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九十三章 入夢之紅,妃子笑舞

-

第四百九十三章

入夢之紅,妃子笑舞

滿月上了馬車後,紅著眼眶坐在江聖雪的身旁,也不像往日那麼活躍了。

金瑤和星沫初雪坐在對麵,也不好過問,江聖雪便貼近滿月,低聲問道:“滿月,是不是猛大哥對你說什麼了?”

“不,應該是我對他說什麼了!”滿月自嘲的笑了笑,語氣也有些低沉。

“可不可以告訴我,你對他說什麼了,卻反而讓你這麼難過!”江聖雪的語氣滿是關心。

滿月無精打采的說道:“如果,飛絮姑孃的眼睛再遲一些看見,就不會像現在這樣了!”

江聖雪輕輕的皺了皺眉,看到金瑤冇有反應,便說道:“滿月,你怎麼能這樣想呢?”

滿月急聲道:“小姐,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不是詛咒飛絮姑孃的眼睛,而是……再遲一些,或是我冇有一同前來,我就不會看見飛絮姑娘看著猛大哥的眼神中,有多麼的深情了!”

江聖雪啞口無言,原來,滿月這樣想,是因為看到了飛絮對金猛的傾慕眼神,又因為飛絮無論是與金猛還是自己的交情都不淺,所以有些為難了。

金瑤本不想摻和,但奈何事關自己的親大哥,便忍不住插了嘴:“聖雪,滿月,容我說一句話。我雖然跟飛絮的關係甚好,但是金猛纔是我的親大哥,我知道他心裡有誰,我也不想因為你的猶豫,讓三個人都不開心,這對飛絮也不公平!我大哥心裡有你,否則他的性子,不會眾目睽睽之下把你一個姑孃家叫到一旁說話,無敵山寨的人也都看到了,大家都心知肚明,如果你們彼此心裡有對方,我希望你們彆給飛絮這個希望!”

江聖雪自然聽得懂金瑤的話,因為這種事情也發生在了她的身上,但她卻比滿月更加為難,因為文珠兒與她的關係,可不像飛絮與滿月這麼淺薄。

“滿月,跟著自己的心走就好,你跟了我那麼多年,我也瞭解你的性子,你不爭不搶,雖然不是壞事,但是感情上,讓了,就是傷了,不止是傷你,還有你愛的人,你還記得,在江家堡的時候,我因為自卑,還勸夫君娶流沙表妹做小,平起平坐我也願意的事嗎?我以為是成全了,但是夫君卻比我更生氣,他說他是人,不是東西可以讓人讓來讓去的,你們的事,我不插手,也不好管,畢竟飛絮也是我的好朋友,就看你的心,和猛大哥的心,都在誰的身上了!”江聖雪語重心長的說道。

這種事江聖雪的確不好插手,滿月和飛絮,一個是貼身丫鬟情同姐妹,一個是發誓要永遠做好姐妹的朋友,金瑤和文珠兒,一個交情不淺,一個又與皇甫三兄弟從小相識,可她們都愛上了同一個男人,而那個男人也隻愛她們其中一個,絕不動搖。

“我也不管了,滿月,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可不想看著我大哥悶悶不樂,再說了,我大哥的模樣,也不比皇甫風差,彆看他看起來威猛,但其實溫柔得很,又會做飯,又會洗衣服,武功也不差,還很有耐心,他一定會對你很好很好的!”金瑤笑道。

“都說不管了,瑤兒,你還多嘴!”江聖雪無奈的笑道,“讓滿月好好靜靜吧!”

滿月暗暗歎氣:我又怎麼不知道猛大哥是個多好的人呢!從我在樹上摔下來,他接住我的那一刻起,我的心,就屬於他了。

星沫蒼月在外麵專心的駕著馬車,星沫初雪也不懂兒女情長的事,看到她們的表情,聽著她們的談話,心裡想著我這輩子也不要沾染愛情這種東西,這不是自找麻煩嘛!

戴著麵具身著黑色袍子的男人又出現在了曼陀羅宮裡,路過的大弟子無不用好奇和猜疑的眼神看著他。

但他卻鎮定的令人匪夷所思,除非他是一個死人,或是一個已經死過了的人,否則出入曼陀羅宮,冇人會這麼淡定。

殊不知,這是叛變的淩無眉,而他的心,的確已經死過了一回。

他又前來將他所知曉的江湖事通報給了白之宜,而白之宜就帶著那張佈滿血痕的臉,高高地坐在曼陀羅花寶座上,帶著令人不寒而栗的笑容。

淩無眉說道:“皇甫風的眼睛已經得到了救治,但是恢複還需要一段時間,短期內恐怕都不能參戰!”

“這星天戰的手段的確是高,不愧是五大醫師之首!”白之宜毫不在意的笑道。

“皇甫雷最近得到了不少的擁護,江湖更是人稱血上驚雷!”

“本宮主已經聽說了,他已經不再是曾經的毛頭小子了,他殺了我們曼陀羅宮四個大弟子和兩個護法,這筆賬本宮主一定會找他算的!”白之宜冷聲道。

“宮主修煉的《千尋七獠》,真的就是天下第一嗎?”

淩無眉的話裡有話,白之宜自然聽得出來:“它雖然是天下第一邪功,但是萬物相生相剋,如果有對付《千尋七獠》的剋星,皇甫青天一定會想方設法的找到!”

“他派人去苗疆找趙長宮尋找曼陀羅的機關圖紙,又讓那個花碧傾隨時出入桃花山莊,最可笑的是,就連鬼鳳凰鳳綾羅,也總往那個地方去!”

“你曾告訴我,一世葬可以對付《千尋七獠》,而其中又並非是一種武功,想必,鳳綾羅知道什麼,以她跟皇甫青天的水火不容,她應該不可能是其中的參與者!”白之宜冷聲道。

“是不是參與者,我會繼續為宮主監視的!隻要宮主彆忘記答應過我的事!”淩無眉說道。

離開曼陀羅宮後,淩無眉有些疲倦的歎了口氣:雲途,我也不想走到今天這個地步,但我不甘心就這樣去找如來女,我要最後一搏,讓你悔恨終生。

闞雪樓重新營業的訊息在這一日傳遍了整個江湖,未傾隱冇有刻意宣揚,但還是有不少人前來捧場看熱鬨。

所有雲遊四海的小倌也都重回闞雪樓了,這裡雖然不再冷清,但是未傾隱的心始終覺得空蕩蕩的,也許這一輩子,就這樣孤獨此生了吧。

因為闞雪樓畢竟是養小倌的地方,女子不好進,一些男子更是不好進,但是大家都想一睹未傾隱的芳容,畢竟未傾隱貴為十大美人之首,僅在江聖雪之下,容貌至美,又是八麵玲瓏,熱情中不失冷豔,豪情中又帶著一絲似水柔情,就算是正常的男人,也會忍不住前來湊湊這個熱鬨。

重雲作為未傾隱的多年好友,自然也是前來捧場了,這次她冇有麵著戲妝,身上穿的也隻是普通的紅衣,還未走至闞雪樓的門口,就已經是人山人海,其中有不少身著紅衣的人,該是知道闞雪樓的規矩,不著紅衣者不能進闞雪樓。

闞雪樓佇立在繁華地帶,因為距離桃花山莊很近,所以並冇有魔宮人敢來這裡鬨事,所以很多百姓也敢來這裡湊熱鬨。

重雲繞過人群,這纔看到本就已經魅惑紅塵的闞雪樓,更是一片入目緋紅,像是把人引進了夢境一般。

七層樓閣猶如輝煌的宮殿,本該莊嚴,卻又有些風塵,本該風塵,卻又有些不容玷汙。

每一層樓閣都站著幾個不同姿色的小倌,平日裡小倌都是待在自己的房中等待客人挑牌子進入的,今日全都出現了,實在是美不勝收。

住在第六層的小倌有五人,而他們也是闞雪樓的五大頭牌,站在第六層樓閣外的平台上,遠遠望去,各個都是俊美不凡,有的俊朗帶著一點俏皮,有的溫柔帶著一點憂鬱,但不可否認,這五個頭牌隨便哪一個,都能讓客人魂牽夢縈。

五個頭牌很少有能出得起價錢的客人,所以今日齊齊現身,自然叫人流連忘返,甚至都忘記了這五個人還是男人。

第五層樓閣外,站著的是住在第五層樓閣的小倌,都是仙子級彆的容貌,琴棋書畫不比女子弱上半分,並且各個都有自己拿手的才藝。

第四層樓閣外,站著的是住在第四層的絕美小倌,就算是洛陽城的大戶,也未必出得起與他們一夜**的價錢。

第三層樓閣外,站著的是住在第三層樓閣的小倌,美色與才藝俱全,他們也是接待客人最多的。

而第二層樓閣外站著的小倌,雖然美色足,但是靈氣不足,這些小倌是可以從房中出來肆意走動接待客人的。

站在門口的小倌,亦不知是哪一等,但他們與站在樓閣上的小倌著裝不同,他們相對硬朗一些,有的穿著書生氣息的紅衣,有的穿著練武之人的勁衣,當第三層樓閣的小倌開始撫琴時,這幾個小倌便開始舞劍,裝作劍客的動作瀟灑,裝作書生的動作柔情,這隻是開場,就已經讓人駐足留戀了。

重雲冇有過多欣賞,直接進了闞雪樓,直奔七樓去找未傾隱,見她正在房中對鏡梳妝,身上的紅衣是夏日穿著的那種最薄的紗衣,重雲忍不住問道:“你要乾什麼啊?”

未傾隱也冇有回頭,繼續忙碌著:“跳舞啊!”

“你從來隻是在生辰那日跳舞,為何今年如此奢華?你從不這麼招搖的,現在又逢冬日,你穿的這麼少,著涼了怎麼辦!”

“一品紅,我有預感,這將是我最後一次跳舞了!”未傾隱輕輕的回過頭,嫣然一笑,卻露出太多的蒼涼。

“我不明白!”重雲皺緊了眉頭,“你從不說如此喪氣的話!”

未傾隱又恢複了正常的神色,笑著起身:“我要讓洛陽城,乃至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有一座紅色的闞雪樓,裡麵住著未傾隱,她在等待著公子慕雪隱的歸來,然後跟在紫魄身後再也不離開!”

“你彆胡鬨了,這一點都不像你,如果你將之昭告天下,會為你引來殺身之禍的!紫魄是曼陀羅宮的人,你卻要追隨紫魄,江湖人士和百姓都會對你心有芥蒂的!”重雲急聲道。

“若是在你麵前都不能暢所欲言,我就要將這些話爛在肚子裡了!”未傾隱低聲道。

重雲從屏風架子上拿起一件紅色鬥篷:“你千萬彆亂來,這些話,你也隻對我說就可以了!”

外麵的琴音已經換做了另一首曲子,未傾隱笑道:“你知道全天下最美的一支舞是什麼嗎?”

“不知道!”

因為蕭翎對皇甫風有救命之恩,是他將奄奄一息的皇甫風送回桃花山莊的,所以知道今日闞雪樓重新營業,江聖雪便陪著皇甫風一同前來道謝。

江聖雪攙扶著眼睛還未好所以蒙著黑布的皇甫風,皇甫雲、皇甫雷、雙飛燕自然也都來湊熱鬨,也算是保護江聖雪和皇甫風。

他們到來的時候,第四層樓閣的小倌已經在跳舞了,因為全部都是男人,就算再美,皇甫雲始終覺得有些詭異,就像這些穿著紅衣的美少年們,是一隻隻狐狸變化而成,勾引世人的。

而他看向第六層樓閣的五大頭牌時,便瞧見了那個與鳳綾羅有幾分相似的小倌,名為連酒,自己被黎百應夫妻陷害暈倒街頭時,未傾隱就讓自己住在了他的房間。

這麼一瞧,的確很像,真該也叫綾羅前來看看!皇甫雲心裡笑道。

“夫君,蕭翎公子在那跳舞呢,就在第三層樓閣上!”江聖雪說道。

“那我們稍等片刻吧!”皇甫風說道,並且緊緊拉著江聖雪的手。

為了避免江聖雪的容貌引來不必要的麻煩,所以此時江聖雪的臉上戴著一層麵紗。

曲子再一次轉換,第五層樓閣的小倌便開始翩然起舞,男人跳的舞,說來也怪,看起來的確嫵媚,但還不像女人那般,有著男人該有的力量,又不覺得柔弱。

“二哥,為什麼這世上會有小倌?”皇甫雷問道。

“為什麼這世上會有青樓女?”皇甫雲說道,“這叫做陰陽平衡!”

“男人可以去青樓尋歡作樂,可是為什麼這女人就不能進去找小倌?”皇甫雷疑惑的問道。

“怎麼冇有?隻是這闞雪樓不能而已!”皇甫雲笑道,“你就彆打聽了!”

皇甫雷聳了聳肩,他的確是不明白嘛!雙飛燕也從未見過這樣的場麵,自然是看得呆了。

“妃子笑!”未傾隱緩緩說道,“十幾年前,有一個名為冥姬的貌美女子,在皇城宮殿中為天韶帝跳了一支從未有人跳過的舞,她跳這支舞的時候,時而冷豔,時而憂鬱,時而焦慮,時而淡然,卻一直冇有笑容,直到最後,她用衣袖遮麵,然後甩出水秀,露出一個魅惑眾生的微笑,她的笑,迷惑了天韶帝,迷惑了所有的侍衛大臣,可是她的笑,瞬間充滿殺意,她的水秀緊緊纏住天韶帝的脖子,可惜,她失敗了!這支舞,天韶帝還是很回味,於是為其取名妃子笑!”

“你要跳這支舞?”重雲急聲道,“冥姬最後的笑容充滿殺機,那你呢?你想做什麼?”

未傾隱輕輕的一笑,推開重雲手中的鬥篷,隨即便緩緩而去。

轉瞬間,未傾隱已經站在了七層樓閣外的平台上,引得眾人一陣歡呼。

“那是未老闆娘,夫君,她真的是太美了!”江聖雪驚呼道。

皇甫風低聲道:“那也比不上你!”

很多人都看呆了,不隻是因為未傾隱的美貌,還有她身上那件令她的身姿若隱若現的紅色紗衣。

美妙的琴聲,眾位紅衣小倌的陪襯,隨風搖晃的紅色燈籠,還有未傾隱身上飛揚起來的薄紗如同一雙翩然飛起的薄翼。

白雪紅衣,傾世佳人,水秀輕飛,腳步輕盈,她的麵容,時而悲傷,時而淡然,時而憂鬱,時而冷豔,叫人流連忘返,看得失神。

重雲從房間內,可以看見未傾隱的身姿,她也可以從窗戶外,看見下麪人的表情,她知道,未傾隱做到了,凡是看過她這一支舞的人,都不會再忘記她。

伴隨著琴音的餘音繚繞,未傾隱也一舞終儘,那一抹讓人期待的微笑,終於如同紅色的曼珠沙華妖冶風華。

那種美,定格在這一場風雪中,定格在了每一個人的心上。

連皇甫雷都忍不住讚歎,第一個拍起了手掌,眾人才反應過來一起拍手叫好。

“這就是十大美人之首啊,果然名不虛傳!”無燕興奮驚呼道。

香燕無奈的搖了搖頭:冇想到姐姐被雲姨改變了記憶,連未傾隱都不記得了。

重雲鬆了口氣,他一直不敢下去,就是怕未傾隱在跳完妃子笑後,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來,現在看來,她還冇有被寂寞衝昏了頭,於是便不告而彆,離開了闞雪樓。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未傾隱和闞雪樓的小倌身上,唯有皇甫雲看到重雲偷偷的離開,心想:若是常歡在這裡,一品紅也不會一個人離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