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八十七章 不歡而散,鞭痕蒼月

-

第四百八十七章

不歡而散,鞭痕蒼月

段如霜跟皇甫三兄弟的交情不淺,金瑤和飛絮又是江聖雪的好友,秦絡繹又是初來乍到,文珠兒更是縣令的千金,即便是桃花山莊也不敢怠慢。

到了晌午,段如霜、秦絡繹、金瑤和文珠兒都留下來吃了頓午飯,飛絮也冇能拒絕,又或許是有金瑤在,便也坐了下來隨眾人一起,加上桃莊的人,一桌子的人,熟悉的,不熟悉的,也算是吃了頓中規中矩的飯。

飽飯過後,段如霜又向皇甫風說了自己《移形換影》修煉的程度,才和其他三人一起離開了桃花山莊。

而眾人自是各自回到自己的廂苑休息,唯獨流星卻絲毫不想午睡,這幾日他總是出去辦事,也不知道無魚最近修養的如何了。

便把這難得的休息機會放棄,去找無魚了。

他看到無魚正在院子裡練功,雖然隻是簡單地內功,對於一個曾經被抽筋斷骨的人卻並非易事,但眼下見他並冇有什麼異常,流星也自是為他捏了一把汗。

殷儲說無魚就是一個傳奇,他的身子竟然恢複的這般好,隻是仍然擺脫不了危險,每每想到這,流星還是擔心,即便見到無魚加強練功的進度卻也冇有任何危險,也仍然心慌意亂。

“想進來就進來,站在門口偷窺可不像你!”無魚停止練功,一邊調息一邊笑道。

流星也隻好大步的走了進去:“看你修養的倒是不錯,隻是你想恢複到以前的功力,確實是不能操之過急的!你千萬彆忘記殷先生說的話,不隻是他,還有……”

“流星!”無魚將手背在身後,與流星相比,無魚此時此刻倒纔是一個長者一般,用那溫柔卻又透著一絲冷漠的聲音說道,“我是無魚,所以一切都該是理所應當!”

“對,你是無魚,可你已經不再是曾經的少年閻羅了,你現在是桃花山莊的三大護法,你不該再違背命運,你該接受這一切的,就算你的武功今非昔比,可你仍然是我們三人之中武功最高的!”流星有些激動的說道。

無魚笑著搖了搖頭:“每個人都不該為命運所束縛,隻要我還活著,我就不會接受一切本不該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無魚,我今天才發現,其實我一點都不瞭解你!”

“神秘的人,纔會被人念念不忘,纔會吸引人想要去不斷的探索,你從不知道我的身世,你從不知道我為何會留下來,你也從不知道我究竟從何處來最終又想去向何處,你更不知道我的極限究竟是什麼!”

流星無奈的說道,“好吧,我不知道的的確太多了!不過,我還是相信殷先生說的一切,因為你是無魚,所以無論是什麼奇蹟都可能會發生在你的身上!”

無魚眼底閃過一絲得意,嘴角卻也驕傲的勾起:“你這麼想就對了,不試著去做,我怎麼知道我是今非昔比,還是更為精進呢!”

“但是你得答應我,稍有不適,就要立刻去找殷先生,或是星大俠!”流星說道。

無魚輕輕的點了點頭:“我答應你!”

江家堡。

常歡已然熟練地掌控著烈焰之氣,揮手之間,一顆巨石已經化為灰燼,而常歡靜立一旁,神情就像是一彈指敲碎了一片雪花一般的輕鬆。

而江流沙站在一旁,忍不住驚聲道:“冇想到幽冥之火竟是這般可怕,若是這掌力襲擊到了人的身上,恐怕這人也會如同這巨石一般,成為手中的一捧骨灰了!”

“多虧了你,我才能練成幽冥之火,明日,我將開始修煉《烈焰焚祭》的第二部分烈焰之火,想必,會更加不易,江流沙,你因為助我修煉,已經受了不少傷了,接下來就交給我自己吧,出了事,一個人總比兩個人好!”常歡說道。

“我們已經說好了,我會助你到修煉成功為止,你想反悔我不反對,但是你想讓我成為一個違背諾言的人我可會反對到底!”江流沙白了常歡一眼,回身便往常歡院子外走去。

“若不是我瞭解你,我還真以為你是有什麼目的呢!”

“你不相信我是為了大局,就當我是為了我自己吧!你若是出了事,江聖雪知道了會心疼,她要是傷心了,最後心疼的又是皇甫風。如果你相安無事,我就不會因為皇甫風心疼江聖雪而黯然傷神了!”江流沙回頭淡淡的笑道。

常歡笑道:“這個理由倒也貼切,可我聽著怎麼這麼傷心呢?我倒成了你自欺欺人的棋子了,你若是說怕我受了傷,你看著心疼,我倒覺得舒服不少!”

“我不會對你好的,無論是小的時候,還是現在,你都隻對江聖雪一個人好,我又何必自討無趣呢!”

常歡急忙上去攔住了江流沙,笑道:“誰讓你小時候就那麼冷淡,好像我欠了你很多銀子似得!”

江流沙有些彆扭的把頭彆到了一邊:“那我能怎麼辦?我始終是個寄人籬下的孤兒,我孃親以死換得我容身之所,所以我又不能離開!”

“同樣都是孤兒,同樣都算是寄人籬下,你若是能像我一樣,不去想那麼多,就不會這般不開心了!”常歡拍了拍江流沙的頭,“走,小表妹,今日不修煉,我們玩遍江家堡,如何?”

江流沙故作厭惡的推開常歡的手臂:“江家堡有什麼好玩的,哪條街上有什麼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了!”

“小時候和長大了再去閒逛,可是不一樣的感覺,反正我幽冥之火已經練成了,偷玩一日也沒關係!”

儘管江流沙滿臉嫌棄,但還是跟著常歡出了堡內,去了街上。

江家堡就像是一個小城,城內百姓安居樂業,其樂融融,街上人來人往,好吃的,好玩的也比比皆是,對於從小就在江家堡中長大的兩個人,本應該對這些街道和民風再熟悉不過的,但是如今長大後這樣閒逛還真是頭一回。

百姓前一秒叫著表少爺表小姐,後一秒就一臉驚訝的詢問什麼時候常歡和江流沙又走得這麼近了!

“表姐說你喜歡吃糖葫蘆,不去買一根嗎?”常歡問道。

江流沙搖了搖頭:“那是小時候的事了,況且,我也冇帶碎銀子!”

“好吧!”常歡又笑著指了指那邊,“張大爺在我們很小的時候就做糖人,如今十幾年過去了,張大爺還是冇老,還是坐在那個位置賣糖人!”

換做是江聖雪,你連問都不會問,就直接買來給她了吧!江流沙正在抱怨,聽完常歡說做糖人的張大爺,便也望了過去,的確,江家堡很多東西都冇有變,可是如今再看著這裡的一切,卻是那麼溫馨,那麼令人不捨。

如果江家堡不再有賣冰糖葫蘆的,做糖人的張大爺也去世了,不知道今日閒走還會不會這般愜意。

突然一隻藍色的大蝴蝶從他們眼前飛過,江流沙忽然就想起了小的時候:“我記得有一次,我和江聖雪同時想要一隻藍色的蝴蝶,你將蝴蝶抓住後卻給了江聖雪,當時所有丫鬟下人都圍住了江聖雪,留下我一個人孤零零的站在一旁,可那明明是我先喜歡的,明明是我先開口想要的!”

常歡雖然不記得這些小事了,但聽她這麼一說,便笑道:“不可能,我常歡就算把蝴蝶給了表姐,也一定會再抓一隻給小表妹你的!”

“可你並冇有,那一年我六歲,卻懂得了什麼是尊貴,什麼是下賤!”江流沙其實挺意外的,曾經耿耿於懷的事情就這麼說出來了,卻反而輕鬆了許多。

常歡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你就當小的時候我不懂事,畢竟我才八歲,而且從降生起我就跟聖雪表姐一起長大,所以眼裡自然就隻有她了!”

“有一次我見江聖雪穿了一件很漂亮的衣服,她見我喜歡,就送給了我,可是伯父卻誤以為我是江聖雪,當我回過身來時,他當時抽走的手,還有眼神,我至今都不能忘記!就因為我是江流沙,所以伯父從來不肯接近我,哪怕隻是拍拍我的頭,說一句,流沙,你穿著聖雪的衣服也很好看!所以從那以後,我再也不穿江聖雪的衣服了,我要穿她不敢穿的衣服,我要穿所有人一見到就知道是我江流沙的衣服!”這些讓她改變一生的小事如今娓娓道來,少了些埋怨,卻多了些珍貴的記憶。

“所以,我也不記得從何時起,你的衣服,就隻有皇室才能穿的金色了!”常歡心有同情,但是他更多的還是無奈,無奈一個那麼小的少女,怎麼會因為這一件一件的小事而變成今天這般的冷傲。

江流沙淡淡的笑了笑:“對了,我還記得有一次,我們三個人一起去抓野兔子,我和江聖雪同時磕在了石頭上,額頭流了血,可是姨孃的眼裡卻隻有江聖雪,明明我也受了傷,可你們關心的隻有江聖雪,從那時候起,我明白,眼淚並不能換取任何人的施捨,柔弱也並不能換取任何人的保護,於是,我跟著蒼起叔叔,水煙阿姨他們一起練武!”

說起這件事,常歡倒也記得,因為那是江聖雪第一次受傷,雖然隻是額頭磕破了,但是姑姑和姑父卻緊張壞了,就連自己也是,從小到大,在自己的眼中,的確隻有江聖雪,隻有這個同樣對自己甚好的表姐,他甚至不記得,江流沙受了傷,又是誰幫著上藥的:“你們那時都小,聖雪表姐也疼的直哭,一時忽略了你,可你記恨她到今天,有點小題大做了不是?”

“不,我不是因為那些小事才記恨她到今天的!如果什麼都冇有發生,我就不會練武,如果我不會武功,就不會認識皇甫風,他十三歲那年,初出江湖,來我江家堡挑戰五大高手,也是自那以後名聲鶴起,自此江聖雪一直纏著你給他講皇甫風的事蹟,可是我呢?我見證了一切,見證他險象環生,九死一生,就在那一刻,皇甫風便一直留在我的心中,再未離開過。他用刀,我便用劍,我開始更加努力的練武,隻是為了能配得上冷麪狂龍皇甫風,可是我怎麼都冇想到,當我覺得我可以站在皇甫風的麵前,告訴他我叫江流沙,我已經喜歡你很多年的時候,伯父卻把江聖雪嫁給了皇甫風,明明是我先愛上的皇甫風,可就因為她纔是江家堡的大小姐,所以我纔沒有資格嫁給桃花山莊的大少爺,所以我恨她!”江流沙咬著下唇,紅了眼眶。

任何事她都能雲淡風輕的講出來,唯獨關於皇甫風,她再也不能那般鎮定了。

常歡知道她的心情,可也知道這並非就是江聖雪把皇甫風搶走的,沉聲道:“你從未告訴任何人你喜歡皇甫風,聖雪表姐又怎麼會知道?更何況,是皇甫盟主親自來江家堡提親的,皇甫風當時也一同前來,把聘禮給了姑父,點名說要娶的是江聖雪!就算聖雪表姐冇有愛上皇甫風,可她還是要聽從父命嫁給皇甫風,不是嗎?”

江流沙皺了皺眉頭,冷冷的看向常歡:“所以我才說,你的眼裡隻有江聖雪,整個江家堡人的眼中,都隻有江聖雪!”

說完,江流沙便回身大步的離開了,隻留下常歡一個人站在街角,無奈的搖了搖頭,心裡歎道:江流沙,其實你不是記恨,隻是嫉妒罷了!

一塊血玉騰空飛起,隨著江池掌心間一道血色流光注入血玉之內,血玉立刻飛速旋轉,內力無形血有形,那正是江池將內力和鮮血同時注入血玉之內,而血玉裡的血便會與內力結合,血玉碎開之際,又隨著掌心吸進身體,江池再一掌擊向對麵巨石,一股強大的力量便將那巨石擊的四分五裂,而站在附近的蒼起和水煙均是感受到了那股強大的力量,紛紛被震退了數步。

而江池隨即也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般緩緩倒地,蒼起和水煙急忙扶起江池,讓他就地而坐,二人分居兩邊為江池輸送內力。

等到江池的表情不再那麼痛苦之後,二人也才調息內力,收回手掌。

“堡主,你感覺怎麼樣?”蒼起急聲道。

江池低聲道。“冇事了,就是感覺渾身無力!”

“這《玉碎之冥》每用一次就會耗儘所有的內力,難怪堡主在修煉的時候,要我們二人保駕護航!”水煙說道。

蒼起說道:“這太傷身了,堡主!”蒼起說道。

“傷身倒無礙,隻是每天隻能修煉一次,這樣的進展很慢,我又冇有完全的掌握《玉碎之冥》的真氣,光靠自己的內力,是無法讓血玉與內力結合,產生如此強大的力量的!”

“可是堡主,我們已經找來了大量的血玉,這樣練下去,隻怕血玉難找不說,堡主的身子也會吃不消的!”水煙擔憂的說道。

江池讓蒼起和水煙扶起自己,而他又沉聲道:“你們有所不知,這《玉碎之冥》就像《冰骨未央》一樣,雖然使用一次就會耗儘內力,可是恢複之後內力又會增強幾分,血玉難找,但終究還是找得到,隻是若不是上好的血玉,就無法知道血玉與《玉碎之冥》的真氣結合而來所產生的真正的力量,而奉嬈又隻能在對抗白之宜的時候才能使用,畢竟,我現在用來練功的對象,隻是一塊巨石,不能躲,不能反抗!”

“堡主,巨石雖然不能躲,不能反抗,可比起人的血肉之軀,方可知道這力量有多強大,我們知道《玉碎之冥》就是用玉修煉的功夫,可是為何非要用血玉?與此同時還要注入自身的鮮血?”水煙問道。

“尋常用玉練的功夫就不多,更何況還是《玉碎之冥》這樣毫無退路的邪功,血玉,自帶不尋常的血,卻又並非真正的血,傳說中血玉之所以有血,就是因為吸收了佩戴它之人的心血,比較邪性,再用練功人的鮮血激發血玉的魔性,與這本禁典所記載的真氣所結合,自然就產生了駭人的力量!”

蒼起說道:“雖然還未見識過它真正的力量,但是一世葬的卷宗所記載,《千尋七獠》的第七重的不壞之身,唯有《玉碎之冥》可破,可見它擁有摧毀一切力量!”

入夜,星沫蒼月再一次偷偷的離開了桃花山莊,他這樣的舉動,無魚已經見過很多次了,早已見怪不怪了。

星沫蒼月又來到了他練《涅槃神星隕》的地方,幾日前,他們本約好在這裡,沙流幻會指導星沫蒼月修煉《涅槃神星隕》,隻是自從沙流幻為他找到適合皇甫風的眼睛後,他接連三日都冇有再出現,星沫蒼月也自是在這裡等了三日。

最後練功心切的星沫蒼月,便用雷怒金鞭甩出雷霆之怒,召喚來了沙流幻,這也是沙流幻答應過他的,隻是他甩出雷霆之怒,他就會來找他。

“小蒼月,你終於肯主動想要見我了!”沙流幻從天而降,這一次,他像是故意緩緩而來,不像之前那般來無影去無蹤,像鬼魅一般。

星沫蒼月冷哼一聲:“你不會想要食言吧!”

“我就是等著看你什麼時候按耐不住,肯放下尊嚴來求我,不過我答應你的事絕對不會食言!”說罷,便伸出手來。

星沫蒼月知他何意,便將腰間的金鞭取下,遞到了沙流幻的手中。

“你可看好了!”沙流幻飛身而起,距離星沫蒼月十裡之外,再一甩動手中金鞭,隨著如雷般呼嘯的聲響,地裂山崩,而沙流幻卻又閃身一旁,又一鞭揮了下去,足足揮了五鞭,每一鞭都讓十裡之外的星沫蒼月感到地震山搖,甚至覺得自己的五臟六腑也在隱隱作痛,待他站穩之後,沙流幻已經收起金鞭,站在不遠處衝著自己招了招手。

星沫蒼月才反應過來,方纔沙流幻所使用的,可不是簡單地鞭法,不正是《涅槃神星隕》嗎?

星沫蒼月急忙跑了過去,隻見這地麵裂開的痕跡,已不是裂痕那般簡單,而是深深的溝壑,如同裂開一道懸崖一般。

再一瞧沙流幻,隻見他悠哉自如,並未受任何影響,驚呼道:“你會《涅槃神星隕》?”

“這天底下的武功,隻要是存在的,就冇有我不會的!隻要有人創出來新的武功,我沙流幻就有辦法學到手!”沙流幻得意的笑道。

星沫蒼月知道沙流幻的本事,卻不知他竟已經強大到瞭如此地步,難怪所有人都說,一個沙流幻,可以滅掉整座曼陀羅,現在看來,那些人隻說對了一半,以沙流幻的本事,彆說一座曼陀羅,就是全天下,隻要他想,都可以彈手之間不複存在。

“難怪你說能助我成為第一個成功修煉一世葬的修煉者!”星沫蒼月歎道。

沙流幻笑道:“隻要我把《涅槃神星隕》的涅槃真氣全部輸送到你的體內,待你融合成功,運用自如,就是練成《涅槃神星隕》之時,以你的天賦,不出三日,就大功告成。所以,小蒼月,你想怎麼感謝我啊?”

“我知道天底下冇有這麼便宜的事,更何況是你沙流幻,又怎麼會做虧本的買賣呢?老規矩,待我練成《涅槃神星隕》,我就答應你一個條件!”星沫蒼月說著自己的規矩,自然心裡也清楚沙流幻的規矩。

“成交!”沙流幻將金鞭丟還給星沫蒼月,“不過在我為你輸送涅槃真氣之前,你要先看看這個!”

在星沫蒼月還未反應過來時,沙流幻已經一把摟住星沫蒼月的腰,帶他騰空飛起,滯留在半空之中。

“沙流幻,你乾什麼?”星沫蒼月反應過來時,已經身在半空之中了。

“你往下看,這是我送你的今日見麵禮!”沙流幻用那半調笑半溫柔的聲音說道。

星沫蒼月心裡罵著沙流幻是個老不死的,卻又隻好往下看去,卻驚訝的睜大了雙眼。

原來沙流幻甩出的那幾道鞭痕,可不是隨便甩出來的,而是用那鞭痕畫出了一輪彎月,溝壑漆黑,中間的白雪便明顯了許多,這輪用鞭痕形成的彎月便更加的顯眼。

“這地上的蒼月,就如同你的名字,永垂不朽!”

星沫蒼月曾經問過自己的父親星天戰,為何自己會取名為蒼月,姐姐會取名初雪,而他們本該姓星,沫字又從何而來?

星天戰又豈會說實話呢?他隻說,你們死去的孃親,名字帶沫,初雪降生時正是下雪之時,而星沫蒼月,正是因為日食之後僅剩下的一彎蒼月。

星沫蒼月從小在勝蓬萊之中,隻有父親和姐姐,還有一個小冬琅,他們每日練功,爭風吃醋,互爭互搶,他卻從不知愛情究竟是什麼感覺,可是忽然之間,星沫蒼月看到這特殊的月亮,心裡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油然升起,充斥著整個心臟。

“喜歡嗎?是不是很浪漫?”沙流幻故意調笑道。

星沫蒼月說不出是喜歡,還是不喜歡,隻知道這感覺似乎並不討厭,他一把推開沙流幻,降落在地,冷聲道:“看也看了,你該為我輸送涅槃真氣了!”

沙流幻寵溺的笑了笑,隨即也降落在星沫蒼月的身旁:“起初你會覺得有些痛,再過不久,你就會覺得這真氣在你體內流竄,灼熱的讓你很舒服,不過你不能就此享受,要控製體內真氣,讓它儘量與你體內原有的內力融合,一刻都不能走神,否則你會受傷的!”

“我知道,我現在該怎麼做?是站著?還是坐下來?眼睛要不要閉上?”

沙流幻的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如果你想躺著也行,但是我們可是要麵對麵的!”

星沫蒼月的臉一紅,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隨即盤膝而坐,又覺得雪地冰涼,隻好又站了起來,有些尷尬的說道:“我是第一次,從來冇有人為我傳過內力!”

“小蒼月,我是不會嫌棄你笨的,你難得笨一次,在我眼裡,可是更加可愛了!”沙流幻溫柔的說道。

“那……就開始吧!”星沫蒼月有些尷尬的說道。

沙流幻快如流星的在星沫蒼月的臉頰上小啄了一口,而星沫蒼月以為沙流幻惡作劇,他警惕的用手抹了抹臉:“你在我臉上做了什麼?”

“冇什麼,留下了我的口水而已!”沙流幻又在星沫蒼月越發難看的臉色中,低聲笑道,“彆激動,我可要開始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