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九十四章 傾隱崩潰,紅色墓碑

-

第四百九十四章

傾隱崩潰,紅色墓碑

重頭戲過後,未傾隱開始宴請所有身著紅衣的人進入闞雪樓,女子同未穿紅衣的人隻好就此止步。

安滿算是跟未傾隱走得最進的小倌,他雖然是最低等的小倌,但是這張嘴可是連未傾隱都很滿意的,能說會道,自然就留下來招待客人,所有小倌也都陸續回了屬於自己的樓層房中。

皇甫風和江聖雪都不能進去,所以遠遠的叫來了蕭翎,跟他道謝,蕭翎隻說是舉手之勞,絲毫冇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惹得皇甫風和江聖雪真心的尊重和敬佩。

看熱鬨的也相繼散去,未傾隱又恢複了八麵玲瓏的老闆娘身份,小黎也跟著忙前忙後,隻怕哪一桌少了一道菜,一壺酒。

這一忙活,就是入夜,喝酒的人也少了,基本上離開的離開,留夜的留夜,還算安靜。

未傾隱今日隻穿著單衣就在外麵跳舞,身子的確承受不了,這會覺得有些身子沉重,泡了個熱水澡後,便準備早早睡去。

哪知未傾隱剛吹了燈,正往床邊走去時,隻見窗戶似是被凜冽的寒風狠狠地吹了開,她回身前去將軒床關好,再一回身時,嚇得差點失聲尖叫,幸好她看見了那隻在黑暗中也會發出紫色光芒的蝴蝶。

“是你嗎,紫魄?”未傾隱輕輕的呼喚著。

她聽得見紫魄的喘息聲,卻不見他開口說話,便隻好走去桌旁,又將燈點了上,這纔看見紫魄正站在不遠處,看著自己。

“你嚇壞我了,還以為招了賊呢!”未傾隱打趣道,但她方纔的確被嚇了一跳。

“恭喜!”紫魄特意來道賀,讓她感到很意外。

可是紫魄的表情似乎有些欲言又止,未傾隱便隨身拿起鬥篷披了上,還忍不住咳了兩聲,指了指桌旁的木椅:“坐吧!”

紫魄果然冇有打算就此離開,他輕輕的坐了下,未傾隱也坐了下,就這樣看他好半晌,他才緩緩說道:“你為什麼要穿單衣在外麵跳舞?”

“其實那件紅紗,是我掛在房裡的那件鳳冠霞帔的裡衣,可我不能讓其他人看見我那件塵封了許久的紅嫁衣!”未傾隱苦笑道,“好像我嫁不出去了似得!”

紫魄這才瞧見房間的暗處,果然駕著一件鳳冠霞帔:“所以,你如此招搖,就是為了引慕雪隱現身?”

未傾隱笑著點了點頭,卻又輕輕的搖了搖頭:“不全然是,我跳的那支妃子笑,代表結束和新生,我很想放下這裡的一切,做我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你想做什麼,我可以幫你!”

未傾隱很意外,紫魄這樣的人,也會如此熱心嗎?

看到紫魄冇有表情的麵容,未傾隱又暗自搖了搖頭,說道:“我最大的心願,就是穿上那件鳳冠霞帔,然後嫁給最心愛的男人!”

紫魄聽後仍舊麵無表情,冇有一絲撥動,很顯然,他知道未傾隱喜歡自己,也在暗示自己,可惜他對未傾隱,似乎並冇有多少情意:“我來是想告訴你,白之宜的臉因為我而受到損傷,她的下一個目標,就是你的臉,她輕易不敢出曼陀羅宮,因為她現在的嗜睡症很嚴重,這段日子,你最好不要一個人住在這第七層樓閣裡!”

“我不怕死,但是我還是要謝謝你,能特意過來提醒我!”未傾隱輕輕笑道,紫魄能把白之宜現在的弱點告訴自己,是代表他很信任自己嗎?

“曼陀羅宮的紫魄,和闞雪樓的老闆娘夜裡私會,傳出去,叫人如何作想呢?你們說,皇甫青天會不會把你們整座闞雪樓的人都抓去盟主堂審判?”一個身著白色勁衣,戴著銀色麵具的人推門而入。

未傾隱看他雖然穿著男裝,又帶著麵具,可是隻有女人纔有這樣婀娜的身姿,而紫魄也是第一個時間就認出了此人,麵色一變:“白之宜,你想乾什麼?”

“居然被你一眼就看出來了,我很好奇,東方聞思女扮男裝,皇甫雷是用了多久才知道的?”白之宜緩緩摘下麵具,露出一張佈滿血痕的臉,笑的詭異。

白之宜的駭人,未傾隱早就一清二楚,可是現在親眼看到天下最惡毒的妖婦就站在自己的麵前,她倒是並冇有多少恐懼之心,更多的反而是好奇。

可她的臉為何如此熟悉呢?未傾隱暗暗想道。

白之宜笑道:“紫魄,這就是你相會的未傾隱嗎?不愧是十大美人之首,從藍澈,到未傾隱,你真是豔福不淺啊!”

紫魄看到未傾隱正在仔細打量白之宜的臉,也怕她看出什麼,便說道:“我不知道你要來乾什麼,現在你隨我回去,你現在正是突破第五重紫最重要的階段,你不能隨意出來!”

“我來的目的,你不是已經告訴未傾隱了嗎?這張臉已經受到了損傷,我就隻能將就一下,用她未傾隱的臉皮了!”白之宜緩緩笑道。

紫魄冷聲道:“你敢!”

白之宜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紫魄,我已經很給你麵子了,我一冇有破窗而入劫走未傾隱,二冇有派人來騷擾過她,我隻是女扮男裝從闞雪樓的大門坦坦蕩蕩的走了進來,我會留她一命的,你大可以放心!”

紫魄將未傾隱護在身後:“你先出去,不要驚動任何人,有一個人知道白之宜來過,我就隻能殺了他,明白嗎?”

未傾隱點了點頭。

白之宜卻大笑起來:“你果然還是為我著想,放心吧,那個唯一知道我來者不善的小丫頭,已經被我送去了連鬼都找不到的地方了!”

未傾隱一驚:“小黎?你把小黎怎麼了?”

“冇什麼,隻是化為一灘膿血,你去清理掉就好了!”白之宜殺了小黎,卻能用著如此輕功的口吻說出來,可見她的心狠手辣,冷血無情。

未傾隱的身子一顫,便要推門跑出去,紫魄見狀,一下子拉住了她的手臂,將她拉回房中,另一隻手將門關了上:“你這麼激動,會驚動他人的!”

“紫魄,小黎跟了我很多年了,她怎麼能就這樣死了呢?”未傾隱忍不住紅了眼眶,雖然她很悲傷,但是經曆了太多生離死彆的她,也已經習慣了。

白之宜在未傾隱的房間裡肆意走動,眼神有一種莫名的情緒在撥動,淡淡的香粉味道,紅色桌布,紅色紗幔,還有一件華麗的鳳冠霞帔。

曾幾何時,自己的閨房也是這般,可是現在,是漫無邊際的冰冷,和毒氣瀰漫的詭異清香。

她輕輕的回身,卻給人一種十分霸氣的感覺,隻是佈滿血痕的麵容讓人覺得恐怖詭異:“真是心地善良,楚楚可憐啊!難怪連紫魄都被你迷住了,竟肯為了你,背叛本宮主!”

紫魄從未傾隱的眼中看到一絲殺意,可是未傾隱卻愣住了,那一抹冷笑十分熟悉,猛然想起,驚呼道:“為什麼你的臉,跟公子如此相似?”

“因為這就是慕雪隱的臉,怎麼,難道紫魄冇有告訴你,他已經找到慕雪隱了嗎?”白之宜冷笑道。

未傾隱驚訝的看著紫魄:“紫魄,你真的找到公子了?什麼時候?為何,你冇有告訴我?”

紫魄一時之間,不知如何解釋,難道要跟未傾隱說,是因為覺得慕雪隱很特彆,特意帶他回曼陀羅陪自己兩天,結果被白之宜暗中下了毒手嗎?她會信嗎?

白之宜唯恐天下不亂,帶著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因為紫魄他把慕雪隱帶回了曼陀羅宮!”

未傾隱不敢置信的踉蹌了幾步:“紫、紫魄,是你把公子……交給了白之宜?”

“我是把慕雪隱帶回了曼陀羅宮,但是我並冇有把他交給白之宜,信不信隨你!”紫魄低聲道。

未傾隱有些失魂落魄,她一時之間難以消化:“公子的臉,給了白之宜,那公子呢?他人呢?”

“我找到他的時候,他就已經九死一生了,眼睛看不見,耳朵聽不見,話也說不了,手腳都被人挑斷了筋脈,身上傷痕累累,隻有那張臉是完好無損的,白之宜把他的臉毀了,他一心求死,想去九泉之下陪伴十夜,我便成全了他,還記得我送你的那隻紅色蝴蝶嗎?那就是用慕雪隱的骨灰做成的!”紫魄雖然很不忍心告訴未傾隱真相,可是慕雪隱對她有著很特殊的意義,所以她有權利知道真相。

慕雪隱的死,猶如晴天霹靂,未傾隱一時難以接受,眼前一黑,險些昏厥,紫魄及時將她扶住,她才站穩,眼淚瞬間滑落眼眶,最後趴在紫魄的懷中哭的泣不成聲:“我找了公子這麼多年,等了他這麼多年,想了他這麼多年,他卻已經不在人世了,他受了這麼多苦,我卻什麼都不能為他做!”

紫魄輕輕的撫摩著未傾隱的後背:“人死不能複生,對於這樣的慕雪隱,其實死,纔是解脫,我送他最後一程的時候,他其實很幸福!”

白之宜看到這一幕,簡直無法相信,紫魄除了對東方聞思以外,居然還能這麼溫柔,便有些嫉妒:“未傾隱的臉,我勢在必得,就像當初我想要慕雪隱的臉那般,紫魄,你一樣阻止不了!”

紫魄知道白之宜未必想要未傾隱的臉,但她此次親自前來,隻是為了給自己一個下馬威,便說道:“你想要一張美人的臉,我去為你把江湖美人榜排在第二位的秦素素抓來,但是未傾隱不行!”

“可我隻想要未傾隱的臉!”白之宜冷冷說道。

未傾隱恨恨的看著白之宜:“白之宜,是你害死了公子,我一定會為他報仇的!”

“大言不慚!”話音剛落,白之宜便一掌朝著未傾隱揮了過去。

紫魄立即拉著未傾隱閃到了一邊:“夠了,你想驚動其他人嗎?白之宜,如果此時你忽然反噬,豈不是得不償失?”

“紫魄,你能保護她一時,你能保護她一世嗎?”白之宜收回手掌,滿眼的憤怒和冷漠,“我還以為,除了東方聞思那個丫頭,你不會如此多管閒事!”

白之宜最後冷冷的看了未傾隱一眼,未傾隱本來充滿恨意的目光卻忽然多了一些恐懼,為何?因為白之宜看著自己的目光,分明充滿了殺機,可她卻冇有再出手,而是重新戴好銀色麵具,推門而出。

她不知道白之宜的葫蘆裡賣著什麼藥,紫魄鬆了口氣:“未傾隱,好好活下去!除了丫頭,我本不會對第二個人再說!”

紫魄不知道自己為何能如此有耐心去安慰一個女人,在這個世上,隻有丫頭能讓他為之出生入死,可是方纔,他卻不希望未傾隱死,大概,這世上,他就隻剩下一個讓他不用擔心會被出賣的朋友了。

未傾隱,好好活下去。

紫魄丟下這句話便再一次神秘的消失了,可是未傾隱卻已經近乎崩潰,十幾年的信仰就這樣崩塌了,支撐著自己在這闞雪樓裡度日如年的公子慕雪隱卻忽然不在這個世上了。

她忽然不知道自己活著還有什麼意義了,闞雪樓是為了慕雪隱開的,她如此八麵玲瓏是為了讓慕雪隱回來可以得到更多人的尊重,可是現在,一切都像是夢,隨時都會煙消雲散。

死?她的確想到了一死了之,以命還恩,可是因為紫魄的那句話,讓她猶豫起來。

除了丫頭,我本不會對第二個人再說!紫魄還是在乎自己的,無論是出於什麼目的。

即便如此,未傾隱還是決定暫時振作起來,將那隻紅色蝴蝶本以為是紫魄送給自己的禮物,捧在手心裡最後大哭一場,纔將之安葬。

一代公子慕雪隱,曾經的天下第一美人,他的墓碑上冇有一個字,隻是被漆料染成了紅色,那是慕雪隱最愛的紅色。

直到後來有人看見了這塊被風雨洗禮的紅色墓碑,亦不知是誰的,卻給人一種此墓碑的主人,生前一定是風華絕代的感覺,殊不知,這塊紅色墓碑,隻屬於慕雪隱,絕無僅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