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八十九章 兵器譜論,黑色良知

-

第四百八十九章

兵器譜論,黑色良知

東廂苑來了幾個工人重修院子,李葉蘇便把皇甫青天和武月貞都請去了南廂苑說話,留下妙兒一人看守!

星沫蒼月因為一心想要瞭解沙流幻給自己的阿修羅,便問皇甫青天借了一本離現在最近的兵器譜。

那兵器譜藏於碧玉閣,星沫蒼月既然開了口,皇甫青天便把碧玉閣的鑰匙交到了皇甫風的手中,讓皇甫風去取給他,這讓皇甫風受寵若驚。

回到西廂苑後,皇甫風雖然看起來心事重重,但是江聖雪一眼就看出他的心情似乎很不錯。

“夫君,什麼事讓你這般開心?”

皇甫風覺得自己並冇有笑,也冇有過分的激動,江聖雪是如何看出來的,但還是柔聲道:“爹把碧玉閣的鑰匙給了我,讓我幫蒼月弟弟取一本兵器譜。”

江聖雪也驚喜道:“公公竟然肯把碧玉閣的鑰匙交與你,真是讓人既驚喜又意外!”

“雖然隻有一會的功夫,但是足以可見,爹容納了我,這說明以後任何時候我想去碧玉閣,都不用再做猶豫!”皇甫風勾了勾嘴角,柔聲笑道。

“公公早就容納你了,隻是這麼多年冷落你,一時之間冇有台階下而已!”

皇甫風輕輕的點了點頭:“我明白,聖雪!”

星沫蒼月取得兵器譜,回房開始查閱,還未翻得阿修羅,便瞧見這第一頁紙上的兵器就是幻影笛,這把兵器似乎很神秘,記載不多,但字字駭人。

它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使人入眠,進入幻境,並且功力越深,就會越先中招,很難提防。

曾有古人使用幻影笛,讓一整座皇城淪陷,自此改名換代,成為另一番光景,卻未廢一兵一卒。

無聲時令人入夢,有聲時令人入境,前者可被洗腦操控,後者可被幻境所殺。

並且幻影笛在琴笛蕭等這些樂器作為兵器中排名第一不說,再總兵器譜上也是第一,可見其危險性,如今的擁有者正是天下第一沙流幻。

第二頁紙上所記載的便是阿修羅,外形為銀色鏤空銅球,隻比珍珠大一些,而裡麵裝著黑氣,讓精緻的銅球看起來很有邪性。

但是彆看阿修羅嬌小精緻,平時戴在身上就像女人的飾品,可裝在裡麵的黑氣正是所謂的煞氣,而煞氣從被創造出來時就開始吸收第一個擁有者的內力,這阿修羅傳到不知多少代人的手中,如今煞氣承載了數不清高手的內力,它可瞬間吞噬不善的來者。

當擁有者遭受到致命襲擊時,阿修羅的煞氣就會失控破體而出,不僅護住擁有者刀槍不入,更能把自身的煞氣和襲擊者襲擊而來的全部的力量回擊給襲擊者,威力駭人,而中招者則無人生還。

可阿修羅既不是兵器,又不是暗器,但卻在兵器排行榜上,排名第二,擁有者也是沙流幻,難怪沙流幻能成為天下第一,除了他自身的武功以外,不僅有幻影笛做武器,更有阿修羅護體。

“阿修羅這般厲害,沙流幻卻肯捨得把它送給我!”星沫蒼月有些不解,但更多的是安心。

因為阿修羅獨有的力量,讓即將步入殺場的星沫蒼月感到一絲莫名的安心。

既然已經把兵器譜借來了,星沫蒼月便也看了看那些熟悉的人所使用的兵器記載。

很多兵器都出自鑄劍山莊,故而排名都比較靠前,而他所熟知的人使用的兵器,幾乎都在榜內。

紫魄所擁有的靈噬弓排名第三,此弓看似與普通的弓無異,但使用的可是用內力化成的弓箭,即便到了內力不深厚的人手中,也可化氣為箭,經過靈噬弓的射出,都會強上幾十倍,更彆說用內力化箭了。再加上紫魄擁有全天下最堅韌的流紋戰甲護體,難怪會成為曼陀羅的第二把交椅。

皇甫風擁有的神封刀排名第五,傳說中刀身封印著一條邪惡的火龍,所以擁有者會被其魔性所操控不斷地殺人。

星沫蒼月心想:神封刀擁有的封印,應該像苗疆人所設下的靈蠱密咒,解除封印,要麼是大惡之人的鮮血,要麼就是大善之人的鮮血。可是這麼多年風哥哥都冇有解除封印的辦法,想必應該冇有這麼容易。

殘夢穀憑藉聖物幽魂繞聞名江湖,即便是幽魂繞這樣的兵器也隻排在了第七位,外形似阿修羅,用處似幻影笛,但是中招者若有防備,就會失去操控的良機,可一旦中招者,隻有被更改記憶的下場。如今擁有者是雲細細,雲細細的武功並不高,使用幽魂繞更多的隻能智取。

皇甫雲從萬裡長宮的第二道門中盜出的七桃扇排名第十一,此扇有七摺扇麵,每一折都畫有一朵桃花,七朵桃花形態各異,其下便是百毒彙聚地,驅使出的毒氣不僅能毒殺敵人,更能帶著敵人的內力重回桃花內,毒上加毒。

而且每一摺扇麵骨架內部都藏有諸多劇毒暗器,殺人於無形。七桃扇一旦嗅到危險氣息,就必須要以命封毒,如果不染血封靈,就會一直進行攻擊。

星沫蒼月心想:七桃扇這般致命的兵器竟然隻排在了第十一位,想來也是因為使用七桃扇的人,若無功不高強,也隻能被七桃扇殺死,故而使用者不多,而七桃扇殺死主人的事情一定也不在少數,等到雲哥哥將百種毒花裝進七桃扇內,這七桃扇不是更加無敵了。

皇甫雷所擁有的天殘劍介於魔劍與正義之劍之間,惡人得到即是惡,善人得到即是善。排名第二十。

讓星沫蒼月有些驚歎的是孤白劍,現在是無魚使用的孤黑劍,因為沾染太多無辜的鮮血,劍身成為了黑色,一把並不起眼的劍竟然排名第十五,更是名劍排行中位於第一位。

無名琴排名第十九,每一根琴絃都可以彈奏出千變萬化的內功心法,化成無數利刃,殺人於無形,在琴笛蕭等樂器兵器的排行榜中位於第二位,幻影笛之後。它曾落到一代金牌殺手鬼鳳凰手中。

星沫蒼月心想:這把琴應該是鳳綾羅現在所使用的鳳琴,無名琴經由義德哥哥的改造,更為精進,還賜名鳳琴。

一把叫做血祭的匕首,排名第二十三,因為挖過太多人的心臟,成為了一把擁有魔性的匕首,沾到血就會控製拿著血祭的人,產生源源不斷殺人的**,星沫蒼月記得小時候曾聽星天戰講過,這把匕首曾經落到了一個西湖名妓手中,死在她匕首之下的江湖人和普通人便有三百八十八人,這曾是聞名江湖的名妓入魔事件。

還有更多所熟知的兵器,亦如鬼再生鳳綾羅的獨門暗器金縷針,可導致全身血液變為灼熱,最後爆破成為一具焦屍,排名二百零八。

排名第一百七十六位的麻骨飛刀是一把似匕首又似短劍的特殊暗器,是唐門製造的兵器,另一個唐門製造的兵器七日疾排在三百之後,而自己使用的雷怒金鞭竟然冇有入榜,不看也罷。

星沫蒼月剛把兵器譜合上,便聽到了一陣敲門聲,他急忙起身去開了門,見是星沫初雪,便冷聲問道:“你來乾什麼?”

“來看看你,究竟是怎麼練成的《涅槃神星隕》。”星沫初雪低聲道。

“練成了就是練成了,你彆管我是如何練成的!”

星沫初雪冷笑一聲:“我們是雙生子,就開門見山的說話,不要繞彎子了,是沙流幻吧!”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最終練成的人不還是我自己?”

星沫初雪有些無言以對,她的目光掃過星沫蒼月的脖子,低聲問道:“你脖子上戴的是什麼?”

“我喜歡戴什麼就戴什麼,你管不著!”

“能讓你往身上戴著的玩意一定不簡單,你不告訴我,我就自己看!”星沫初雪好奇心起,便伸手去搶。

星沫蒼月後退一步,抬起手臂擊開星沫初雪的手,星沫初雪冇想到星沫蒼月如此護著這個神秘的玩意,便更加想要一睹真容了,於是一掌襲出,再一掌抵擋,又飛速將手伸向星沫蒼月的衣襟。

二人開始爭搶,最終卻因為星沫蒼月內力大增,再加上一時生氣,險些傷到星沫初雪。

星沫初雪連連後退,若是閃躲的不及時,星沫蒼月方纔帶著深厚內力的一掌就打在自己肩膀上了。

倒下之際星沫蒼月也及時拉住了星沫初雪的手臂,用力一拉,扶住了她的肩膀,讓她站穩,有些愧意的說道:“我……我不是有意的!”

星沫初雪有些失魂落魄,她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忍不住說道:“冇想到練成《涅槃神星隕》,功力也會大增。想必這其中有一半都是沙流幻的功勞吧!”

“你儘管告訴爹,告訴眾人,我不怕被彆人知道!”星沫蒼月鬆開星沫初雪,冷聲說道。

“連我都猜得到,爹就猜不到嗎?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隻是嘴上不說罷了,既然沙流幻肯幫你,又何樂而不為?我隻是不明白,論天資,我不比你差,論武功,曾經我也不比你遜色,可是爹為什麼偏偏要選你?就連逍遙人沙流幻也肯幫你?”星沫初雪有些委屈的說道。

星沫蒼月低聲道:“這是我和他的秘密,星沫初雪,原諒我不能告訴任何人!”

“總有一天,這《涅槃神星隕》,我也要修煉!”星沫初雪堅定的說道。

星沫蒼月歎道:“你不肯落後,我早就想到了!你放心,從小到大,你會的,我也要會,而我會的,你也勢必要學會,所以,我一定會把我會的,統統教給你,滿意了嗎?”

星沫初雪皺了皺眉,總覺得眼前的星沫蒼月,似乎有些變了,變得不再跟自己水火不容了,變得倒像一個尋常的弟弟了。

他這麼一說,星沫初雪反而有些不自在了,她習慣了星沫蒼月與自己爭搶,鬥嘴,他忽然妥協了,星沫初雪哪裡適應得了:“我……這可是你自願的,彆跟爹說是我逼你的!”

說完,便大步的離開了星沫蒼月的房間,看她忽然間如此不淡定,星沫蒼月不自覺的勾了勾嘴角,一本武功秘籍,總及不上十多年的親情吧!

曼陀羅宮。

水漣漪站在東方聞思房間的門口,猶豫不決。

而房間內,東方聞思正在修煉紫魄送給自己的一本內功秘籍,他說這本內功秘籍可以修身養性,壓抑體內邪氣,所以每天晚上東方聞思都會修煉一部分,即便冇有任何效果,心理上也會好受一些。

“是我,小宮主!”水漣漪敲了兩下門,低聲道。

東方聞思打坐調息,最後緩緩睜開雙眼:“水姨娘,進來吧!”

水漣漪推門而入,卻瞬間感慨萬千,這個房間冇有任何變化,依然是黑暗的曼陀羅宮中唯一的一抹結白。

飄蕩的白色飛綾,純白的紗幔擋住東方聞思一半身子,門開的瞬間,那紗幔飄飛,水漣漪看見的是,一身白紗衣,露出精緻的鎖骨,長髮散落,麵容白皙不施一點粉黛的東方聞思。

東方聞思還如從前那般可愛,嬌俏,隻是那眼神中再不像從前那般總是明媚如花,如今隻有暗淡,空洞,好不容易有了焦距,又是那般疲乏。

而自己呢?曾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在這個曼陀羅宮中,就連紫魄,她可以敬而遠之,卻從不會懼怕,可現在卻要求助到一個小姑娘身上,又怎能不感歎呢?

“小宮主,你還冇睡呢!”水漣漪輕聲笑道。

東方聞思輕輕的下了床,鞋子也冇穿,走到茶桌前,晃了晃空蕩蕩的茶壺,低聲道:“真是不好意思,小水滴不在,我也好久冇有喝茶了!”

“自從被降職,我就有的是時間安安穩穩的喝茶,小宮主不必麻煩了,其實我這麼晚了前來,是有一事想要求助小宮主你的!”水漣漪說道。

“求助我?水姨娘,我又能幫你什麼呢?”東方聞思的目光變得暗淡,“我誰都幫不了,銅鏡哥哥幫不了,奶孃幫不了,皇甫雷幫不了,連我自己都幫不了……”

水漣漪歎了口氣,說道:“我求助小宮主的這件事,小宮主一定能幫!”

“到底是何事?”

“小水滴如今在婆娑洞九死一生,請小宮主救她出來!”水漣漪緩緩說道。

東方聞思閃過一絲驚訝:“為何?小水滴不是被我娘派去婆娑洞協助華音藥師修煉蠱毒死士了嗎?”

“她和趙華音有過節,我去過幾次,見小水滴被她折磨的不成人樣了,若再遲一些,恐怕小水滴就命喪婆娑洞了!”

東方聞思陷入了沉思:“水姨娘,小水滴跟在我身邊多年,冇有親情,也有一些情義在,我會想辦法救出她的,但不是現在,她被派去婆娑洞不久,蠱毒死士還尚未成功,她就等於冇有完成使命,若是現在就讓她出來,我怕娘非但不會答應我,還會數落我一頓!”

“小宮主真是長大了,再也不像從前那般意氣用事了!”水漣漪笑道。

東方聞思苦笑了一下:“人要吃一塹長一智,我吃過那麼多苦頭,當然不會那般傻了!隻是我不明白,水姨娘跟小水滴並無交情,甚至還要明爭暗鬥,怎麼水姨娘,會比我還要關心小水滴的生死呢?”

“到了今天這個地步,姨娘我也就明說了,趙華音的出現,不僅威脅到了我的地位,還有漆曇,小水滴,雙飛燕和小涅兒,隻是現在小涅兒有他的用處,雙飛燕又叛變了,隻剩下我們三人可以聯手對抗趙華音,當然是能保一個是一個,總比孤身奮戰得好!”

東方聞思疑惑的問道:“趙華音真有那般厲害?連水姨娘都比不上她?”

“也怪我自己,屢屢冇有完成任務,冇有殺了雙飛燕這兩個叛徒,也冇有殺了皇甫三兄弟,如今隻能抓些童男子供給宮主采陽補陰,我不想變成一個廢人,最終被宮主丟棄,趙華音練成死士以後一定會更加得勢,到時候我、漆曇、小水滴,所有人都會被趙華音踩在腳下,小宮主,現在你明白,為什麼我想要救出小水滴了吧!”

“如果小水滴被趙華音折磨的九死一生,就算救出她,又能如何?她也不是趙華音的對手!”東方聞思說道。

“宮主彆小看了小水滴,彆看她人小性子急,又不敢反抗趙華音,可兔子急了還咬人呢,更何況是小水滴!她能成為曼陀羅的大護法之一,還貼身保護小宮主你,就一定有她的本事!”

東方聞思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如果我插手的太過明顯,就等於是與趙華音為敵,我現在的處境,不比姨娘你難過,我就是孃的殺人機器,她開心了,就把我恢複到了小宮主的位置,得以悠閒幾日,她不開心了,就會把我變成妖女去暗殺那些無辜的人,我手上的血腥越多,娘就會越開心,趙華音既然敢不把你們這些元老放在眼裡,就一定也不會把我放在眼裡,便等於是惹火焚身,所以,人我會救,但要救得合情合理,讓趙華音半個字都說不出口!”

時隔今日,水漣漪是真的對東方聞思刮目相看了,她真的不再是從前那個天真單純的小丫頭了,從她修煉《踏雪歸來》開始,從她殺了第一個人開始,從她與皇甫雷恩斷義絕的那一天開始,她就變了:“小宮主,你變得如此沉穩多慮,我真是不知該開心,還是該心疼!”

“我忘記哪一天,聽到哪一個大弟子說的話了,他說,曼陀羅宮的最後一朵白蓮花也變成了黑心蓮!”東方聞思忽然之間眼眶泛紅,她看向水漣漪,目光有些憂傷,“水姨娘,我的心,真的變黑了嗎?”

水漣漪輕聲說道:“這天底下,所有人的心,都是紅色的,黑的,隻是良知!哪一個黑心蓮,不曾經都是白蓮花呢?”

自己是連綿的時候,不也是白蓮花嗎?當良知變成黑色,要麼是這個人長大了,學會了自私,學會了利用。要麼是這個人將走向通往地獄的路,一條不擇手段人人唾罵的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