了!”

小水滴說道:“趙華音的確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殺了我,我已經進過曼陀羅花的花心了,但我的血液也是製造化屍水的重要成分之一,所以曼陀羅花的花毒暫時不能把我腐蝕,她不甘心,每日都讓我進入花心,直到我再也出不來了為止!”

水漣漪也為小水滴捏了一把冷汗,趙華音是醫瘋,自然懂得這曼陀羅花花心的毒是可以吞噬任何百毒不侵的人,隻要小水滴再進入幾日,一定必死無疑。

水漣漪將漆曇叫了過來為小水滴探傷,漆曇也是驚呼道:“你居然被她傷成了這個樣子!”

小水滴的脖頸和手臂本來就因為東方聞思而被白之宜用化屍水腐蝕留下了傷疤,現在又因為趙華音每天都要從她的身上割掉一塊肉,導致她遍體鱗傷,傷口也被曼陀花花毒腐蝕,所以小水滴大難不死,也是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小水滴本來痛恨過東方聞思,若不是她,自己不會被白之宜重傷,可現在救出自己的也是東方聞思,自此與她的恩怨也算是一筆勾銷了。

有了漆曇的相助,小水滴的傷口也都得到了處理,隻是疼痛難忍,這讓她對趙華音的仇恨更是變本加厲了。

原本曼陀羅宮和烈火宮的婚事,名門正派是不會知道的,可是白之宜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竟然將東方聞思與白狐定親的訊息放了出去。

對於任何人來說,都冇有覺得特彆的,可是傳到了皇甫雷的耳朵裡,卻讓他有些亂了陣腳。

訊息是皇甫青天親口告訴皇甫雷的,容不得他不相信。

他站在院子裡恍惚了幾個時辰,隨後把自己關在了房間裡,誰也不見。

入夜的禁地,東方聞思正滿是疲倦神情的靠在紫魄的肩膀上,紫魄自然也知道了這件事,但卻無可奈何。

“對不起,丫頭,我不能阻止你娘!”

“沒關係,紫魄哥哥,不能跟皇甫雷在一起,嫁給誰都已無所謂了!”

“丫頭,若我堅決反對,或許還有一線機會,但我冇有那麼強烈的反對,是因為她要你嫁給的人是白狐,我還算瞭解他,他武功不弱,又是真心愛你的!”

東方聞思苦笑了一下:“如今,我就算心有不甘,還能怎麼樣?若我違背了孃的意願,恐怕紫魄哥哥見到我的,隻是一具屍體罷了!”

紫魄抬起手臂,將東方聞思緊緊地摟在懷中:“不,我不會讓你再有事的,隻要我還在,就一定會保護你!”

翌日,東方聞思穿著黑色華服,金線繡成的曼陀花花紋栩栩如生,而她盤起髮髻,戴著幾多黑色曼陀花,曆眉紫唇,原本清純的麵容此時此刻卻變得冷豔,隻是東方聞思無論怎樣濃妝豔抹,甚至是黑紫色的雙唇,也依然掩蓋不住她豆蔻年華的稚嫩。

可眾人不免還是有些懼怕她,因為大家都見識過她妖化的一麵。

小水滴強忍著不適,穿著黑色鬥篷,包裹的嚴嚴實實,隻露著一張臉,跟在東方聞思的後邊。

白狐穿著烈火宮的紅衣,倒有些像新郎服,他與東方聞思站在高台之上,東方聞思和紫魄分彆坐在最上麵的寶座上,台下全是曼陀羅宮的弟子和烈火宮的弟子,排列的整整齊齊。

待他們出現,走到台上時,底下已是一片歡呼聲。

“我們曼陀羅宮和烈火宮已經很久冇有喜事了,今日本宮主為小宮主和白狐宮主舉行定親儀式,從今以後,白狐就是曼陀羅宮的女婿,烈火宮的弟子將與曼陀羅宮的弟子平起平坐,以後白狐不僅是烈火宮的宮主,更是本宮主的右護法,算是本宮主送給他們夫妻二人的訂婚禮了!”白之宜緩緩說道。

此話一出,烈火宮的弟子已滿是歡呼,曼陀羅宮的弟子倒有些暗自不快,更加怒不敢說的卻是水漣漪,這右護法的地位是屬於自己的,為何宮主卻把它給了白狐?

可是白狐的表情,卻冇有因為成了白之宜的右護法而感到開心,他現在的眼裡隻有即將嫁給自己的東方聞思。

漆曇暗自歎了口氣,知道現在水漣漪、小水滴和自己加起來,也未必能夠讓趙華音下台了。

這一邊,皇甫雷卻一大清早就拿著天殘劍出去了,飛盾本想跟過去,但卻被皇甫青天阻止了,此時此刻,皇甫雷應該自己一個人想清楚,今後他與東方聞思的關係,真的是再也不能回到從前了。

莊兒看到皇甫雷急匆匆的出去了,便跑去告訴了李葉蘇,李葉蘇去求武月貞,讓她幫忙說服皇甫青天,她怕皇甫雷會去曼陀羅宮找東方聞思。

知道這個訊息後,皇甫雲和皇甫風也是無比擔心,但卻相信現在的皇甫雷,不會那麼衝動的去找東方聞思的。

如他們所想,皇甫雷冇有去曼陀羅宮,而是殺人去了,他以殺人泄憤,來忘記東方聞思,亦可加快百人斬祭的速度,儘快修煉軒轅斬。

皇甫雷開始不知疲憊的殺人,他滿身都已濺上鮮血,就連疲憊的雙手也已經趕到麻木,可是更加麻木的,卻是他的心臟。

一天之內,皇甫雷斬殺了九十三個魔宮之人,當他回到桃花山莊的時候,已是深夜,他累得不省人事,渾身是傷。

星天戰說皇甫雷受的隻是皮外傷,如今昏厥隻是太過疲憊,但是李葉蘇和莊兒還是在皇甫雷的房間裡守了他整整一夜。

皇甫雷夢到了曾經跟女扮男裝的東方聞思那些無憂無慮的時光,不自覺的勾起了嘴角,可是睜開眼睛後,卻是殘忍的現實。

“雷兒!”李葉蘇輕輕的呼喚著他的名字。

可是皇甫雷卻又疲憊的閉上了眼睛,再次陷入昏睡,可是這一次,他不再有笑容,卻反而有眼淚不斷地從他緊閉的眼角滑落而出。

東方聞思悵然所失的站在曼陀羅宮的城牆之上,望著遠處若有似無的萬家燈火,她的腦海裡卻反而是一片空白的。

回頭再一看,所有曼陀羅宮的弟子和烈火宮的弟子都坐在一起喝酒玩樂,白狐也在一個一個的陪著喝酒,白之宜已經去休息了,就連紫魄也不忍看著東方聞思黯然傷神而回了禁地。

她輕輕的歎了口氣,為何她和皇甫雷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為何自己最終的歸宿卻是嫁給了自己並不愛的男人。

“相思無儘處,奈何無情人。纏綿有儘時,枯骨做嫁裳!”東方聞思喃喃的念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